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想跟她相認,我可以幫你準備。」

秦騁猶豫了下,終是忍不住開口。

「相認?」

宋晴暖心中一動,卻終是搖頭拒絕,「現在還不是時候。」

剛說完正事,秦騁便要迫不及待的把宋晴暖攬入懷中。

還沒能一親芳澤,就被宋晴暖用力推開了來。

「我還沒洗澡呢!」

「那怎麼還不去?」

兩人關係和緩以後,秦騁臉上更多的都是像現在這般的忠犬表情。

以至於宋晴暖一度懷疑他是不是被人掉包了。

「好累,讓我歇一會,哎,秦騁你要幹什麼?!」

宋晴暖的呼喊對秦騁來說顯然沒有任何意義。

下一瞬,秦騁已經把人打橫抱起,走進了浴室。

「既然你這麼累,那我幫你好了……」

這邊宋晴暖被秦騁折騰得天昏地暗。

殊不知顧中淮那裡,已經有了額外的安排。

「顧總,您的意思是,那宋晴暖有問題?」

顧中淮的助理剛收到要他調查宋晴暖的指令,忍不住開口問道。

「問題?倒也沒有。」

宋晴暖帶給他的那種熟悉感揮之不去,顧中淮自然不會視而不見。

只是這感覺,他並不會對助理直說就是。

「她一個小女孩能走到今天的地位,還和秦、霍兩家都有牽扯,調查一下,總是有備無患。」 足足一個星期,招標會的事情始終沒有進展。

加上競爭對手是現在如日中天的孟氏,頓時讓宋晴暖一個頭兩個大。

可,那邊就是遲遲不肯鬆口。

遲遲沒有進展,宋晴暖結束一個周末,神色灰敗的回家。

好在小安之最近異常乖巧,她回來看見安之,哄安之睡覺成了自己唯一的安慰。

這一晚,她睡得並不踏實。

一會是自己當初掉下懸崖的驚險,一會是顧中淮笑的狡詐的臉。

讓人冷汗涔涔——

宋晴暖嚇得頓時從噩夢中驚醒。

睜開眼睛,外面天色還沒亮起。

「怎麼了?」秦騁從身後環住她,溫熱氣息噴洒在她耳畔。

宋晴暖推開他的手,活動僵硬的脖頸。

「累,別動。」

她聲音是真的疲憊,臉頰旁的髮絲都懶散垂落。

秦騁聞言果然不動,轉了半圈,到她面前。

「休息幾天,嗯?」

秦騁知道她不願讓自己提養她,我養你這樣的話就在嘴邊,醞釀幾圈,還是咽下。

宋晴暖嘆氣,起身:「我去洗個澡,有點冷汗。」

邪色 她想合作的是宋門,秦騁再神通廣大,一時間也真打不通那邊的關係。

秦氏與宋門,從前毫無相干,偌大的兩個家族,幾乎沒有生意上的往來。

宋晴暖洗完澡,稍微舒適,帶著滿身沐浴乳的花香味回到房間,無聊的翻看手機。

沒一會,秦騁也從浴室洗漱完出來,只在腰上纏著將墜不墜的浴巾。

水珠從他蜜色的胸膛順著肌理滾落,浸入單薄的浴巾。

秦騁五根指節分明的手指插入髮絲,時隱時現。

宋晴暖聽到響動,下意識抬個頭,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撩人畫面。

她的視線定格,好一會見秦騁的目光看向她,才後知後覺倏忽收回視線。

她剛喉嚨微微一咽,男人的聲音就在近處響起:「小暖,這麼累,我給你按一下?」

「不用……呃。」

她才拒絕,男人的手已到她光滑的背上,不輕不重一按。

舒服到宋晴暖說不出話。

秦騁竟然還會按摩……說出去恐怕沒人會相信。

宋晴暖偷偷瞄他一眼。

男人神色專註,又小心翼翼控制手下力度,怕弄疼了她。

宋晴暖安心享受,差點被按摩睡著。

誰知那手一開始還規規矩矩,只在背上運轉,後面卻越發不規矩,探入不該探的地方。

宋晴暖渾身敏感,嗔怪瞪他。

然後便被男人心安理得吃掉!

