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南宮公子,那丫頭說,她要玩點大的,要一萬靈石一場!

「得!就干她這一票!」

這幾個人彈冠相慶,顯然以為自己碰上了一條傻魚。

不僅傻而且肥。

……

這邊,鍾離晏看的一愣一愣的,「你要玩那麼大?」

「這可都是我的搖錢樹啊,當然要多搖一點才是。」

「可是你約的是今天晚上,我記得你明天午時還要跟溫嘉婷那個丫頭幹上,這不要緊嗎?」

「誰說我約的今天晚上就要去了?」季如微白了鍾離晏一眼,「就晾晾他們。」

「可是我看如玉君子這回話回的彬彬有禮,你就忍心這樣對他?」

「那美人無修還騙了你呢!我這是替你報仇來著!你竟然就心軟了?」

「我這不是擔心你的桃花嘛…這人生不就是道侶、修鍊和靈石嘛,你這樣摧殘自己的愛慕者,會有報應的,就像美人無修一樣……」

季如微真想扒開鍾離晏的腦子看看,裡面到底都裝了些啥,整天就想著道侶,而且,被騙的這麼慘,還幫著別人說話!

「走!吃東西去!」

季如微決定終止這個話題,要不然,她覺得自己會被這小子給氣死。

血映蒼穹 飯廳內。

鍾離晏目瞪口呆的看著季如微,「兄弟!我記得你已經築基了,可以不用吃飯了,可是你這都吃了十個輪次了!」

「這飯菜實在是太好吃了,我真的是剋制不住自己。」季如微一邊說話,一邊往自己的嘴裡塞滿食物。

在悟道塔,自己修鍊了十年,每天吃的不如狗,這下子,終於解放了!

雖然這身體不需要,但是心靈,還是需要食物的慰藉!

季如微摸著自己的肚子,一臉滿足的回到自己的小鋪,舒服的打來個長嗝,就準備去夢周公了。

沈青白一副累壞了的樣子,有氣無力的說道,「跟你說個事,剛剛就在青門湖那邊,天降異像,溫嘉婷築基了。」

「哦。」季如微表示她已經知道了。

「你就一點都不吃驚?」

「這有什麼好吃驚的,」季如微滿不在乎的說道,「就算她築基了又如何?我照樣有辦法打的她滿地找牙!」

「嗯個,雖然你有自信,但是我還是不會壓你贏的,」沈青白點了點頭,「畢竟你的賠率已經到了一百比一。」

嗯,線上賭局?季如微略微一思考,覺得這也是一個不錯的收入方法。

季如微仔細核算了一下自己的財產,除去修鍊進階用去的都八千,自己還需要湊夠一萬八千極品靈石。

從溫嘉婷那裡坑了一筆,可就算是這樣,還差八千極品靈石,按照一百兌一的概率,自己還要弄到八萬上品靈石。

還要加上鍾離晏那小子的五千上品靈石。

唉,賺靈石難,難於上青天啊!

只能期待那幾株韭菜肥的很,可以使勁的擼羊毛了。

這邊在酒館醉生夢死的幾個人,突然間感到背後一陣惡寒,就像是被什麼不懷好意的東西給盯上了。

清晨早起,季如微看了課表,是聽耳老妖怪的靈文定理課,下午和晚上又是上兩門極其無聊的異類語課,想去那彎成蚯蚓一樣的古人語,和變體眾多龍文,驚雷一般的聲音,季如微再一次感到生無可戀。

「當初,為什麼要選古人語呢?」季如微向元啟抱怨道。

「這個你先學著就是了,這個對於符法是大有裨益。」元啟依舊是一副不耐煩的語氣。

符法?季如微一聽到這個,就想到了聽耳這小氣的老妖怪,就感到一陣的膽顫。

季如微到了登天梯,今日倒是沒有一個人要攔著她,這件事讓季如微心情大好。

只是那碎碎念的聲音,和似有似無的注視,依舊讓她感到有些不舒服。

築基了,神識的敏銳度上升了好幾個檔次,這些往日忽略的耳語,清晰可見,就像在耳邊無限放大……

「你知道她今日午時要和溫嘉婷比斗這事嗎?」

「呵!就一個從鄉下紅塵來的破落修士,也是有點膽大包天啊!」

「是啊,這溫嘉婷的爹爹,最恨自己的女兒被欺負了,把她寵的跟什麼似的,她築基后的第一件任務,肯定十有八九會把她整死。」

任務?什麼任務?季如微耳朵一動,這邊,肩膀突然被重重的拍了一下,她被嚇了一大跳。

鍾離晏這小子今日來的心情大好,顯然把把那些煩惱的事情拋之腦後了。

「季如微!兄弟我可是相當的看好你,今日你一定要狠狠地教訓溫嘉婷那個女人!我看不順眼她很久了!」

「嗯個,放心,保證不會讓你失望。不過話說回來,築基以後要執行任務?這是怎麼回事兒?」

「這你都不知道?這築基修士在咱們大衍朝,就相當於一個官員吧。每一月會發五百靈石,但是與之相對的,你都要去黑衣廳領一個任務。若是超過一年不去,你就要被抓去挖礦了。這才是最慘的!」

