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惡魔?也不是壞人?」富江嗤笑起來,「那你告訴我,如果我出去了,等待我的會是什麼?正義的審判。」

富江站起身,一步步地走向柯南。

「如果我不是惡魔,那是不是說明這審判並不正義?如果它是正義的,又為什麼要審判不是壞人的我?」

「那是因為…麻生哥哥,你親自審判了那些真正的惡魔。」柯南的眼神流露出了哀傷。

那些殺人犯,才是真正的該死之人。

「我不想殺他們…」富江的嗓音哽咽了。

「我真的不想殺…可是,我更不想看他們逍遙的活著,好似什麼事也沒發生一般,你知道么,我很喜歡福爾摩斯說過的一句話。

「『當法律無法給當事人帶來正義時,私人報復從這一刻開始就是正當甚至高尚的。』」

柯南愣住了,他正打算說些什麼,富江打斷了他的話。

「你想說正義終將會到來?不,我等不來,我等了整整十二年,如果我沒有決定動手,那麼哪怕是今天,十二年前那兇殺案的真相也不會浮出水面。」

富江蹲在了柯南身前,「如果犯罪不被發現,那就不是犯罪,我的一個朋友經常這麼說…」

他抿了抿嘴,「我覺得,他說的是真的,所以如果正義不能為我出面,那就我自己來,我來執行我的正義。」

「那是不對的…」柯南低下了頭,他不知怎麼反駁。

他想起了那幫黑衣人,毫無疑問,他們才是真正該被送進監獄的人。

可是,鐵鎚砸不到他們的腦袋上。

「也許吧。」富江將柯南抱了起來,「但謝謝你,謝謝你認為手染鮮血的我不是罪惡的。」

「你幹什麼?」柯南掙扎了起來。

「回去吧,回到陽光之下,去用你的力量,儘可能的拯救別人,而不是毀滅別人,有很多陷入黑暗的人在等著你拯救。」

說完后,富江雙臂猛地一甩,將柯南從窗戶那邊投了出去。

然後他撿起地上的樂譜收起,重新坐回了琴桌上,兩手瘋狂亂敲。

肆虐的火焰堵住了每一個出口,火中的人影似乎是覺得不盡興,舉起雙拳開始砸擊鋼琴,發出一下下古怪沉重的和音。

「麻生哥哥!」柯南在火場外大喊。

透過窗戶,透過蔓延的火舌,透過濃厚的煙霧,他看到一個燃燒著火焰的人影站在鋼琴上不斷躍動。

好似在火焰中起舞。

伴隨著人影的旋動與跳躍,鋼琴那雜亂不明的音節彷彿組成了一頁嶄新的樂譜。

……

「啊——啊——」

火男打破窗口,咳嗽慘叫著翻滾在地上,一邊撲騰一邊竭力的靠近海面。

嘩,一桶水潑在了他的身上。

「你沒事吧?」成實拉起了冒煙的富江。

「喝,喝。」大口喘著氣,富江猛地跳進海里,將身體完整的浸泡在水裡。

「我覺得,你真的不用這麼拼…」成實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好。

富江是知道他所有計劃的,也知道他最後的打算是在火中葬身。

可他沒想到,完全沒有遵照計劃的富江偏偏選擇了執行最後一步。

「需要這麼拼。」水中的人影聲音變了,僅僅是聽著就讓人感到脊背發涼。

嘩,水珠順著髮絲墜入泛起波瀾的海面,人影在海中坐起身子,將黑色的矮禮帽扣在頭上,壓住了凌亂的髮絲。

「這樣比較有藝術感。」

「你是誰?」成實人有點懵。

對他來說,這大概是最玄幻的一天了,冒名頂替,大變活人這些他都見了個遍。

「富江合歡,叫我富江就好。」高大的男人扭了扭脖子,手腕一翻取出一個樂譜遞給了他,「你的樂譜。」

成實接過樂譜看了一眼,手有些顫抖,然後將樂譜緊緊的捧在懷裡。

「感謝不足以表達我的心情,但我還是要說謝謝你。」

「不用謝,但不是真的不用謝。」富江按了按矮禮帽,然後豎起一根食指,「這是出於禮貌。」

說完后他拿出一把槍頂在了成實的腦袋上。

成實嘴巴微張,一時間有些懵了,但他沒有反抗。

