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擦,這哪個混蛋,竟然敢偷偷跑到咱們靈劍宗的傳送陣里來?」

「抓起來,帶回去審問!」

「走!」

好吧。

這些個人,是萬獸真人和丹辰子安排在這裡看守傳送陣的。

鬱悶啊!

四級的傳送陣建好了,可是,那些個陣法師,白光一閃,全都不見了,再也沒回來,那青闕子,也是逃之夭夭。

倆老頭可就傻眼了,不會操控這東西啊,更關鍵的是,這東西到底好不好用?

沒辦法,只好讓人在這裡守著了。

這一守,就把喬拉丹給守來了。

只是。

現在的喬拉丹,渾身是傷,血肉模糊,哪能認得出來啊。

於是。

這倒霉蛋就被人倒著提在手裡,頭下腳上,向著靈劍宗飛了過去。

更慘的是。

提著喬拉丹的這傢伙,修為顯然不咋地,御劍飛行的技術那叫一個差,忽高忽低,忽左忽右,就跟過山車似的。

可憐的喬拉丹,本就一身是傷,暈的不行,再被這麼一折騰,更是暈了個徹徹底底,人事不省了。

好不容易到了靈劍宗。

噗通!

被當成姦細的喬拉丹,就這麼被扔在了地上,四仰八叉,濺起了一地的血。

「稟長老,傳送陣內發現一人。」

「唔,這傷不是我們打的,發現他的時候就這樣。」

嗯?

萬獸真人和丹辰子好了奇。

走上前去。

仔細一瞅。

「咦?怎麼看著這麼面熟呢?」

「不是吧,一臉的血,你也能認出來?」

「老夫認人的本事還是很強的,這傢伙給我一種很想揍他一頓的感覺,嗯,肯定是熟人。」

「會是誰呢?」

「卧槽,拉丹子!」

「啊?拉、拉丹子?」

「來人,快來人啊……」

雞飛狗跳。 公寓中,鹿溪早已把行李收拾好,兩個大箱子擺放在床腳,她自己坐在床上發獃。房間里安靜極了,橙色的燈管並不能讓她感到一絲暖意。

整個人籠罩在一層冰冷之中,雙眼獃滯,面無表情,但她腦子裡卻一刻沒停。甚至開始有些後悔自己沒有阻止立冬去做這件事,一旦出了差錯,有可能連命都搭進去。

然而,鹿溪不知道自己最擔心的事情已經發生,差錯已經出現。

……

噗通!噗通!立冬一路狂奔,除了自己的喘息和心臟劇烈跳動的聲音,再聽不到別的。他腦子裡一團亂麻,剛才那一幕不斷浮現在眼前。

帽子掉了,口罩掉了,自己完全暴露在兩個保鏢面前,這個錯誤所帶來的後果將會非常嚴重。他不知道自己接下去將面臨什麼,只能求助長谷川。

立冬一邊跑,一邊拿出手機給撥通了長谷川的電話。

「嘿!兄弟,怎麼樣?辦好了吧。」電話聽筒里傳來長谷川輕鬆的聲音。立冬頓了一下,呼哧帶喘的說:「出事了!」

接著,他用最快的速度把事情說了一遍。

電話另一頭的長谷川聽罷沉默了一下,似乎想再確認一遍,問道:「那個保鏢真的叫出了你的名字?」「是!」立冬十分堅定的回答,「我們以前就相互認識。」

長谷川立刻沉聲道:「別慌,我馬上去打探消息,你先回去,我隨後就到!」

掛斷了電話,立冬忿忿的揮了下拳頭,自顧的罵了一聲:「嗎的!怎麼會變成這樣!」

……

近二十分鐘之後,房間里的鹿溪聽到了開門聲,馬上迎了上去。當她看到自己的愛人完好無損的出現時,險些哭了出來。

鹿溪衝上去一把抱住他,「冬冬,你終於回來了,我好擔心你啊…」說著,她突然停了下來。因為她發現立冬臉色鐵青,緊緊咬牙。

「怎麼了?」鹿溪問道。立冬嘆了一聲,「出事了…」隨後把剛才的事情告訴了她。

……

沒過一會長谷川就來了,他的臉色也不太好,站在兩人對面搖了搖頭,低聲道:「事情鬧大了。」

立冬坐在床沿,雙手撐在腿上,低頭嘆了一聲,「說吧。」

長谷川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把兩人嚇了一跳,「凱文的保鏢不但在外面放出話,懸賞抓你,而且還報了警。現在黑白兩道的人都在找你。」

