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東西都快搬完了,東家才說原封不動,這不是故意折騰是什麼,方秦看了眼聽到這話表情惱怒的費亦行,就在方秦準備開口叫人搬東西的時候,費亦行已經先開口叫人搬。

劉總感覺,自己好像是被紀優陽利用做了一回小人,笑得特別尷尬,「四少,不知道你找我上來有什麼吩咐?」

紀優陽撿起桌上的東西丟給劉總,「這條航線的產品,剩餘位置全部下架停止售賣,配合總公司旗下的連鎖超市做活動,這是方案,五個小時后,我要看到你們行動起來。」

劉總翻開紀優陽丟來的文件,看完方案后,劉總立即提出質疑,「四少,這條郵輪線路,是祁氏今年初剛推出的高端航線這跟做活動的連鎖商場消費人群,這兩者的客戶群體不是一個層次,我擔心祁氏那邊……」

「你拿你的工資就好了,至於別人的品位和層次就用不著你操心。」不耐煩揮了揮手,「下去吧。」

這可是高端產品,居然搞免費贈送,這要是換作配合活動對象是集團旗下那些相匹配的高端品牌就算了,居然是業績最不好的商場,這要是讓祁氏的人知道,這麼糟蹋這條高端線路,這下個月的配額說不定都會被取消了,這個四少,真是什麼都不懂,上來就胡鬧,這麼搞,以後誰還會跟TX合作。

劉總離開后,回來的方秦聽到這段對話,忍不住擔心起來,「如果讓那些董事知道,您一上來就讓公司虧……」

紀優陽語速平靜打斷方秦的話,「one,sun,這兩間在景城的連鎖店,所有門店店內物品擺放改版,具體要求和下調商品售賣方案,發語音給你了,另外,Cara增加夏季狂歡打折,湊齊三間店蓋章小票,到集團旗下任意一間旅行社兌換郵輪船票,送完截至。通過所有渠道,放消息出去,立刻關店五小時做準備工作,五小時以後,開店營業。」

雖然東家這個策略聽起來很不錯,可是時間太緊迫了,「五個小時,要從陳列到商品換價,恐怕來不及。」

「來不及,就從公司抽調人手去賣場幫忙,這麼簡單的道理,不需要我這個給他們發工資的老闆教他們怎麼解決問題吧?」

「我馬上聯繫各部門負責人執行這個方案。」轉身的時候,方秦深呼吸一口氣。

東家這剛上任,就大動干戈,可真是讓人連喘口氣的機會都沒有。

在去公司的路上,董雅寧望見車外不少商場門口陸陸續續聚集了人群,駱知秋也看見了,而且發現,這些聚集了人群的商場好像是集團旗下的連鎖店。

很快,車子到了公司,在門口接人的姚慧,看到車子開過來,彎腰打量車裡的人,確定是駱知秋和董雅寧才上前去開車門。

「夫人,雅寧夫人,你們好,四少叫我來接二位。」

這不是她兒子的秘書嗎?怎麼,現在居然聽老四差遣了?

難怪,來的路上,駱知秋拿手機在那裡發信息,原來是聯合紀優陽利用這個秘書給她來個下馬威。

勝負未分就急著給她顏色看,也不知道誰才笑到最後!

紀優陽和駱知秋這些小伎倆,她壓根不放在眼裡。 戚薇薇聽到蘇寒的話,心裡更難受了。

她難過的點了點頭:"蘇寒,我知道了,梓桐的事情,我不會再插手了,只不過,就算是韓氏集團這邊的問題解決了,那威利斯那邊呢,他現在手裡,有多少集團的股份,你有多大的把握,打贏他呢?"

蘇寒看著戚薇薇擔心的神情,他伸手揉了揉戚薇薇的腦袋:"傻瓜,我自有辦法,我很久之前,不就告訴過你,我還有底牌未出嗎?"

"什麼底牌?"戚薇薇好奇的看著他。

蘇寒優哉游哉的開口道:"華陽集團,你知道嗎?薇薇!"

戚薇薇點了點頭:"知道啊,這幾年勢頭很猛,據說是現在已經成為橫跨各大洲,最大的一個跨國集團,在世界五百強中,也是名列前茅,很厲害的一個集團!"

