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你們想事情,永遠都比我想的遠,小檸檬的事,我不會插手管。」

……

席薇檸帶著楊臨嘉,直接就去附近的商場。

走路十幾分鐘就到了。

楊臨嘉見她一路都沒說話,想了一下,就追了上來。

「如果你不歡迎我留下,那我回頭就找個借口,跟伯母說一聲,我回粵城去吧!」

「留都已經留了,還回去幹嘛!」再說了,她母上大人是什麼樣人啊!

只要楊臨嘉一開口,立即就猜到自己乾的。

到時挨罵的人,又會是自己。

還不如乾脆,讓楊臨嘉留下住兩三天。

反正他人出來,總不能對公司不管不問,說不定真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指不定明天或者後天就走了。

「你……」楊臨嘉猶猶豫豫,但又一直問不出口。

「我沒有不高興。」

「那你為什麼,一路都不說話。」

「我是覺得,沒什麼好說的,然後就不說話了。」

楊臨嘉溫和一笑,「你對這裡很熟悉?」

「你說呢!」

「那你是經常回老家了。」

「我也不算是經常,偶爾會回來一趟,畢竟我太爺爺都葬這裡,還有我大姑婆,打小就特別疼我。」

「我聽說你爺爺奶奶都還健在,你都怎麼不提他們呢?」

「他們啊,對我和我哥,以及我爸媽,都不是很好,我們兩家沒怎麼來往,就是表面上維護一點情分,我爸媽都會給他們寄錢,請阿姨照顧他們。」

「原來是這樣啊!」

「走吧!」踏入商場門口,席薇檸就問他:「你喜歡什麼樣的款式衣服?我帶你去看看。」

「我也不知道,就有換洗的就行了。」

席薇檸上下打量他一眼,然後就他跟自己走。

他們來到了休閑裝。

拿了牛仔褲以及白襯衫。

「反正你也來玩的,不能穿得太過於嚴肅了,還是比較休閑一點比較好。」

「好,都聽你的。」楊臨嘉接過她遞來的衣服,進了換衣間。

等了五分鐘,楊臨嘉換了衣服出來。

席薇檸看了一眼,笑說:「還挺合適你的。」

楊臨嘉從鏡子中,看到休閑裝扮的自己,雖然說有點不太習慣,但也能接受。

一旁的售貨員就說:「美女,你男朋友身材真高,衣服很適合他,不如上衣和牛仔褲都一起要了吧!」

聞言,席薇檸臉色極為尷尬,「他不是我男朋友,我們的關係,就只是朋友。」

售貨員一滯,僵硬笑著說:「是嗎?真是不好意思啊,你們兩個看起來實在很登對。」

「還有其他衣服嗎?」楊臨嘉插話,緩解了僵硬的氣憤。

「有。」售貨員繼續為楊臨嘉介紹。

楊臨嘉就會詢問席薇檸的意見,見她點頭,他才會去試衣服。

楊臨嘉一口氣試了三套衣服,換上原來的衣服,就讓售貨員都包起來。

正準備拿卡買單,結果售貨員就告訴她,「已經買過單了。」

楊臨嘉下意識朝席薇檸看去。

席薇檸巴巴地說:「我媽說了,給你衣服,她給我報銷。」

今天開始更新了,還有三章! 戰鬥響了起來,黃然這個巨大的誘餌,吸引了太多的魚,一百多台機甲從四面八方包圍過來,而一千生化人也趕了過來,那些基因戰士,日本的機器人一個個都向著黃然沖了過來,而黃然剛突破一條封鎖線,殊不知以黃然為中心,快速的形成了一個又一個的包圍圈……

「混蛋……」黃然一轉身,看見一名龍牙被兩個生化戰士纏住,最後和一名生化戰士同歸於盡。黃然的眼睛通紅,真氣在飛快的運行著,手裡的劍更是變成一把屠刀,身體一閃,一名生化戰士就被劈成了兩半……

「衝出去……」黃然一路領先,那些普通戰士手裡的槍根本就無法對黃然造成什麼傷害,黃然猶如一個殺神一樣,向外面沖了過去……

黃然不知道自己殺了多少人,反正自己的動作一直就沒有停止過,巨大的怒火讓黃然瘋狂了起來,自己突破了一個又一個的包圍圈,但是跟隨自己的龍牙卻一點一點的減少,雖然他們也殺了很多人,但是依然不斷的死亡,一千多名生化人把黃然他們層層包圍,而那些機甲更是發出怒吼,火力全開……

