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她了!」

幾個人一對眼神,立刻去搶湯嘿嘿。

「你們幹什麼?」夏明義沒想到會有人衝出來帶走湯嘿嘿,意識到危險的夏明義,立刻將湯嘿嘿扯了回來。

「粑粑,救命啊!」被嚇到的湯嘿嘿扯著嗓子大喊。

坐在車裡的湯老太太聽到湯嘿嘿的尖叫聲,嚇的趕緊推開車門,正好看到湯嘿嘿被人抱著捂住嘴,有幾個男人抓住夏明義的手,刀子對著夏明義的腹部就捅過去。

開車的司機,看到夏明義倒在地上,腹部有血,接著那部擋住夏明義的車就提速開走了,「湯老太太,出事了。」

「嘿嘿,嘿嘿!」湯老太太神色大變,不停拍打前排,「快開車!」

嚇傻的司機趕緊開車跟過去,「是!」

湯老太太立即給商陸打電話,「阿陸,不好了,嘿嘿被人綁架了,我們正追著車子。」

司機也給費亦行打電話,讓費亦行派人去救夏明義。

湯嘿嘿被人用手絹捂暈后,坐在副駕駛的人立刻給僱主打電話。

「喂,吳姐啊,我是阿飄,搞定了,你要的娃娃我們綁來了。」

「沒搞錯對象吧?」

「放心吧,我們對過那個男的長相,就是相片上那個男的,他牽著那個孩子,我們把孩子帶走的時候,他還拚命想搶回孩子,不會有錯。」並未告訴吳麗,夏明義被捅倒的事情。

「行,你們馬上把那個孩子賣到國外去,搞定了過來我這裡拿錢。」

「好咧吳姐,下回有生意還叫我們,保證高效率,一次解決,不留麻煩。」

掛斷電話后,吳麗一臉開心看著黃印蓉,「印蓉,你沒介紹錯人,這個阿飄辦事就是牢靠,這不,馬上就把人綁過來了。」

「放心吧,我不會給你介紹錯的,吳麗,你現在放心吧。」黃印蓉舉起紅酒杯,喝酒的時候,眼睛一直看著對面的吳麗。

呵呵。

這下好了。

等那個孩子到手,她就能利用那個孩子威脅木兮離開紀澌鈞。 雲帆抱著林靈,看著怔忪的蘇北。

"蘇北,那個……你先讓我進去!"雲帆說。

蘇北瞬間回過神來。

她這些日子積攢在心裡的恨和怨氣,像是找到了發泄口一樣。

她的拳頭,對著雲帆,劈頭概臉的就砸過去。

"雲帆,你這個叛徒,你害死我父親,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蘇北下手,一點也不手軟。

雲帆知道她心裡有怨氣,知道她難過,只能任由她打自己。

他背對著蘇北,生怕她打到自己懷裡的林靈。

他就這麼安靜的站在蘇北家門口,被蘇北狂揍了一頓。

蘇北打累了,她才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知道,雲帆是無辜的,從蘇凜回來說,他被人困住了之後,她就猜到了。

可是,那個人是扮成雲帆的樣子,才害死父親的,她怎麼能不恨呢!

雲帆無奈的看著蘇北。

他走過去,將懷裡的林靈放在沙發上,這才走過來,拉上門,將蘇北扶起來。

他說:"蘇北,我知道你生氣,你怪我,我也知道,是自己無能,不然的話,就不會害死伯父,可是,你總得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吧!"

蘇北被雲帆扶著坐在沙發上。

她冷淡的看著雲帆:"說吧,我給你機會,但是,你最好給我解釋快一點!"

雲帆一開口,就給蘇北一擊重磅炸彈:"蘇北,首先,害死蘇總的,是林楓,也就是林靈的哥哥,林靈想救我,卻不想違背自己的哥哥,所以選擇了困住我,其次,林楓也不算是罪魁禍首,因為他是受了顧念城的指使,而顧念城就是那位神秘的G先生,當初害死了賈珍珍,最後又抓走了路西西,蘇暖背後所做的很多事情,也是他一手策劃的!你懂了嗎?"