富江眯了眯眼,變出一包煙,叼出一支後點燃,「忘掉今天的我。」

「那個,你是指…」成實愣了一會兒,「小丑?」

「忘了它。」富江的食指摸到了扳機。

「好,我忘了。」成實當即答道。

「呵。」富江收回了槍,「記著也行,就當是紀念,但不要說。」

「嗯。」成實輕輕點頭。

「你害怕我么?」富江突然問道,他沒戴眼鏡。

「誒?」成實怔了一下,「不怕。」

紅子和老管家也不怕他,琴酒好像也不怕,或許親密度夠高或是氣勢不下於他太多就不會怕他了。

而富江今天所做的事相當於把成實從過去的人生中解脫了出來,給了他新的人生,親密度直接拉滿,自然也是不怕了。

「不怕就好。」富江坐在海邊,順便從物品欄里把衣服拿了出來,「陪我看海。」

「好的。」成實乖巧的坐在一邊。

富江還需要在這裡躲一會兒,現在萬不能讓柯南發現他,不然必起疑心,懷疑他和小丑的關聯。

那樣的話他還不如死在火海里呢。

閑聊了大概兩個鐘頭,現在指針已經指向凌晨。

他得知成實有些迷茫,不知道今後該何去何從,便推薦對方繼續呆在東京,經營他養父母留給他的診所。

這樣,富江也算是有了一個新的寄居點,哪怕他哪天不想住在實驗室,也可以睡在成實的診所。

……

次日中午,他在一張鋪著潔白被單的鐵床上睜開了眼。

清了清不太舒服的喉嚨,富江的眼珠子向右側滾動,「嗯?」

他看到了坐在床另一邊玩手機的成實。

成實笑了笑,「午飯已經做好了,本來想叫你,但看你睡得很好,就打算等一會兒。」

「很好。」富江像個殭屍一樣直起身子,「我很滿意。」

這不就來了嗎?他平靜的生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豬肉脯沒準還好,畢竟她自己都吃了。

食品安全方面近年來越發嚴格,估計小作坊不敢頂風作案。

頂多就是口味不佳。

但是後面賣的那些爽膚水化妝品什麼的。

王美兔突然想起什麼來,記憶中搜尋了一下王倩在直播間賣貨的微信號。

一搜索,頭像是漫畫兔萌萌的沒有任何問題。

但是公開的朋友圈點進去,十條卻有九條賣的是減肥藥。

胖瘦兩人的對比,臉是遮掉的。

她瞬間不知道怎麼的又聯想到直播的時候,她窩在角落裡插不上話有些無聊,隨意點進去幾個茜公主念過名字的要買貨的ID。

其中有一個叫「car喵喵」的給王美兔印象極其深刻。

無論王倩上什麼產品,她總是能照單全收。

彷彿跟不要錢似的。

後面買著買著,還開始每個要起了雙份。

王美兔覺得納悶,就好奇問了一嘴,「這個叫什麼喵喵的,是要送人嗎?買這麼多。用的完嗎?」

王倩背後惡狠狠地掃了她一眼,像是自己耽誤她賺錢似的。

王美兔心想這個行業很多就這樣,自己也管不過來。

何必操心人家,沒準人金主就是錢多呢,

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唄。

她又何苦找不痛快。

但是等到她正兒八經開始賣橙子的時候,這位「大佬」又下單了十五箱。

她前後買產品已經送給了很多箱橙子了,王美兔想不明白。

為了減少服務費,很多主播都是直接加微信收錢。

王倩怕單子泡湯,特意提醒了很多遍自己的微信號。

彈幕里一群膜拜大佬的。

「土豪啊,可真有錢。」

「大佬帶我一個,你看你還缺姐姐嗎?」

這一聲「姐姐」王美兔心裡一「嘎噠」。

她偷偷用自己的手機在彈幕里匿名問了一句:「買這麼多,你錢夠嗎?」

「土豪」一直都沒回,偏偏挑了她這一句。

「我卡里還有八萬。」

還怕別人不信似的,「我這個月手機支付能用的零花錢還有八萬。」

直播間好多人看了倒吸一口涼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