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他差點就說出口,我只喜歡你。

對上小七那雙純凈的雙瞳,他可怎麼也說不出口。

在小七心裡,他始終只是哥哥一般的存在,突然表白,以後她便不會再像之前那麼依賴他了吧?

穆塵想到這裡就說不出口了,能維持現在這樣的關係,他已經覺得是一種幸福。

「看吧,連塵哥哥你都喜歡大的,嗚嗚,我不活了。」

「不,我不喜歡大的。」穆塵紅著臉道,他實在不知道為什麼兩人好端端要討論這個話題。

「塵哥哥騙人,你都不敢看我,你還說你不喜歡?」

穆塵只好轉頭看向她,一字一句道:「我喜歡小的。」

「小的這麼小,一點手感都沒有,怎麼看都是錦姐姐的摸著比較好。」

「七丫頭,你幹嘛要糾結這個問題。」

「因為錦姐姐和安南姐姐都比我大。」

小七鬱悶的往床上一躺,「究竟有什麼辦法可以變大呢?要不然我去隆胸吧。」

「胡鬧!」穆塵冷冷道。

「嗚嗚,塵哥哥你又吼我。」

穆塵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手忙腳亂,「七兒乖,你的心臟不好,任何手術都會有風險,我是擔心你的身體。」

「我不管,你剛剛吼我了,聲音那麼大。」

「那要我怎麼做你才不生氣?」

「晚上我要吃麻辣水煮肉片,不要廚子做,我要你做。」

「七兒,你忌口,不能吃辛辣食物。」

「那我就哭。」穆七作勢又要哭出來。

比起這傻丫頭去隆胸,穆塵覺得他還是答應她去做水煮肉片比較好。

「好,我去做,你別哭,除了水煮肉片,還要吃什麼?」

小七咬著手指頭想道:「還要吃拍黃瓜,青椒肉絲,紅燒排骨。」

「怎麼想起吃中餐了?」

小七生活在歐洲,從小也都是吃的西餐,她的中文也都是別人教她,她說得不算特別好。

「上次錦姐姐說要請我吃飯,說吃最正宗的中餐,我還沒吃就離開了。」

看到她眼中的晦暗之色,穆塵心中有些愧疚,其實他並非想要拆散小七和顧錦。

他只是不想要小七對顧錦產生太多感情,萬一將來換心成功,小七知道了這一切。

以她溫柔的性格,肯定不會接受這麼殘忍的事情,她會做出什麼自己不得而知。

一開始穆塵的打算根本就不會讓她知道顧錦的存在,就像是他這些年來也都不知道還有一個顧錦一樣。

天不遂人願,陰差陽錯,最後小七還是被帶到了中國和顧錦見面。

穆塵已經中斷所有和卡特的合作,就算是這樣也無法挽回餘地。

「好,我給你做,乖乖的不要再胡思亂想,你要是死了就再也見不到顧錦,知道嗎?」

穆七眨巴著眼睛,「我知道了塵哥哥。」

「一會兒下來吃飯。」

「好的。」

穆塵離開,服侍穆七的傭人琳達走了進來。

「小姐,你是不是又惹塵少爺生氣了?」

「是他惹我生氣。」

「塵少爺將你捧在手心,他怎麼可能捨得讓你生氣,你啊,就仗著塵少爺對你的好就胡作非為。」

穆七將視線移到了琳達的身上,她用手比劃了一下,「得有這麼大吧?」

琳達半天才反應過來,「小姐,你這又是抽哪門子風?」

「琳達,我今年都24歲了吧。」

「是的,小姐。」

「可是我胸部才和初中生一樣呢,還不如高中生。」

「小姐,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這些年來你昏睡的時候都是用各種儀器來維持你的生命。

你能活下來就不錯了,身體發育的稍微差一點也很正常,小姐你不要胡思亂想。」

穆七越想越糾結,「琳達,有沒有能讓胸部變大的方法?」

想著顧錦和顧安南在一起就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而她和初中生差不多。

她沉睡的時間導致她也以為她才十幾歲,其實她真實年齡已經24了啊!