蘇北徹底傻了。

顧念城就是G先生,那麼多的壞事,都是他做的。

他真的是瘋了嗎!

他為什麼要那麼做!

蘇北憤怒的抬頭看著雲帆。

雲帆一看她的目光,就知道蘇北要問什麼。

他說:"對付蘇總,可能只是為了讓你後悔吧,按照我的想法,顧念城為了讓你後悔,現在肯定會不遺餘力的,對付你身邊的所有人,他能對蘇總出手,就能對孩子出手,我現在負責保護你跟孩子,蘇北,不要再怪路總了,他也是被設計,敵人在暗處,我們在明處,他們存心設計,我們也難以提防啊,我們總不可能每天二十四個小時,時時刻刻都在警惕著,誰要害我吧!"

蘇北難過的看著雲帆,慢慢的點頭。

她說:"雲帆,你別說了,我懂你的意思,其實,我沒有怪路南,我只是怨,怨他為什麼不早點出手拉我爸一把,我爸死的前十天,就去找過他,只不過,可能我爸當時的態度不好,兩個人不歡而散了而已!"

雲帆無奈的搖頭:"蘇北,這種事情,誰也想不到,你就放下吧,現在我們要做的是,努力保護身邊的每一個人,不讓顧念城的奸計得逞,他最後的目標,還是在你,所以,我現在會時時刻刻保護好你的!"

蘇北深吸了一口氣:"嗯,我知道,對了,你帶著林靈幹什麼?"

雲帆歪了一下腦袋:"是總裁啊,他讓我帶著林靈,說是只要林靈在手裡,林楓就不敢輕舉妄動,我們的勝算,就能大一點!"

蘇北點了點頭:"我知道了,我讓劉嫂給你們收拾房間!"

"嗯,好的,謝謝你……蘇北!"雲帆點頭說道。

蘇北看了他一眼:"不用!我也是為了幫助自己!"

蘇北說完,就向著嬰兒室走去。

她剛走到門口,路紫蘇就開始哭了。

也不知道最近這幾天是怎麼了,路紫蘇老是哭,根本怎麼哄都哄不下。

蘇北帶著她去醫院,醫生卻說沒事。

蘇北嚴重的懷疑,他是不是庸醫。

這不,小傢伙又開始哭了,哭的蘇北那叫一個心疼。

她讓劉嫂去打掃客房,自己開始哄小丫頭。

就在雲帆終於給蘇北解釋清楚之後。

離南山不遠的小山坳里。

戚小甜不遺餘力的幫,躺在她床上的小男生擦臉。

他長得可真帥。

要是去她的班上,肯定會有很多小朋友犯花痴的。

雖然爹地和小夥伴們,也常常說,她長得特別漂亮,粉雕玉琢的,就像是個芭比娃娃一樣。

可是,她還是覺得,自己沒有眼前的小男生漂亮。

在戚小甜的心裡,現在還沒有把男生的帥氣,和女生的漂亮分開。

在她的心裡,只有誰更漂亮。

她一邊想事情,一邊給蘇寒擦臉,毛巾都堵住他的鼻孔了,戚小甜絲毫沒有察覺到。

蘇寒是被戚小甜擦臉擦醒的,他覺得,自己整張臉都好燙好燙,好像有人拿著磨鐵石,在他的臉上,不停的摩擦摩擦。

等他睜開眼睛后,才發現是一個小姑娘,她拿著毛巾,看起來像是在給自己擦臉。

可是,讓他感覺來,卻更像是在折磨他。

他冷冷的看著發愣的戚小甜,拿著毛巾,一個勁的往他臉上戳。

他的鼻孔都快被戳開了,她還毫無知覺。

蘇寒終於忍不了。

他冷聲:"你給我住手!"

突然傳來的聲音,把戚小甜嚇的不輕。

她手下一個沒輕重,直接對著蘇寒的鼻子,就是重重的一戳。

蘇寒痛苦的"啊"了一聲。

他猛地坐起來,嚇得戚小甜往後一倒,整個人一屁股坐在地上。

蘇寒坐在床上,鼻子光榮的流血了。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都沒有摔傷,現在竟然被這個小丫頭給戳破了鼻子,天理何在啊!