「隊長,你快走,你不要管我們了,你想出去沒有人能攔得住你,快走……」一名龍牙大聲的喊著,用軍刀砍掉一名生化戰鬥的腦袋,卻被機甲的機關炮打成了蜂窩……

死亡,不斷的死亡,這個時候天空下起了雨,整個戰場顯得更加殘酷,那些死去的士兵的屍體躺了一地,七百多名,兩個小時的戰鬥已經死的差不多了,而生化戰士死了五百多,機甲也毀了四十多架,而那一千多名基因戰士更是基本上全部死亡,日本那些機器人更是不堪一擊,其他的普通士兵更是死了幾千人,這已經不能算是戰場了,這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屠宰場……

「啊……」黃然大聲長嘯,聲音裡面充滿了凄涼,整個聲音直衝雲霄,響徹整個天空,凡是聽到那個聲音的人們,都從內心裏面感到一陣難過……

「太子,你投降吧!今天你是逃不出去了……」一名生化人這個時候說到,看著拿著大劍,站在那裡的黃然,心裡也產生了一陣佩服。

「你們都得死……」黃然狠狠的喊道,此刻他的真氣已經用了差不多了,兩個小時不停的戰鬥,即使機器人也受不了啊!而那些生化人也疲憊不堪,就連機甲的駕駛員都感到無比的疲勞。

「隊長,你走吧!只要你不死,我們龍牙就永遠不會倒的,永遠不會……」僅剩下的十幾名龍牙看著黃然,他們此刻渾身都是傷痕,真氣也消耗殆盡,眼光中露出堅定的目光……

「走啊!隊長,算我們求你了,我們的家人都交給你了,快走啊……」一名大漢這個時候大聲的喊著,眼淚流了下來,這是他第一次這麼大聲的和黃然說話。

「走……」所有的人都大聲的喊著,然後向著生化戰士撲了過去,但是卻根本就沒有用處,疲勞的他們還沒有撲到那些生化戰士的身邊,就被機甲的機關炮打成而來一具具屍體……

「等著吧!總有一天,老子會讓你們付出代價……」黃然這個時候大喊一聲,鑽進了叢林裡面,後面的生化戰士和機甲追了上來,而這個時候天空中的戰鬥機也一架接一架的飛了出來,導彈不要錢似地轟了下來……

黃然一隻在狂奔,後面機甲的引擎聲不斷的響起,而天空中戰鬥機所發射的導彈鋪天蓋地的攻了過來,而那些生化戰士坐上了直升機,快速的跟了過來,黃然的速度慢慢的降了下來,此刻的他已經疲憊不堪了,雖然黃然的肉體力量很恐怖,但是也禁不住這麼的消耗吧!精神力也快速的消耗著,修補著黃然的疲勞,但是導彈不斷的攻擊下來,黃然的精神力的修補根本就來不及……

黃然鑽進了一座大山,突然看著周圍有點熟悉的環境,嘴角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然後身體突然加速,鑽進的大山裡裡面……

黃然的眼前重現一個廢棄的礦洞,黃然鑽了進去,因為這裡面有一件所有人都不會猜到的武器。

「目標鑽進了山洞,我們是不是繼續轟炸……」一名戰鬥機的飛行員這個時候慢慢的說。

「不用,我們的戰士很快就會到達,封鎖整個地區,不能一絲的鬆懈……」一名隊長這個時候說,上千架戰鬥機開始來回的巡邏著,而那些士兵也快速的包圍了整個大山……

黃然慢慢的走了出來,肩膀上扛著一個大箱子,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東西,但是他的臉上卻露出詭異的笑容,慢慢的走了出來,然後把箱子放到山的外面,所有人都看著黃然……