總之就是後悔,還是被這個壞男人給忽悠了。

待到翻攪的雲雨停歇,宋晴暖累到手指頭都抬不起來。

「小暖。」秦騁繾綣萬分,手指碾過她的背。

「別動了,累死了。」宋晴暖累的不想說話。

「嗯,給你這個。」秦騁應聲,從桌子上抽出一封邀請函。

「放輕鬆,拿著這個去宋門碰碰運氣。」

宋晴暖聽到他提宋門,精神幾分,看一眼,竟是宋門一個宴會的請帖。

以宋門的勢力,能拿到這張請帖自然不簡單。

「我也會過去。」

宋晴暖捏緊請帖:「好,不過我們不要一起走。」

秦騁挑眉。

「我還是想靠自己試試。」宋晴暖這幾日與宋門的人溝通,自己也微微較上勁。

她就不信,自己沒有能說服那邊的能力。

「好,聽你的。」

秦騁見宋晴暖沒力氣再去洗澡,正好得逞,抱起她去重新洗澡。

兩人關係終於緩和,秦騁的好心情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晚上帶她去參加宋門的晚宴。

到晚宴場地,秦騁就和她提前分開,分開之前,又不忘拉住她。

輕輕在她額頭一吻,就像很多次她對安之做的那樣。

宋晴暖臉頰一熱,推開他離去。

等到再也看不見秦騁的身影,宋晴暖臉上的表情,瞬間複雜——

她不能深陷其中,絕對不能!

微微正了正神色,宋晴暖深吸一口氣,走了進去。

她今天穿著並不高調,但姣好的面容卻依舊吸引不少注意力。

宋門先前與她溝通的高層見到她,頓時詫異的不行。

這宋總從哪弄得邀請函,記得沒往那邊送過。

看來這宋晴暖的確有本事。

宋晴暖淡淡對那人微笑,神色不卑不亢。

她的注意力,在宋門的掌門人,也就是宋敏的身上。

宋敏站在台上,聚光燈打在她身上,歲月不曾在她臉上蹉跎,她面容依舊優雅動人,楚楚大方。

脖頸上的名貴的切割寶石,都不如她自信的神態耀眼。

宋晴暖看著對方與自己相似的面龐,心中五味陳雜。

這是她的親人,近在咫尺。

可她又感覺那麼遙遠,遙遠到彷彿隔著汪洋大海,無論如何,那也不是她的世界。

終於,宋敏在台上講完話,目光環視周圍。

宋晴暖的外貌氣質引人,宋敏隔著很遠就看到她,兩人視線相交,宋晴暖默了一會,主動走上前。

「宋總,我是宋晴暖,之前您的手下應該和您提過。」

宋晴暖謙卑的舉起酒杯,對她敬了一杯。

「宋晴暖,果然如外界傳言的那般。」她紅唇一抿,是打招呼,亦帶著上位者的氣勢。

常人與這位身居上位多年的女人說話,便會被她身上的威壓壓制。

宋晴暖也不例外,感到壓迫感十足。

她與宋敏打完招呼,想跟她談談合作的事。

熟料宋敏身後又走來一個年輕的女人,自然而然霸佔住宋敏的胳膊。

「媽。」女人留著嫵媚的大波浪卷,烈焰紅唇。

「姝虞。」宋敏眼裡的銳氣消退,化作一個母親對女兒單純的寵溺。

「宋小姐,這是我女兒,宋姝虞,是宋門集團銷售總經理。」

宋敏介紹自己女兒時候,眼裡的驕傲再現。

宋晴暖禮貌打招呼。

但宋姝虞卻不太買賬,上下打量她一遍,跋扈挑起眼尾:「原來你就是宋晴暖,果然百聞不如一見。」

她的話倒是沒什麼問題,但語氣充滿不屑。

宋晴暖聽了,眉梢暗暗的皺了皺,忍耐下來。

她是知道自己這次回國以後在圈子裡火了兩把,名聲定是不好的,但沒想到宋家的女兒竟還關注自己? 宋晴暖面色如常,畢竟這是宋門的大小姐,她若是當眾與她鬧不愉快,自己生意的事自是不用再提。

「宋總,你看我們……」

宋晴暖打算趁機會談談合作的事,卻沒想到被一邊的宋姝虞打斷。

「媽,我們去那邊吧。」

宋姝虞似乎是故意打斷宋晴暖的話,挽著宋敏就走。

宋敏無奈依她:「宋小姐,那我們先去那邊了。」

好不容易就在眼前的機會,就這麼溜走,宋晴暖氣的不行。只能長嘆口氣。

「宋總,怎麼一個人。」

顏桑不知何時忽然出現在她身旁。

宋晴暖微微一愣,不知道她為什麼也會在這裡,這畢竟是宋門的宴會——

似乎是知道宋晴暖的疑惑,顏桑解釋:「這次宋家宴會的酒店主題,是我設計的,所以我有幸能進來,沒想到碰見宋總您,好巧。」

「原來是這樣。」

宋晴暖瞭然,恍惚想起的確是之前聽顏桑說過一次。

只是,這兩次真的不是湊巧?

「既然來了,就好好把握機會。」

宋晴暖給了她一個肯定的眼神。

兩人閑聊間,秦騁卻忽然出現,瞬間吸引了周遭人的視線。。

「小暖。」秦騁到跟前,眼裡只看得到她。

顏桑的視線從他已出現,就黏在他身上似的,移不開。

宋晴暖後知後覺,給顏桑介紹秦騁:「這是我朋友,秦騁,這是我公司設計師顏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