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小葉有十分的信心。」

張九齡說到這裏,停頓了一下,道:「老李,老聶,我們三個是同行,也是至交,我告訴你們一個秘密,你們要向我保證,這輩子永遠不要告訴別人。」

「什麼秘密?」李春風問道。

聶學亮則好奇地看着張九齡。

張九齡道:「我之前告訴過你們,白老將軍就是葉秋治好的,但是我沒有告訴你們葉秋救治白老將軍的過程。」

「白老將軍當時命懸一線,比錢老的情況還要嚴重百倍不止。」

「你們猜,葉秋是用什麼方法,治好了白老將軍?」

李春風和聶學亮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來,異口同聲地問道:「什麼方法?」

張九齡道:「小葉用的是點天燈,逆天續命。他為白老將軍續命了一年。」

什麼?

李春風和聶學亮驚得目瞪口呆。

過了好一陣。

李春風才道:「老張,你不是在開玩笑吧,小葉真的會逆天續命之法?」

「若不是親眼目睹,我也不敢相信,這件事情你們一定要保密,不要說出去,否則會給小葉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張九齡道:「我數次見小葉治病救人,他會無數種失傳的針灸術,據老李所講,葉秋還會補天手,再加上逆天續命之法,我想,小葉可以跟李正熙一戰,而且勝算很大。」

「等小葉勝了,我們就順勢把他送上醫聖的寶座。」

張九齡嘆道:「中醫幾百年都沒有出現醫聖了,如果小葉能成為醫聖,以他的年紀,氣質,容貌,醫術,一定會引起很多人關注中醫。」

「特別是年輕人,肯定會有很多人以他為榜樣,報考中醫大學,學習中醫。」

「到那時,振興中醫才不是一句空話。」

李春風沒想到張九齡是這樣的心思,感慨道:「想不到老張你看得這麼長遠,是我膚淺了。」

聶學亮道:「近些年來,我們一直在說振興中醫,也做了不少事情,但是並沒有改變中醫的現狀,也許,這次挑戰確實是一個機會。」

張九齡道:「我準備現在返回京城,聯繫中醫協會,然後安排挑戰的相關事宜。」

「老李,老聶,我想請你們去一趟嶗山,請徐六齣山。」

「到時候,我們四個一起去現場給小葉助威,怎麼樣?」

李春風和聶學亮同時點頭:「好!」

「那就分頭行動吧!」

【作者有話說】

第3更。

。 鳳緋池聽完,甩開沈汐禾的手,一臉驚恐。

「少主,我只是來替師父送葯的,我知我有些姿色,但我沒有興趣娶妻……」

沈汐禾聞言,嘴角抽抽了下。

她就知道,撩漢不太適合她。

不過她一開始就做好撩不動的準備。

便轉身,負手背他而立。

「少谷主想多了,我的意思是,我身負奇毒,而你師父多年來都未研製出解藥來——」

她頓了下,轉身,看著他淺笑。

「比起火雲毒蓮,毒蛇猛獸,是否我更適合作為你的研究對象呢?」

鳳緋池被她的話帶偏了,還真往這個思路上想了。

是啊,她這奇毒,就連師父都解不開,要是能將她這毒提出來,或許他的毒術可以更進一層。

但下一瞬,他又抬手,做了個打住的動作。

「等會,我不是我師父,我只負責制毒,對解毒不感興趣。」

他又不是救死扶傷的大夫。

沈汐禾對他這反派的思維模式一點都不意外。

「老谷主說過,我中的毒,需以毒攻毒才能解——」她眨了下眼,「若能解我身上的毒,你所研製的不就是更高明的毒藥了嗎?」

以毒攻毒,妙啊。

他怎麼沒想到這點。

「好!」

鳳緋池頓時想摩拳擦掌,就地將沈汐禾開膛破肚地研究下了。

但轉念一想,說好的解毒,將人開膛破肚了,還解什麼,直接送她上西天了。

「那就勞煩少谷主從今日起,隨我左右,在解毒之前,片刻不離身了。」

「……」

沈汐禾稀鬆平常的口吻,慧黠靈動的笑眼,這無法不多想的話,叫鳳緋池張了張嘴。

總覺得,哪裡不大對。

他明明是送個葯的,怎麼好像把自己送來了?

