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楊帆沒能說完了。

要說吐了。

「是人?是人?是人?」

他此刻只能一臉苦澀的瘋狂重複二字。

這還是人嗎?

這還能用人的眼光去看待嗎?

這是神,這特么是神人啊。

十九首歌。

首首質量拔尖。

讓楊帆他這個專業人士,聽著和歌王曲級別的歌曲,沒什麼區別。

他之前就已經知道蘇木很無敵了。

可是就當你接受他無敵的時候,別人頓的一下,就更無敵了。

這傢伙完全是挑戰別人認知的存在。

「想好了嗎,要那首。」

老龐仰在沙發上問。

楊帆好想說一句:「我都要。」

可是不行。

要不到。

「我突然在想,我為什麼沒有一個哥哥,或者是爸爸,姓蘇來著。」

楊帆突然冒出一句。

「認賊作父?」

「賊?」楊帆皺眉。

「不是有木賊嗎。」老龐笑道。

「此木非彼木!」

楊帆沒好氣的道:「不許你侮辱我的蘇老師。」

「蘇老師和木賊那個坑貨是完全不一樣的。」

「你不要在這裡瞎扯木賊。」

「小心我揍你。」

楊帆說著揮了揮拳頭。

開玩笑,蘇老師和木賊,那有可比性嗎?

那顯然是沒有可比性的嘛。

楊帆現在簡直堪稱蘇老師死忠粉了。

「行行行。」

老龐想著以前楊帆燒木和現在這般模樣,都覺得饒是有趣,笑了一下,接著道:「所以呢?你決定選那一首歌了?」

「我這兒來了一條簡訊。」

「說的是,可以選一首進入今年的歌王盛典,」

楊帆輕輕摸了摸他在休息室里也供著的發財樹后,聞言,盯向老龐,糾結道:「歌王盛典嗎……可是我今年歌王盛典不是有《十年》了嗎?」

「簡單呀,下個月再拿個冠軍,你歌王盛典就可以唱兩首了。」

「額……」

提起拿冠軍,楊帆就心累,他都棄暗投明了,好像都被狙擊了兩次。

「拿冠軍的話,我不唱蘇老師的歌,我很沒有安全感。」楊帆仰頭,盯了盯天花板,唏噓道:「要不,我們挑兩首,拿一首衝擊下個月的冠軍單曲?」

「我當然沒意見。」

老龐想了想:「我幫你去問問吧,應該可以吧。」

「我算了算,如果你今年的歌王盛典,兩首歌都拿下歌王曲,那麼……」

「你好像今年就是歌王了。」

楊帆:「!」

好像真是。

歌王曾經離他多麼遙遠的,現在有些近在咫尺的時候。

楊帆心裡有些五味雜陳。

入行十年,匆匆而過。

他終於也要成為歌王了。

也不能叫成為,應該說是有機會。

而這個機會,他當然也想放過。

他相信華盛也不會想放過的。

所以,楊帆趕緊拿出了手機。

把自己的需求一提,厲害一提。

果然。

公司同意了。

讓他優先選歌,選兩首。

然後下個月會給公司最高檔的資源推送渠道,助他衝擊歌王盛典上,表演兩曲的機會。

「定好了嗎?」

「定好了。」

《十年》,《somethingjustlikethis》,《一路向北》……

就用這三首。

一舉奠定歌王!

……

「嗯嗯,我準備好了。」

蘇木在和憨華通電話。

「曲子都交給專業的人編舞了,節目檯子也開始搭了。」蘇木笑著對憨華道。

「時間,看他們速度,估計要明年年初了。」

「是的,應該是要合州之後了。」

電話那頭突然有一個消息傳過來,讓蘇木愣了一愣。

「什麼!」

蘇木驚訝,「同時合兩州?」

「那兩個州?」

「白州和韓州啊……行,我知道了。」

「哈?你怕和韓州的打歌節目撞檔了?」

蘇木砸吧了一下嘴,「不用怕,撞就撞唄。」

反正輸不了。

他給憨華他們做的那個節目拿的是什麼歌?

開玩笑。

他真不信了,前面五期,期期壓軸曲王炸,還能給不火爆。

「行,你們等著安排吧,我拿歌,你放心就好了。」

「好,你訓練去吧。」

很快,掛斷電話。

蘇木隨意看了看辦公桌上的日曆。

好傢夥,還有幾個月又要合州了。

而這次合州,是合雙州。

白州,韓州同時加入華星一家親的群聊。

蘇木聳聳肩。

這次他是真真真的可以放一個大大的假了。

真的,啥都不用做了。

他估摸著,他要是再拿歌出去。

老李真得被整瘋了,當然不可能來找他要新的曲子了。

「完事兒,放假。」

雖然今年說了不知多少次這句話,都沒放點,但他覺得這次是最後一次了。

蘇木笑笑,打算去上個廁所。

上廁所。

不僅女生喜歡結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