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宓兒,我們…我們有孩子了?」

「我要當爸爸了?」

「宓兒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宓兒,你快別站著了,快過來坐。」

……

唐梓玥激動地有些語無倫次,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蘇宓摸摸唐梓玥的頭,好像也沒那麼焦慮了。

唐梓玥從起初的激動開心,又轉變到對蘇宓孕期焦慮的擔心,其轉變速度之快,猶為驚人。

唐梓玥深思熟慮(當機立斷),決定不讓蘇宓再去韶華上班,要上班也要等到產後,出了月子才行。

他的寶貝宓兒金貴的很,可不能累著。

雖然蘇宓很想工作,但照目前來看,她更適合在家養胎,她和唐梓玥的婚禮恐怕也要延後好久了。

懷孕一個月就在家養胎,蘇宓覺得普天之下,除了她也沒誰了。

唐梓玥也決定減少工作量,盡量多陪著蘇宓,之前的小計劃,也得儘快進行了。 穆天倫一直想不明白,為什麼唐梓玥要在他生日當天召開記者發布會,還說是幫他慶祝生日,可當他在記者發布會看見顧兵的時候,他突然發覺他就是幌子,唐梓玥的目的一定不單單是幫他慶祝生日。

事實上他確實是個幌子。

今天的記者發布會來得大部分是各行各業上的精英人士,也有不少娛記。

蘇宓也不知道唐梓玥又要整什麼幺蛾子,她現在只想吃吃吃,不停地吃。

坐在後台休息間的藍婷婷和顏語涵看著蘇宓「大快朵頤」的樣子,一時間不知道是該拉住她,讓她少吃一點,還是放任不管。

「啪嗒。」

唐梓玥推門進來,淺笑著摸摸蘇宓的腦袋,不知道低頭耳語了些什麼,蘇宓一副雙眼放光的模樣,腦袋如小雞搗蒜般瘋狂點頭。

藍婷婷坐得離蘇宓比較近一些,自然聽清了唐梓玥說的什麼。

紅燒豬蹄……

藍婷婷想想紅燒豬蹄的模樣,就有一種食不下咽的感覺,蘇宓居然露出了滿心歡喜且期待的表情。

難不成懷孕還能讓人性情大變?她記得蘇宓以前是不怎麼喜歡吃紅燒豬蹄的。

等唐梓玥招呼廚師把紅燒豬蹄,糖醋魚,醬板鴨,紅燒肉……端上來的時候,顏語涵和藍婷婷都是一陣反胃。

這些全都是葷的,而且也太油膩膩了吧,最佳增肥利器。

陳嘉珩進來找唐梓玥的時候,也是被眼前這一堆食物,驚地目瞪口呆,再看看蘇宓吃的歡樂的模樣,他已經能預感到等孩子出生后,蘇宓減不下肥來胖揍唐梓玥的場景了。

記者發布會開始了,穆天倫在台上不停地聽著虛假的祝福,他現在只想回家,不想在這待著了,招誰惹誰了,還得保持假笑。

由於此次記者招待會是實時直播,穆天倫的一舉一動都能被清楚的看到。

正在瑞士某地野炊吃烤雞的唐冉琪和蘇世初,一個把自己噎著了,一個在旁邊笑得打滾。

穆天倫這生無可戀的表情,實在是太有趣了。

為什麼唐冉琪會跟蘇世初待在一起呢,那當然是「最危險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穆琛絕對想不到他們倆會在瑞士。

想當年他倆還是有過婚約的,等穆琛找到他們的時候,再氣他一次,想想都開心。

等唐梓玥上台時候,彈幕突然多了起來,不是「啊啊啊啊啊啊哥哥好帥」,就是「月幕夫夫同框了!」和「awsl」。

唐冉琪一臉黑線地看著滿屏的彈幕,她都看不到她兒子了。

「月幕夫夫?怎麼你兒子是要搶我女婿?」

「大哥,小宓眼光不好,可不代表我兒子瞎。」

「宓兒怎麼眼光不好?那是唐梓玥勾引她!」

「嗯,確實如此。」

唐梓玥怎麼也想不到他在長輩心裡的地位越來越低,他幾乎是長輩心中最一無是處的,原因嘛,當然是因為他搶走了眾人的小寶貝蘇宓啦。

「雞好像糊了……」

「……」

蘇世初和唐冉琪手忙腳亂的把烤雞從燒烤架上拿下來,嘖,果然不能背後講唐梓玥壞話,下次當面講吧。 在穆天倫和善目光的注視下,唐梓玥走到話筒面前站定。

「首先歡迎諸位對錶兄的祝福,我在這裡先謝過各位了。」

穆天倫沖唐梓玥微微頷首,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那麼在這個洋溢著幸福的日子裡的,我還有一件事要宣布,我要隱退了。」