就這樣,沈汐禾的功力一恢復,鳳緋池就每日來找她把脈。

取血做實驗。

「這毒……遇寒則延緩,屬火性,但到底是哪幾種火性的毒,才會有這麼詭異的奇效?」

鳳緋池對著沈汐禾幾滴血,看了一天了。

至於他對面,打扮過的沈汐禾,他除了取血時瞥了眼,便再沒有抬頭看過。

沈汐禾雙手撐臉,就納了悶了,她這張臉,稍稍打扮下,不說傾國傾城,讓人眼前一亮的漂亮還是有的,要不然不樂也不會驚得手裡的蘋果都滾地上了。

但是在鳳緋池這,好像她的血更漂亮點?

離譜。

系統:你現在體會到,之前男神追你追不動的心情了吧。

沈汐禾:還好,我喜歡有挑戰的東西。

系統:你罵他是個東西……

沈汐禾:那他不是個東西?

系統:……

汝人否?

「你的血,明明帶著毒,但又毒不死活物,真是稀奇。」

鳳緋池忽然抬頭,想起來對面還坐著個活人了,望著她漂亮沒有病態的臉,更是點頭稱讚。

「漂亮——真是完美的毒。」

「……」

沈汐禾無語地扯了扯嘴角。

還以為他誇她漂亮:)

原來是誇她體內這奇毒啊。

你禮貌嗎。

「再給點?」

鳳緋池拿出一根細長的銀針,眼眸灼灼地望著沈汐禾,俊美的面上掛著邪魅的笑,像極了……

要害她的樣子。

沈汐禾淡定地伸出手,「取吧。」

對於自己的血一點都不心疼的。

鳳緋池便又取血了,一邊不忘肯定,「少主好魄力,就沖這份氣魄,我也會救你。」

難道不是沖我血厚,體內的毒厲害?

看透不說透,還能做朋友。

不樂看著急啊,這樁聯姻,還有希望嗎?

哪有追著女孩子取血制毒的!

別人大夫救人還會噓寒問暖,安撫病號呢。

他家少谷主這是將少主當活標本研究了啊。

於是,等鳳緋池離開時,不樂忍不住勸他,「少主到底是女孩子,您別嚇著她,取血拿毒蟲咬她,也是少主脾氣好,換個人早就生氣了。」

鳳緋池站定,忽然回頭盯著不樂。

義正凜然地道,「取血和毒蟲飲血,都是為了研究她體內的毒的成分,她這不是脾氣好,是性命在我手上,不得不配合。」

說著,又搖頭,「你搞清楚身份,現在是她有求於我。」

管她是少主還是教主,有求於人,當然不會發脾氣了。

不樂:「……」

算了,他現在就給谷主寫信,別指望聯姻了,不如加快研究解藥得好。

要不然這聯姻了以後夫妻反目也是不稀奇的事。

「不樂,我們是不是走錯了?」

鳳緋池又走了幾步,越走越覺得不對,往常從沈汐禾那離開,大概走一炷香不到就到了,怎麼今天走了兩炷香了?

他便環顧四周,懷疑自己走錯了。

「啊?不是這邊嗎?」

不樂撓了撓後腦勺,指著下坡的路,「應該是走這邊啊。」

他們都在紫雲殿山上待了這麼多天了,就是沈汐禾都覺著他們已經熟悉路況了,所以今天忘了派人送。

結果,就這一次沒送,主僕二人便失聯了。

「少主,少谷主和不樂,不見了。」

小奴急匆匆趕來,沈汐禾正在練功,聞言收了內力,從石床上一躍而下。

幾息便來到洞外,快到小奴眨眨眼。

少主的武功又精進了!

「何時何地不見的?派人找了嗎?」

「從少主這走後便不見了,弟子們將山頭都翻了一遍,沒找到人,只在下山的小徑山坡那,找到了這個。」

小奴將小瓶子遞給沈汐禾,沈汐禾接過,這是……能暫時壓制她體內毒性的葯。

這葯鳳緋池隨身攜帶,她身上還有半瓶沒吃完。

他不會亂丟才對。

除非——

這是他留下提醒她的線索。

難道火焰宗的副本劇情提前了?

她微微看著山下的鬱鬱蔥蔥,將瓶子收緊。

「小奴,我要下山一趟,你親自去一趟冥王山。」

說著,她附耳交代了幾句。

小奴聽完,大為震撼。

「這,當真有此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