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誰是你媽媽呀.」夏伊這才意識到這個小女孩到,這個小女孩不是人,在風刮過的時候,衣服被風吹得掛了起來,露出身上一節節的白骨.夏伊心裏很害怕,但是,慧靜大師盤絲不動的坐在哪裏念著,她害怕但是也不敢出聲.

陳妮見到著這種情況,一把摟過夏伊緊緊的把她抱在懷裏.

「哈哈哈,好孩子,你看看她啊,她就是你媽媽,夏伊,你是逃不掉的.」在佛珠的催動下,女鬼被禁錮住了動彈不得,緊緊的佛珠光芒更亮了女鬼燃燒起來,不時發出呼救聲,最後像是有些放棄掙扎般的,她那漸進透明的身體用盡自己的最後一點精力說出這句話.

夏伊看了看慧靜大師,小聲的問道:」為什麼那佛珠對這小女孩不管用啊」

還沒等慧靜大師回答,只見之前在她前面一個上香的男士,緩緩地回過了頭,刷白的臉如同石灰一般,五官從眼睛到鼻子,嘴巴再到耳朵都流淌出粘稠的鮮血掛在臉上.嘴角彎彎的勾勒出一抹弧度,詭異的笑着,看着她們,說道:」你們今天走不掉的.

這是廟中的其他人也都紛紛扭過身來,看着夏伊等人,原來,廟裏剛剛上香的這些,都不是人,在這周圍的都是一群殭屍一樣的死人.

「我去,這麼鬼,這是在搞什麼啊,小爺我還沒娶媳婦呢,大好的青春我可不想白白的折在這啊.」夏雨感嘆道.

「你閉嘴,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有些心情說這些,平時教你的那些東西都給我丟哪去了,讓你帶的那些東西,你天天給我忘記帶,要不然咱們哪會陷入現在這種情況.」夏侯怒斥道.

「好了,你們兩個少說兩句,現在這種情況只靠慧靜大師看來是不行的,趕緊想想辦法,現在應該怎麼辦哪.」陳妮說道.

第一次看見這麼多鬼,夏伊心裏猛地咯噔一下,這些鬼一個賽一個恐怖,第一次見到,夏伊還時有些驚呆了,她的手緊緊的抓着母親陳妮的衣袖.

陳妮也有些害怕,夏伊可以感知到,母親陳妮的腿是在不停的抖動着,但是身體還是把自己緊緊的護在懷裏的,夏伊第一次感覺到平時總是一板正經,整天批評自己的母親,總是讓自己與她無法親近起來,更多的時候夏伊更喜歡和喜歡說笑的老爸夏侯呆在一起的時間多的,此刻她才感覺到陳妮內心是有多愛自己的.現在母女二人正抱着,身體緊緊的貼在一起瑟瑟發抖中.

慧靜大師站了起來,對着夏侯他們說道:」看來,老衲命已至此,這串佛珠送給你們,拿着它趕緊躲起來.」

說着至今慧靜大師一臉平靜,仰天長嘆道似由與其一絕生死的打算.

就在這時,夏伊耳邊突然想起」娘娘,對不起,來晚了,讓你受驚了.」說着只見一個大黑臉出現在夏伊面前,夏伊被驚到了,連忙大叫一聲,只見那張大黑臉露出一排整齊的大白牙明晃晃的有些愧疚的看着夏伊.

「看看你呀,老黑,不是都跟你說過了,叫你小心,要是讓冥王殿下知道了,可有你很好看了.」只見一張白花花面帶微笑的臉也出現在夏伊的面前.

「不是啊,老白,我說話聲已經很溫柔啊,是吧,娘娘.」說完一臉期待的望着夏伊.

夏伊:」“““」

「哎呦,老白,這個是,黑無常吧,你好你好.」說着夏雨伸出手要握他.

黑無常一臉茫然的,不知所措的看着白無常,白無常覺得自己還是挺有見識的,不禁挺起了胸,恭恭敬敬的介紹到:」這是咱冥王殿下的小舅子,夏伊的哥哥夏雨.」

「你好,你好小舅子.」黑無常一臉憨厚的握著夏雨的手說道.

夏侯和陳妮互看一眼,不明真相,慧靜大師原本以為自己命已至此,看到這種情況好似猜透天機般的點了點頭,看着夫婦二人會心一笑,以示安慰.

「你們這群惡鬼,害人無數,現如今連佛門重地也敢隨意進入,今日,就讓你們會飛煙滅.」黑無常說完.拿出一根鐵鏈,和白無常一人一頭,拉近鐵鏈,向上一拋,鐵鏈隨即飛竄開來,頓時在場的所有惡鬼紛紛倒地,化為灰燼.

就在這是,一雙冰冷的手從夏伊的背後環住了,她的腰.輕聲的在她的耳邊說道:」娘子,這次我趕到及不及時.」

夏伊轉過身,一整熟悉的,絕美的臉印入她的眼眶.

「老公,你來了.」說着,撲進了他的懷裏.

「我的小娘子,怎麼又哭了,又是誰惹到你了.」冥王伸出手,為她擦去眼角的淚痕,輕輕的吻了上去,吻在剛剛流淚還帶着眼淚的忽閃忽閃睫毛上.

「就是你,你惹的.」夏伊有些嬌羞,的跟他撒著嬌.

「我哪有.」冥王自覺有些冤枉,嘴角微微上揚道.

夏伊看着他,故意對着他」哼」了一聲,不理他,轉過身去.

冥王就站在她身側寵溺的看着她.

黑無常瞪着眼睛長大了嘴吧看着她們兩個,白無常的優越感這是又顯出來了,一副平常心的拍了拍黑無常的肩膀,示意他:別這麼大驚小怪的,這很正常啦.