黑衣廳!這下子,幽九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整自己的就了!這下子,自己的前景堪憂啊!

「咚咚咚。」三聲龍鼓響,已經上課了。

季如微到來這浮雲閣的甲室,聽耳那老妖怪看起來愁雲滿身,全然失卻了往日的那些鮮活氣,讓季如微有些暗暗奇怪。

「今天,我們就講講這制符。」聽耳老妖怪有氣無力地上著課,「今日的小測就是,制出一道合格的儲靈符。」

「符者,天地之理也。知其道,用於道。」聽耳一本正經的說道。

季如微一見聽耳今日這麼一本正經的上課,突然間有點不習慣。

「一道好符,制符的材料,用的符水,有些影響,但是問題不大。

聽耳繼續有氣無力的說道,「關鍵之處就是對於符文的理解。符文,就是不同的靈文定理組合而成的。我們之前已經學了九種靈文定理……」

聽耳這課上的無聊的緊,毫無起伏變化的聲音,聽的只讓人犯困。

「季如微!」

聽耳一聲大喝,立馬把季如微給驚醒了。 「不過,顧白兄弟,你上這浮雲閣幹嘛?」季如微相當好奇的問道。

顧白一身標準的殺人放火,月黑風高夜的裝備,看著就不像幹什麼好事的。

「咳咳,」顧白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我有點不放心你。」

季如微突然間相當驚恐,不放心我,難道,這小子,看了我角斗場上的英姿,愛上了我?

這可真不是一件好事啊!我就說嗎,自己這麼招人喜歡,沒有一兩朵桃花開,這正常嗎?顯然是相當不正常的!

這邊,,顧白憂心忡忡的想,我其實是不放心我那從小玩到大的發小…我擔心他們幾個會被你坑慘了……

顧白其實剛剛進入到這青門宮,是遭遇到了一場財政危機的。

這時候,剛好他的發小南宮洐,突然間來找他,說是有一筆大活要干。

雖然顧白的內心有些許掙扎,但是在南宮洐這三寸不爛之舌之下,生生的把這一件坑人的事描述成一件替天行道,行俠仗義的大好事。

當時還有點單純的顧白就這樣糊弄過去了,結果後來顧白回頭一想,越想越不對味,越想越不對味……

最後還是拿了這筆靈石,只是從此收手不幹了。

前幾日,那小子突然間又找到他,說是又有一筆大活,顧白想了一想,覺得天天撿靈石這語氣,這口吻,越看越想季如微這丫頭的口吻!

這丫頭的靈石是相當不好拿呀!這上次入青門派的考核他就知道,這丫頭心思機敏的很,靈石簡直就是她的命根子啊!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丫頭看破了那考核的標準!演戲演的假的一逼!

說實話,自己真的是擔心南宮洐那小子,深深地覺著這小子會被季如微給坑的連褲衩都不剩……

就在季如微在這邊想入非非,該怎麼拒絕一個花季少男的心思,又不傷害到他的弱小心靈,正深深苦惱之際,就聽到一個極其囂張的聲音在後邊傳了過來,「天天撿靈石?你在登天梯下邊杵了半天,不上來,是想干哈?」

季如微抬頭一看,七個人,高矮胖瘦,層次不齊,心裡有些稍稍的激動。

本來自己以為頂天了就只有三四個人的樣子,結果萬萬沒想到,這肥羊竟然有七隻!

這年頭,真是人傻錢多好騙啊!

也是,誰會相信一個剛剛築基的人,會有多厲害呢?

