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啖鐵!」

看到陸川拿出星啖鐵,陳大師和丹瓊兩人,俱都是驚叫了出來。

這可是星啖鐵,任何一個煉器大師,都可以百分百鍊制聖器的至寶!

甚至,有的煉器大師,能夠憑藉星啖鐵,煉製出中品聖器!

而且,這麼大一塊星啖鐵,足夠煉製七八件聖器了!

「十成!」

以陳大師的城府,也是咽了一口唾沫,看著陸川,重重說道。

「那就有勞陳大師了。」聽到陳大師說出十成兩個字,陸川鬆了口氣。

陳大師點點頭,但卻沒有立即動手,看著陸川,淡淡道:「要老夫出手可以,但老夫需要你這快星啖鐵的八分之一作為報酬。」

陸川聞言,眼角微微一抽,這星啖鐵可是百分百能夠煉製聖器的材料,八分之一的星啖鐵,那就是一件聖器的價格。

他僅僅只是讓青萍劍更進一步,幾乎需要一件聖器作為報酬,這價格,的確有些貴了點。

陳大師看到陸川的神態,哪有不明白什麼原因?微微一笑,說道:「煉製聖器的規矩,除了本來費用之外,還需要兩份材料,但就這樣,還不保證百分百的成功,老夫收你八分之一的星啖鐵,並未欺你!


當然,鑒於星啖鐵的價值,老夫的確佔了一些便宜,不過接下來的材料,老夫給你湊齊,並不需要你再給報仇!」

「好!」陸川點點頭。

青萍劍一劃,八分之一的星啖鐵從上面被切了下來。

他也打聽過煉器的規矩,這陳大師的確說的沒錯。(未完待續。。) 「這是老夫所需要的材料,麻煩丹瓊丫頭你去準備一下,所需靈石,從老夫的手上扣除。」

陳大師遞給丹瓊一張紙張,上面寫滿了無數的材料。

「好的,陳大師。」丹瓊點點頭。

出門之際,她回頭看了看陸川切割出來的兩塊八分之一的星啖鐵,美目之中,光芒一閃。

作為陸明南口中的神州第一商行,寶葯閣裡面的東西,極其豐富,即便只是明峰城的一個分閣,也沒有一會兒,就準備好了,陳大師所需要的材料。

陸川估計,這份材料,價值以百萬靈石計,但是陳大師卻眼睛眨也不眨,讓陸川對於星啖鐵的價值又有了一個明確的認知。

「提升靈器品級,達到聖器,這事情老夫也是第一次做,需要多長時間,老夫也不敢肯定,鑒於這特殊的情況,你可留在此處,不過不可出任何聲音,否則煉製出現意外,老夫概不負責。」陳大師看著陸川,說道。

「小子知道。」陸川點點頭。

找了個舒服的地方,盤坐了下來。

青萍劍對他的意義,非比尋常,這三天的時間,他可不打算離開半步。

看到陸川坐下,陸猴自然也沒有任何意見,挨著陸川盤坐了下來。

「陳大師,丹瓊從來沒看過您老煉器,不知道是否也可以留在此處?」丹瓊此刻也是眨了眨美目。

「呵呵……丹瓊丫頭,你若果要看就看吧。」陳大師看了陸川一眼,笑著點點頭。

隨後,他雙手打出一個印訣,開啟了鑄聖鼎。

開啟了鑄聖鼎,陳大師伸手一揮,青萍劍頓時就懸浮而起,飄落在鑄聖鼎的上空。

而後。陳大師雙手再度接了幾個印訣,伸手朝前一噴,一道強大的靈力,按在鑄聖鼎之上。

「嘭!」

靈力一進入鑄聖鼎,剎那間,鑄聖鼎之內就有一大簇藍色火焰,爆涌而出。

「這火……」

陸川感覺到自己身上的祝融圖騰突然動了一下,傳來一股灼痛的炙熱。他有種感覺,如果有足夠的這種火焰,他能把祝融變修鍊到第二層!

這火焰。比他赤焰封禁鼎之中的火焰要高級!

