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爸爸怎麼懲罰我都行,但不能把我關在家裡。」清歡向母親求助。

換成其他時候,葉簡汐肯定早就心軟了。

可誰讓眼下是特殊時期呢。

喬崢還在A市。

隨時可能碰上的。

把清歡關在家裡也好,至少不會碰到他,再生出意外。

「你聽你爸的吧,這次……你做的實在太過分了。」

葉簡汐橫了心。

清歡眉頭一皺,小臉耷拉了下來。

葉簡汐別開眼睛,假裝看不到。

客廳里寂靜了片刻,清歡忽然明白了什麼,沒再跟母親爭執下去。

「媽,我先回房休息了。」

「嗯,你晚飯想吃什麼,我叫廚子給你做。」

「做我喜歡吃的吧,我的口味沒變。」

她一向比較固執,連喜歡的口味也是這樣。

很少改變。

清歡話裡有話。

葉簡汐聽懂了,也假裝沒聽懂。

等清歡離開了客廳,葉簡汐轉身去找了慕洛琛,說:「你把清歡關在家裡,是不是不想讓她去見喬崢?」

「嗯。」慕洛琛沒告訴自己的妻子,清歡在瑞典已經發病過一次的事。

怕她擔心。

以前,他支持清歡和喬崢在一起。

但現在不行了。

喬崢就是一個定時炸彈,隨時會引爆清歡的病情。

若是可以的話……他會讓喬崢這輩子都無法靠近清歡……

葉簡汐陷在苦惱中,沒注意到他神情里的異樣。 第2220章雙生花:害羞

「可是,總關著清歡也不是辦法。她早晚會出去的,萬一再跟喬崢碰上,可怎麼辦?」

葉簡汐擔憂道。

「我會想辦法跟喬崢談一下,讓他主動避開清歡的。」慕洛琛沉吟道,「離開喬崢的這些時間,清歡的狀況好了很多。如果他是真的愛清歡的話,肯定會選擇對她好的路。」

而且,慕洛琛認識的喬崢,是比較深明大義,肯為清歡付出的。

絕不會是那種……明知道會刺激到清歡,依然固執的留在她身邊的人。

「他不聽勸呢?」

「那我也有其他的法子,你好好地待在家裡。別多想了。」

慕洛琛不想妻子因為這事煩心過多。

葉簡汐點了點頭。

放心的把事情交給了他。

……

晚上,因為清歡回來。

葉簡汐命廚子做了很豐盛的飯菜。

天佑、天寶、蓁蓁和菁菁都格外的開心,圍著清歡姐姐長、姐姐短的。

整個家都充斥著歡聲笑語。

葉簡汐望著幾個孩子,心裡想: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該多好呀。

她奢求的不多,只要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在一起就行。

不論是富裕還是貧窮……

她都能接受。

可偏偏這麼簡單的願望,都無法實現。

葉簡汐的心臟微微的顫抖。

慕洛琛握住了妻子冰涼的手,「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想到了以前的事。」葉簡汐用另一隻收,拿起筷子,給他夾了一些雞肉:「多吃點,你看你操勞的都有白頭髮了。」

