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姐謬讚了,師弟修為薄弱,怎堪得如此誇獎!」蕭峰很是謙虛,隨後又對着瓊霄三人鞠了一躬,「多謝師姐剛剛的法寶相住!」

雖說瓊霄等人的法寶並未阻擋得了天玄蟾蛟,不過該有的禮數還是要有的。

雲霄聞言,只是無奈的搖搖頭,臉上滿是慚愧,「師弟的道歉,我等受之有愧啊!」

「哦?不知師姐何出此言?」蕭峰聞言,不由得露出疑惑的表情。

「天玄蟾蛟誕生於金鰲島海域之中,奈何歷經萬年凶性依舊,不經點化,時常偷襲我教弟子,身負命案數十條,師尊特派前我姐妹三人前來收服此蟾蛟。」

這時,雲霄語氣頓了頓,臉上的慚愧之色更加濃郁了。

「卻沒想到我們半分力氣未出,還是蕭師弟出手斬殺了天玄蟾蛟。」

「這樣子啊!」蕭風聞言頓時露出恍然的神色,難怪這三姐妹會來到如此偏僻的海域,沒想到是為了收服這天玄蟾蛟。

「若非我等失誤,蕭師弟何須動用聖人法寶,更不用遭遇生命危險,我等心中十分慚愧!」

「唰!」

話語一落,雲霄手中光芒一閃,一枚通體金黃,周身瀰漫白色焰火的果實赫然出現於掌心。

「師姐手中的天才地寶也不多,唯一珍貴的便是手中的黃金白焰果,雖不知聖人法寶千萬分之一,但對濕地還是有不少作用的,服之便可獲取修為數千年。」

「此果,乃我姐妹三人的賠禮,望師弟定要收下!」

蕭峰見狀,頓時眼睛一亮。

「唰!」

他直接拂袖一揮,將那果實收入儲藏空間之中,笑呵呵地說道,「世界實在太客氣了!」

能增加修為的東西不收白不收,而且雖說消耗了女媧的髮絲,可他得到的收穫可有3000餌料。

有了這麼多餌料,還怕釣不到更珍貴的寶物嗎?

因此對他來說,他才是最賺的那個,尤其是這種能增加修為的果實,更是多多益善。

雲霄看到蕭峰那迫切的模樣,心中的愧疚愈加濃烈了。

「想來那聖人法寶便是蕭師弟的保命底牌了,那如今卻因為我等的失誤而提前使用了!唉!終究是我等虧欠蕭師弟太多了。」

「若是閑暇之餘,定要給蕭師弟演化天道一番,如此以來,我心中的愧疚才會消散。」

雲霄不由得暗自想道。

「唰!」

與此同時,瓊霄同樣是拂袖一揮,蕭峰的手中多了一株通體晶瑩的草木,與此同時,瓊霄輕聲說道,「此草乃固元草,用於穩定境界,固定根基,想來對師弟頗有幫助!」

「哎呀!你們一個個都送禮……那怎麼能缺了我呢?」

「諾,師弟,我手中的東西也不多,不久前,鎮元子前輩給了我不少人蔘果、天雷果以及真品參,都送你了!」

旁邊的碧霄見狀,眨了眨眼睛,便眯着眼睛搗鼓出來許多東西扔給蕭峰。

一時間,蕭峰差點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也太賺了吧。

「十分感謝諸位師姐的饋贈!」蕭峰笑呵呵的將那些寶物收入儲藏空間,隨後朝着瓊霄三人鞠躬道謝。

有了這些寶物,再加上他手中的餌料,他的實力定然能再做突破。

「這狼妖也太單純了吧,不過就幾件品質還看得過去的寶物罷了,根本無法與聖人法寶相提並論!」

「唉!終究是我的虧欠他過多,將來需得好好指導他演化天道,否則因果纏身,恐修為難有進步啊!」

雲霄看着蕭峰微微一笑,不過心中卻是暗自嘆息。

忽的,雲霄眼睛一亮,玉顏展露出一抹嫣笑,「蕭師弟,正好我等如今閑暇,你馬上煉化那黃金白焰果,我姐妹三人自會為你護法!」

「不錯!那黃金白焰果雖說法力雄厚,但有我們在,定然能助你快速煉化它!」碧霄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笑着說道。

旁邊的瓊霄同樣點頭贊同。

「我的天哪,不僅送靈果,還要助我將靈果煉化,這不就是一條龍服務嗎?」

蕭峰聞言猛然大喜,急忙同意,「小弟慚愧,那便辛苦各位師姐了!」

隨後,蕭峰也不矯情,直接於海域之上盤空而坐,與此同時,將瓊霄等人贈送的靈果靈草盡數取出。

緊接着蕭風拂袖一揮,那些靈果靈草便化作幾道流光沒入嘴中。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何淑華也看到了蘇超,一下子就停住了腳步,獃獃的看着蘇超。