此話一出,猶如一石激起千層浪,穆天倫眼睛微眯,果然給他過生日就是個幌子。

台下的娛記紛紛擠到前面,舉著話筒,開始了無休止的發問。

「請問為什麼突然宣布隱退?」

「傳聞貴夫人前兩日曾去醫院,是否懷孕?」

「請正面回應一下。」

「請問……」

嘈雜紛亂的提問聲,傳入唐梓玥的耳朵,因為劉海的遮擋,唐梓玥不經意間地皺眉並未被人察覺,記者還在不停地向前擁擠著。

穆天倫在一旁倒是絲毫不遮掩地露出了厭惡的神情。

他向來不喜歡這種場合,也向來不喜歡毫無營養地提問。

唐梓玥也不喜歡這種,所有人都在追問的感覺,就好像是要把人扒光了,把所有的秘密暴露在公眾面前。

「第一,爺爺已經將公司交給我全權負責,我沒有閑暇的時間再去拍戲發專輯。」

「第二,我和我家寶貝的私生活希望諸位不要再過探究,這跟你們沒有任何關係。」

「第三,我理解和尊重你們的職業,同時也希望你們能尊重我。」

「最後,關於對不對得起粉絲這件事,麻煩你們搞清楚一個概念,我從來都不是靠粉絲吃飯的人,我很感激她們的喜歡,但這並不代表我要為了她們放棄我的一切。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我家寶貝宓兒,我不會對任何人妥協,我只對我家寶貝宓兒負責。」

穆天倫聽著唐梓玥的回應,皺起的眉頭終於舒展了,他這個表弟可真是好男人典範啊。

有些記者不死心,還想繼續追著唐梓玥問,卻被穆天倫以今天記者會的主題是他的生日為由給堵了回去。

唐梓玥宣布隱退,網路上瞬間炸開了鍋。

【唐梓玥官方後援會】:唐影帝雖隱退,唐總仍然在。唐總選擇退出大眾視野,一定有他的考量,希望大家理智看待這件事。就像唐總所說,他從來不是靠粉絲吃飯的,一直以來唐總飾演過的角色總在不經意間感染我們,專輯歌曲也溫暖人心,皮下在這裡恭喜唐總功成身退,我們江湖再見。

【木糖醇—蜜糖夫婦官方後援會】:就記者所提問的唐夫人是否懷孕,皮下在這裡解釋一下,懷孕前三個月是不能說的,要等孩子坐穩了才能說,所以對於是否懷孕,我們等正主官宣就好。

除了官方後援會,也有不少大V轉發了唐梓玥宣布隱退的視頻,配文:昔日頂流影帝宣布隱退繼承家產,隱退宣言三觀極正。

「唐梓玥宣布隱退」瞬間登頂微博熱搜,話題之下蹭熱度的,表示理解的,憤怒質問的,甚至人身攻擊的層出不窮。

【唐家angle】:最近天天月幕夫夫這,月幕夫夫那的,給你們作隱退了吧。 【月幕賽高】:樓主怎麼說話呢?這還能怪我們?

【Tang的糖】:不怪你們?唐梓玥結婚了,你們還嗑男男真人cp,腦子呢?

【pear】:支持樓上。

【三三好】:+1

【鯨落】:路人吃瓜臉,怎麼都在討論月幕夫夫……

【鯨落】:你們真的不覺得唐總最後那句話甜得很嗎?上天欠我一個唐梓玥。

【唐家angle】:鯨落仙女,你不說我都沒注意,唐總還真是一口一個「我家寶貝宓兒」……

【月月幕】:我爬牆了,各位隨意,阿偉死了!!!蜜糖夫婦真的甜。

一時間網路上風起雲湧,最後「上天欠我一個唐梓玥」,「實名羨慕蘇宓」和「時魚鯨落疑似官宣」成功霸佔了微博熱搜前三。

唐家老宅內,唐華震美滋滋地拉著蘇宓左看看右看看,一會忙著要給蘇宓找月嫂,一會又要先選寶寶的衣服。

「爺爺,其實小宓才懷孕一個月,您不用這麼著急,你看今天其實是我……」

「你懂個P,這些都要事先選好的,不然到時候手忙腳亂的。」

穆天倫被唐華震堵得啞口無言,他委屈,他太委屈了,今天明明是他生日,顧兵也跟著來了唐家老宅也就算了,他居然被爺爺懟了,想想就心酸。

說起顧兵……等等,他人呢?怎麼顏語涵也不見了?