黑無常覺得他可能不正常了,這哪裏正常嗎,這麼講彷彿上次砸了閻王寢宮的不是他們的冥王殿下.

※※※※※※※※※※※※※※※※※※※※

一眨眼大家的家假期要接近尾聲嘍,都過的怎麼樣呢?反正我是只放了3天假就開始上課咯~。 3月14日。

時針稍稍往回撥一點,上午稍早些時候。

「太好了!」

一聲壓抑的吶喊從企鵝視頻大樓的某間辦公室中傳出。

《演員的誕生》節目導演趙成章差點沒從椅子上蹦起來。

他雖然是個老資歷了,但還是第一次接手這麼大的項目,所以心裏始終綳著一根弦,就怕節目播出沒什麼反響。

昨天晚上,他在電腦前盯到凌晨1點,一直關注著節目的有關消息。

雖然熬到這麼晚,但他今天還是一大早就上班了。

上班的路上,他心神不定,開車的時候總是忍不住想節目的事情,差點還闖了紅燈。

剛到辦公室,他就迫不及待的把負責統計數據的公司員工叫了過來。

「趙導,目前的情況是這樣的,第一期節目的播放量是……」

根據員工的彙報,還有他自己在網上所看到的消息。

毫無疑問,《演員的誕生》已經火了!

「好,你先出去吧。」

在公司員工面前,趙成章還保持着導演的風度。

等那人一出去,他終於抑制不住欣喜,握緊雙拳,低呼了一聲,喊出了開頭的那句話,「太好了!」

趙成章全程設計並參與了節目,在錄製的時候,他就有一種隱隱的預感,覺得節目很大可能會火。

這不是盲目自信,或者無的放矢,而是《演員的誕生》確實符合一個爆款節目的所有要素。

3位有知名度、有專業性、有成名作的大導演所組成的導師團,還有草根的海選選手和已經成名的明星,導師對立的話題性,偶像愛豆參賽的噱頭,企鵝視頻的支持……

這一切,的確滿足了爆火的前提條件。

但一檔節目想要做成功不是這麼容易的,其中還有很多的不確定性,哪一環出現了問題都可能導致節目最終反響平平。

正因如此,所以趙成章一直放不下心,頗有些提心弔膽的感覺。

如今,或許有一點運氣成分,但不管怎麼說,《演員的誕生》已經火了,他總算可以放心一些了。

在辦公室里激動了一會,趙成章定了定神。

現在可不是放鬆的時候,乘勝追擊、趁熱打鐵才是正確的。

……

「配合宣傳?」

中午的時候,方遠接到了來自趙成章的電話。

電話那頭,趙成章解釋道:「是的,方導,現在你的表情包已經快變成一個梗了,所以我們想抓住這個點進行宣傳,爭取能進一步擴大節目的知名度。」

說起來這可是一件好事,畢竟這個梗越火,方遠的熱度也就越高,等於是節目組那邊動用了企鵝視頻的資源來幫助他提升人氣。

不過方遠倒是沒想這麼多,只是覺得自己拿了節目組的通告費,配合宣傳也是應有之意,於是問道:「配合宣傳可以,但是我該怎麼做呢?」

「方導,是這樣的,我們主要抓住表情包爆火這個點,你只需要……」

「哦,行,我知道了。」

「好,那就拜託方導了。」

……

中午剛過,方遠發了一條微博,配圖是幾張照片,是他模仿著網上爆火的表情包來拍的。

照片里,他復刻了參加節目時的表情和姿勢,看上去喜感十足。

「哈哈哈,方導居然主動玩梗。」

「方導的表情太搞笑了,已經成為我的歡樂源泉了。」

「搞得我都想去看看這個綜藝節目了。」

「這表情包太實用了,全部保存。」

「讓方導一個百億大導演去點評愛豆的演技,實在太難為你了。」

「笑噴了,方導的表情太生動了。」

「說實話,看到那兩個愛豆的表演,我當時的表情跟方導簡直一模一樣。」

方遠主動玩梗,再加上有企鵝視頻在背後做推手,這個梗越來越出圈,有越來越多的人了解到這些表情包是出自一個叫《演員的誕生》的真人騷節目。

這下節目算是徹底火了,一時間風頭無兩。

……

成海市。

時間來到晚上,《演員的誕生》第二期節目即將播出。

汪念和男友兩人蜷在沙發上,腦袋靠在一起,盯着手機看個不停。

終於,屏幕右上角的時間從7:59變成了8:00。

新的一期節目出來了。

「來了來了!」汪念趕忙點了進去。

短暫緩衝過後,畫面出現在屏幕上。

「大家好,歡迎來到……」主持人說着開場白。

汪念的眼睛沒離開手機,問道:「親愛的,你說今天會不會有選手加入方導的戰隊啊?」

昨天的節目里登場了3組選手,可獲勝的人沒一個選擇方遠作為導師的,這讓他的鐵桿粉絲汪念有點不滿。

男友當然知道汪念的小心思,安慰道:「放心,肯定會有的。」

兩人聊了一會,節目總算正式開始了。

「有請今天的第一組選手登場!」說完,主持人走下舞台。

汪念的手機屏幕上,彈幕瞬間暴漲。

「終於開始了,這組選手要表演什麼啊?」

「有點期待,希望別像昨天那組愛豆一樣拉胯就行。」

「看這些海選的選手表演有什麼意思,不是說邀請了專業演員嘛,什麼時候上場啊?」

「這節目就是要看素人如何蛻變為演技派啊,非要看專業的演員表演,去看電影電視劇多好。」

「關鍵是這些海選選手的演技不怎麼好啊,昨天的陳軒就是表現最好的了,可還是差了點意思。」

「別發彈幕了,節目開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