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秦浪,多謝你了,你也真厲害,竟然一個人就拖住了他們那最強的兩人。」小馬也跟著感激道。

「蘭大哥,你們太客氣了,這火梟傭兵團的人太過囂張了,我忍不住出手罷了。」秦浪說道。

「哈哈,我看是你太客氣了。」蘭斯里笑道,「等會兒有拍賣會,我們一塊去看看,若你有什麼看上的,我們儘力幫你拍下來,算是這次的報答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多謝了。」秦浪微微一笑,心知拍賣會上必定會有不少好東西,憑自己的資金想買下好寶貝著實困難,而有了風魔傭兵團的幫忙倒是能輕鬆一些。

夜幕悄然降臨,這黑風鎮卻是更為熱鬧了,只因今夜在金訣樓將要舉辦一次拍賣會。

拍賣會位於金訣樓四樓,平時不對外開放,今夜卻是因這特殊原因暫時開通了特殊通道。

秦浪隨著蘭斯里以及弗蘭冥一塊到了這裡,這拍賣會對於參加者有著一定的要求,風魔傭兵團里也就團長與副團長三人才行,阿泰斯被留下照看其他人。

在四樓通道口有著兩名護衛鎮守著,他們手持長劍,神態略帶高傲,站在那裡顯得威武不凡。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了驚人的氣息,大致可以判斷出,他們的修為都至少達到了五重天劍魁。

這等實力著實不弱,金訣樓能讓這兩人守衛在此也可看出金訣樓的強勢。

而在他們前邊還有著兩名男子,手中各捧著一塊奇異的晶石。

「那是測試修為的工具,左邊的是測試劍修的劍氣晶石,你等會兒將雙手按在晶石上,催動體內劍氣湧向雙手便可。」蘭斯里適時地在秦浪耳邊輕聲說道。

秦浪略一點頭,好奇地看了幾眼。

通道前排著長長的隊伍,秦浪觀察后發現在這裡的都是靈魁或者劍魁,其他等級的強者一個都沒發覺。

「能達到靈王或者劍王的,都堪稱強者,這等人物有著其他通道進入,不需像我們這般排長隊。」蘭斯里再次為秦浪解惑道。

不過在這裡的,也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去測試,顯然有的人頗具名聲,被那兩名男子認出身份,直接放入,還有的亮出傭兵徽章,也被直接放入。

