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正好優兒可以見見你今後的師尊。」

「可以看到瑤樂師尊了嗎?怎麼可以就這樣去見,不好啦,娘!我現在立馬去換件衣服,打扮一番吧~」就這樣隨意的穿著,怎麼可以給師尊留下這樣隨性的第一印象呢?顧優說著就打算沖回去了。

拉住顧優,摸摸頭,「好了,優兒這樣就很好了,有娘在呢,你師尊怎麼會不喜歡可愛的優兒呢!」

略一思索,瑤希柔聲道,「優兒,咱們不拜入瑤樂的門下了!」

雖然是預料之中的事,但顧優還是一下子就急了,大聲問著,「為什麼?」立馬反應過來,這樣做不對,委屈地嘟嘴,「娘親,你不是一直都和優兒說,優兒的師尊會是娘的十三師妹嘛!」

「優兒,事情總會有意外的。瑤樂她……」說到這,瑤希的臉色沉下來了。

看娘的狀態不大好,顧季上前摸著妹妹的小腦袋,「娘,那妹妹要拜入哪位上君的門下?」

「六師妹瑤華五階丹藥大師,優兒是木火土三靈根,修習丹道也是不錯的。」

顧優很想反對,可是自個娘親的態度已然是不容置疑了。其實,顧優知道為什麼會變成拜入瑤華上君,事情跟劇本上的一樣,我還以為會有蝴蝶效應。卻依舊和劇情一樣,這時候的瑤樂上君已經離開了飛仙門。如果可以選擇,我寧肯在飛仙門等待百年,再拜師瑤樂。

唉╯﹏╰現在是上班時候,得敬業!自然地拉著瑤希的衣袖,搖來搖去的,「娘,可是練丹好無聊的!」

對於女兒的撒嬌,瑤希笑了笑,「不會無聊的,瑤華這丫頭可不是沉悶寡言之人,哎!娘親現在有點擔心優兒了,你呀可千萬不能學瑤華那嗜酒的毛病!」

顧優瑤頭,「女兒才不喜歡喝酒呢!」

瑤希看了眼自己的兒子,「季兒,一會兒你跟著優兒一起,瑤華還要給你煉製洗靈丹!」

「是!」

到了飛仙門聖地入口,自有弟子來為人引路。顧季看了看,四周眾多山峰每座山都有結界護住,而這寒潭應該是在聖地的邊緣!

「季兒,難得看你好奇啊!飛仙門的聖地範圍可是比內外門都要廣闊,住這裡面的都是門中長老以及到了渡劫期的前輩。」看向聖地遠方,「一晃百年,不知道小師妹如今是什麼樣貌了!倒是比優兒大幾歲,優兒拜入飛仙門以後有的是機會看見瑤雪小師妹喲!」

「瑤雪?是誰啊⊙ω⊙」看娘親提到這什麼小師妹就一臉柔和,劇本里可沒提到過什麼瑤雪。

「我倒是忘了,一直都沒和優兒說過小師妹,一百年前娘嫁給你爹的時候,小師妹還在孕育之中,並未出世。十五年前出生后,也沒回來,只是讓九師妹帶了份禮物。此次仙緣大會,小師妹應該會跟長老出現的!」倒是還沒問師妹是哪位長老來主持大會呢?

「這不是瑤希仙子嗎?」

突然從身後傳來了聲音,顧優第一次看見娘親的臉一下子變得陰沉,偏頭朝後面看,就看見一婀娜多姿的女子,外貌是二十多歲的成熟女性,也是由飛仙門內門弟子領著。

瑤希深吸一口氣,堆滿笑容,優雅轉身,回擊著,「真是稀奇,醫仙怎麼來了?」

一聽,女子果然生氣地拂袖,咬牙切齒,「再叫醫仙試試,我最討厭別人叫我醫仙,尤其是被你瑤希叫出來!」

「可你黛黛確實是醫仙啊,葯玹谷的下一任谷主!」

一下子*味十足,瑤希和黛黛倆的雙眼如箭,一副下一秒就會打起來的陣勢。

聽了女弟子的彙報,本對著梓胥笑顏如花的瑤娜立馬向已到達寒潭的修士致歉,離開片刻。

「你們是怎麼做事的,那黛黛要來,怎麼不提前和我說。」瑤娜想了一下,丟下身後的人,立馬去找五師姐,可千萬別打起來!