幾名戰地記者也追了過來,這個時候這場戰鬥編成了現場直播……

「大家好,我現在是在非洲,就在今天晚上,黃然率領的恐怖分子進行突襲,進過三個小時的殘酷戰鬥,所有的龍牙都被我軍所消滅,而龍牙的頭領黃然也即將被我軍給擒獲……」一場現場報道讓全球人震驚,不到半個小時全世界的人們都知道這個消息。這個時候人們瘋了,紛紛打開電腦,電視,而在學校上課的學生,也不顧老師的反對,紛紛逃課……

電視屏幕上,黃然靜靜的坐在一個金屬箱子上面,輕輕的點上一根煙,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口,臉上露出迷人笑容,眼睛裡面卻充滿了憂鬱,這個極度憂鬱的眼神,正好被攝像機捕捉到,所有的觀眾看到這個眼神,心裡一痛,忍不住留下了眼淚,多麼憂鬱的眼神,讓人感覺到呼吸都停止了,這個眼神,就連非常恨黃然的美國人,都不由的心軟了。

「太子,你還是投降吧!接受人民的審判,在反抗也是徒勞的……」一個聲音響了起來,所有的美國士兵都看著黃然,這裡的軍隊越來越多,還有更多的軍隊向這面集中過來……

「人民的審判,你們有什麼資格審判我,你們能代表什麼,上帝嗎?」黃然淡淡的說。

「你做的那些事情,任何人都有資格審判你,你是一個恐怖分子,是一個屠夫、是一個惡魔……」一名美國士兵這個時候大聲的喊著……

「惡魔……」所有的美國士兵都喊了起來,炮轟白宮這件事情,讓所有的美國人徹底的恨上了黃然。

「哈哈,惡魔,好名字,我喜歡!我是惡魔,你們又是什麼,你們來到這裡幹什麼,這裡是屬於你們的地方嗎?我們龍牙招惹你們什麼了,你們這些虛偽的人,只有你們美國人才會做這樣不要臉的事情,世界警察,我呸,自大狂,你們算是什麼東西,還有資格審判我,你們的上帝都沒有資格,一報還一報,你做事,天在看,總有一天,你們會接受到真正的懲罰,即使我黃然死了,還會有更多的黃然,哈哈……」

黃然這個時候大笑著,電視機前的所有人都崇拜的看著黃然,試問天下誰有這麼大的魄力,就連那些美國人也開始了反思,問著自己的良心……

「兄弟們,親人們,我黃然此生無悔,媽,爸,兒子不孝,不能給你們養老送終了,下輩子,兒子在伺候你們……」黃然大聲的喊著,然後發狂的大聲的喊著。所有的美國士兵都看著發狂的黃然,但是誰都沒有率先開火,因為上面交代,能生擒就生擒。

黃然看了看時間,然後看著那些士兵。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你們知道這裡面是什麼嗎?」黃然這個時候突然笑了起來,竟然問了一個問題,所有的人都好奇的看著那個箱子。

「哈哈,我告訴你們,這箱子里就是你們失蹤的三號,哈哈,你們給我陪葬吧……」黃然大聲的喊著,而電視機前的馬卡聽到三號這個名字,心裡一顫,而在不同的地方,更多的人心都快跳出來了……

黃然身體一閃,就鑽進了旁邊的一口枯井裡面,隨即一聲巨響,電視幾千的畫面就消失了,人們就徹底的失去了黃然的消息,一個巨大的蘑菇雲在非洲的上方飄起,而美國總統這個時候卻突然跪了下來,留下悔恨的淚水……

三號,這是美國的一個機密,一年前,,美國的一架轟炸機執行常規任務的時候,卻由於各種願意,把一枚核彈裝進了機艙裡面,這件事情很快就被查了出來,但是那架戰鬥機在接到返回的命令的時候,由於引擎故障,在非洲墜毀,而三號核彈也失蹤了,這麼長時間,美國從沒有放棄尋找三號的行動,卻沒想到三號竟然落到了太子的手裡……

全世界震驚,直到第二天早上,世界上的人們才知道黃然最後引爆的是什麼玩意了!巨大的山變成了光禿禿的,這裡幾乎變成了人間地獄,核彈的威力是巨大的,而當天晚上聚集在那座山上的士兵多達三十多萬,而在空中巡邏的幾百架戰鬥機和直升機也全部被摧毀,而那些士兵更是被炸成了肉塊,漫山遍野都是屍體,那些生化人和機甲沒有一個倖存著,方圓十里,沒有一個生命,就連樹木都變成了焦炭……

(二更送上,記得給花花哦!努力,今天花花可是漲的很少了,僅僅幾朵而已,按照這個速度,恐怕會被後面的傢伙追上哦!有花花的都投花花,能打賞的夜打賞一點哦!星期六星期天六更,你們要努力了哦) 他這麼看著自己,難道是自己做錯了?