蘇寒笑了笑:"這就對了,我的傻薇薇,你可能還不知道吧,華陽集團背後的董事長和執行總裁,就是我跟蘇凜,只不過,我們一直是幕後操縱,其他的事情,都是職業經理人來做的,除過集團的職業經理人和各大股東,很少有人知道我們的身份,盛世集團就算出事,我完全可以調動華陽集團的資金來填補,我一直遲遲沒有動手,只是覺得,時機還沒有成熟,現在被你這麼一弄,我整個人都是不安的,萬一你認為,你老公沒有能力擺平這一切,我估摸著,你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傻事呢,相信我,我一會就著手處理,明天集團肯定會活過來!"

戚薇薇又喜又驚。

她喜的是,原來一切真的在蘇寒的掌控中,完全沒有脫離軌道,只是他遲遲不願意出牌而已。

她驚訝的是,華陽集團這麼大的集團,董事長和執行總裁,竟然會是蘇寒和蘇凜,怪不得蘇寒有恃無恐,自己卻犯傻的以為,盛世集團岌岌可危。

原來一切的一切,只不過是蘇寒演給外人看的。

戚薇薇小臉漲紅:"你個大騙子,竟然騙我,你要是早點告訴我,我也不會做這樣的傻事!"

看著她通紅的小臉,蘇寒伸手抓住她的手,動情的開口:"是啊,要是告訴你,我現在也不會這麼自責,我更是永遠都不知道,我老婆竟然這麼愛我,為了我,願意做任何事情,老婆,我愛你,很愛很愛!"

戚薇薇紅著臉,用另一隻手,把自己的腦袋蒙在被子里,她悶聲悶氣的說道:"我也是……"

蘇寒高興瞬間低聲笑出來。

戚薇薇的腦袋在被子里,臉紅成一片。

最終,還是蘇寒好說歹說,戚微微才願意把被子取開。

兩個人吃了午飯,戚薇薇忍不住問蘇寒:"你不是說要處理公司反收購的事情嗎?那你趕緊去上班吧,別再我這裡賴著了!"

蘇寒笑意盈盈的看著她:"你倒是比我還上心,我一會讓言紫菱給我把筆記本和文件送過來,我在醫院裡陪你,反正在哪裡都是工作!"

戚薇薇大眼睛忽閃忽閃的閃動著:"這樣好嗎?"

"我說好就好!"蘇寒說完,就直接給言紫菱打電話了。

戚薇薇小臉飛上一抹嫣紅,有時候,看到心愛的人,為自己做一件再微小的事情,心裡也是感動開心的。

戚薇薇躺在病床上,跟蘇寒聊天。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病房門就被敲響了。

言紫菱的聲音響起:"總裁,文件和筆記本,我給你送過來了!"

戚薇薇的臉上,瞬間閃過一抹慌亂,她不知道,言紫菱會來病房裡。

她轉頭看著蘇寒,臉上寫滿了不安。

蘇寒心知,戚薇薇並不想讓別人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他開口:"等一下!"

他這才走過去,伸手揉揉戚薇薇的腦袋,輕聲安慰道:"別擔心了,我不會讓她進病房裡來的,你就別擔心了,只要是你不願意的事情,我都不會違背你的意願!"

戚薇薇小雞啄米般的點了點腦袋。

蘇寒看著她乖巧的模樣,忍不住笑了笑。

蘇寒打開病房門,直接走了出去。

言紫菱還好奇的往裡看,究竟是什麼人,能得到總裁這樣的照顧,莫非是傳說中的那位總裁夫人?

這讓那個言紫菱更加好奇了。

只不過,看見蘇寒出來就伸手關上門,言紫菱也不敢造次。

她恭敬的將手裡的東西遞給蘇寒:"總裁,這是您要的東西!"

蘇寒從言紫菱手裡拿過電腦和文件,面無表情的開口道:"好了,你可以回去了,有什麼事情,我給你打電話!"

言紫菱點了點頭,看著蘇寒臉上還未消散的笑意,她心裡實在是太好奇了。

究竟是誰,能讓總裁笑的這麼開心。

自從她進公司以來,還沒有見過蘇寒這麼開心呢,更何況,現在公司這個樣子,蘇寒還能笑的出來,言紫菱的好奇心,更上一層樓。

她心裡的好奇,就像是一個聽話的腦袋,一個勁的往外冒一樣。

蘇寒回病房后,言紫菱終於還是沒忍住,跑去護士站。

她琢磨著,自己在護士站,應該能打聽到點什麼。

結果,她還沒有到護士站,就聽見兩個小護士在哪裡低聲議論。

"那個小路總,對他夫人實在是太好了,真的讓人好羨慕啊!"