一趕到,就看見那一白一紫的兩人就這麼站著對峙,緩步走於中間,真是稀奇!師姐不是一看見這葯玹谷的黛黛就會變得不理智大打出手嗎?現在卻只是互相望著噴火,「飛仙門瑤娜見過黛黛醫仙!」

一個個的都來刺激,顧及顏面還之盈盈一禮,黛黛才冷哼一聲!轉身打算離開了。

「都來了,不看看?瑤華也在的,都一千年前的事了,我瑤希不是不講理的!」

瑤娜看了看瑤希,心裡念著,說歸說,師姐你的臉色可不是這樣的。

瑤娜附合著,「是啊,醫仙遠道而來可一定得看看這變異花種。」

冷眼看著這飛仙門的兩位上君,黛黛思慮片刻,仍舊甩手離去,這花不看也罷。一千年,你瑤希可以遺忘,我黛黛卻是一輩子都不會釋懷,除非……沒有那個可能的,所以瑤希我是不會讓你好過的!

一旁的顧優一下子抱緊雙臂,環視周圍,怎麼突然有一股惡意迎面而來啊?

(顧優的故事將會告訴我們什麼叫躺著也中槍←_←呵呵噠!)

顧優不知道自個娘親和那位仙子有什麼過往,只知道心裡很鬱悶(╥﹏╥)。

一來到寒潭,就被娘親拉著去見今後的師尊——瑤華!除了第一眼,這便宜師尊就沒有再正眼看我,雖然有她喝了酒的關係,但也可想而知今後的日子是咋樣的了。

就因為瑤華的漫不經心,所以這師徒的第一面就這樣草草了事了。

瞪眼、「好!」、「別煩我!」就這三個步驟,瑤華就收下了這千百年來第三個徒弟。

這麼草率真的好嗎?誰知道呢!

在這寒潭之上冷霧瀰漫,水面上浮動著細碎的冰渣子。縱使有法衣護身,仍難擋寒氣入體。

在這晨曦籠罩之下,寒潭邊上聚集了眾多來此觀看修仙界第一美女——瑤娜仙子培育的變異雪魂牽夢花的各派修士。

而這雪魂牽夢花就浮立在寒潭中心,花散發出極品靈藥才有的迷幻之光,修為低下的都會因此而陷入迷離。

這雪魂牽夢花已完全長開了七片,而第八片正虛現在嫩綠葉片之間。不出片刻,便會花開。

所有人都屏息而候,畢竟在場的最高修為也就元嬰巔峰的梓胥罷了,雪魂牽夢花的異象可沒多少人見識過。

仙緣大會雖聚集了渡劫期以下的修士,但大會的主要內容其實與元嬰期以上的修士是沒有關係的。化神期的修士一般都是自己門派帶隊的,而在大會期間大多是去了每隔五十年進行一次的天橫黑市交易會。

再加上雪魂牽夢花雖是渡劫期丹藥的主葯,不過那丹藥的作用也太雞肋了,還不如煉毒和長壽丹-_-



能有這麼些人來,一部分原因還是有修界第一美女在的關係~

話說回來,在場的人都目不轉睛的盯著潭中,花朵大盛,銀白色的光芒溢散,恍惚之中似有……

瑤娜抬手準備將處於盛開狀態的花取回,可半路偏偏殺出個程咬金來!

只見,從寒潭中間突然散發出寒冷徹骨的靈氣,大盛的雪魂牽夢花從水下而上被冰霜裹住,從寒霧中逐漸現出瀅藍色的身影。

空靈的聲音從霧中傳來,「本座一醒來,這聖地寒潭就聚集了這麼多小輩來~」

聖地寒潭?本座?女的?顧優的腦海里浮現出了一個人,那就是……

顧優身邊新鮮出爐的便宜師尊瑤華突然大喊一聲,「雪靈!」

「喲,這不是瑤華丫頭嘛!」身影全顯,高挑的身子,雪白的及膝長發,一身晶瑩幽藍的裙裝,腳尖輕點水面,舉步輕盈地朝著岸邊走來。

在顧優的眼裡,雪靈就像是西方的精靈,耳朵尖尖的,五官深邃,肌膚晶瑩。雖然天玹大陸是東方之地,但對與土著人來說雪靈的相貌並沒有什麼異樣的。

岸上的修士皆是互相對視,顯然在場人里只有少部分知道這雪靈是何人物。

雪靈緩步而來,「眼熟的人還不少呢,瑤娜丫頭也在……哎,這不是瑤希嘛,你不是出嫁了嗎?」一話多,就破了這高冷的外貌!雪靈看了看,話鋒一轉,「都聚在這寒潭做什麼?」

瑤娜回過神來,上前略微低頭,「雪靈前輩,晚輩不知道你在這寒潭閉關,所以才打擾到你了!」

「不打擾啊!本座本就要在今日出關……」看向寒潭中間,「畢竟這變異雪魂牽夢花要成熟了,本座可是要把它最美的一刻封存下來,獻給我家小主人的。 冷麪醫生的狐狸小姐 錯過了,小主人的十五歲生日禮物就沒了!」

