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事,公主?艾克?誰在哪裡說話?我這哪來的公主?」

咚咚!

未等那邊回應,佩姬就用白嫩的食指戳了戳卡西。

「你又幹什麼?」

「他說的公主是我。」佩姬小聲道。

「公主?你是精靈族的公主?」卡西張大了嘴巴,整個人如遭雷擊一般。

「怎麼了?我就不能是你的公主?」佩姬氣呼呼道。

「公主?你在嗎?」那聲音焦急道。

「哈伊哥哥,是你嗎?」佩姬驚喜道。

「太好了!公主你沒事!」哈伊松出一口氣,他等這個消息是在等了太久。

滋滋——

不多時,雜音再次響起。

「不行!又開始干擾了!別浪費時間說廢話了!」諾爾大聲道。

「卡西,你聽我說,你們現在所出的蟲巢正在向著王國國都運動!」

「巢穴在運動?難怪!」卡西聯想到剛才蟲巢的異變喃喃道。

「卡西,現在擺在你們面前的只有兩條路,第一條是在蟲巢內尋個好地方藏起來,等到蟲巢穩定之後,我們就能派人來找你們了。」

「第二條就需要冒點險了!在蟲巢移動的過程中,我們推算出有三個連接點位置!在那三個位置,你可以打破空間壁壘逃出來!不過這三個位置持續的時間都不會超過一分鐘!」

卡西瞳孔一縮,從艾克的話看來,選擇第一條是安全穩妥些的。

事實上,噬藤所在的洞穴還是不錯的。

但問題是他已經帶著佩姬走了出來,而且蟲巢發生異變,內部又會有什麼變化,誰也不知道!與其將自己的命運交給上天,還不如去拼一把!

「我選第二條!」

「不行!太危險了!你得選第一條!公主決不能出事!」哈伊急切道。

卡西蹙起眉頭,這傢伙是誰啊。

「艾克,我也覺得第二條太危險了,三個位置雖然相對來說穩定,可蟲巢終究還在運轉,出點差錯就是萬劫不復!更何況持續的時間連一分鐘都不到呢?」諾爾撓了撓頭。

「卡西,你和公主決定吧。」艾克閉上了雙眼,他們沒有人可以提卡西他們選擇。

卡西偏過頭,瞧向了背後的佩姬。

「你看我幹什麼?你是我丈夫,你做出選擇就好了。」佩姬笑靨如花。

卡西心中忽然淌過一陣暖流,深吸一口氣擲地有聲道,「就選擇第二條!」

「好!我把地點資料給你傳輸過去!」艾克給諾爾打了個手勢。

啪啪啪!

一陣操作后,資料斷斷續續來到卡西的聯絡器中,完成傳輸沒幾秒信號干擾便劇烈起來,瞬間中斷了聯繫!

「好險!」看著聯絡器中的資料卡西心中堅定無比。 ?啪啪!

卡西尋了個安全的位置,開始仔細查看其艾克傳來的資料。

三個節點都在蟲巢壁壘的邊緣,他們會與精靈王國的三個地方接連!

第一個節點距離他們現在的位置並不遠,而交匯的時間也只有一個小時了!

「咱們得出發了。」卡西望著東北方向喃喃道。

「我們能出去嗎?」佩姬不安道,她雖然將選擇權交給了卡西,可面對未知的危險還是像個小女孩一般。

「當然能!」卡西斬釘截鐵道。

噠噠噠噠——

就在他們離去后不久,濕潤的土地忽然冒出一個小土包,一隻臉盆大小的灰白色條紋絨毛蜘蛛鑽了出來,他黑色八對眸子黝黑深邃。

吱吱!