一般來說,傭兵徽章無法假冒,上面有著等級標記,極好辨認。不過這次只有二星以上的傭兵才能直接進入。

如此一來,速度倒也不慢,很快。便輪到秦浪了。

「劍修?請到我這來測試下。」左邊的男子見到秦浪,略一怔神說道。

秦浪一步上前。伸出雙手,直接按在了那晶石之上。

他按照蘭斯里所說,催動劍氣,將之湧向雙手。

只見劍氣一到雙手,那晶石便似有感應般地亮起了一道淡淡的光芒。

見狀,那男子頗為驚奇地望了眼秦浪,不過沒有多耽擱,讓其通過。

蘭斯里與弗蘭冥也很快做了測試。一一通過,與秦浪一起進入了拍賣會所在處。

場內四周有著晶石散發淡淡的光芒將此處照亮,只見場內呈圓弧形,最前方乃是拍賣台,外圍則是一排排的座椅,足以容納上千人。

四周高處,有著一間間包廂,顯然是給予那些強者或者貴賓的特殊待遇。

在秦浪觀察之時,一個頗為妖媚的女子來到他們身邊,嬌聲問道:「三位是一塊的么?」

弗蘭冥輕嗯了一聲。隨即那女子遞上一塊木牌道:「這是你們的號碼牌,前邊有座位,請三位隨意。」

說完。她便離去了,迎接著之後進來的人。

弗蘭冥看了眼木牌,只見上面刻著一個數字:571,他將之收起帶著秦浪二人在左側找了處空位坐下。

拍賣會還需一段時間才開始,秦浪在座位之上閉目養神,耐心等待著。

許久之後,原本竊竊私語聲不斷的拍賣大廳變得安靜下來,而拍賣台上亮起了絢麗的燈光。

秦浪睜開了眼,環視一周。 萌物出沒:豪門幸孕妻 只見大廳內幾乎座無虛席,蘭斯里與弗蘭冥安靜地坐在那目光火熱地盯著台上。

此刻的高台上多出了一個帶著和善笑容的老者。他的身邊有著數個罩著白布的物品。

「那是號稱黑魔老人的陳老?」老者的出現引起台下一陣騷動,顯然這老者有著顯赫的聲名。

「沒想到金訣樓竟然派出一名九重天的靈魁來擔當主持。這魄力真是不小啊。」身旁蘭斯里深吸口氣,驚嘆道。

聞言,秦浪不由多看了那老者幾眼,要知道九重天靈魁放眼傭兵界堪稱強者了。

不過騷動並沒有持續太久,大家來此都是為了之後的拍賣會,希望能買到想要的東西,旋即一道道火熱、渴望的目光投向了高台之上。

「歡迎各位來到金訣樓,參加本次的拍賣會,這次由老夫來主持,相信各位對這裡的規矩都比較了解,老夫就不多說了。」黑魔老人陳老說著掃了眼台下,見那黑壓壓的一片人影都投來熱切的眼神,臉上的笑容更勝,不急不緩地說道,「好了,本次拍賣會正式開始,第一件商品是一枚成熟的銀蘭果。

銀蘭果,想必大家都聽說過,它可以增強*力量,對於修為也是有著一定的提升,對於劍修靈修都是有著不小的幫助。」

他的話語聲剛落,台下便傳出陣陣私語聲,一塊白布被掀起,露出一個銀盤,上面擺放著一枚銀光燦燦的果實。

「那就是銀蘭果么?」 獨愛冷心前妻 秦浪目不轉睛地盯著台上,對那銀蘭果頗感好奇。

「銀蘭果起價一百二十個銀幣,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五枚銀幣,現在開始競價。」陳老的聲音響徹拍賣大廳,台下初時還一片寂靜,下一刻便開始騷動起來,陣陣叫價之聲此起彼伏。

「一百三!」

「一百四!」

「一百四十五!」

「一百五十五!」

「一百六!」

轉眼間,銀蘭果的價格從一百二十升到了一百八,叫價之聲才漸漸弱了下來。

「這銀蘭果最多也就值二百枚銀幣,再加價就有些不值了。」台下,弗蘭冥聽著四周的加價聲搖搖頭道。

秦浪沒有加入競拍中,他的資金並不多,他需要再觀察一下,這次來最大的目的還是見識一番,開開眼界,增加點見聞與經歷。

最終,那銀蘭果以一百九十五枚銀幣被一個清瘦的男子拍走。

這第一件商品算不得太出奇,不過也很好的引發了眾人的興趣,緊接著第二件商品展露在眾人目光之下——一件攻擊力極強的四品法寶。

旋即又是一陣激烈的競價,最後價格飆升到了四百二十枚銀幣被人買走。

之後的商品種類繁多,價格最終大多超過了六百枚銀幣。令秦浪一陣無奈,暗嘆自己的荷包實在是太瘦了點啊。

一連拍賣出了數十件商品,大廳里的氣氛越加火爆起來。這也多虧了那陳老。他經驗老道,三言兩語就能挑動人們競拍的衝動。紛紛叫價,令商品大都以高價賣出。

不過這時的陳老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神情,他乾咳了一聲開口道:「各位,接下來的這樣商品有些特殊,它是本樓的強者從一處神秘之地尋到的。