笑著看向瑤娜,「本座可不會犯這種錯誤。」

一下子,現場的氣氛就有點硝煙味了。 「別提了。」

凌夫人現在還窩火呢,想發發不了。

「來,您先坐下,喝杯水。」

扶著凌夫人坐下,江菲給她倒了一杯水,雙手遞給她,「您也別太生氣,任何一段關係的相處,都是需要磨合和忍讓的。就像我之前跟您說的,您要適當的忍耐才行。」

「你說說,這都算什麼事?」凌夫人喝了一口水,潤潤喉,又道,「他岳父岳母讓他離婚,他顧忌著自己的形象和公司的形象,不肯離。依我看,形象什麼的,沒有他的幸福重要。何必為了這些外在的東西,而忽略自己的感受,委屈自己。」

「是,阿姨您說的對。」江菲笑了笑,「既然婚姻不幸福,離婚才是最好的止損方式。」

餐廳里,陸眠手肘撞了撞凌遇深,他夾菜的動作一頓,「怎麼?」

「靠近點。」

半信半疑地靠近她,陸眠悄咪咪地問,「你讓我來,是不是知道江菲在這裡,所以才火急火燎帶著我一起過來?」

凌遇深突然很是欣慰地摸摸她的腦袋,「看來那些腦花沒白吃,吃哪補哪。」

「什麼?」陸眠臉蛋漲紅,又囧又怒。

星湖天地的傭人最近學了一道麻辣腦花,一開始陸眠是拒絕的,後來硬著頭皮吃了一口,瞬間打開新世界大門。

也就吃了兩三次而已,他怎麼就記得那麼清楚?

「冰雪聰明。」又摸了摸她的腦袋,凌遇深收回了手,繼續吃飯。

突然,陸眠一雙瞪得溜圓的眼睛,直直湊到他眼前,嚇了他一跳,她一臉不開心,嘴巴微微嘟了起來,「你剛才的意思,是說我笨?」

吃哪補哪,那不就是吃腦花補腦子咯?

「所以才誇你聰明。」

「你……」陸眠四下張望,突然撲上去咬他下巴。

她眼睛閉了起來,用力一咬。

「嘶……」凌遇深一手扣住她的後腦勺,把她腦袋掰開,陸眠露出小惡魔的笑,「嘿嘿。」

滿意的看到他下巴上出現一圈牙印,她對自己的傑作表示很滿意。

凌遇深指腹摩挲著下巴,「破皮沒?」

「我掌握著分寸,沒破。」

「回去收拾你。」凌遇深揪住她臉蛋,往外拉扯。

「嗷,痛啊!」

一頓飯,兩人吃得那是相當的開心。

與餐廳的歡快氣氛不同,客廳里,有些低氣壓。

凌夫人氣急了,竟掉起了眼淚來,江菲手忙腳亂地抽紙巾,給她擦眼淚,哄她。

吃飽喝足的兩人,剛從餐廳里出來,就看到這一幕。

凌遇深眉頭狠狠一蹙,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陸眠也慌神了,熟悉的無力感,再次鋪天蓋地的湧來。

凌夫人為難她,她不害怕,唯獨害怕凌夫人哭和受傷。

因為她知道,凌夫人為難她,凌遇深會為她出頭,可凌夫人哭了受傷了,凌遇深一定會為難。

他先是凌夫人的兒子,才是她陸眠的丈夫。

「媽她怎麼了?」陸眠看向身旁的男人,他臉色陰沉得嚇人,縮了縮脖子,她不敢再開口。

江菲抬起頭,「遇深,你還愣著幹什麼?」 呵呵,這花雖然是瑤娜種植在寒潭的。但是,雪靈也在五十年前就盯著這極品靈植,沒有雪靈的雪魄蘊養,你以為本來需要百年時光的花會只要五十年就成熟了!?

