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塌成這個樣子了,還十分危險,大家一定要小心點。」我故意這樣說道;其實是為了不引起何大拿的懷疑。

「那我們繼續走吧···」我說道。

「不,我感覺我們的方向走錯了,我們應該往這邊走。」他指著偏左的一個巷子說道。 第一百三十八章不算裹挾

何大拿大步流星的走了過去,他似乎根本無視我們的存在,拿我們這幾個人當空氣一般;我仔細的盯著他,從他的眼神中發現了一種難耐的著急、焦急,應該是前面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他,不然以他的性格是絕對不會走的這麼快的,更何況這裡處處充滿危險,很有可能隨時命喪黃泉,甚至可以說當你自己死了的時候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而何大拿自從圓沙古城出現之後,他完全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就好像整個人所有的興趣都被這個千年的圓沙古城吸引了。我承認,圓沙古城這個兩年多年前的古城的確存在許許多多的令人不解的故事,而且也是充滿了各種傳說,所以就連我對眼前的這座圓沙古城都充滿了濃厚的興趣。

作為一個天生就與古董打交道的人,我從心眼兒里都想知道這圓沙古城中到底存在著什麼,到底還有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藏在下面,到底還有多少稀世珍寶埋藏在眼前的這片廢墟下面,我比任何一個都想知道結果,我心裡真的是非常的痒痒。

但是想歸想,我卻不能按照自己所想的去做,首先是因為這個地方的特殊性,並非「危險」二字就能簡單的說過去,說直白點這個地方真的是吃人不吐骨頭,畢竟我也曾親身探險過百年的古城,可不是想象中的那樣僅僅是有幾條蛇,幾隻蝙蝠那麼簡單。

除了危險這個因素之外那就是考慮到地下的文物,之所以稱為文物是因為那是國家的,他們的立身之地是博物館而不是自己的口袋,更不是偷盜出去換成錢財。還有,作為考古人,我必須保證文物不受到任何損壞,哪怕是一點點也不行,因為這就是考古人和文物工作者的天職。而我考慮的也正是文物的安全。

所以,我必須得壓制住自己,壓制住自己的情緒和衝動。

可是何大拿卻是跟我們不一樣,他的心思全部在圓沙古城的更深一層中。

那傢伙大步走了過去,我趕緊跟了上去,因為我不知道那傢伙到底準備要幹什麼,但我依然是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覺得事情總沒有那麼簡單。

李震風和雷雲兩人也快步跟了上來,尤其是雷雲,一雙銳利閃爍著寒光的眼睛從來沒有離開何大拿的身體。

「星爺,這傢伙有點不正常啊,我覺得可能有點問題。」李震風追上我附耳低聲說道。

「噓····先不要聲張,免得打草驚蛇。」我做了一個不讓他說話的手勢低聲說道。

李震風點點頭道:「曉得了······」

「大家注意,要隨時保持和城外營地之間的通訊,有什麼情況必須第一時間彙報。」我向身後的那些人說道。

畢竟他們都是第一次進入一個神秘可怕的古城,所以我必須一再叮囑他們,我希望他們每個人都可以平平安安的,這是我最終想要的結果。

「星爺,我們都記住了,您放心吧。」後面的幾個漢子回答道。

「卧槽···這他娘都是怎麼回事,怎麼都稱呼起我星爺了。」我心裡暗暗道。雖然有點不太適應,但這種被人尊重的感覺真的是賊幾把爽,過癮。我想他們也是見過1太多的血腥,而心裡多多少少都害怕了,但是是他們知道我或許可以帶他們出去,所以他們將生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所以才會對我這個領隊如此尊重。

我們順著古城中的唯一的一條可以插進腿的路慢慢向前面走去,我們的速度並不是很快,因為在廢墟中行走真的是很困難的,幾乎沒什麼1效率;但是何大拿,我們的金主挺著一個大肚子累的滿頭大汗,但依然在不死不休的向前走去,儘管很費勁兒,但是他從未抱怨過一句,而是埋頭奮進;似乎他根本就沒意識到危險,這真的不像之前我認識的何大拿。