蘇寒氣的臉色鐵青。

誰知道,戚小甜一看他鼻子流血,直接苦著臉從地上站起來。

哭著向著外面跑出去。

她對著戚風大喊:"爹地,那個小男孩他流鼻血了!"

蘇寒看著戚小甜的背影,心裡暗暗的罵了一句:"小白痴!"

那是他鼻子流血了嗎?明明是她太蠢了,把自己鼻子摳破了,OK!

戚風回來的時候,看見蘇寒獃獃的坐在床上,還流著鼻血。

戚風的眸子一轉。

突然,他轉身看了看女兒微紅的小臉,再看了看對面獃獃的傻小子。

他突然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都說現在的小朋友早熟,他以前還不相信,沒想到,今天這個小流氓,竟然對著自己閨女流鼻血。

一向閨女控的戚風,這怎麼忍得了。

他直接拿起門后的一根棍子,向著床上的蘇寒就打過去。

"你個小兔崽子,我們救了你,你竟然敢對我們家小甜想入非非,看我不打死你!"戚風不管三七二十一,衝上去就打蘇寒。

戚小甜傻眼了,爹地這是怎麼了。

她顧不得想太多,趕緊衝過去拉住自家爹地的胳膊:"爹地,你幹嘛呢,他鼻子都流血了,你幹嘛還打他呢!"

戚風憤怒的看著蘇寒:"這小子,他敢對著你胡思亂想,我就打他,小小年紀不學好……"

戚風的話還沒有說完,蘇寒就明白怎麼回事了。

感情弄了半天,這大叔以為,他對面前這個小白痴感興趣啊!

這個大叔也太逗了吧,他現在還有半年,才七歲呢!

他想太多了吧!

他將自家閨女當成寶貝,別人可不一定啊!

"大叔,你搞錯了吧,是你家小白痴用力過猛,把我鼻子戳破的!"蘇寒快速的說道,生怕戚風再一棒子砸下來。

戚風一愣。

他自言自語:"我家小白痴?"

他下意識的轉頭看向戚小甜:"小甜,他鼻子,是你戳破的?"

戚小甜重重的點頭。

她都不知道爹地在想什麼,明明是她弄破了人家鼻子,爹地還這樣打他。

這下,小帥鍋對自己的印象,肯定糟糕透了!

只不過,戚風冷靜了一下,突然猛地開口:"什麼叫我家小白痴,你個臭小子,我們救了你,你還敢給我家寶貝丫頭起綽號!"

蘇寒看著情景,戚風好像又要打人一樣。

他趕緊搖頭:"沒有沒有!我就是不知道她叫什麼而已!"

戚風冷冷的看了蘇寒一眼:"我叫戚風,這是我女兒戚小甜,我們在山裡採藥的時候,救了你!"

戚風說著,去拿了一卷衛生紙,扔給蘇寒:"擦擦鼻子吧,把血止住!"

蘇寒接過衛生紙。

他乾笑著開口:"謝謝戚叔叔的救命之恩!"

戚風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我可不是你的救命恩人,我最多就是背你回來,發現你的是我們家小甜,不然的話,你躺在哪裡一輩子,估計都沒有人發現!"

蘇寒笑得扭曲,這個大叔怎麼這麼難說話呢!

只不過,他看的出來,對方是刀子嘴,豆腐心。

"謝謝小甜!"蘇寒甜甜的說道。

戚小甜笑著搖搖頭:"沒事的,不用客氣,我救你,也是我們倆的緣分,對了,你叫什麼?"

蘇寒現在對戚小甜這句,我救你,是我們倆的緣分,一點都不感冒。

可是,等到十幾年後,他才徹底的明白,這句話,到底有多深刻。

"我叫蘇寒!"蘇寒面無表情的說道。

他此刻已經擦完鼻子上的血,塞了點衛生紙,估計一會就不流血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