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秦澤疑問著說道。

幾人都盯著那從中間折斷的雪松樹,雪松樹粗大的樹榦中空。

「看來這樹里的東西不是我們能惹的起的,哼哼。」林若風自嘲的笑道。

若是讓他們回到這裡面乃是一個睡在棺槨中的絕世美女的話,眾人又該怎樣的反應呢。

眾人一看搶奪靈參無望,只好作罷,另尋靈藥。

沐仙兒更是一臉失色的面容。沒想到到手的靈參沒了,連冰心玉壺都受損了,隨手召回玉壺細心檢查一番。

「幾位,先行告辭。他日再見。」沐仙兒轉憂為喜。

「仙子慢走。改日登門拜訪。」林若風優雅的說道。

「歡迎。」沐仙兒說完便離開了。

剩餘幾人也是隨著沐仙兒的離去都散了。不知幹什麼去了。

一陣眩暈過後。

樂天定住神看了看周圍的景色:「這不會是青峰山脈的三大主峰吧。」

這青峰山脈蔓延數萬里,怎麼就給自己弄到這來了。

青峰山脈三大主峰乃是三大巨頭在的山峰,也是青峰山脈最大最好的三座山峰。不過樂天來到這,那最多的就是危險了。因為這裡的獸群極為排斥外來者。

現在天色已經黑了下來,一陣冷風刮過樂天一陣哆嗦。

樂天謹慎的防範著。這可不是在剛才那座什麼活物都沒有的山峰了。

一天的壓迫樂天顯得有些疲倦了。想要找個地方休息一會。

樂天心裡是非常得意啊:「人品好有魅力,誰會想到幾方勢力搶奪的靈參會落在我手裡。嘻嘻,嘎嘎。」 「嘶嘶,嘶嘶」樂天聽見聲音快速的跳到旁邊的一棵樹上,龍吟劍散發的寒芒照在臉上。

樂天定睛一看。一條水盆粗的巨蟒吐著鮮紅的信子在黑暗中覓食。

樂天嚇了一跳,幸虧巨蟒聽力視力都不好,而且自己穿的是黑色衣服離它較遠。要是被它發現,拿自己不得被捲成泥啊。

巨蟒盤成一圈半個身子直立,碩大的舌頭沖向了樂天叫囂,顯然是發現了樂天的所在。

樂天也不知曉這巨蟒處在什麼境界,也不敢貿然出手。所以並沒有惹它。樂天手中的龍吟劍散發一抹寒芒,樂天卻沒有動手。

「現在睡覺休息是大事,它要能自己離去最好。」樂天心中想到。誒,這一說「哈啊」樂天還打了個哈欠。

樂天拍了拍嘴巴滿臉困意。

可是巨蟒卻以為樂天這是在挑釁自己,身子瞬間盤旋而起,像是黑色利劍般席捲而來。樂天高高躍起,快速的跳向另一顆樹,手中的龍吟劍順勢揮出兩道劍氣打在巨蟒灰色的鱗片上。

巨蟒撲了個空,將樂天剛才所在的樹連根壓斷。這近十丈龐大的身軀著實威勢不小。樂天的兩道劍氣打在巨蟒身上連一塊鱗片都沒打掉。

「防禦還真強。」樂天自語道。

巨蟒連續攻擊了幾次都被樂天閃躲過,樂天的攻擊也是越來越強。巨蟒也心有所悟,這個小娃子還不是那麼好吃的。

樂天背後泛起一陣青光,附近的元氣瘋狂的向樂天湧來。

「劍出狂龍。」龍吟劍配合著逆天狂龍訣使出的劍出的這招威力倍增。

巨蟒看著面前出現一條數十丈的青龍想自己撲來,頓時嚇破了膽。

「嗖嗖」的向後退去。

樂天一劍斬下,青龍呼嘯而去。龍頭對蟒首撞在了一起。

「咳咳。」

灰塵散去,巨蟒的頭顱連帶著半截身子都化為血泥。

另半截身子還在扭曲的晃動著。隨著樂天幾劍斬下便沒有了一點氣息。

樂天看著這巨蟒心中也是真無奈。

「要是別的我還可以飽餐一頓,這個就算了吧。」說完向別處走去。

「想要找個睡覺的地方還真難,唉。」樂天有氣無力的說道。

「有個洞口。」樂天在一旁兩人多高的巨石上發現個不小的洞口。

樂天看了看裡面黑漆一片。不知道會不會有危險。

樂天想也沒想就點起燈火,鑽了進去。

沒想到了面空空如也,而且越往裡面走空間越大。

直到走到盡頭,樂天環顧四周足有三四間房那麼大。

樂天看到旁邊的碎石堆有個什麼東西就撿起來看看。

「啊,不會是它的洞吧。」樂天撿起一大塊蛇皮說道。

看著蛇皮的大小和剛才自己擊殺的巨蟒差不多大小。

「咿,好臟。」樂天趕緊扔掉蛇皮。

然後樂天找了塊巨石將洞口堵上,只留有一絲縫隙。

樂天將戒指大小的戰神殿拿出來,然後戰神殿變成一座房屋大小自己鑽了進去。

「啊啊。」樂天一進去就被眼前的情景震驚掉了。

可愛的參寶寶,在戰神殿中蹦來蹦去,好像很喜歡這裡是的。

「我的靈藥。」樂天從雪山連地皮都挖出來的靈藥,現在只剩兩三枝了。


其中一個還是迷魂紅花。

「都被他吸收了。」樂天知道靈參將自己的靈液都度給雪松樹了。實則是被棺槨中的女子吸收掉了。


耗費了那麼多靈液自然要吸收點高品質的靈草了。

「我說她怎麼會把靈參託付給我呢,原來是這個意思啊。」樂天心中一陣憤憤不平。

「哈哈。」靈參跑到樂天身邊。抱著樂天的大腿往上爬。樂天恨不得咬他一口。不過隨後一想:「嗯,還的多套套關係,讓他留點眼淚,口水什麼的。那我的損失不就補回來了么。嗯。就這樣。」