「何老闆,你慢點,這遍地都是危險,您這是不要命的節奏啊。」李震風故意在後面喊道。

儘管李震風沖著他大喊了一句,但是何大拿就像根本沒有聽見一樣,任然一個勁兒的往前走,似乎這一刻,危險這個東西在他的腦子裡根本沒有一個準確的概念。

那傢伙的步子很快,似乎對整個圓沙古城很熟悉,有他在前面帶路,我們也走的很快,我和李震風還有雷雲三人緊跟著他的步伐,但是後面的那幾位兄弟好像卻不怎麼行了,他們顯然是沒有經受過專業的訓練,一個個的已經連喊帶叫,彎著腰走不動了,幾乎快要倒在地上了。

「我說金主兒,我們還是停下來休息會兒吧,那幾個兄弟已經撐不住了。」李震風突然停下腳步喊道。

「不行,不能在這浪費時間,我們必須在天黑之前趕到通聖山;否則絕不能休息。」何大拿停下腳步回頭喊道。

「我靠···你傻逼吧,整個古城這麼大,而且機關重重,我們怎麼知道通聖山在哪裡,如果一整天都找不到那我們還一整天不休息了嗎?老子不答應,我累了,我要休息。」李震風頓時火冒三丈指著何大拿就開罵。

罵聲未落,他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走了。這傢伙倒是挺有閒情逸緻的,坐在一根幾乎要已經腐朽的木頭上,摸出包兒里那個不是很大的鋁合金酒壺開始小酌起來,這傢伙,還這他媽是有滋有味。

「嗯···老西鳳,就是這個味兒。」李震風一邊喝一邊嗶嗶道。

「星爺,何必那麼辛勞,你說你圖個啥那麼累,坐下來咱倆喝一口;還有那個雷雲,你也別站著了,你不累嗎你,趕緊坐下休息休息。」李震風看著我們指手畫腳的說道。

話音未落,這傢伙又從口袋裡摸出一包玉溪,悠然自得的點上一根兒,長長的吸進一口,呼出一口,卧槽,真他媽的活的跟神仙一樣兒。

「來,給我也來一根兒。」我笑著說道。並且彎腰坐在了地上。

「哎,這就對了;來,抽一根兒,順順氣兒。」李震風這傢伙笑著說道。他給了遞了一根兒,也順手扔給了雷雲一根兒。

我也坐在地上吞雲吐霧起來了,頓時覺得李震風說的很對,老子這麼辛苦圖個什麼啊;我他媽又不著急,有人比我還急,我這麼火急火燎的真圖個求啊。

雷雲見我們倆都坐下了,他看了看金主大人又看看我倆,突然也屁股一抹坐下了,那傢伙不怎麼抽煙,但是卻拿著那根兒煙一直看個不停。

「來,給我也點上。」看了半天那傢伙終於冒出這麼一句話來。

「得來···我給您老點上。」李震風笑著道。

磅一聲,打火機燃起火苗點燃了叼在雷雲嘴裡的那根兒香煙。

我們三個人都停下了,不走了;而跟在我們後面的幾個兄弟見我們停下了,他們一個個都彎著腰,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兒,見我們坐下了,他們也不管什麼老闆了,一個個都撲通坐在了地上,喝水的喝水,吃乾糧的吃乾糧,還有靠在背囊上眯一會兒的。

「你們怎麼回事兒,趕緊起來走,到不了通聖山誰都別想休息。」何大拿又跳又喊道。

我看了那傢伙一眼,深吸了一口煙,看著自己口中徐徐吐出的一縷青煙悠然的坐在地上休息著;李震風更不用說了,一口牛肉罐頭一口老西鳳,哎呦卧槽,那叫一個滋潤。還有那幾個兄弟也是給幹啥的幹啥,似乎根本沒有聽見何大拿的話。