不過經其多年研究之後沒有發現任何作用,本樓的幾位資深鑒定師也沒能判斷出它是何物,不過本樓敢肯定它必定不凡。今日特拿來拍賣,送於有緣人。」

說完陳老揮了揮手。一個模樣嬌俏的女子捧著一個玉盤來到了台上,只見那玉盤之上安靜地躺著一塊黝黑的石頭。

那石頭的形狀並不規則,且毫無光澤,看去平淡無奇,好似路邊隨手撿來的一般,可聽陳老的話語卻又顯得有些神秘,而且金訣樓也絕不會幹出如此荒唐的事來。

頓時,拍賣大廳內一片寂靜,所有人都盯著那平淡無奇的石頭想看出點玄機來。

秦浪也不例外,緊緊盯著那塊石頭。可怎麼看都不覺得有什麼奇特之處。

他詢問了下身邊的蘭斯里與弗蘭冥,他們也都是無奈搖頭,不知這石頭是何物。有什麼用。

「那是……」而就在這時,一道激動的聲音迴響於秦浪腦海之中。

「師尊,您認識這石頭?」聽聞這聲音,秦浪心中一動,急忙傳音問道。

「若我沒感應錯的話,那是一件遠古之物。」段天仇的聲音有些發顫。

「遠古之物?」 豪門通靈少夫人:奪吻99次 秦浪對於這個詞顯得有些陌生,卻也頗感興趣。

「玄魂戒便是一件遠古之物。」

「哦?」秦浪不由低頭看了眼那看去普通的古戒,手指在上面摩挲了一下。

「遠古指的是距今至少數十萬年前的一段時期,而遠古之物便是從那遠古流傳下來的東西。能從遠古遺留至今的。每一樣都極為不凡,堪稱至寶。」

「遠古之物……這其貌不揚的石頭真的來自遠古?」秦浪心中頗微疑惑。

「若為師沒猜錯的話。這石頭應當是靈源晶石碎裂出的一小塊。」

「靈源晶石又是什麼?」

「那是遠古修士修鍊時所用的一件神物,它可以匯聚天地間的靈氣與元素。加快修士修鍊速度,且以此修鍊者必能凝結出靈體,而且比之常人的更加凝實、更具威力。甚至它對於精神力也是有著一定的作用,可以幫人增強些許。

據傳,在遠古時期那靈源晶石數量極為稀少,被掌握在一些強大的家族或者門派手中,供弟子修鍊使用。不過這東西早就在遠古時期便全部消失了,這一塊應當只是某一塊的一小部分,而且經過長久的歲月之後幾乎喪失了所有的功效。」

聽完段天仇的判斷,秦浪再次凝目望向台上那塊石頭,實在不敢相信這看去普普通通的石頭竟是一件遠古神物破碎后的一小部分。

「那這東西已經徹底無用了?」秦浪略感可惜地問道

「嘿嘿,對於別人而言可能真的無用了,不過別忘了你的玄魂戒也是遠古之物,這天地間遺留下來的遠古之物可不多,相互之間有著一些奇特的感應,為師有方法可以藉助玄魂戒之力激發出靈源晶石的一絲效用。

到時候它可以助你修鍊,速度成倍增長,而且對於為師也有著不小的好處。」

「哦?」聽得此話,秦浪頓時有了精神,雙眼一亮,心底湧起一絲激動,若他得到了這塊奇石,而段天仇真的激發出了它的功效,那他的修鍊速度成倍增長,裨益頗大,對於兩年後的選拔也就多了份勝算。

這邊秦浪暗自激動,躍躍欲試,而大廳內其他人都是眉頭緊鎖,在座的也有幻靈修,釋放出精神力查探,可依舊一無所獲。

不過這也在情理之中。遠古之物畢竟太過稀有,可不是一般人都能知曉的,就連金訣樓的人都辨認不出。何況在場之人只能遠遠地觀望,若不是對此十分了解的話如何能猜想得出?

「蘭大哥。我對這奇石頗感興趣,等會兒助我買下它。」秦浪對身邊的蘭斯里輕聲說道。

「哦?好,本就答應過你要助你買下一物,這奇石頗為古怪,看去沒什麼作用,想來競爭者不多,我們就幫你買下了。」

而就在這時,沉默了許久的陳老。再次開口道:「這奇石起價五百銀幣,不限加價,現在開始競拍。」

隨著他的話語落下,一時間大廳內一片寂靜,可沒過多久,那競價聲再次響起。

由於這奇石的未知性,參與競拍的人並不多,畢竟誰也不敢保證買下它后能挖掘出它的奇異之處,若是最終依舊毫無所獲,那豈不是白白浪費了數百銀幣么?