蜘蛛口器開合,放肆叫喊著。

「哦,剛走沒多久嘛。」

一棵鬱鬱蔥蔥的古樹枝椏上忽然吊下一條絲線,帕麗朵一個翻身立在了地上。

「大人,為什麼不通知蠻古他們?」帕麗朵身後一蛛女恭敬道。

「除了母巢區域外,其他地方又有多少聽從我們的命令?自從女皇沉睡開始,這些傢伙的心是越來越不平靜了。」帕麗朵撥弄著手指,冷笑道。

「那我們繼續追嗎?」

「不不不,現在通知蠻古他們把。」帕麗朵哈哈輕笑著,動作妖媚至極。

「可是大人你剛才···」蛛女頓時迷糊了。

「這兩人去的地方可是蠻古的地盤,他們絕不會坐視不理,就讓他們替我們探探路先,看看這幾個人類小傢伙的實力。」帕麗朵嗤笑起來。

「明白!大人!」蛛女聽此眼前一亮,果然還是大人更勝一籌。

······

沿著資料上地圖的路線,卡西與佩姬兩人穿過了森林,一座戈壁石原就此浮現。

狂風呼嘯,給這塊荒涼的地方更添蕭瑟。

「呼——呼——」卡西滿頭是汗,整個人恍若從河中打撈出來一般。

滋——

突然,一雙小手搭在了卡西的臉頰上,一塊沁著香味的手帕輕輕拂拭過肌膚。

「你累了吧,要不我們休息會?」佩姬小聲道。

卡西嘴角微微揚起,「現在可不是休息的時候,咱們得先趕到那個節點,若是錯過了,就少了一次機會。」

佩姬點點頭,可看著卡西的樣子還是覺得他太辛苦了,畢竟這個大壞蛋背了她一路。

「我恢復些氣力了,要不你放我下來吧。」佩姬又道。

「放你下來?算了吧,那更慢。」卡西一咬牙,身子隱入了石原深處。

與此同時,在石原某處地下洞窟。

寬大的洞窟內部分佈著一個個小洞穴,十數種某名的蟲族生物充斥期間。

中央的石台上趴著一隻巨大的甲殼類蟲族,他閉著雙眼,休憩著。

嗡嗡!嗡嗡!

咻!

一道流星般的小蟲飛射進來,就在即將擊中那蟲族的時候突兀的停滯住了身形。

啪!

那蟲族睜開了雙眼,灰黃如琥珀。

嘶嘶!

被某種力量束縛住的小蟲子如沙粒般消散,只留下了一段詭異的鳴叫信息。

「哼!」

蠻古打開了背後閉合的厚翼,充滿鋼鐵光澤的蟬翼一陣,整個洞窟都震顫起來!

「大人,你怎麼醒了?」

模樣與蠻古差不多,但體型小了一大圈的蟲族自洞窟某條通道爬行進來。

「查古,帕麗朵那小娘皮傳來了信息,讓我去把那闖進蟲巢的人類抓回來。」蠻古瓮聲瓮氣道。

「哼!帕麗朵這小蟲子還敢命令大人嗎?」查古不屑道,「若不是看在女皇的份上,誰搭理她?」

「女皇沉睡千年之久,帕麗朵還沒有看清楚形式啊。」蠻古桀笑著。

「大人,咱們就在這待著,看那小蟲子有什麼辦法!」

「不,咱們得出去。」蠻古一反常態,「這些不長眼的人類都闖進我的地盤來了,還縮著做什麼?」

我只想求個好宿主免費線上閱讀_煩龍龍_95總裁小說 「他們進入石原了?」

「今晚我們加餐!好久沒有嘗到人類的滋味了。」蠻古羽翼飛速震顫著,一陣陣塵煙瀰漫開來,這是一種開戰的信號!

隆隆!

整個洞窟都搖晃起來,他們的王下達了命令!

···

蒂舍小鎮。

艾克等人已經上了魔獸車,他們也需要沿著節點變化的方向追尋。

咚!咚!咚!