頓了頓,長谷川見兩人的狀態都不太好,實在不忍心繼續說下去。

鹿溪自然看出來,抬頭道:「還有呢?」

長谷川見此情景,只能如實說來,「還有一個更壞的消息…就在進來之前我剛剛接到消息,凱文已經脫離生命危險。」

「草!」立冬怒罵一聲,起身一拳狠狠打在牆上發泄自己的怨氣。

相比之下,鹿溪還是要冷靜多了,她問道:「我們現在能離境么?」這是她現在最關心的問題。立冬能不能殺了凱文她不在乎,她在乎的是兩個人能夠平平安安的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可惜,長谷川略顯無奈地搖了搖頭,「立冬已經在警局挂名了,出不了境。」

儘管之前就已經猜到了是這個結果,但聽到長谷川親口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鹿溪的臉上瞬間升起一陣萎靡。

沉默了幾秒,三人都沒有說話。

最強裝逼打臉系統 突然,鹿溪和立冬幾乎同時開口,各自問了一個問題。然而,兩人的問題截然不同,也代表著他們心中所想。

鹿溪的問題是:有辦法送我們出境么?

立冬的問題是:凱文在哪?

說完,兩人互看一眼。

長谷川道:「我馬上去找老闆,讓他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疏通疏通,放心吧,我一定儘力而為。」說完,他又看向了立冬,拍拍他的肩膀道:「至於你,還是老老實實待著吧。」

言畢,長谷川就要走。臨走前他還特意囑咐,這兩天先不要出門了,而且除了他自己以外,任何人來都不要開門。

長谷川走後,房間內陷入一片沉默。

立冬仍坐在床上,面對牆壁微微低著頭,背對鹿溪。鹿溪則輕輕靠在他背上,兩隻手繞過脖子,緊緊摟住他。

……

「我真沒用,這麼點事都辦不好。現在…我們想走都走不了。」良久之後,立冬開口說了句話。語氣里充滿了不甘與自責。

鹿溪輕輕笑了笑,溫柔的說:「我不這樣認為。冬冬,你知道么,你救了一個男孩,那是一條生命,你真的很棒!那個男孩會永遠記住你的,你會成為他兒時記憶中的英雄。」

聽到這話,立冬身子微微一抖,漸漸挺起腰,似乎有些緩過來。但馬上又嘆了一聲,「可這都是我造成的。如果我沒開槍,那個男孩不會停留在馬路上。」

「如果你沒救他,他甚至可能會被車撞死。當時你完全可以不管他,那樣你就會全身而退,你明知道救了他一定會惹上麻煩,但你還是這樣做了。冬冬,你真的很棒,我為你驕傲。」

立冬緩緩轉過頭,「真…真的么?」鹿溪抱著她,用自己的鼻子輕輕蹭了蹭他的側臉,「當然啊。我真的很高興你選擇救那個小男孩,你真的很棒。」

「可我…把事情搞砸了…」「這世上沒有人會一直贏。冬冬,我們今後將會面對更大的困難,所以,我們要學會接受失敗。」

……

第二天兩人也沒有出門,好在家裡有些吃的東西。鹿溪煎了兩塊牛排給立冬吃,自己弄了點水果吃吃。

神魔爆發 雖然經過昨晚鹿溪的勸導,立冬已經想通了,但是不能離境的事實已經擺在了面前,肯定還是有些沮喪。兩人一整天情緒都很低落。

晚上九點多的時候,長谷川突然過來了。

一進屋他就興奮的說:「老闆答應幫忙了,走,跟我去見他!」

兩人聽到這個消息都很高興,之前的陰霾一掃而光。不管能不能成,至少有了一絲希望。而且,從長谷川在這片區域的實力也能看出,他的老闆一定不簡單。 老話說得好,金窩銀窩,不如自己家的狗窩。

