「好看嗎?」

賀言一輕點了一下頭,她今晚的笑容可真甜,都甜到她的心裡去了。

「賀言一,你不許洗掉,知道嗎?這些我都費了好大勁才塗上的,你洗了我就生氣,不理你了。」

她怒著小嘴警告著,而賀言一蹙了蹙眉,再看看她那認真的小模樣。

「嗯……」

淡淡的恩了一聲,然後抱起她往床上倒去。

夏眠驚叫一聲,「啊,賀言一。」

兩人倒在了柔軟的床上,賀言一雙手撐在她的兩側,從上而下的看著她。

夏眠心頭一緊,他這是要幹嘛?

賀言一笑得邪魅,那雙眸子里好像有了日月星辰,他的唇緩緩湊近。百镀一下“賀少,你老婆把你忘了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夏眠竟然不知道怎麼辦?她把眼睛給閉上了。

賀言一的唇剛碰上她的,夏眠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夏眠倏的睜開了眼睛,「唔……我……的電話響了。」

賀言一根本不想放開他,他輕哄著。

「乖,不要管其他的。」

然後他又加深了一這個吻,可是那該死的電話卻一直響著,他有些生氣的退開,拿過她的手機。

看到來電是老爸,他擰了擰眉,本想罵那個人一頓,現在看到是未來岳父,他就氣順了。

夏眠窩在床上喘著氣,賀言一把手機遞給她。

「你爸。」

夏眠這時才回神,她坐了起來,掐著賀言一的腰。

「都怪你,我說過我爸會打斷我的腿的。」

她只掐了他腰上的一點點肉,使勁的擰,賀言一痛得擰緊了眉頭。

「我跟他解釋。」

夏眠鬆了手,對著他做了個鬼臉。

「不用。」

然後滑下床,接通了電話。

「爸。」

她站在落地窗邊,看著外面的夜景,今晚的月亮很圓,景物像被蒙上了一層白紗,非常柔美。

「眠眠,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回來?」

夏眠原本今晚是不準備回去了,因為在這裡她覺得很溫暖的,那個家太過冰冷。

「爸,你找我什麼事?」

「我等著你,有事找你談。」

說完他就掛斷了電話,余蓮坐在他的身旁一直在偷聽,見他怒氣的掛了電話,她幫他順著氣。

「老公,你看看眠眠,越來越不像話了。她經常夜不歸宿,跟一些小混混混在一起,我真怕哪天她大著肚子回來,那麼夏家的臉就真的丟盡了。」

夏遠厚的臉色一變,瞪了余蓮一眼。

余蓮臉色微變,「老公,我說的是實話,要不是我把她當自己的女兒看待,我就不會在意這些,她好她壞都跟我無關了。」

夏遠厚臉色越發的暗了,想到夏眠,他就頭疼。

為什麼夏蕾那麼乖巧?而她卻這麼叛逆,現在年紀也不小了,還一點也不懂事,不自愛。

……

夏眠掛了電話,她便走向了衣帽間。

賀言一原本雙手枕在頭下等她,今晚是他最好的機會,他才不願意錯過呢。

看到她進了衣帽間,於是坐起身來,那銳利的眸子微微一轉。

「眠,你要回去嗎?」

夏眠已經換上衣服了,從衣帽間出來,她把大衣攏緊,天氣越來越冷,已經進入初冬季節。

「我爸找我有事,我得回去了。」

她聽得出來她爸很不高興,可能有很重要的事吧!

貴府嫡女 賀言一下了床,摟住她的腰。

「可以不回去嗎?」

今晚這樣的機會,以後還會有嗎?

夏眠搖頭,「我爸肯定覺得我在外面玩呢,壞女兒與好女兒的差別。」

這話賀言一是聽得懂的,因為他知道她的感受,在那個家裡,那對母女是怎麼對她的。

「好,我送你回去。」

八十年代之悍妻有點閑 夏眠想到了小孩,「小孩一個人在家,我不放心,讓司機送我就行。」

賀言一則牽起她的手出了她的卧室,往他的卧室走去。

「不用擔心,家裡有保鏢在的,他們會保護好他的。」百镀一下“賀少,你老婆把你忘了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賀言一換了衣服,然後送夏眠回家。

一路上,夏眠都半靠在椅子里看著外面發獃。

賀言一好幾次側目看她,今晚的她原本很開心,一個電話打破了他們的快樂時光,讓她也變得不快樂了。

她的家事,他不得不管了。

到了夏家莊園,夏眠扭過頭跟他說。

「回去開車慢點。」

賀言一扣住她的手,「我和你一起進去。」

如果他爸要打斷她的腿,他可能替她挨打,是他硬把她留在自己身邊的,不是她的錯。

夏眠笑了,「不用擔心,他不會打我的。」

說完她推開車門,下了車。

夏眠進門,賀言一掏出一隻煙點燃,湊近唇邊吸一口。

夏遠厚見夏眠回來了,於是冷聲質問。

「是不是我不給你電話,你就不回來了?」

想到余蓮說的話,他還是擔心的,要是哪天她真的抬著個大肚子回來,夏家還有什麼臉面?