這些孩子一天天的長大,他們倆已經不再年輕。

是時候多注意下自己的身體了。

慕洛琛也給妻子夾了一些菜。

清歡抱著蓁蓁和菁菁,看著父母融洽相處的場景,腦海里恍惚閃過一個畫面。

一個男孩子站在她跟前,笑盈盈的望著她。

沖她輕輕地擺手。

「清歡……清歡……」

清歡下意識的想要往前。

但剛動彈一下,眼前的幻想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清歡愣忡了兩秒。

蓁蓁和菁菁察覺到她的不對,抬起頭,瞪著滴溜溜的眼睛。

疑惑的望著她。

清歡緩過神來,扯了一抹笑容道:「等會兒吃完飯,我陪你們倆玩捉迷藏,好不好?」

「好!」

果然,小孩子的注意力都比較容易被吸引走。

蓁蓁和菁菁馬上忘記了她方才的異樣。

投入精力到討論怎麼玩捉迷藏中。

……

吃過晚餐。

清歡陪著蓁蓁和菁菁,在客廳里玩捉迷藏。

葉簡汐和慕洛琛坐在沙發上,一個看電視,一個處理公務。

天佑和天寶則去書房做功課。

一家人和樂融融的好不熱鬧。

而另一邊。

傅靖安小心翼翼的將臉上的偽裝去掉,躺在床上透氣。

他望著天花板出神。

過了沒多會兒。

門口傳來了咚咚的敲門聲。

他警惕的坐起來,一邊不慌不忙的把自己偽裝好,一邊沉聲問:「誰?」

「是我,方樂蓉。」

非你莫屬:愛再相遇後 透過門板,傳來這道聲音。

傅靖安鬆了口氣。

他知道方樂蓉沒什麼本事,但她愛他。

利用她的感情,讓她為自己做事。

比那些花錢雇傭來的人,要可靠地多。

是以,每次他第一時間都會聯繫方樂蓉。

傅靖安起身,走到門口。

打開了房門。

方樂蓉看到他的臉,嚇了一跳。

「還沒看習慣嗎?」

傅靖安有些不高興。

這就是方樂蓉跟清歡的區別。清歡看到他的臉,只會被嚇到一次,後面都不會再被嚇到。因為她不是那種以貌取人的人。

可方樂蓉不同,都跟他見面么多次了,依舊看不習慣他這張臉。

說到底,還是因為喜歡他的外表,才死皮賴臉的跟著他。

膚淺的女人。

傅靖安默默地在心裡,將方樂蓉貶低的一無是處。

方樂蓉微微垂下了眼帘,不再看他的臉:「我再多看幾次,可能就習慣了。」

傅靖安在心裡冷笑了聲,沒有答話。

「關門。」

「哦,好。」

方樂蓉聽從他的命令,轉身關了門。

而後,捧著一隻小盒子,走到他跟前。

「靖安,你的生日快到了。我知道你不愛過生日,但這麼重要的節日,還是想給你慶祝一下。剛好我來的路上,有家蛋糕店開著門,我就給你買了個最小的蛋糕,你吃一口,當把今年的生日過了。」

方樂蓉拆開盒子,露出裡面精緻的蛋糕。

蛋糕只有三寸左右,看起來非常迷你。

但上面的裝飾栩栩如生。

非常可口的模樣。

方樂蓉自己過生日,都沒捨得買這樣的蛋糕。

畢竟她還有弟弟妹妹要養。

方樂蓉雙眸充滿期待地望著傅靖安,「靖安,你把蠟燭插上去吧。」

傅靖安蹙眉,心裡不耐煩到了極點。

搞這些有的沒的能改變什麼?

還不如多去幫他打聽,清歡有沒有回來呢。

可為了安撫方樂蓉。

他還是拿起蠟燭,插在了上面。

方樂蓉用打火機,把蠟燭點燃了。

「許願吧。」

傅靖安在她滿懷希冀的目光下,不情願的合攏了手,默默地在心裡許願:我希望清歡能嫁給我,成為我的妻子。不管讓我付出怎樣的代價,我都願意。

「好啦!吹蠟燭咯!」

方樂蓉開心的鼓掌。

傅靖安睜開眼睛,一口氣將蠟燭吹滅:「現在可以了嗎?」

「嗯!」方樂蓉湊到他跟前,小聲問:「你剛才許了什麼願望呀,跟我有關係嗎?」

「嗯,我希望你能健康快樂的成長,希望你的弟弟妹妹能考上大學……」

傅靖安的話還沒說完呢。

方樂蓉的臉已經紅的跟染了胭脂似的。

她從沒期盼過,傅靖安會把她放在心上。剛才那麼一問,其實已經做好了失望的準備。

可沒想到,他竟然許下了這樣的願望。

方樂蓉愈發的害羞。

傅靖安將蛋糕一切兩半,其中比較大的一份,遞給了她:「吃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