早在五十年前雪靈就計劃好,這雪魂牽夢花是作為壽辰之禮的,既然是送給自家小主人的怎麼可以普通呢!所以這五十年間,雪靈都是在寒潭底部閉關,而不是去冰王那裡。

這雪靈都這樣說了,也不可能和她搶。瑤希看著瑤娜的臉,不由在心裡嘆息,這口氣師妹得咽下去了。

瑤娜欲上前,卻被身旁的梓胥拉住手腕,回眸看向他。雖無聲,瑤娜卻冷靜下來了。不過是一株花,又不是與梓胥師兄真的定情信物,自己確實沒花心思培育,而且雪靈也是會送給可愛的小師妹,肥水沒流外人田。

看開之後,瑤娜揚起淡淡的笑容。「花開也看了,各位道友不如去我花蕁峰坐坐。」

面面相噓,皆是點頭說好。這瑤娜仙子雖面容帶笑,可臉色……不答應,怎麼可能,畢竟就連修界天才梓胥也是冷冷的看著咱們。誰說梓胥走的無情道的,阿摔!

瑤希心想,不過百年沒怎麼和師妹聯繫,這和梓胥之間的關係變化挺大的啊!百年以前,這梓胥給我的感覺就是冷心冷情,一心向道,對於師妹的滿腔情意置若空氣。原本聽到師妹主動爭取出嫁的位置,是和我當初一樣看破情關,心灰意冷了。我倒是看錯了,師妹不是一時衝動的。

瑤希交代幾句,就留下兩兄妹跟著瑤華。

顧優就這樣看著娘親離開,看著看著眼裡不由自主的蓄滿淚花,開始了,正式的劇情!

顧季摸著小妹的頭頂,「妹妹!」

「雪靈、雪靈,幾年沒見,原來你躲在寒潭裡。害得我在聖地雪巔到處找你~」

雪靈嫌棄的推開瑤華,「離我遠點,一身酒氣,再來貼著我,我就把你扔到瑤護那兒去。」

「不要這樣嘛,我可是偷溜出來的。人家好久沒見你,可想你了。」

「少來,想我的酒才是真的!」

……

看著師尊和雪靈之間熟練的對話,顧優對於劇本里描述的「飛仙門排名第六的瑤華上君與飛仙門護山妖獸雪靈關係甚好」有了一定的了解了。

雪靈動了動鼻子,皺眉,「瑤華,你身上怎麼有……」再聞聞,「好像是醉寒酒的氣味,你跑去找小主人要的?」

摸摸下巴,搖頭,「不可能,這酒一向被小主人甩在袖中袖裡的角落裡頭。以小主人的習性,才不會無利可圖給你舉世稀有的醉寒酒,就算是拿著並沒有什麼用處。」

一大早就被木青拉起來的敢瑤,摸了摸鼻子,難道有人在說我的壞話?!

面對雪靈的質問,瑤華不由地心虛了。我要是現在告訴她,小師妹不見了,還有自己的關係,難保她不會一腳把我踹到寒潭裡去。這36計跑為上策,瑤華立馬轉身扯著顧優的肩膀,喚出劍就跑。

空中傳來,「我什麼都不知道←_←」

誰信啊!這死丫頭會這麼心虛,難道……

雪靈看了一眼被撂下的顧季少年,水火雙靈根還練氣修為,這麼弱!也就是這麼吐槽一下而已。

顧季抿緊嘴,雖只有那麼一眼,卻是被氣魄威壓壓得渾身冒汗,不敢有多餘的動作。瞬息之間,面前的人如霧般消散。

吐出一口氣,摸了下臉,顧季低眸看著手心裡的冰渣片刻,抬頭望向仍在潭中保持最美狀態的雪魂牽夢。

喃喃自語,「剛才還有那麼多人觀看驚奇於你的美,不過一刻,就人走茶涼,再美的東西不過是一死物罷了。」手上猛地朝花甩出一顆珠子,如同預料中,就算自己用盡全力,靈珠打去就連撫摸也不算,直接掉在冰面。垂手,轉身離去!

沒人注意到,顧季轉身的那一秒,雪魂牽夢花旁隱約有個人影,有一抹珠光閃過。

飛仙門外門、飄葉峰

雖然對這房子深感嫌棄,但到了深夜敢瑤就抵不住生物鐘,睡著了( ̄o ̄).zZ

敢瑤不是自然醒的,而是被一道目光給盯醒的。一下子睜開眼,就看到這詭骸的室友吊著個死魚眼站在床邊,居高臨下地盯著自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