這個年齡應該是女人而不是少女了吧?

「小姐,其實你也還好,不算太小,你要不換個內衣。」

「換換換,還有衣服風格也一起都換了!」

琳達也十分樂於幫她改變,在她心裡小七才是穆塵的女人,外面那些想要勾搭穆塵的狐狸精算什麼?

「小姐,那我們去逛街吧。」

「行,我去給穆塵哥哥說一聲,他要是不讓我就哭給他看。」琳達笑了笑,這小姐,也就只有她的哭聲最有用了,換成別人,穆塵看都不會看一眼。 看著棺材裡面躺著的紅衣女人,按照年齡來說,她應該已經四十幾歲才對,可是這裡面的女人分明最多就三十,說二十多歲都不為過。

現在科技發達,很多有錢人和女明星都很會保養,做手術,打某些針都可以延緩衰老。

然而那些手段都會在臉上留下很不自然的痕迹,有的是面部變形,有的是面部僵硬。

顯然面前躺著的女人並沒有,她的皮膚狀態很好,和身邊的顧錦相比也毫無壓力。

只是相比常人來說,她的臉色更白一點。

有那麼一瞬間,顧錦覺得這個女人沒有死,她還活著。

洞穴里的光芒不是自然光,無法照出皮膚本來的顏色。

顧錦有些懷疑,從年齡判斷,她絕對不可能是自己的媽媽,保養的再好皮膚狀態都不可能是這樣。

她這張臉卻是和自己曾經看過的照片一模一樣,而且還有一種來自血液中天然的親情。

顧錦有種感覺,她就是自己的媽媽!

因為媽媽沒有雙胞胎姐妹,所以這個世上不可能還有一個和她一模一樣的女人。

這一刻顧錦內心之中風起雲湧,如果這人真的是顧柒,那麼就是她從未謀面的媽媽。

顧錦在知道自己身世以後,最想要見的就是親生父母。

尋找過一段時間,什麼線索都沒有找到,她也曾放棄過。

反正這個世上她已經有了司厲霆,餘生和他相伴就好。

後來安南出現,她知道一切自己無法得知的事情,顧錦內心中也產生了一些疑問。

媽媽明明在,可為什麼從來不來看看自己,難道真的是自己有那麼不好嗎?她都不認自己這個女兒?

不是沒有猜想過媽媽或許早就死了,所以她才不來看自己。

如今看到躺在棺材裡面的女人,顧錦淚如雨下,一滴一滴砸落在棺材上面,映染出一朵朵淚花。

原來她的媽媽不是不愛她,也不是不要她,她是來不了。

媽媽,她對顧柒說。

突然她看到棺材中的女人胸膛起伏,她有呼吸!顧錦心跳加快,眼中露出一抹欣喜。

她還活著!

