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沒有流露任何敵意。」嫿開口,眉心散發一縷縷聖潔光輝,映照四方。

聞聽此言,幾名少女總算安下心來,因為她們知道,這位殿下的「字天命」超凡絕世,天生對神聖之物具有特殊感應。

嫿神魂剔透,掌心瑩瑩發光,催動古樸的硯台,霎時間,那股墨香越發的濃郁,幾乎要讓人醉倒,感覺飄飄然。

「它也饞這上古靈墨?」眾人驚異,眼中流動光芒。

「快看那裡!」雪衣少女低呼,點指一個方向,瑩白俏臉上難掩激動之色。

破碎的石塊與瓦礫堆積處,此時散發出一縷縷潔白光輝,晶瑩點點。

妘小心翼翼摸了過去,同時眉心綻放剔透霞光,神識跳動,嘗試與石堆下的靈寶溝通,小臉緊張兮兮。

然而,她沒有得到任何反應,那裡光芒四溢,晶瑩閃爍。

「不是那方寶硯。」嫿開口,靈眸燦燦,彷彿可以洞穿大地,見到裡面的景象。

這讓躡手躡腳的雪衣少女露出尷尬之色,自己居然被唬住了?

「我很想看看這是什麼靈寶,竟然這般沒眼色,敢不搭理我們的妘大人!」婲和婐掩嘴偷笑。

小雲朵額頭冒黑線,雪白衣袖一甩,掃出一道霞光,將地上的碎石還有瓦礫掀開,隨後,她再次取出那方淺綠色硯台,硯壁微微傾斜,又低又薄,硯池中間略凹,如同一柄玉鏟的鏟身,閃爍瑩潤光輝,開始進行挖掘。

片刻后,眾人見到了這個靈寶的真面目。

它通體潔白溫潤,上面雕刻著一些靈紋,噴薄出燦爛而晶瑩的光輝。

「又是一方硯台?怪不得面對更加醇香與濃郁的上古靈墨,會產生如此反應,這可以說是一種原始本能。」婲開口道。

蘇慕望著這方雪白的硯台,眉頭挑了挑,居然覺得有股熟悉之感,但仔細回想,又說不上來,讓他驚訝與疑惑。

「紋絡繁奧,灑落潔白光雨,看起來很不一般。」婐走上前,美眸流動異彩。

「我來試試它有什麼神異之處!」小雲朵充滿期待,靈力如泉水般沒入掌心的硯台中。

「嗡」的一聲,硯台輕鳴,釋放出一道道漣漪,在虛空擴散。

「靈威不算強大,防禦力也一般……難道神效全部在磨墨上?能夠提升靈墨的品質?」

小雲朵眨巴著大眼,取出一柄鋒銳與不凡的銀色法劍,投入硯口時,體積隨之縮小,同時有精純靈氣澆灌進去。

硯壁上紋絡流轉,散發出蒙蒙白霧,在雪衣少女的控制下,緩緩研磨開……

很快,一團銀色劍墨在硯池中滾動,璀璨奪目,帶著絲絲縷縷的劍氣。

「研磨靈墨的效果還不錯,可是也沒有特別之處,難道真的只是一個普通的硯台?」

話音剛落,小雲朵的表情就凝固了,有點傻眼。

她看到那一團剛剛研磨成功的銀色劍墨,直接滲入硯池底部,被這硯台給吞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柳無邪並未着急,排到最後,伸手從箱子裏面拿起一塊木質牌子。

