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們的人都叫過來,讓你們的大哥來見我。」

「好…好…」漢子如蒙大赦,不一會,一群人跑了過來,一個粗狂的漢子走了出來,向趙寒低了低頭。

「趙連長,您找我?」

這些人雖然看著一身痞氣,不過看起來倒不像是惡人,而且,人群中還有不少女性,看她們的精神狀態也是不錯。

「帶著你們的人,到一樓大廳等我。」

轉身便走,身後,那漢子低聲問道:「敢問趙連長,你是要去找皇甫文淵嗎?不知意欲何為?」

趙寒疑惑的回頭,心想你丫還給我拽文呢?

「要他命?怎麼,你有意見?」

漢子面露喜色:「我果然沒看錯你,我叫喪彪,道上的兄弟叫我一聲彪哥,敢問趙連長,可需要幫手?」

趙寒差點要笑出來了,掃黑這麼多年了,你還敢自稱是道上的,你是有多麼的大無畏啊。

「不用,殺雞屠狗而已。」說罷便繼續往上走去。

喪彪哈哈一笑:「兄弟們,走,我們下去。」

這喪彪一身的匪氣,不過看著倒不像是喪盡天良之人,以後說不定可用。

這一層,沒人把守。

趙寒抽出刀盾,走了進去,眉頭緊皺。

當他再出來時,身上沾上了絲絲血跡,表情更加的兇狠。

瑪德!這樣的畜生,無論有多少,他都要殺個乾淨。

身為刀,斬盡這不平世。

哪怕永墮修羅。

再上一層,依然是這樣,這一層,他殺了二十三人,無一生還。

再上一層,地獄景象,殺殺殺,屠盡殺滅。

他心堅如鐵,哪怕刀已鈍,但卻絲毫無法停滯他的步伐。

「轟!」大門被轟碎,房內的兩個乾瘦漢子被碎片萬箭穿心,一時間還沒死透,瘋狂的大罵著。

「噗!噗!」

刀下,人頭落。

憤怒已經不在,修羅地獄一樣的場景,看的多了。門口火堆上燒烤著的肉是什麼,也不再重要。

你既非人,那便認命吧。

他認真的尋找著每一寸,不放過任何一個活口。

只要被他看見的,無不是一刀了事。 法器分四品:下品、中品、上品、極品。

下品法器和中品法器用尋常靈材即可煉製,區別在於驅魔能力的強弱、煉製手法的高低以及用途。

上品法器對材料和煉製手法有極高的要求。下品、中品法器不值錢,靈界修士誰還沒幾把桃木劍啊,而上品法器的價值就很高了。

到了極品法器層次,材料不消說,絕對是天材地寶以下的頂級材料,甚至就是天材地寶煉成,只是因為材料不夠,或者煉製手法低劣,亦或是其他什麼原因,成不了法寶的失敗品。

像石堅手裡的陽光洞神劍,其守道長的石化神針,便屬於極品法器的範疇。

法器之上是法寶。

法器與法寶之間的差別,相當於法籙境宗師和陽神境真人,判若雲泥。

現今靈界中,法寶只在大門大派手裡有那麼幾件,乃是戰略級的武器,輕易不動用。

茅山派失了錦繡拂塵,門中便沒有法寶了。

或許有人會說,茅山派作為玄門正宗,上清道壇,靈界大派,就不能再煉一件法寶出來嗎?

理論上可以。

實際上做不到。

煉寶要人和材料,人茅山派多的是,材料茅山派沒有。

不止茅山派,整個靈界都缺能煉製法寶的天材地寶。

此刻出現在石台上的紫星鐵,就是一種天材地寶級別的珍貴金屬。

這意味著什麼?