沒有什麼比這個消息更讓人激動,她內心深處就想要早點和媽媽見面,總算老天爺對她不薄。

顧錦終於明白了一件事,也許她之前所受的磨難只是老天爺給她做的一個指引,讓她有機會見到媽媽。

仔細回想起來,這一切就像是冥冥之中註定好了的。

在宴會上被愛麗絲設計,海上爆炸她差點死掉的時候卻被對手丹尼爾所救交給卡特。

卡特莫名其妙對她產生了好感,並且設計想要佔有她,她只有裝病離開小島,最後被人販子劫持。

偏偏在此之前人販子的同夥被抓,導致人販子不得不為了避風頭回到老家。

這一系列的因果關係才促成了這個結果,讓她見到了媽媽。

以前顧錦在心中怨恨過,為什麼老天爺要這麼對她,將所有的磨難都丟給了她一個人。

她別無所求,只想要和自己心愛的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就好。

而今顧錦心中再沒有怨氣,更加感謝命運對她的好。

如果在這之前,自己要是沒有被丹尼爾所救,而是直接被炸死在海里。

又或者卡特沒有喜歡上自己,而是拿著自己交換股份變更。

人販子的同夥沒有被抓,那麼自己還在A市,即便是司厲霆可以將自己救走,自己也無法找到媽媽。

原來所有的一切都自有因果聯繫,你現在嘗的可能是苦果,但隨著時間的變化,這苦果也會發生改變。

顧錦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此刻內心之中激動的心情,原來媽媽沒有拋棄她。

大蛇應該和媽媽有很深的關係,自己是媽媽的女兒,蛇類不是靠視力,是靠嗅覺。

所以它才會將那些人嚇跑,還對自己親昵,這一切都有了答案。

婚意綿綿:狼性總裁喂不飽 顧錦看著身體還纏著棺材的大蛇,它將蛇頭貼在棺材蓋上。

雖然中間隔著棺材蓋,但它仍舊很依戀的靠在上面,靠著它的主人。

之前還有些害怕大蛇,現在顧錦對它有了不少親昵。

她嘆了口氣,「你要是會說話就好了。」

這樣的話自己就能知道媽媽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當年明明是三胞胎,她為什麼要將幾個孩子分開?

她和爸爸究竟是什麼關係?要是兩人沒有感情的話,那麼媽媽在生下哥哥以後就不用再理會他。

那麼為什麼她還會回去找爸爸?從這裡看她是喜歡並且愛著爸爸的。

在自然的情況下,女人願意為一個男人生孩子,那麼就是很愛了。

以前顧錦體會不到,在她自己生下錦諾以後她才會知道生孩子是怎樣危險的一件事。

哪怕現在科學技術已經很發達,但也無法保證每一個生孩子的孕婦可以母子平安。

因為難產、大出血各種各樣的原因每天都有去世的孕婦。

生孩子就是在鬼門關走了一圈,很多人不想要二胎就是這個原因。

顧錦深深愛著司厲霆,在生下錦諾大出血差點死了的情況下,她還想要給司厲霆生一個女孩。

原因很簡單,只是因為司厲霆喜歡女孩。

為了喜歡的男人,她願意再去鬼門關走一遭。

或許很多平凡的女人是因為家境環境不好,或者受的教育不夠,導致自己成了生育機器。

媽媽是怎樣的人物?顧家的家主,外公最引以為傲的女兒。

逆天的天才,讀書的時候就連跳多級,她的性格張狂,這樣一個鮮活的女人絕對不是為了給男人當生育機器才存在的。

媽媽愛著爸爸,顧錦可以確定。

但顧錦唯一想不通的是兩人在這裡面發生了些什麼事情?導致她們一家人二十幾年都無法團聚。

顧錦深深凝視著棺材裡面的女人,她很欣慰。

不管媽媽是因為什麼原因躺在這裡,歲月沒有在她臉上留下什麼痕迹。

她看著也就比顧錦稍微大一點,這並不是臉很滄桑,而是因為臉型。

媽媽是標準的美人胚子,長相十分成熟,甚至是自帶魅惑。

她很適合紅裙,顧錦有一種感覺,如果媽媽睜開眼睛,一定可以奪去所有男人的心神。

很早以前顧錦就發現了,她和顧南滄長的並沒有太多的相似。

以至於一開始顧南滄並沒有覺得她是自己的妹妹,就是因為長相。

顧南滄的長相是很像媽媽的,顧錦三姐妹不像,說明她們更多的是像爸爸。

她的媽媽現在就躺在這裡,爸爸又在什麼地方呢?

顧錦想要伸手摸摸媽媽的臉,但她又害怕這棺材有什麼奇特之處。

就像是媽媽明明還活著,為什麼不是在一處舒適的環境中,而是躺在這麼偏遠山區地底的一具棺材里?

她明明應該四十幾歲,現在看上去就和自己差不多,臉上沒有一點皺紋。

如果她只是睡著了,自己叫她,她為什麼不醒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