回到了靈劍宗的喬拉丹,那叫一個愜意。

躺在一張搖椅上,享受著狐岐山頂特有的秋季暖陽,身旁,青松岩柏分立兩側,這個端茶那個倒水的,整個一土皇帝的做派。

在外面闖蕩了這麼久,又是殺人奪寶,又是勾心鬥角的,身心疲憊。

還是靈劍宗好啊。

別看是小門派,就那麼百十號人,可是,終歸是自己的門派。

執事長老的身份往那一擺,任誰見了都得乖乖的行禮問安,很大佬的感覺有木有。

唯一不爽的是。

「我說小子,你都躺這裡好幾天了,難道打算就爛在這椅子上?」

「那四級傳送陣到底是怎麼回事?」

「煉之幻境到底發生了什麼?」

「你真的跟龍虎寺扯上了關係?」

「七寶玲瓏閣的拍賣會是不是有很多寶貝啊?」

「你怎麼一身是傷的回來了?」

「說話,你小子倒是說話啊!」

說個屁啊!

喬拉丹快要被這倆老頭兒給煩死了。

煉之幻境的事情不能說,一旦走漏了消息,整個青麓山脈都會震動,到時候,靈劍宗可就成了眾矢之的了。

龍虎寺的事情也不能說,這前腳剛剛跑出來,若是後腳被那群醜尼姑尋了過來,還不如抹脖子自殺省事兒。

七寶玲瓏閣的拍賣會,也不能說。

至於這四級傳送陣,鬼知道是怎麼回事兒,得等到懶病好了才能過去查看,曬太陽呢,沒空兒。

「我說二位長老,這風和日麗、陽光明媚的,咱能不能消停一下,讓我好好欣賞一下咱狐岐山的風光,您二老要是閑著無聊呢,就去閉關,靈石管夠,成不?」

嘴嚴著呢。

萬獸真人和丹辰子,你瞅瞅我,我瞅瞅你,恨不得將這個憊懶的傢伙揪起來暴揍一頓。

可是。

看到不遠處趴著的那個三米多長的大螞蟻,二老明智的選擇了閃人。

「這小子出去一趟,越發的高深莫測了。」

「是啊,那妖獸明顯已經是四階巔峰了,估計很快就要達到五階了。」

「五階,相當於培元境啊,尼瑪,咱兩個老傢伙辛辛苦苦修鍊了這麼多年都沒有達到培元境,這小子出去溜達一趟,竟然逮了一隻培元境的妖獸,想想就氣。」

「罷了罷了,這小子既然這麼能折騰,我看,門派就交給他搭理好了,咱們兩個就安心的做長老,好好修鍊,爭取早日突破。」

「也是,門派交給這小子,老夫放心。」

還真是。

萌寶突襲:腹黑總裁俏媽咪 無論是萬獸真人還是丹辰子,都不是那種擅長管理的人,門派若是交給他倆,不說發展了,能不倒退就不錯了。

再瞅瞅喬拉丹,從當初的三派合併到後來的剿滅青蒼派,再到如今坐擁四級傳送陣,這靈劍宗就如同坐了火箭一般,實力飆升。

所以。

倆老頭很有自知之明的將大權交出,準備去頤養天年、苦心修鍊了。

可是。

「報!!!」

門外衝進一弟子。

「稟告三位長老,山下來了一老尼姑,說是來送禮的!」

老尼姑?

萬獸真人和丹辰子面面相覷。

靈劍宗可是道門啊,跟佛門甚少有瓜葛,怎麼會有尼姑來送禮呢?

「那尼姑長的什麼模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