「公子如玉?」季如微試探性的問道。

「是啊,你還不快點!你知道哥幾個等你這丫頭,喝風喝了多久嗎?」

「喲,既然這麼迫不及待地想給我送靈石,我也沒意見!」

在一旁的谷陽黎砸砸嘴,「這丫頭,夠囂張啊!」

南宮洐不以為意的說道,「當年的司深不也是狂的沒邊了,結果還不是讓哥幾個坑的連褲衩都不剩?就一個小破築基,我們幾個築基了兩三年的內門子弟,會幹不過這還在青門宮外門蹦躂的小矮子?」

南宮洐雖然看了季如微和溫嘉婷那場比斗,可還是不以為然,就覺得兩小姑娘之間的打打殺殺,不就是那點男歡女愛的破事嗎!

姬如易這人可真是個禍害,據他所知,自從這小子入了宮,女修那邊是一片的腥風血雨啊!

就鬧到上角斗場的,已經不下三次了!

看看,自己弄一個帥哥的照片,這丫頭還不是屁顛屁顛的找上門來了?

不,好像不對,這丫頭是自己主動找架打的。

南宮洐還在這邊做著日入上萬極品靈石的美夢,季如微就臉不紅心不跳的上來了,只見她以一種挑剔的眼光,把他們幾個從頭到腳,掃到尾,那眼神,就跟挑豬肉一樣,看的南宮洐一陣火大。

這丫頭,欠收拾!

「你們幾個,是一起上,還是單挑啊?」

南宮洐壓住自己的脾性,有點陰陽怪氣的說道,「一起上多沒意思啊,我們玩大一點,就我們幾個先單挑,你選兩個,最後一場我們一起上,一起上就七萬靈石一場,你看怎麼著。」

喲!七萬靈石!今年的肥羊主動把肉往自己嘴裡送,這能不要嘛!

「嘖,沒實力的就是這麼麻煩,也行吧,今天我剛好沒事,就陪你們幾個雜魚玩幾場!」

雜魚?南宮洐快要氣炸了,朝著旁邊拉著自己的幾人吼道,「快放開我!老子就要讓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囂張丫頭知道知道,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旁邊那幾人拚命勸導,「老大,想想司深那小子,剛來不也是狂的沒邊,最後不是被我們幾個收拾的慘兮兮的。」

「老大,靈石,亮晶晶的靈石!」

呵!看在靈石的面子上,他忍了!

「你決定第一場挑誰?」南宮洐皮笑肉不笑的對季如微說道。

「你。」

「我?你確定嗎?我可是這個人裡面最強的,這一萬極品靈石一場,這價碼可不便宜啊。」

呸!前兩場就是想讓這丫頭片子贏,大頭在最後一場,前面兩場要讓她覺著自己這幫人不堪一擊,最後一場才會見錢眼開,乖乖的轉進套里。

想讓他忍著脾性給這丫頭打?多大的臉啊!

「就是想試試這最強的是個什麼水平,若是太次了,浪費時間,我還不如回去睡覺。」

南宮洐忍了忍,要不是自己等了你這麼多天,又缺靈石的緊,要不然,絕對會把你這丫頭教訓的哭天喊地!

「行,一刻鐘后,就在這,先準備準備。」

「嘖,麻煩!」

待會絕對讓你哭出來,你先得意著吧!

南宮洐走到一旁,旁邊的兄弟立馬拚命勸道,「老大,你可千萬要忍住啊!想想靈石!」

「還有你那些人偶。」 死神傳之光速小將 谷陽黎一針見血的說道。

是的,自己那些可愛的人偶,要是爸爸不賺靈石養家,她們就沒有可愛的小房子住了!

為了自己那些可愛的人偶女兒,自己也要忍下去!

季如微看著南宮洐,嗯,長的還算不錯,就沖著麵皮也當得起公子如玉這稱呼,只是他那眼睛要是不這麼惡狠狠地瞪著自己,就更加好了。

就好像自己搶走了他的女兒一樣。

「開始嗎?」南宮洐扯出一個笑容。

「開始吧。」 季如微偷偷的用傳音鏡,向顧白問道,「顧白大兄弟,你說說,他們會怎麼坑我?」

顧白沒好氣的回道,「騙賭的不都這樣嗎,讓菜鳥先上,贏了兩局,嘗到了甜頭,最後一盤反殺唄。」

「呵呵,那這樣正好,那自己就可以放心的戲弄了。」

戲弄……

顧白為自己的發小南宮洐擦了一把汗,兄弟,你這會可能真要陰溝裡翻船了。

季如微看著南宮洐,也不拔劍,就這樣在他旁邊走來走去。

我的英雄學院之我的人生 「你不拔劍?」南宮洐有些疑惑的問道,如果他沒有記錯的,這丫頭擅長的就是劍了。

「你們這群人,還不配我拔劍。」

那神態,那語氣,真的是活活把南宮洐給氣吐血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