「小可愛,你叫什麼名字啊?」樂天一臉淫笑的問道。


「我還沒有名字。」靈參抓著樂天的鬢角盪鞦韆。

「我叫樂天,這樣吧,我就叫你小白吧。」靈參幻化的人體與人極為相似。皮膚就像是新出生的嬰兒般粉嫩。

「天姐姐,你真好。」參寶寶說道。

「叫天哥。」樂天說道。

「你的靈草好好吃,不過比那些人送我的還差點。」靈參兜起肚兜,摸了摸小肚子。

「偷雞不成蝕把米,不管怎樣這次最大的贏家還是我。」樂天心理得意洋洋。

「天姐姐,它睡著了么。」靈參指著殿堂角落的小白虎。

「對了,劍魂。小虎怎麼還不醒。」樂天問道。

「這個。嘛,這個。。。」劍魂吱吱嗚嗚的說道。

「它體內有好多靈氣,但卻無法吸收。應該是這個原因吧」靈參上前摸了摸小虎。

樂天一聽靈參的話頓時想到了剛遇到劍魂時劍魂說的話了。

劍魂說他把雪山方圓數千里的靈藥都度給小虎了。

樂天一拍額頭:大意了。當時劍魂說這話的時候樂天也沒在意。現在一想起來「方圓數千里,劍魂快把雪山掏空了吧。那得多少靈藥啊。小虎境界跌落,怎麼能煉化這麼多的藥力呢。」

「那你能幫他嗎。」樂天看向靈參。

「可以啊。」靈參說完就趴到了白虎的背上。

靈參身上泛出白光,漸漸將白虎和自己都覆蓋在一起。

一陣淡黃色的水霧從白虎的背上升起融入了靈參體內。

樂天在一旁看得真切,心中想到「那淡黃色的水霧應該就是無數靈藥化為的靈液,因為各種藥力混雜相衝導致了白虎無法吸收。現在靈參將白虎體內的藥液全都吸入到自己體內煉化,然後會將精純統一的藥力在度給白虎。

只見淡黃色的水霧慢慢被靈參吸收完畢。靈參從口中吐出一絲絲靈液液融進白虎的口中。

「混入了我的靈液。應該很塊就會吸收光的。」靈參呼呼的說道。

樂天抱起白虎。「呼吸比以前更有力度了。而且體溫也明顯上升了。」

「辛苦了,小白,你還蠻厲害的呢。」樂天顯得非常開心。

「和天姐姐比還差點。」靈參跳到樂天的肩上。

「怎麼這麼說?」樂天有點疑問。

「白姐姐告訴我說你很厲害,說她受傷了去療傷讓我乖乖跟著你,以後會在見面的。」靈參趴在樂天的肩頭懶洋洋的說著。


「白姐姐?就是那個白衣女子。她為什麼讓你跟著我,不怕你有危險么。」樂天有點納悶,白衣女子實力極高為什麼不自己帶著靈參。

「她的實力不止如此,看來是靈參的藥力滿足不了她這個級別的強者了。可是去哪找比靈參還強的靈藥呢。」

「跨界應該不難吧。」樂天也沒管太多。

「算了。事不關己,己不關心。睡覺去了」樂天抱著白虎躺在一旁。 戰神殿中懸浮的三千神劍散發的光芒連成了一片白色的海洋。像璀璨的星空般奪目耀眼。殿堂深處有一塊「葯田」。這是樂天從雪山那連同上面的靈草靈藥一起挖來的。現在上面稀疏的只有三種靈草一共不到幾十株了。

「葯田」最邊緣處是一株妖艷的紅色小花。花枝上還有許多尖刺。花瓣紅的彷彿要滲出鮮血一樣。另外一處是一塊塊巨大的冰玉堆在一起像座小山一樣極為顯眼。如果不注意看得話,都發現不了冰玉堆積成山的最頂上有一隻與冰玉眼色相差無幾的冰蟾。

而此時的樂天在一旁熟睡。

「幹嘛?別鬧。聽話。。」樂天覺得有什麼東西弄得自己臉上濕漉漉的被從睡夢中驚醒。樂天睡眼惺忪懶洋洋的說道。

「樂天以為是靈參又在調皮了就沒太在意,接著睡去了。

樂天轉了個身,感覺脖頸下壓到什麼了。樂天以為又是靈參還沒有睜開眼睛就著這去睡了。

「咦,不對。怎麼能有兩個靈參。」樂天猛的一回頭。看見白色小虎在一旁蹲著,搖著小尾巴喜氣洋洋的看著自己。

「哈哈」樂天猛地坐起將小虎抱在懷中。

「你終於醒了。」樂天將小虎舉得老高。

「不用這麼開心,其實就算沒有那傢伙他還是會醒的。只是早晚的問題。」劍魂看著這一幕傳音道樂天這。

「你還說。要不是你,恐怕小虎早就醒了吧」樂天沒好氣的說道。小虎在旁邊「嗷嗷」的喝應著。一小巴掌將龍吟劍踢的老遠。

「唉,我也是為你好么。真是沒好報啊」劍魂獨自傷神的說道。樂天在一旁被劍魂的語氣逗的發笑。

旁邊的靈參也被驚醒。瞪著大眼睛看著白虎。白虎上前用頭蹭蹭靈參顯得很親眯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