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沈芊芊嫁過去吧!」皇上帶著怒氣說道。

「皇,皇上……」那名侍衛卻一臉菜色,驚慌地說,「可是,廢太子他要的沈家大小姐不是沈芊芊,而是……」

侍衛的目光朝沈未凝看過來,她立刻哼了一聲:「我不是沈家的人!」

侍衛被她身上強大的氣勢所攝,不敢說太多,只能跪下去磕頭。

「請皇上儘快裁定,否則,護衛絕獄的高手,恐怕都保不住了。」侍衛又跪下去不斷地磕頭。

皇帝看向沈未凝,沉吟不語。

一方面是他看重的女人,一方面,是那個有些恐怖連自己都忌憚著的兒子……

究竟應該滿足哪一邊呢?

看沈未凝這個樣子,桀驁不馴,天生逆骨,是一匹比當年的秦皇后還要難訓的野馬。 「他竟敢威脅朕!」皇帝被氣得不輕,「他倒是想得美,他已經是被廢黜的太子,無權無勢,卻妄想娶天啟國最天才的女人!」

眾臣都低著頭,不敢說話。

自從秦家被滅族以後,皇帝就對廢太子厭惡到了極點。

想想廢太子也曾經是皇帝最喜歡的兒子啊,傾注了那麼多心血,現在卻說討厭就討厭。

「皇上。」謝丞相想到了什麼,便走到皇帝身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皇帝臉上露出瞭然的表情,看起來,這沈未凝也並不想嫁給廢太子。

誰會想嫁給那個殘暴嗜血的瘋子?

之前皇帝為了監視炎亦邪的一舉一動,先後將六名女子嫁過去,可是當晚就被折磨地死無全屍。

這沈未凝要是嫁過去,恐怕下場也不會多好。

如今的天啟國,還沒有人的實力能比得上炎亦邪吧,若不是把他囚禁在絕獄中,後果不堪設想……

皇帝略微一想,便道:「沈未凝,你之前和廢太子的婚約,依舊算數,現在他要娶你,也是情理之中,恐怕你不能拒絕。」

「和他有婚約的人不是我!」沈未凝冷冷地說。

「當年定下親事的,是沈家大小姐。」皇帝也知道當年的事情。

那時候沈家只有一位大小姐,那就是沈芊芊。

可是後來,沈家把沈未凝接回來了,她比沈芊芊要大一兩個月,所以她自然而然是沈家大小姐。

「定親之時,我並不在昊京,所以,跟我有什麼關係?」沈未凝輕輕瞥了一眼昌明侯。

昌明侯脖子一縮,有些懼怕,但礙於皇帝還在威懾,他也不敢說什麼。

「那婚事是朕親自訂下的,所以,要取消,也只能由朕下旨取消。」皇帝嘴角邊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沈未凝,朕給你一點時間好好考慮,你要嫁給廢太子,還是要做朕的皇后?」

「我不想考慮,兩個我都不選。」沈未凝想都不想便說。

「恐怕由不得你!」皇帝盯著她,志在必得的樣子,「只要朕下旨,你身上帶著婚約,別想再嫁給任何人!」

「敢娶我的人,豈會懼怕這小小一個婚約?」沈未凝不屑地說。

並非她狂妄,只是被人如此威脅踐踏,她若是還卑微臣服,那還有什麼意思?

她既然在這個世界里重活一世,當然要瀟洒快意,我行我素!

這老皇帝拿捏著她的把柄,難道她就沒有踩著他的痛處嗎?

她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以她目前的實力,正是玄武院迫切需要的,就算狗皇帝要她死,司馬院長和那四個長老也絕對不會同意。

可以說,她沈未凝,現在代表的不僅僅是自己,還是整個玄武院!

皇上要對付她,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沒有那個資格和玄武院斗。

若非如此,她也不會這麼囂張在這裡和一國之君叫板。

有玄武院撐腰的沈未凝,豈會把一個國家的君王放在眼裡?

這狗皇帝以為她年紀小不懂事,事實上,她懂得比他多多了! 「沈未凝,你太狂妄了!」皇帝重重地一拍桌子,氣得不輕。

沈未凝卻雲淡風輕地說:「司馬院長說過,我既然拜入玄武院,那麼只需要專心修鍊,其他事情一律不需要我考慮,若皇上強行要將我婚配出去,那麼我只能脫離玄武院,離開天啟國了。」

「既然你如此冥頑不靈,朕便將你許配給廢太子,到時候你吃苦,可不要怨朕!」

皇帝怒到了極點,卻也知道沈未凝有玄武院做靠山,對她不能用強,只能生氣地拂袖離開。

「皇上,皇上,您要為臣妾做主啊!」

孔貴妃哭著喊皇帝,她被沈未凝打了,難道就這麼算了?