「找我做什麼?」

「你看這天上的繁星好看嗎?」

「……」

順著顧兵指著的方向看去,顏語涵看到了璀璨星空,是在城內看不到景色。

顏語涵坐在噴泉外圍的大理石上,抬頭看著不停閃爍光芒的星星,星空好看,可是離她太遠了,她不喜歡就算拼盡全力,也未必能得到的東西。

看著顏語涵迷離撲朔的神情,顧兵知道顏語涵在想什麼。

同樣,他喜歡的人,他再怎麼拚命,也不會得到她青睞,就像這天上的星星,近在眼前,卻無法觸碰。

顏語涵就站在他面前,卻也是咫尺天涯。

「想要星星嗎?」

顧兵極力剋制著顫抖的聲音。

顏語涵感覺顧兵今天很奇怪,但她說不上來哪裡奇怪。

對於顧兵的問題,顏語涵只是淡淡點頭,星星嘛,她確實想要。

「喏,星星。」

顧兵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大捧滿天星,塞到顏語涵的懷裡,然後在顏語涵錯愕的目光中,瀟洒地回了別墅。

「生日快樂,這大概是我能送給你最好的禮物,也是送我自己的禮物。」

顧兵在別墅門口「碰巧」遇到了穆天倫,拍拍穆天倫的肩,釋然地對穆天倫一笑,隨後進了別墅。

穆天倫沉默地走到顏語涵身旁,輕撫著她的秀髮,然後擁她入懷。

滿天星啊。

看來他這個情敵退出了這場沒有硝煙,也沒有勝負,一開始就已經註定結局的「戰爭」。

別墅二樓的陽台上,唐梓玥和蘇宓把這一切盡收眼底,滿天星的花語,除了甘願做你人生的配角,還有一句「瞞著所有人愛你」。

對於顧兵能夠放手,唐梓玥能夠預料得到,但是對於顧兵離開地這麼果斷乾脆,實屬唐梓玥意料之外。 「聽小柏說,你前不久跟顧兵相談甚歡?」

蘇宓一邊嚼著唐梓玥給她剝好的橙子,一邊托著腮思考問題。

「也沒有相談甚歡,只是隨便聊聊。」

「嗯。」

隨便聊聊,聊得一個宣布隱退,一個不再糾纏顏語涵,鬼才信你。

蘇宓揉揉疲倦地眼睛,伸了個懶腰,她最近實在是太能犯困了,不過說句實話懶散的時候,也不覺舒服,甚至感覺疲勞地很,真是很多年沒有這種感覺了,不過幸好,食慾沒有減小,不然就真是欲哭無淚了。

「哦對了,語涵她不喜歡滿天星,雖然是為了他無疾而終的明戀,轉而變成暗戀,但顧兵真的不怕挨打嗎?」

「那可真得幸虧他跑得快。」

「給天倫哥的禮物你給他嗎?」

「……」

「唐唐你不是忘了吧。」

不是疑問句,是肯定句。

唐梓玥確實給忙忘了,低頭看看錶,幸好才十點,不著急。

「唐唐,你錶停了。」

「……」

完了完了,穆天倫要是發現他忘記送禮物,再加上今天發布會的事情,唐梓玥感覺,穆天倫和顏語涵日後一定會聯手追殺他的。

「你今天宣布隱退,我就知道你會忘,所以以我們兩個的名義已經送過了。」

「……」

唐梓玥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蘇宓,他家宓兒什麼時候這麼調皮可愛了?不對,一直可愛,但什麼時候這麼調皮了?

自此,唐梓玥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懷孕的女人性情捉摸不定,要比平時更加寵著呵護著。

事實上,唐梓玥做到了,寵到什麼程度呢,蘇宓完全沒有孕吐反應,反而是唐梓玥一天到晚吐個不停。

不過唐家媳婦懷孕,向來是丈夫有孕吐反應。

崔秀貞懷孕,唐華震吐了六個月。

陳慧莘懷孕,唐碩吐了七個月。

蘇宓懷孕,唐梓玥從第二個月就開始吐了。

果然唐家凈是情種,各個都是愛妻如命,情深似海,唐冉琪作為唐家人也是愛穆琛愛到了骨子裡。

「怎麼?還難受嗎?」

唐華震以一副過來人的模樣,在洗手間門口等著唐梓玥。

自從知道蘇宓懷孕以後,唐華震就讓蘇宓和唐梓玥搬到老宅來了,他要親自照顧他的孫媳婦,結果又是往年的傳統,但他可一點都不想照顧唐梓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