"哎呀,這種好,你是羨慕不來的,人家戚小姐有這個命,能得到路總的愛慕,我們還是別想了吧!"

"也對啊,像路總那麼眼高於頂的人,估計只有戚小姐這樣的女子,才能讓他另眼相待!"

"這我當然知道啊,當初戚先生生病那段時間,路總可是跑前跑后呢,那時候,他們還沒有結婚,足以見證,路總有多心疼戚小姐,你可能還不知道吧,他們今天中午那頓飯,就能花我們幾個月的工資呢,就那麼一點東西,我看著就心疼,據說那個粥,是米其林三星的廚子熬制的,裡面加了好多有營養的東西,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別羨慕了,趕緊工作吧,這樣的生活,我們就白日做夢想想得了!"

兩個人說完,就開始工作起來。

言紫菱站在那裡,腳步都挪不動了。

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這兩個人口中的戚小姐,應該就是戚薇薇吧!

既然戚薇薇是總裁夫人,那她為什麼還要在自己和瑩瑩面前裝模作樣。

言紫菱心裡的那種極度和憤怒,讓她的神色有點扭曲。

沒人知道,她心裡其實是喜歡蘇寒的,只不過,因為蘇寒結了婚,她也就是偷偷的在心裡愛慕而已。

以前看見戚薇薇和蘇寒親親熱熱,她每次都能諷刺戚薇薇一頓。

但是,戚薇薇從來不跟自己計較,她好像一直把自己當成孩子,但是,戚薇薇自己,比她也大不了一兩歲,只不過她出社會比較早而已。

言紫菱的心裡,充滿了不服氣。

尤其是想都,自己和呂瑩瑩兩個人,在戚薇薇面前,討論總裁夫人,戚薇薇一幅平靜的模樣,言紫菱現在想到,都覺得自己的臉發燙。

她到底還是不死心,走過去,看著兩個小護士開口:"你好,我是路總的秘書,路總讓我過來看看總裁夫人的病歷,過去給他說一聲。"

兩個小護士都認識言紫菱,因為她剛才和蘇寒在那邊給東西的時候,她們看見了。

所以,她們便不疑有他的將病歷拿給言紫菱看。

言紫菱看到戚薇薇名字的時候,整個人都是僵硬的。

自己不死心,現在看到戚薇薇的名字了,只是覺得心梗難受了而已。

她的手緊緊的捏著病歷。

其中一個小護士看見她的情緒有點反常,擔心的問道:"這位小姐,你沒事吧?"

言紫菱這才回過神來,她趕緊搖搖頭:"沒事,我剛才覺得頭有點不舒服!"

說完,言紫菱裝模作樣的看完戚薇薇病歷,就快速的離開了。

言紫菱回到公司。

她看見呂瑩瑩的第一句話,就是:"瑩瑩,我想辭職!"

呂瑩瑩本來正在查找一個資料,聽到言紫菱的話,她吃驚的抬起頭:"因為公司目前的狀況嗎?你這樣會不會不太好?"

言紫菱諷刺的笑了一聲:"我這樣有什麼不好的,反正盛世集團也就這樣,沒有我想象中那麼好,以前在學校的時候,想到要是能來盛世集團工作,那簡直就是天大的福氣,現在來了,公司又是這個樣子,我突然覺得,也不過如此,還不如辭職不幹!"

呂瑩瑩皺眉:"可是,你也不能這樣啊,雖然說,公司有難,大家雖然都不說什麼,可私底下都在尋找下家,但是,也沒有人在這個時候辭職啊,紫菱,人都說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誰知道以後會怎麼樣啊,你現在辭職,以後要是盛世集團活過來了,你想回來,那也回不來了!"

言紫菱聽著呂瑩瑩的話,情緒突然有點憤怒,尤其是想到那兩個小護士的議論。

她突然沖著呂瑩瑩吼道:"這樣的地方,就算是活過來又能如何,還不是任人唯親,一點也不公平,我再也不想待下去了!"