何大拿看著我們,終於他忍不下去了;那傢伙突然雙拳緊握,沖著我們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呦···何總這是怎麼了,生這麼大的氣;你們誰誰誰,誰惹我們的金主不高興可,老子我弄死他。」李震風抿了一口酒指划我們幾個人喊道。

這傢伙,演戲可還真是一個好手。

「幾位,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你們這拿了我的錢怎麼說不幹就不幹了呢,未免也太不把我何大拿當人了吧。」何大拿齜牙咧嘴的嗶嗶道。

「呦···何總您這話可就說錯了,我們沒說不幹了啊,您這,您這可是血口噴人啊,咱紅嘴白牙的,可得把話說清楚了。」李震風滿嘴酒氣的笑著說道。

「哼···既然干那為什麼不往前走了?」何大拿悶哼一聲道。

「您打住,請聽我給您細細解釋;我們並不是不往前走了,而是我們不知道該走到哪兒去。您要去的那個地方我們還真不認識路,無法進入,所以我們也只能先坐下休息會兒了。」李震風解釋道。

「這傢伙真的是滑頭,把我想說的話都說完了。」我心裡暗暗道。

李震風這話一出,何大拿只能幹瞪著兩個大眼睛看著我們,氣的臉色度發紫了,可就是說不出一句話,只能一個手晃晃的指著我們。

「行,你們有種。」何大拿半天終於擠出一句話來。

「那不然呢,我們還能有什麼辦法。」李震風攤著雙手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哼···你們起來,跟我走;用不了多久你們會有足夠的時間休息的。」何大拿負手而立背對著我們說道。 第一百三十九章屍氣

我笑了笑看看坐在身旁的李震風又看了看那個站在我們面前的何大拿,我丟掉了手裡的那個已經快要奄奄一息的煙頭,然後起身說道:「既然何大老闆知道路,那我們就跟著他走吧。」

蜜愛來襲,總裁甜寵雙面妻 所有的人頓時都將目光聚集在我身上,那是一種迷惑與不相信的目光;可是我能怎麼辦,我總不能把這些人都扔在這裡吧。

「別看了走吧,所有當中只有我們的金主認識路,我們只能跟著他走了,我們別無選擇;脫離大部隊留在這裡會是一個怎麼樣的結果,這我還真不知道。」李震風喝了一口酒慢慢悠悠的說道。

「行···我們只相信袁領隊,如果他要去,那我們就跟著去。」後面的那幾個兄弟竊竊私語了一會兒說道。

哪一個人不知道生命誠可貴呢,,這幾個兄弟之所以要跟著我去,是因為他們相信我可以帶他們出去,所以他們才會這麼信任的跟著我,跟著我走。

「好,那大家收拾一下準備出發吧。」我起身喊了一句。

女總裁的全能高手 就這樣,我們又一次出發了,跟著何大拿的步伐我們繼續向前走去。

雖然我無法預料到前面到底有什麼危險,但是至少這一刻我已經證實了自己的猜測,何大拿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他肯定對我們腳下的這個圓沙古城有著不淺的了解,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是至於他到底了解到一種什麼樣的程度,我就不得而知了。

何大拿的步子很快,他總是在我們前面的七八米,可是那傢伙走著走著卻突然停下了。他沒有轉身,也沒有繼續往前走,而是獃獃的看著前面。

「大家小心點······」我突然停下腳步舉起右手做了一個停止的動作說道。

「怎麼了星爺?」李震風湊上來問道。

我指了指前面的何大拿,李震風看了兩眼說道:「不知道這傢伙又在搞什麼幺蛾子,我過去看看。」

話音未落,李震風就邁出步子準備過去看看。

「等一下,千萬別過去,那邊有情況。」雷雲立即喊了一句。

李震風聽見雷雲的喊聲,看了他一眼然後慢慢將腿收了回來。

雷雲向前走了幾步低聲說道:「那邊好像不對勁兒,我們慢慢的過去看看情況。」

這次是雷雲在前,而我本想壓陣,但是李震風滿滿的嫌棄,硬是將我插在了他和雷雲之間。這傢伙的心思我明白,他知道我身手不行,待在中間他們倆可以保護我。

我們慢慢一點一點的摸了過去,在我的視野中我就只能看到前面的何大拿,直直的站在我們前面,沒有任何活動的跡象。

我們已經靠近那傢伙了,但是那傢伙依然是獃獃的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我探出腦袋看著那傢伙可也只能看見那個鋥光瓦亮的後腦勺,其他什麼也看不見。