陸川朝著身邊看去,發現陸猴的雙目,也是緊緊盯著鑄聖鼎之中的火焰,光芒閃爍。

在這簇淡藍色火焰出現之後,陳大師的面色也是緩緩的凝重起來,全部心神投入到了裡面,印訣飛快閃爍,那簇淡藍色火焰,便是飛快的變大。顏色變得更深,朝著深藍色轉變。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鑄聖鼎之中的火焰,終於填滿了整個大鼎。顏色也變成了深藍色。

「去!」


隨著陳大師伸手一點,鑄聖鼎之中的火焰,驟然之間,把青萍劍包裹而進。

「嗡嗡嗡!」

隨著火焰的用啦。青萍劍頓時劇烈顫抖起來,發出一陣陣嘹喨的聲音,但不是哀鳴。而是好似期待的鳴叫,和青萍劍血脈相連的陸川,第一時間就感應到了。

對於這種情況,陳大師神色如常,又是數個印訣打了出來,靈力噴涌,揮了揮手,把星啖鐵投入鑄聖鼎之中。

不過這星啖鐵似乎不容易融化,這深藍色火焰,足足煉化了一天的時間,方才逐漸軟化,不過陸川也不奇怪,他也用赤焰封禁鼎的火焰煉化過星啖鐵,足足三天才見軟化。

在陸川的注視之下,又過了三四個小時之後,這星啖鐵,終於慢慢的融化了,化作一團七彩閃耀的黏稠液體,一些雜質,脫落下來,陳大師似乎早有準備拿出一個鼎爐,把雜質全部收入其中。