夏眠看著沙發里怒氣的中年男人,再看看他身邊得意的中年女人,余蓮壞壞的笑著,然後安慰道。

「老公,好好說話。」

夏眠走了過去,「爸,你要說什麼?說吧!」

她站著,等他說完回房間,反正看這架勢,絕對是余蓮挑唆的。

夏遠厚越看夏眠就越是火大,「我跟你說過,你和賀言一不合適,所以跟他保護距離。」

呃,夏眠算是明白了,夏蕾告的狀,然後余蓮挑唆,就有了今晚的這種局面。

「下周是賀家老太太的生日,到時我會和他們談小蕾和賀家老大的婚事,所以你別做些丟臉的事出來。以後晚上十二點前必須歸家,聽到了沒有?」

夏眠淡淡一笑,「我知道了,我上樓去了。」

她轉身往樓梯走去,夏遠厚叫住她。

「明天我們和傅家家長輩見面,你打扮漂亮點,把你的婚事也談一談。」

夏眠臉色微變,他就這麼急著要把她嫁出去嗎? 總裁前妻太迷 還是怕她搶了他心愛的女兒的美好婚姻?

她的神情很淡,心底滑過一絲痛楚,在這個家裡,她永遠都是多餘的。

「眠眠,傅家在南城也算是有頭有臉的,而且傅文霍長得也不錯,你嫁給他也挺好的。」

余蓮接過話去,一臉得意,她終於扞衛了自己女兒的愛情,當然開心了。

夏眠沒出聲,上樓去了。

余蓮看她回房間去了,於是跟夏遠厚說。

「老公,你說傅家會不會挑剔眠眠,畢竟她在南城的名聲不太好!」

夏遠厚在抽煙,聽到她的話,神情一冷。

「傅家能挑什麼?他們能娶我們家的女兒是他們的福份。要不是眠眠這脾氣,我才不會讓她下嫁呢!」

余蓮臉色微微一暗,原來他並不是在為蕾蕾打算,他是想要夏眠幸福!

余蓮輕嘆一聲,「也是,希望明天去見傅家人的時候,眠眠別搞什麼花樣?我是真的擔心,怕她到時鬧起來,我們的臉往哪裡擱?」

夏遠厚把煙捻滅,「你別說了,她不敢,不然我打斷她的腿,養她一輩子。」

其實夏遠厚也是因為知道夏眠以前喜歡傅文霍,才會極力的去撮合這樁婚事的。百镀一下“賀少,你老婆把你忘了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夏眠剛出電梯,老太太便從她的卧室出來,披著衣服。

「眠眠,你爸罵你了?」

夏眠原本苦著個臉,剛剛的那種畫面,她其實挺心寒的。

「奶奶,我沒事。」

她挽起老太太的手,把她送進房間。

「奶奶,外面冷,你快進被子里去。」

夏老太太看她情緒有些低落,「眠眠,剛剛賀言一打電話給我,說你和他在一起,所以回來晚了,你爸可能生氣了,讓我下去看看你。」

夏眠聽著老太太的話,嘴角彎出一抹笑意,原來他真的很擔心她呢,竟然還會找奶奶去救她,覺得那傢伙其實也挺好的。

老太太移到床的一邊,「今晚陪奶奶一起睡吧,我們祖孫倆聊聊天。」

夏眠眯眼一笑,「好啊,我去換睡衣,馬上就過來。」

她小的時候喜歡賴在奶奶的床上和她睡,因為她夜裡一個人會害怕,所以就算離開了家,夢到的都是奶奶的被窩。

賀言一一直坐在車內,看著她的房間亮起了燈,他才安心,吐出煙霧的時候撥了她的號碼出去。

夏眠接通,「喂?你到家了沒有?」

她的聲音聽上去挺甜的,應該沒被她爸打吧?

「快了,你睡了沒有?」

夏眠坐在床邊,嘴角掛著一抹笑意,想到他的雙手她就特別想笑。

「我今晚和奶奶一起睡,現在在我房間換睡衣,你到家早點休息,我掛了。」

聽得出來她很開心,急著掛電話,應該是要去陪她奶奶。

「嗯,晚安!」

夏眠也說了一句,「晚安!」

她掛斷了電話,然後從衣帽間拿出睡衣換上,去了夏老太太房間。

賀言一見她房間的燈滅了,知道她今晚沒事了,才安心的啟動引擎離開了夏家。

夏眠鑽進夏老太太的被窩,她抱著老太太的手臂笑得很開心。

「奶奶,眠眠好久沒和你一起睡了,這種感覺真好!」

她的人生里沒有父愛母愛,唯一有的就是奶奶對她的愛,所以奶奶是這個世界上她最牽挂的人。

夏老太太也很開心,抬手摸著她漂亮的小臉。

這四年她沒有哪一天不盼著她回來的,還好她能活著看著眠眠回來。

「眠眠,你和賀家老大怎麼樣了?奶奶覺得他人品不錯,而且他奶奶和我是幾十年的閨蜜,你嫁去他家,奶奶就算死了也放心了。」

夏眠捂住她的嘴,「奶奶,不許說這樣的話,你要長命百歲的,」

她不知道怎麼跟奶奶說,她的兒子已經把婚事給改了,要把她嫁去傅家,讓夏蕾嫁去賀家。

可是她不想再讓奶奶操心這些了,她這樣的年紀就應該安安靜靜的度過,所以她把要說的話憋了回去。

「奶奶,我懂你的心意。」

她繞開了話題,說了一些過去的事,老太太愛聊那些,也就沒再說她的婚事。

……

第二天,賀言一才進辦公室,方奕就看到了他手上五顏色六色的指甲。

「嗤……」

竟然笑出了聲,他趕緊捂住嘴,可是來不及了。

——求票票——-百镀一下“賀少,你老婆把你忘了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賀言一抬起頭來看著他,然後問了一聲。

「笑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