呂瑩瑩被言紫菱這樣的行為搞懵了。

她不解的看著言紫菱:"紫菱,我就是給你分析一下利弊而已,你這麼凶幹什麼?"。 皇帝走進屋子,見白千帆懶洋洋坐在南窗邊,出神的望著外面。

他放輕了腳步,悄悄走過去,一把蒙住她的眼睛,故意變著腔調問她,「我是誰?」

「檀奴。」

她答得懶洋洋,尾音微翹,象羽毛劃過他的心上,帶出微微的酥意。儘管不喜歡這個名字,可他愛聽她這麼叫他。

皇帝硬擠在她的大椅里,順著目光望出去,「看什麼呢?」

「看雪,鋪天蓋地的,下得真大。」

皇帝把她摟在懷裡,去摸她的手,「開著窗,不冷么?」

白千帆沒說話,只搖了搖頭。

皇帝總覺得她有點不對勁,低頭端詳她,「怎麼了,沒精打採的?」

白千帆過了一會才答,「生活再艱難,我也想活著,為什麼有些人能夠輕易的死去?」

皇帝知道她是在說修元霜,儘管她們兩個互不喜歡,但修元霜的離去還是讓白千帆很是唏噓了一番。

「想那些做什麼,咱們好好活著就行了。」

白千帆抬頭看他頭上的冠,「做皇帝真的好么?」

皇帝苦笑,「如果可以,我寧願不做這個皇帝。」

「如果你不當皇帝,咱們就可以到外邊遊山玩水,過快活日子去,唉,我是真不喜歡禁宮,地方大,空曠,人氣兒不足,有時侯走在夾道里覺得涼嗖嗖的,人分三六九等,一層壓一層,大都是踩低拜高的主,最可憐是低等奴才,連只螞蟻都不如,死了就死了,也沒人過問。還是外頭好,憑本事吃飯,天高地遠,想去哪就去哪……」

皇帝越聽越不對勁,握緊她的手,「你不是又想出宮吧,朕可把醜話放在前頭,你想幹什麼我都依你,唯獨出宮不成。」

白千帆斜眼睨他,「你把我看得牢牢的,我出得去么?」

皇帝哼了一聲,「你別的本事沒有,逃跑的本事一流,我不看緊點,萬一給跑了,我上哪找媳婦去?」

白千帆打趣他,「有什麼要緊,跑了一個,後宮里還有幾位呢。」

一提這個,皇帝就氣短,掐她腰上的痒痒肉,「又吃味了,明知道朕和她們不搭兜,還故意氣我,等著,朕一個一個都給解決了。」

白千帆一驚:「怎麼解決,你可別胡來,人命關天,你……」

皇帝有點沒好氣,「在你眼裡,朕就是個殺人如麻的皇帝?」

白千帆嘆了一口氣,「先放著吧,人家在後宮呆得好好的,又沒招惹你,何苦來呢。」

「她們沒招惹我,可你總招惹我。」皇帝看一眼外頭,「雪停了,朕陪你出去玩雪去。」

白千帆詫異,「你是皇帝,怎麼能……」

「誰規定皇帝就不能玩雪了?」皇帝說干就干,站起來拖著白千帆就往外走。

前坪里還沒有人走過,平展鋪陳,象一床厚厚的大被子,白千帆踩上去,立刻踏出兩個深深的腳印來。

皇帝說,「朕給你堆個雪人如何?」

白千帆笑著說好,本來心情有點低迷,到了雪地里,有種可以隨意撒歡的興奮,心情不覺又高漲了些。

皇帝決心要把事情做好,非常認真的滾雪球,有小太監跑過來想幫他,被他揮手趕走,叫所有人都退得遠遠的,免得玩起來不盡興。

白千帆趁他不注意,手一揚,一個拳頭大的雪團朝他打過去,專心專意堆雪人的皇帝被打了個正著,碎雪濺進脖子里,涼得他一激,也不客氣的還擊起來,

兩個人你追我趕,嘻嘻哈哈的打起雪仗來,遠遠站著的太監隨從們只看到雪糰子飛來飛去,個個目瞪口呆。皇帝平日不喜不悲的樣子早已深入人心,難得見他跌下神壇,人人都覺得不可思議。只有郝平貫一副見慣不慣的樣子,有皇后在,皇上沒正形的時侯多了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