「但丁你怎麼一個人過來了?薩帝和阿拉貢呢?」艾克站在車旁詫異道,剛剛他就讓兩人去把薩帝背過來了。

「艾克大哥,薩帝大哥又開始了,大先知的封印快撐不住了!」但丁焦急道。

「什麼?」艾克一把扔下手頭的東西,急匆匆的奔向木屋旅館。

啪!

一打開房門,他就瞧見阿拉貢壓住了薩帝的身子,而薩帝不斷抽搐著,那隻右臂腫脹了足足兩大圈,如同象腿一般,嚇人無比。

「怎麼會這樣!」艾克急忙從空間指環中掏出一小瓶冰藍色的藥劑,灌入薩帝的嘴中。

咕咚!咕咚!

在嗆了好幾口之後,薩帝的情緒終於又穩定下來,呼吸變得平緩,恢復了原本的模樣。

「呼!」阿拉貢見狀起身坐到一旁。「艾克,薩帝撐不住了,咱們得把他先送到帝摩達。」

「溫妮也很擔心呢。」納菲聞言趕到,手中抱著的正是翡翠龍蛋。

龍蛋不斷震顫著,顯然表達了某種激動的情緒。

「啊嗚嗚——」皮克斯也在一旁點著頭,在逐漸吸收了溫妮贈予的力量之後,他徹底從幼生期跨入了成長期,拜託了蛋殼的束縛,可以獨立生活在外界。

此時的他正撲扇著一對肉翼,漂浮在空中。

「但丁,你先帶著薩帝去帝摩達。」艾克直接道。

「可路上怎麼辦?從這裡到帝摩達花費的時間太久了。」但丁撓著頭。

「先去百花之都狄葉妮吧。」帕尼適時出現,「在那裡有一個緊急傳送陣,你們的情況女王大人早就知道了,你們可以帶著他直接傳送到帝摩達!」

「真的嗎?那可就太好了!」但丁一拍手。

「那就兵分兩路吧。」艾克透過窗戶望著外面的天空,夜色已逝,一抹魚肚白浮現,預示出又一個白日的到來。 ?「大壞蛋,你找到位置沒?」

佩姬趴在卡西的背上,望著他一頭愁緒的模樣不免也擔心起來。

「這個節點太模糊了,我們只能等空間壁壘發生摩擦碰撞之時才能瞧見。」卡西深吸一口氣。

跟在艾克身旁,別的東西沒學會,一大套一大套的理論還是有的。

畢竟,艾克傳輸過來的資料只是一個預測值,並不代表著絕對。

佩姬靜靜思考著,假若真要等到那個時候,根據卡西的朋友所說,留給他們的時間就剩下一分鐘了,一旦錯過就得立刻趕往下一個節點。

「我們一定會成功的!」最後佩姬打氣道。

「小丫頭,不用來激勵我。」卡西尋了快平台的石地,將佩姬輕輕放下,走了這麼長時間的路也該休息一會了。

現在他們什麼都不需要做,等待就行。

「給!」卡西從空間指環中掏出了水壺和一些新鮮的果子,這都是提前準備好的。

佩姬也不矯情,結果之後便享用起來。

「怎麼?現在不嫌棄了?」卡西見此挑了挑眉頭。

「你是我丈夫,我嫌棄什麼?」佩姬立馬回瞪過去,眼珠子提溜著,又不知打起什麼壞主意。

「你都是我丈夫了,要不我們親一個?嗯——」

望著佩姬撅起的櫻桃小嘴,卡西一個激靈,馬上站起身子走到一側。

「你先吃著,我去看看四周。」

「呵呵——」佩姬發出一連串清脆的笑聲,可若是仔細一瞧,就能發現她那張通紅如霞的雙頰,滾燙欲滴。

「我不會真喜歡上這壞蛋了吧,不可能!不可能!我們認識的時間連一天都沒到呢!」佩姬捂著臉蛋心亂如麻。

正如卡西所料,之前她所說的負責只是一個臨時想起的玩笑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