價格逐漸上升。很快便達到了五百五十枚銀幣,而這時秦浪向蘭斯里示意了一下,蘭斯里點點頭。舉起手中的木牌喊道:「六百銀幣!」

聽到蘭斯里的喊聲,大廳內頓時再度安靜下來。

前面的人都是幾枚銀幣的增加,最多也就十枚銀幣,而此刻他竟一下子提高了五十銀幣,著實令人震驚。

在寂靜了片刻之後,在高處一個貴賓包廂內傳出一道聲音「六百五十!」

聞言,蘭斯里與秦浪同時眉頭一皺,猶豫再三,蘭斯里再次喊道:「七百銀幣!」

「七百五!」

而他的聲音剛落下。之前的那人再度加價。

「這……」秦浪愣住了,沒想到這種難以判斷出價值的古怪東西也有強者會與其競爭。真是倒霉。

「秦浪,怎麼辦?」蘭斯里望向秦浪詢問道。畢竟與其競拍的是貴賓室里的強者或者有權有勢之人,可不能隨意得罪。

秦浪眉頭緊鎖,一陣心煩意亂,沒想到難得出手競拍一次,就遇到一個強勁的或者說不好得罪的對手。

就在秦浪猶豫不決之時,段天仇的聲音再次響起:「楓兒,儘力拍下它!」

「在金訣樓內那人不敢怎麼樣,而且他若真不識趣來找你麻煩,為師拼了魂體潰散也不會讓你出事。」段天仇堅定地說道。

「好!」

得到段天仇的承諾,秦浪一咬牙下了狠心,從蘭斯里那拿過木牌高舉道:「九百銀幣!」

秦浪竟瞬間提高了一百五十枚銀幣,這一番舉動著實令人吃驚,身邊的蘭斯里與弗蘭冥都驚訝地看向了他,一陣目瞪口呆。而四周也投來了一道道奇異的目光,議論之聲隨之響起。

那貴賓室里的人似乎也被怔住了,沒想到有人竟敢與他如此競爭,一時間沒有再加價。

黑魔老人陳老望了眼秦浪的方向,嘴角微揚,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九百銀幣一次!」

「九百兩次!還有人加價么?」

陳老高聲喝道,望了眼高空處的那間貴賓室。

就在陳老打算喊出第三次時,那間貴賓室內傳出了一道陰冷的聲音:「一千!」

頓時,眾人嘩然,沒想到這奇石竟被抬升到了這般價格,這一千銀幣足以買下一件頂級的六品法寶了。

秦浪雙眼閃過一絲寒光,一咬牙再次喊道:「一千一!」

而在他剛喊出價格之後,那貴賓室內再次傳出一道透著森寒的聲音:「一千二!小子,你若敢再加價,這東西便歸你了!」

聞言,秦浪面不改色,眼底閃過一抹狠戾,喊道:「一千三!」

「嘩」

之前那貴賓室內傳出的警告聲大廳內所有人可都聽得真切,原以為秦浪會就此罷手,沒想到竟然再度加價了。

蘭斯里與弗蘭冥的神情都變得凝重起來,心中極為擔憂,時不時地望向高處那貴賓室,不知裡面坐著那尊大神。

不過作為當事人的秦浪卻是絲毫不懼,端坐在那神情漠然。

陳老大有深意地望了眼秦浪,開口道:「還有人加價么?」

大廳內一片安靜,沒人再敢出聲,就連那貴賓室都安靜了下來。

片刻之後,陳老將這奇石判給了秦浪。至此,秦浪才鬆了口氣,之前雖然看去毫不慌亂。可心中難免有些忐忑。

「蘭大哥,之後麻煩你們給我七百銀幣了。我身邊只有六百銀幣。」秦浪向蘭斯里略有歉意的說道。

「沒事,我們出八百銀幣,你留一些以後路上用吧。不過這次你似乎得罪了一個不該得罪的人啊,也不知那裡面的是誰,以後可要多多小心。」蘭斯里好心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