李震風這傢伙到底還是膽子大,他繞了出去直接伸手去動何大拿,不料卻被雷雲一把抓住了。

「別動他,他已經和哦們不一樣了。」雷雲黑著臉說道。

他說是不一樣了,我卻到底沒有看出來是哪裡不一樣了。

我慢慢挪了過去,看著一動不動的何大拿,只見那傢伙兩眼暗淡無光,面色一片蒼白毫無血色,面無表情,四肢也看起來非常的僵硬,幾乎就像是一個木乃伊。

我真是被嚇了一大跳,木乃伊我見多了,當初上大學的時候,老師為了最大程度的還原考古場景,親自帶領我們去了一趟木乃伊展館,我是我們班第一個伸手去摸木乃伊的人,所以對於木乃伊我是在熟悉不過了,也不害怕那玩意兒。

但是真人版的木乃伊老子還真是第一次見,有血有肉他媽能叫做木乃伊嗎,我倒是覺得挺可笑的。

「這傢伙怎麼走著走著突然就成這個樣子了,跟丟了魂兒似的。」我心想道。

「丟了魂兒···丟了魂兒······」我的心裡一直在不斷的重複著這個詞兒。

「難道這傢伙真的丟了魂兒?」我再一次冒出這麼一個想法。

而此時雷雲正在觀察著周圍的情況,他突然轉身問道:「你有沒有看見什麼東西?」

我搖搖頭回答道:「沒有····」

可是就在我剛回過頭準備繼續觀察眼前的這個特殊木乃伊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一陣黑影從我的眼前迅速飛過,速度非常的快,我的眼睛只捕捉到了一陣黑影,在沒有其他發現。

「我好像剛剛看到什麼了,好像是一個黑影,很快,一閃而過的那種。」我低聲說道。

「噓····這裡有屍氣。」雷雲低聲說道。

我趕緊退了回去,有屍氣的地方可真不是什麼好地方,因為有屍氣的地方就會埋藏有大量的屍體,類似於積屍地那樣。也就是我們所在的這個位置下面或者周圍埋藏著大量的屍體,而由於某些原因的限制屍體不腐,而屍氣也不能散發出去,所以就聚集成了屍氣。

所以,何大拿應該是中了屍氣的毒,因為屍氣中含有大量的生者去世前所攜帶的疾病毒素等等都會聚集子屍氣中,而這些毒素經過長年累月的積澱就會和屍氣融為一體,而屍氣也就帶上了毒性。

據我的了解,屍氣的毒性有大有小,生者吸入屍氣,輕則導致昏厥、休克;嚴重一點的會導致精神失常,最終瘋癲而死。

「星爺,您看何大拿這是咋回事,會不會已經掛了?」李震風問道。

我搖搖頭說道:「他是中了屍氣的毒,但是至於掛沒掛我也不知道。

「什麼屍氣,還中了毒?」李震風不解道。

我點點頭道:「據我的分析,他應該是中了屍氣之毒。你看他面無血色,兩眼無神,就像個活死人一樣,這就是典型的屍氣之毒。」

「那按照你這麼說,就是我們這兒埋葬了大量的屍體?」李震風問道。

「對,是在我們的腳下或者周圍有大量的屍體存在。」我點點頭說道。

「小心點,我感覺到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接近我們。」雷雲右手緊握著那把烏金寶刀沉聲說道。