但凡有點見識的靈界修士都很清楚。

一片嘩然。

全場沸騰。

議論如潮。

石堅兩眼發直,定定地看著托盤上的紫星鐵。

這塊紫星鐵約莫成年人拳頭大小,通體紫黑,散發出柔和光芒,光芒中夾雜著數以百計的晶亮光點,宛如一片微縮的宇宙星空,美輪美奐。

「堅哥,紫星鐵是什麼東西?怎麼感覺大家突然變激動了?」鍾小雲好奇地問道。

白柔柔、白敏兒、綵衣、映秋他們也紛紛看向石堅。

石堅深吸口氣,回神道:「一種天材地寶級別的金屬,可以煉製法寶。」

「法寶很厲害嗎?」阿燕懵懂地問道。

「當然厲害了。」

「你見過?」

「額,沒見過,聽說過。」

白柔柔笑道:「這件拍品怕是要被瘋搶!」

氣氛起來了。

嶗山派、純陽派、紫霞山、龍虎山、閣皂山、佛門五寺,靈教,就連茅山派這個舉辦方也一副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的模樣。

石堅覷定其蘊道長,二人相識數十年,算得上比較了解,其蘊道長臉上的表情有些奇怪,一點也不興奮,反而有點無奈和幸災樂禍。

「這件拍品有問題?」石堅微微皺眉。

本次拍賣會的拍品數量很多,紫星鐵可以當壓軸拍品了,這麼早拿出來拍賣,確實不合常理。

「其蘊道長,快開始拍賣吧。」

「就是,我都等不及了。」

「開始。」

「快點。」

在一群人的催促下,其蘊道長笑盈盈地說道:「既然大家這麼著急,那就開始吧。」

「第八件拍品,紫星鐵,一種天材地寶級別的金屬,可以煉製成法寶,亦可使某些材質絕佳的極品法器晉陞為法寶。這麼大一塊紫星鐵,世所罕見,幾百年未曾出現過……」

謝絕淵不耐煩道:「其蘊道友,這些不用說,我們都知道,你直接說多少起拍吧。」

「謝掌門言之有理。」

「快說。」

其蘊道長無奈道:「很抱歉,謝掌門,這塊紫星鐵的主人不要銀子,想以物易物。」

「以物易物?」

石堅他們愣了一下,倒不覺得奇怪,因為拍賣會就有以物易物的規定。

「他想換什麼?」

「根據紫星鐵主人的要求,他想用紫星鐵換一門鬼道修鍊功法,而且是成體系、品級中上的功法。」

其蘊道長的話說出口,場面立時安靜下來。

不少人傻眼了。

錢不是問題,可人家根本不要錢。

功法是一個門派的根基,哪怕紫星鐵再珍貴,茅山派也不可能拿上清大洞真經去換。

至於黑吃黑的事情,茅山派不會做,也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在茅山派的地盤上。

鬼道功法比較偏門,成體系、品級中上的更是難尋,大門大派都只能望洋興嘆。

「其蘊道長!」一個旁門散修站起來說道:「我有一部生死禁典,僅能修鍊到引氣巔峰,能不能換?」

其蘊道長聽說過這門功法,歉意道:「生死禁典的品級達不到要求。」

那人嘆了口氣,坐了回去。

又一個人起身道:「我得到一部鬼道功法殘卷,名為凶冥輪炎真訣,品級很高,但只能修鍊到引氣巔峰。」

其蘊道長猶豫了一下,招來一個茅山弟子,示意她去詢問紫星鐵主人的意見。

很快,茅山弟子去而復返,其蘊道長搖頭道:「紫星鐵主人不同意交換。其他道友還有符合條件的鬼道功法嗎?」

陸續站起來六七個人,都沒發動紫星鐵主人。

一塊天材地寶級別的金屬就要流拍了嗎?

許多人暗道可惜。

其蘊道長環視一圈,無人站起來,心裡已經有所預料,不然也不會把紫星鐵提到前面拍賣,於是說道:「沒有人的話……」

「其蘊師叔,等一等。」石堅起身道:「我手裡有鬼道大宗御鬼宗的修鍊功法太陰鬼錄,可修鍊到陰神一流,這門功法大家應該聽說過,與地府鬼差修鍊的太陰煉鬼訣並稱鬼道兩大頂級功法。若是紫星鐵主人願意交換的話,我還可以附贈兩門御鬼宗鬼術。」

「太陰鬼錄?竟然是太陰鬼錄?」

「太陰鬼錄是御鬼宗秘傳功法,雷電法王是怎麼得到的?」

「能修鍊到陰神一流,說明是從御鬼宗執事長老手裡得到的,那種核心弟子,簡直就是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撬開他們的嘴太難了。」

「聽說御鬼宗睚眥必報,雷電法王把人家的功法換出去,不怕御鬼宗尋仇嗎?」

「人家會怕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