陸川安靜的坐在一旁,仔細的觀摩陳大師的煉器手法,他發現,居然讓他對煉丹有些領悟,只是這些領悟太過玄奧,以他的悟性,還不能一下子領悟。

當所有雜質脫落之後,陸川就看到陳大師伸手一點,星啖鐵化作的七彩液體,飛向青萍劍,徹底把青萍劍包裹住。

「嗤嗤嗤!」

隨著這團七彩液體包裹上去,青萍劍顫抖的更加厲害,但這顫抖沒過多久,便停了下來,因為這團星啖鐵所化作的七彩液體,溫度極其之高,一下子就青萍劍身給軟化了。

陸川就看到一道虛幻的透明劍影,被包裹在這團七彩液體之中,傳遞出慌忙無措的意念波動。

顯然,這鑄聖鼎之中的火焰,對於青萍劍的靈性並無傷害,但是一下子失去了劍身,讓青萍劍的靈性,一下子有些無所適從。

索性,青萍劍的靈性和陸川能精神共振,察覺到青萍劍的意志波動,陸川趕忙用精神安撫青萍劍靈性。

另外一邊,陳大師讓星啖鐵化作的七彩液體包裹住青萍劍之後,陳大師開始了其他材料的煉製,不過也沒有放棄青萍劍這邊的關注,讓青萍劍劍身不至於冷卻。

這後面的動作,陸川在安撫青萍劍的靈性,並未作多關注,但這持續性的煉製材料,足足過了三天的時間。

算上先前的一天半,足足有四天半的時間,房間之中的人,幾乎都是一動不動。

不過在場的最差的也是功參造化、練就金丹的造化境高手,體魄強大,四天半的時間並不算什麼。

「起!」

陳大師一聲大喝,靈力再度噴涌,雙手快速的接著印訣,無數道之前已經煉製好了的材料,一樣樣投入青萍劍之中。

「滋滋滋……」

在鑄聖鼎內火焰的煉化之下,這些材料,全部都融合在青萍劍身之上,不僅如此,被陸川精神安撫了整整三天的青萍劍靈性,也是主動地配合。

終於,半日之後,青萍劍劍身終於再度凝聚成型,那青萍劍靈性一下子就進入青萍劍之中,溫度極高的青萍劍身,既然不需要冷卻,一下子就成型。

「嗡嗡嗡!」

急促的嗡鳴聲,不斷自青萍劍上傳來,越來越濃,到最後,竟然形成了好似龍吟的聲音。

凌厲的劍氣,縱橫八方,青萍劍之上,青光大盛,劍鋒所向,寒芒涌動,凌厲而霸道。


在這一刻,陸川還未來得及收回的精神,也伴隨著青萍劍靈性,融合在青萍劍劍身之上,此時此刻,他和青萍劍的契合度,再度增加一個層次。

一股強橫的劍氣,在四周縱橫,整個房間之中的人,都是運氣靈力抵擋,身形後退,房間之中,無數的陣法閃爍,但瞬間就被破除無數。

「過來!」

陸川身後向前一招,那青萍劍,立馬如同一個孩子一樣,歡呼雀躍的飛了過來。

此時此刻,陸川能夠清楚感覺到,青萍劍變成了一件真正的聖器。

「幸不辱命!」

親手煉製成一件聖器,對於陳大師而言,那也是一件值得興奮的事情,這可是聖器啊,不是每個人都能煉製。

「恭喜大師,恭喜陸公子!」

丹瓊看著陸川手中的青萍劍,雙目之中,也是羨慕,但也僅僅只是羨慕,並沒有其他的心思,畢竟寶葯閣萬年積累的信譽,可不會為了一件聖器就會了。

「兩位客氣了。」青萍劍成為聖器,陸川也是非常高興。

「吼吼……師兄,你的寶劍,現在也是聖器了,不如找個時間,語氣切磋切磋!?」陸猴也在一旁手舞足蹈,看向陸川,戰意濃濃。

陸川搖了搖頭,沒有理會陸猴,看著陳大師,微微鞠了一禮:「多謝陳大師!」

「呵呵……你也不用謝老夫,老夫也不是白給你煉器,也收了一塊星啖鐵作為報酬,說起來,老夫還是賺了。而且你這寶劍,本來就有晉陞中品聖器的潛質,只是可惜老夫的能力不足,不能把你這口寶劍的千里,全部開發出來。」陳大師看著青萍劍,突然搖了搖頭。

他這一開口,所有人都為之一怔。

陸川、陸猴自然是面露喜色。

尤其是陸川,青萍劍對他來說,有著特殊的意義,他自然不會更換武器。

而隨著他的修為提高,下品聖器自然會更不上他的腳步,既然現在有提升的空間,他自然高興。

而丹瓊雙目之中,則是帶著濃濃的震驚。

如果只是下品聖器,她最多羨慕,不會有什麼其他想法,但中品聖器……中品聖器,她也不會有其他想法,寶葯閣的信譽,遠遠比中品聖器要有價值的多,除非是神兵,否則還不足以寶葯閣破壞自己的聲譽。

不過中品聖器,不夠寶葯閣耍手段,但這並不是說中品聖器就不珍貴。

要知道,就算是一些一流的武道世家,那也只有中品聖器作為鎮族之寶。

現今明峰城之中的那些世家子弟所代表的家族,擁有上品聖器的絕對不超過五家,甚至許多家族連中品聖器也不一定有!

「陳大師能夠幫小子把青萍劍,煉製成聖器,小子已經很感激了。」陸川對著陳大師拱了拱手。

陳大師淡淡一笑,也不多說什麼,目光看向丹瓊,說道:「老夫煉器這麼多天,也累了,丹瓊丫頭,你就幫老夫送送陸公子吧。」

「沒問題,大師,您就好好休息吧。」

丹瓊點點頭,目光看向陸川臉上自始至終,都帶著笑意:「陸公子,請!」

既然目的達成,陸川也沒有留下來的意思,對著陳大師行了一禮,然後隨著丹瓊走了出去。(未完待續。。) 「陸公子,不知道你的星啖鐵,是否有出售的打算?如果陸公子想要出售,價格方面,一切好說。`頂`點`;小說`www.23wx.Com」一邊走,丹瓊一邊看著陸川的臉色,看到陸川此刻心情不錯,突然開口把事情說道星啖鐵之上。

星啖鐵,這可是煉製聖器的寶物,甚至可能煉製成中品聖器,絕對是有價無市的寶貝。

青萍劍,她不好開口,但是星啖鐵嘛,看陸川手中還有足夠煉製五、六次聖器的星啖鐵,就算陸川只出售一部分,那對她來說,也是天大的功勞,足夠讓她去總部,或者擔當明峰城分閣的閣主了。

並且這樣的功勞,足夠上頭賞賜造化金丹了。

「出售星啖鐵?」陸川一怔。

他從沒有想過這件事情。

不過星啖鐵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特別重要的東西,而且他手中星啖鐵有很多,對於出售,他並不反對。

「星啖鐵,也不是不可以出售,不過陸某不需要靈石,需要其他等價值的東西代替。」陸川沉吟一下,心中一動。

「恩?是什麼東西?陸公子請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