突然,又是那一道黑色的影子急速閃過,嘩的一下就沒了。

「我靠···我好像也看到了什麼東西,剛剛一閃而過。」李震風有點著急的說道。

李震風話音剛落,手中的九星劍已經蠢蠢欲動了。

突然,何大拿就像打了雞血一樣,他大叫一聲朝我們撲了過來,我還沒來得及閃躲一下,就被那傢伙撲倒在地。

哎呦我的媽呀,我的屁股,我的老腰啊,疼死我了,感覺腰就像是斷了一樣。

我還躺在地上沒起來,不,不是我不起來,是我真的起不來啊;那傢伙緊接著又朝我壓了下來,就在這時,李震風順勢就是一腳提了過去,狠狠的踢在了那傢伙的胸口,只聽見砰的一聲悶響,那傢伙連連向後退去。

李震風自然不會這麼輕易放過絕佳的機會,他順勢而起,又是以及飛腳踹了過去,不偏不倚正好踢中那傢伙的脖頸,這一腳顯然力氣不是很小,那傢伙一個趔趄翻了過去,倒翻在地。

李震風趕緊一把將我拉了起來;我定定神兒一看,何大拿那傢伙果然是中了屍氣之毒,眼球已經泛黑,嘴皮已經嚴重發紫,還有一點瘋瘋癲癲的樣子,這真的是中毒不輕,典型的瘋癲狀。

「那傢伙有已經中了屍氣之毒,千萬不要被他抓到咬到;還有大家趕緊用找一塊布,然後用尿水浸濕捂著口鼻,快點。」我大聲喊道。

「這···這哪兒來的尿水啊?」李震風瞪著兩隻大眼睛問道。

「廢話,當然是自己尿。」我說道。

「我草····」李震風很不情願的從包兒里拿出一片布。

「領隊,這,這也太噁心了吧。」後面的一個兄弟手裡拿著一塊布說道。

「噁心總比沒命好得多,干不干你們自己決定,要不要命也在於你們自己。」我著急的喊道。

話音剛落,我第一個轉身弄好了尿布趕緊捂在了自己的嘴上,這樣可以避免屍氣進入口鼻進入身體,而尿有很好的解讀功效,所以尿布可以保全自己的生命。

雷雲也早已經捂住了口鼻,李震風看了看,也閉著眼睛將手裡的尿布捂在了嘴上。

這時,我們周圍的廢墟突然震動起來,就好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從下面爬出來一樣,那些沙土和木棒棍子都不約而同的動起來。

「小心····」我大喊一聲。

可是我們已經被搖晃的站不穩了,感覺完全就像是地震了一樣,這時廢墟下面一股子黑色的霧氣緩緩冒了出來,那才是真正的屍氣,埋藏在下面的屍氣。

「金主怎麼辦?」李震風大叫道。

「我去救他。」我回答道。

我剛準備過去,可是雷雲一個翻身過去將另一塊尿布捂在了何大拿的嘴上,他一把抓起何大拿的肩膀走了過來。 第一百四十章黑色巨蚺

震動還在持續著,而且愈演愈烈,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如何好,因為我們根本走不出去。

「星爺,我們怎麼辦?」李震風高聲吼道。

「我靠,老子哪裡知道該怎麼辦····」我心裡暗暗道。

「大家別慌,穩住,一定穩住。」我高聲呼喊道。

突然,在強烈的震動中,那個黑色的影子再一次出現了,但是不同的是這一次那個黑色對的影子的移動速度不是那麼快了,我似乎在沙塵中看見了那個東西;就像,就像是一條黑色的大蛇。

逆天神醫 我的心裡真的是倒吸一口涼氣,從頭頂涼到腳底,我心底冒出的第一個念頭是我們要全完蛋了。

這時,那個黑色的傢伙又一次出現了,但我還是不知道那傢伙到底是什麼東西,我感覺像是一條巨蟒,但是並不能完全肯定。

那東西在整片廢墟地下不停的活動著,扭來扭去的,我只能看見類似於一個鯉魚脊背的黑色東西在廢墟上面浮動著,它周圍的廢墟還有數不盡的木頭棒子等等東西全部被那傢伙沖翻在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