但皇帝此刻心裡比她更加憤怒,但又能如何?他要是懲治了沈未凝,玄武院那五個老頭子絕對跟他過不去!

四大國對應的四大院,無比相處融洽,他身為天啟國皇帝,當然不能和玄武院結仇!

但是,他不會就這麼放過沈未凝!

他是皇帝,如今沒有了秦家這個心腹之皇,還沒有人能如此不給他面子。

這個沈未凝今日的所作所為,讓他想起了當年的秦皇后……

那樣驕傲高冷的一個女人,對他從來不苟言笑,冷若冰霜,可他就是那麼喜歡那個女人,願意用一切去討她的歡心。

可是他沒能得到她的心,甚至連她的人,他都不能完全佔有,而他的家族,還如此盛氣凌人將他玩弄於鼓掌。

他忍了那麼多年,如果她最後一直那麼冷傲,沒有愛上別人,那他一定會繼續容忍她和秦家。

可惜,可惜啊……他以為她的心是冷的,血也是冷的,但沒想到她對自己的冰冷,只是因為沒有愛!

而她愛上了別人之後,竟是那麼不顧一切,飛身撲火,哪怕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場,也無怨無悔。

她給了他那麼大的屈辱,是他喉嚨里一塊拔不出的鯁,也是他身上揪不掉的一塊逆鱗!

他只能忍著心如死灰的痛,生生的從身上割下了一塊肉,把她殺了!

扶亂唐 可是多年以來,從來沒有一天忘卻過。

這沈未凝,和當年的她那麼像,也是一樣的桀驁不遜,囂張冷艷。

當年的皇帝沒有能力壓制秦皇后,可如今他大權在握,以為可以壓制沈未凝。

但沒想到小小的年紀的他竟給了他如此大的屈辱!

越是這樣,他越是要得到她,不惜一切代價!

皇帝離開之後,重臣才紛紛捏了一把汗,看向沈未凝的目光都帶著一絲敬佩。

這個女孩子才十五歲而已,竟已有如此膽魄。

該說她年幼不懂事呢?還是說她膽識過人?

「昌明侯,令愛今日所做作為,真讓人大開眼界啊。」

謝丞相走到昌明侯面前,別有深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敢不敢,小女年幼不懂事,今日之事,純屬童言無忌,還請丞相不要見怪。」昌明侯連忙說。

「哈哈哈,童言無忌!」謝丞相大笑起來,「皇上可不會計較什麼童言無忌,到時候追究昌明侯教女無方,不知道昌明侯要如何應對。」 昌明侯額頭上冒出一片冷汗,卻只能賠笑著說一些場面話。

謝丞相看了一眼沈未凝,然後冷哼一聲,離開了。

「未凝……」昌明侯立刻轉向沈未凝,「封后之事,你一定要考慮清楚,這可關乎你一生的榮華富貴啊。」

沈未凝冷冷地鄙視:「是你的榮華富貴,不是我的吧。」

「你是我的女兒,我們父女自然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昌明侯忙說。

「沈芊芊和我的賭約還沒有完成,我不想做你的女兒。」沈未凝大步往外面走。

昌明侯連忙追上來說:「未凝,芊芊她現在都半死不活了,她這個樣子也無法履行賭約了,你看為父也一把年紀了,你當真忍心看我對你三跪九叩,這要是讓別人看見了,也會說你不遵孝道啊。」

昌明侯一番苦口婆心,似乎打動了沈未凝,只見她停下腳步,沉思了片刻,然後點點頭:「說的也是。」

昌明侯鬆了一口氣,說到底還是父女啊,真讓他下跪的話,她就真成了不仁不孝的女兒了。

女孩子嘛,始終都會心軟的。

「未凝,你是父親期望最高的女兒了,我們沈家的將來,可就寄托在你身上了。」昌明侯說。

「我母親只是一個沒名沒分的女人,我也只是一個庶女,沈家的將來,真的能寄托在我身上嗎?」沈未凝有些失望地說。

昌明侯立刻說:「我向皇上遞了摺子,他已經同意我扶正你的母親為正室,同時還冊封二品誥命夫人。」

「哦?真的嗎?」沈未凝微微挑眉,「那孔夫人同意了?」

「她不同意也沒辦法,這可是皇上的旨意!」昌明侯得意地說。

看今日皇帝執意要立未凝為後,完全忽視了孔貴妃,看來孔貴妃真的年紀大了。

孔貴妃哪裡比得上沈未凝年輕貌美,絕色傾城,而且實力也完全不夠看,她怎麼能斗得過將來的沈未凝?

等孔貴妃的盛寵不在,孔家的權勢也到頭了,那個時候,孔夫人還有什麼作用?

當年和孔家結親,也是看中孔家的背景。

「這樣一來,母親也算是安心了。」沈未凝點點頭,神情看起來很滿意。

昌明侯滿意了,果然這樣就能打動她,太好了!