蘇超也停下了馬,看着她。

兩人對視了片刻,何淑華突然臉色變得煞白,驚慌起來,然後轉身就朝巷子裏走了進去。

蘇超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巷子裏,嘆息了一聲,一抖馬韁,繼續前行。

程瘋子見到了這一幕,知道蘇超心情不好,也就沒有說什麼,帶着人跟在他身後。

蘇超一路回到自己的那個小院子。

院子上的門鎖還在,三十蘇超的鑰匙卻是早就找不到了。

蘇超下了馬走到門前,一拳砸在門鎖上,將門鎖砸爛,然後推門進去。

或許這那一拳就把他心裏的火氣都發泄了出去,進到院子裏以後,他的神情已經恢復了正常。

「大哥,要不要進來坐坐。」蘇超轉頭朝着程瘋子笑道。

「自然要坐坐。」程瘋子笑道。

院子裏長滿了草,只是已經乾枯了而已。

院子邊上的老槐樹的落葉落在了院子裏,在地上鋪了厚厚的一層。

所有房間的窗戶紙都破了,也不知道是風吹雨打的,還是被小孩子捅爛的。

房間的門也都打開了,顯然是被人給撬開的。

蘇超離開這裏已經將近一年的時間了,他不住在這裏,自然有一些偷雞摸狗的毛賊前來光顧了。

程瘋子進到院子裏看了看,笑道:「這房子要是沒有人氣兒的話,用不了多久就爛掉了。

你這房子空了還不到一年,就破敗成這個樣子了。」

蘇超嘆了口氣,說道:「是啊,短短不到一年,物是人非啊!」

程瘋子拍了怕蘇超的肩膀,說道:「行了,兄弟,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別想太多了。

你這個院子得收拾一下才行,這樣才能賣個好價錢。

咱們兩個找個地方坐坐喝點兒,這裏讓他們收拾一下,回頭叫人來估個價,賣了算了。」

蘇超點了點頭,說道:「好吧,咱們找個地方喝點兒去。」

程瘋子即刻高聲喊道:「外面的人都進來。」

程瘋子和蘇超的十幾個親衛都走了進來。

「你們將屋裏屋外都打掃一下,收拾乾淨了。」程瘋子指了一圈院子和那三間房,說道。

那些親衛門應了一聲。

蘇超笑道:「我記得我在房間里還藏了點金貨,看看有沒有被人給抄走了。」

他說着就進到了正房裏,程瘋子也跟了進去。

「三弟,我估計你的金貨早就被人偷走了吧?你這屋子連個板凳都沒給你留下啊。」程瘋子笑道。

「我藏得隱秘,他們未必就能找到。」蘇超笑道。

他說着,走到窗戶那裏,將窗戶框子下面的一塊磚扣了出來,接着又取下兩塊磚來,然後伸手在裏面掏出一個盒子出來。

「我就說嘛,這裏他們一定不會注意到的。」蘇超揚了一下手中的盒子,笑道。

程瘋子伸手將那個盒子搶過去,打來一看,裏面整整齊齊的擺着十個小金錠,他一看就知道這些金子足有百兩。

「你也不是缺錢的主啊,幹嘛還藏這麼多金子。」程瘋子笑道。

蘇超嘆道:「那時我也不知道自己到了京城以後是什麼鬼樣子。

我當時就想好了,他們要是想砍我的頭,或者流放我,我就逃回來,然後帶着這些金子遠走高飛。」

程瘋子哈哈大笑,說道:「兄弟你做事果然仔細,總是會留一手。」

蘇超笑道:「我這人做事就是這樣,絕對不會玩什麼孤注一擲的事情,不到生死關頭我是不會拚命的。」

「你話是這麼說,可是我聽說你在戰場上可是一點也不惜命啊,拼了命的上。」程瘋子看着蘇超說道。

蘇超說道:「那可不一樣,打仗就是打仗,那就是一個應該拚命的地方。

保家衛國,這是男人應該做的,那個時候要是再逃避,還他娘的叫男人嗎?」

程瘋子怕了一下蘇超的肩膀,說道:「三弟,你是條漢子,大哥我都佩服你。」

他說着,將手中的盒子還給蘇超,說道:「行了,你要是沒有別的什麼東西拿了,咱們就走吧,找個地方喝幾杯去。」

程瘋子知道蘇超現在雖然看着沒什麼事兒了,這心裏一定還不舒服呢,畢竟剛在遇到了何家的那個丫頭。

蘇超點點頭,將那個盒子裏往懷裏一揣,說道:「走吧,咱們也別找什麼酒館了,咱們去找老黃去吧。

讓他請咱們喝酒,順便看看咱們的隆興公司怎麼樣了。」

程瘋子說道:「你說得也是,這大半年了,咱們都沒有時間過問一下隆興公司的事兒,剛好趁這個機會去看看吧。」

兩個人走到院子裏,那些個親衛已經開始忙活了。

程瘋子把自己親兵隊長叫過來囑咐了幾句,然後就與蘇超一起走了。

隆興公司的總經理黃卓清早就估計到了蘇超和程瘋子今天會來,因此早早就叫人在酒樓里定了酒席。

因此蘇超和程瘋子一到,他就派人去酒樓,讓酒樓把酒席都送到鋪子裏來。

這將近一年的時間裏,隆興公司的業務是蒸蒸日上啊,大同城的牲畜屠宰都已經被隆興公司壟斷了。

因為蘇超當時就把隆興公司的份子送出去了不少,有了某些重要官員的罩着,再加上還有原來的黑虎幫做打手,因此隆興公司才能在一年左右的時間,就統一了大同城的屠宰業。

這麼大的產業擺在這裏,蘇超也知道黃卓清會在裏面撈不少的油水。

但是蘇超也並不打算追究,畢竟清水不養魚嘛,要是不讓黃卓清多撈一點,這個傢伙的動力怕是也沒有那麼足。

當然,關鍵還是隆興公司能夠給他們帶來更多的利潤,否則蘇超也早就翻臉了。

黃卓清現在的日子過得極為舒服,既有隆興公司帶來的大把錢賺,還有原來黑龍幫的那些個打手在,能夠讓他在大同城的江湖上叱吒風雲。

再加上蘇超和程瘋子這兩個大神支撐着他,讓他在大同府的官場上也是人緣極好,遊刃有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