每個牌子正面上雕刻一個數字,抽到相同號碼,則是對手。

「小子,你死定了!」

柳無邪剛要轉身離開,一道冰冷的聲音,從他身後響起。

青雄帝國的人,真丹三重境,實力極強。

「我等著!」

面無表情,柳無邪停住腳步,回答他的只有三個字。

名次爭奪,不限廝殺,死了也就死了。

拿着號牌,回到各自的區域,接下來一號上台。

一共搭建了十座擂台,每次可以容納二十人交戰。

擂台分為一號到十號,第二輪則是十一號到二十號,以此類推。

看了一眼手心的號牌,柳無邪走到後面,因為他的號牌非常靠後,竟然是五百九十號。

意味着前面基本都要交戰結束,才輪到他上場。

二十名天驕,落在十座擂台上,瞬間交戰到一起。

就算是出自同一皇朝,此刻也是兵刃相見,進入修鍊界只有這一次機會,誰也不願意錯過。

戰鬥非常的激烈,無時無刻都有人滾下擂台,或者被對手重傷。

幾乎找不到半步真丹,清一色真丹境。

真丹一重未必有資格進入修鍊界。

第一輪很快結束,那些超級帝國不愧是底蘊深厚,上場之後,幾乎橫掃對手。

至於下品國,已經所剩無幾,死的死,放棄的放棄,成了上品國跟中品國交鋒。

只有柳無邪這個例外,出生下品國,卻以如此強橫的姿態參加名次爭奪。

一場接着一場,沒有時間休息,柳無邪大部分時間都在修鍊,對於擂台上的大戰,並不關心。

幾十輪之後,已經是第二天下午,終於輪到柳無邪登場。

一千二百人,經過一天多角逐,淘汰了差不多一大半,有些最後兩敗俱傷,基本喪失了進入修鍊界資格。

身體一晃,落在十號擂台上,還不知道對手是誰。

「嗖!」

剛落下不久,一道恐怖的氣息,從天而降,落在柳無邪十米之外。

真丹二重境高手!

「小子,交出龍骨,饒你不死!」

男子上來之後,怒斥柳無邪,讓他交出龍骨。

就在昨天,柳無邪誅殺三名真丹二重,竟還有人惦記着龍骨,真是可笑。

擂台周圍,聚集很多人,被淘汰的那些天驕,並未離開,一直守在四周。

「是瑾宮羽,他雖然是真丹二重,真正戰鬥力,直逼真丹三重,搶奪龍氣的時候,我親眼看到他擊飛一尊真丹三重,誅殺五名真丹二重高手。」

四方傳來陣陣驚呼聲,難怪如此狂妄,倒是有些手段。

「我也聽說過此人,雖然出生在中品皇朝,從小得到極好的培養,資質跟天賦,並不弱於那些上品皇朝。」

各種談論聲,充斥蒼穹,湧入柳無邪的耳腔。

被人恭維,瑾宮羽臉上流露出一絲驕傲神色,目光透著不屑。

「出手吧!」

柳無邪不願意說太多的廢話,讓對方趕緊出手,一招殺了便是。

這種沒營養的話,柳無邪聽的太多了,趕緊結束戰鬥,回去休息,準備下一場。

「找死!」

被人無視的滋味很不好受,瑾宮羽無比的惱怒,一把巨斧出現在手中,凌空劈下去。

可怕的氣勁,捲起十丈高的駭浪,要比王思辰三人實力加在一起還要恐怖,難怪敢口出狂言。

幾大帝國的高手,紛紛看過來。

空氣產生了氣爆聲,巨斧彷彿能劈開蒼穹,令人窒息的力量,形成了狂風,柳無邪的身體,搖搖欲墜。

隨時都能被狂風捲走,這個瑾宮羽,果然不一般。

驚人的巨力,活生生劈開一條真空通道,柳無邪束髮帶陡然炸開,承受不住氣浪的衝擊。

邪刃撩起,遙指蒼穹,雙目死死的鎖住瑾宮羽身體上每一個變化。

像是一隻孤狼,盯住自己的獵物。

「轟隆隆……」

巨斧發出猛烈的轟鳴聲,已經碾壓到柳無邪頭頂之上,再不出手,時間來不及了。

「小子,給我死吧!」

瑾宮羽發出一聲長嘯,突然離地而起,躍起三米多高,更是所向披靡。

「想殺我,就憑你這個垃圾!」

柳無邪發出一聲輕笑,身體化為一道殘影,消失在原地,誰也沒有看清。

一道無匹的刀光,一閃而逝,彷彿從未出現過。

隨即!

鮮血迸射!

柳無邪身體一點點合併,出現在瑾宮羽的身後,眾人猶如夢中一般,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

「怎……怎麼會這樣!」

瑾宮羽依舊保持出手的姿勢,身體從三米高的空中落下來,雙肩耷拉着。

鮮血順着他的口中溢出,發出滴答滴答聲。

四方陷入死一般寂靜,所有人忘記了呼吸。

以為會有一場曠世大戰,結果一招結束對手,這種心理落差也太強烈了。

三十多道龍氣,從瑾宮羽的身上飛出來,柳無邪大手一抓,收入吞天神鼎。

化為三十多滴液體,倒入太荒世界,柳無邪身後,又多了三十多道光暈。

煉化龍氣之後,這才收起邪刃,一步步走下擂台,彷彿做了一件極其尋常之事,臉上沒有任何波動。

范臻等人站在遠處,剛才心都提起來。

「吼吼吼……」

幾人狠狠的揮舞一下拳頭,柳無邪成功晉級,進入六百名。

人群自動讓開,柳無邪回到遠處,還有一輪,進行第二輪抽籤。

「此子不簡單啊!」

焱輝帝國幾名天驕湊在一起,小聲的低估,商議如何誅殺柳無邪。

搶奪龍骨的時候,他們險些得手,是柳無邪橫插一腳,讓他們錯失龍骨,回想起來,恨得咬牙切齒。

回到原地,繼續閉目打坐,隔絕了跟外界聯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