以沈未凝的實力,自然應該成為嫡女,讓她頂著一個庶女的身份生活,反倒不方便。

「未凝放心,父親一切都會為你和你母親打算。」昌明侯一臉真誠,彷彿真的很悔恨,「當年因為孔家權勢壓制,我只能對不起你們母女,可是現在我已經不用看孔家臉色行事,終於可以彌補你們了。」

「雖然這一切來的太晚,不過也總好過沒有。」沈未凝說,「我要去玄武院繼續修鍊,若靈域競技能取得好成績,也是一份光榮。」

「嗯!沒錯!你只要專心修鍊便好,其餘事情都交給父親吧!」昌明侯樂滋滋的。

現在沈未凝的語氣,算是鬆動了,等他扶正了她母親謝氏,她會會真正放下心結,和他父女同心。 想一想,自己才是最大的人生贏家啊!

昌明侯又親切叮囑關懷了幾句,這才喜滋滋地回去了。

沈未凝冷冷看著他的背影,心中不屑。

亡羊補牢嗎?太晚了,原主沈未凝和她母親謝氏都看不到了。

「未凝閣下!」慕容金笙氣喘吁吁地追上她,俊秀的臉上掛著擔憂,「你,你沒事吧?如果需要什麼幫助,請儘管開口,我一定說動父親,讓他幫你!」

「我沒什麼需要幫助的。」沈未凝淡淡地說,心中倒是悄悄記得慕容金笙現在的仗義。

盲婚,權少的刁蠻小妻 慕容家族依附在天啟國之下,現在皇帝對她這樣的態度,慕容金笙依舊想來幫助她,這份恩情是很深厚的。

「未凝閣下…………」慕容金笙欲言又止。

「你想說什麼就直說吧。」

慕容金笙看了她一眼,白皙的小臉立刻漲紅了,囁嚅著說:「如果,如果你不想嫁給皇帝,也,也不想嫁給廢太子,可以,可以,可以…………可以嫁給我…………」

沈未凝愣了一下。

慕容金笙飛快地看向她,然後向後跳開一大步,臉紅得像只小番茄。

「我,我,我……我不是想占你便宜,我,我,我只是……」

慕容金笙手忙腳亂地想要解釋,但是笨嘴笨舌,解釋起來竟腦子裡一片空白。

「只是什麼?還說不想佔便宜?」御千修不知道從哪裡走出來,伸手捏住慕容金笙的臉頰,扯了兩下。

「嗷嗷嗷,好疼!」慕容金笙疼得大喊大叫起來,「你放手!信不信本少爺我要你好看!」

「哦?怎麼要我好看啊?」御千修涼涼地說,卻一點兒都沒有打算鬆手。

「我,你…………」慕容金笙結結巴巴說不出個所以然。

剛才宴會上,私底下跟父親說要教訓教訓御千修這個無禮狂妄的傢伙,沒想到父親不但不支持他,反倒還把他教訓了一頓。

慕容金笙委屈極了,決定以後看見御千修都要避著走,畢竟惹不起那躲得起。

可是這個御千修好像總是神不知鬼不覺的撞到自己面前來!

「什麼我我你你的,這麼快就想和師兄扯上不純潔的關係嗎?」御千修嗤笑。

沈未凝覺得御師兄的笑聲中有點點寵溺。

啊,世界真美好,剛才被皇帝氣得鬱悶的心情一瞬間就被治癒了。

御師兄真棒!

「什麼不純潔?我,我以後不會放過你的!等我變厲害以後,就收拾你嗷嗷嗷嗷嗷,疼疼疼……」

慕容金笙說了兩句威脅的話之後就被更加嚴重地扯著臉,疼得哇哇直叫。

御千修看著他白白嫩嫩的小臉被自己掐的發紅,一雙明澈的眼睛濕淋淋的,像小鹿一樣可愛,心中不禁更覺得惡趣味。

「師弟,平時師兄覺得你是個單純正直的好少年,但沒想到你居然也會打未凝師妹的注意,你真是一頭披著羊皮的小狼,師兄真是看錯你了。」

御千修搖搖頭,一副惋惜加鄙夷的語氣。

慕容金笙臉頰更紅,急忙辯解, 慕容金笙臉頰更紅,急忙辯解道:「不是的,我不是想打未凝閣下的主意!我只是,只是想幫幫她,未凝閣下,你一定要相信我!」

雖然他也很喜歡未凝閣下,但他可從來沒敢奢望過她也會喜歡他。

他只是想,在她孤立無助的時候,自己能為她做點什麼。

「不想的話,你臉紅什麼?」御千修有些惡意地說。

這個臭小子,還真的敢喜歡別人。

「我,我……」慕容金笙看了一眼沈未凝,臉更紅了,覺得無地自容,「對不起,我是不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不是。」沈未凝立刻說,她不希望一顆真誠的心被踐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