楊臨嘉忍俊不禁,「伯母的話,你並沒有這麼認真。」

席薇檸撇了撇嘴,「那是你不知道,我家母上大人,在家裡是有多威嚴的,就連我爸都要聽她的話,更別說我了。」

楊臨嘉低聲笑著。

席薇檸蠕了蠕唇,覺得自己的話,似乎有點過於親昵了。

於是就解釋:「沒關係的,反正我媽都已經開口了,又讓你留下來,就當是我媽送給你的禮物吧!」

「行!」

楊臨嘉很爽快就應了。

席薇檸倒是鬆了口氣。

她還以為楊臨嘉,會跟其他的男人不太一樣,現在看來,楊臨嘉還真不是一般人。

省了她不少口水。

「你想想,你還缺點什麼,我再帶你買。」

「剃鬚刀、毛巾、拖鞋……」楊臨嘉一口氣數了好幾樣。

席薇檸都仔細記著,帶他去樓下的大型超市。

等都買了這些東西,已經是一個小時后了。

楊臨嘉提議:「不如我請你去吃東西吧!你想吃什麼,你說。」

「不用了吧!」

「我們都是朋友,你又陪我逛了這麼久,我請你吃東西,也是應該的。」

席薇檸想了想,自己要是拒絕了他,也怪矯情的,於是就答應他。

隨便在一樓的咖啡廳喝點東西。

一樓還有珠寶品牌專櫃。

席薇檸路過時,就隨意看了幾眼。

「有喜歡的嗎?」楊臨嘉問她。

席薇檸搖頭:「沒有喜歡的,我比較喜歡低調的、簡單的,這些款式比較適合我家母上大人。」

楊臨嘉若有所思,「伯母都送了我衣服,我也該回點禮物給伯母。」

「不用了。」

「你又不是伯母,我買東西送她的。」意思就是,你不能拒絕我。

「禮物送來送去的,有什麼意思?」

「這是禮貌。」

「……」行吧!他都已經用她家母上大人的話,回懟她了。

那她只能,繼續陪著他,為她家母上大人挑禮物了。

在專櫃挑看禮物時,楊臨嘉漫不經心就問席薇檸:「你家裡除了你姑婆,還有其他人嗎?」

「還有我表叔、姑婆公、還有幾個其他的親戚,不過你問這麼多幹嘛?」隨後席薇檸立即就猜到他的心思:「我告訴你哦,你可不能花這麼多錢,給他們買禮物,我媽知道了,她肯定罵我的。」

他們家的宗旨就是,不能占別人便宜。

佔便宜,就相當於是欠別人人情。

楊臨嘉想了想,決定用另外一種方式,跟她溝通:「我是不是住在你姑婆家。」

「是啊!」

「我既然是住在她家,那是不是該給他們一家子,買一份禮物?」

「不用這麼客氣吧!」

「這也是禮貌。」

「行吧!」都已經用這樣的話,塞她嘴了,那她還能說什麼呢?「不過你今天,可是破費了,我給你刷卡的幾件衣服,不是很貴。」

聞言,楊臨嘉忍俊不禁,「沒什麼,大家都是朋友,貴與不貴,都是不重要,講究的就是心意。」

席薇檸覺得他的話,還是有幾分道理。

楊臨嘉挑了幾款項鏈,轉頭就問她,覺得怎麼樣。

席薇檸看了看,「還不錯。」

……

兩個小時后,他們回到了郭家。

就在大廳,見到了一位有點陌生,又有點熟悉的中年婦女。

唐小芯為席薇檸介紹:「這是廖大姨,你還記得嗎?」

聞言,席薇檸恍然大悟,「我記得,就是當年,租房子給媽做生意的房東。」

「哇,小芯你女兒的記憶力,真是好啊!」廖玉梅笑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