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蘇總。」

助理這時候也冷靜下來了。

趕緊領命出去了。

「現在散會。馬上安排記者發佈會。最多給你們半個小時。」

其他人各司其職,趕緊去安排記者發佈會了。

京都一中。

考試已經開始了。

可是蘇雅還沒有趕回來。

第一堂要考的是英語,現在是播放聽力部分,剛好結束。

就聽到了敲門聲。

監考老師打開門,就看一個長相很美,表情很冷漠的女孩拿着一根筆站在門口。

監考老師看了看錶。

現在是10:55分。

10:30開始開考的。

學校有規定開考之後半個小時后就不能進場了。

這個女孩的時間卡的剛剛好的。

「在這裏簽字,然後把手機等物品放到教室的講桌上,然後找到你考試號。」

「好的,老師。」

蘇雅一眼望去。

全班只有一個位置是空的。

看來那個位置就是她的了。

於是,走了過去了。

手中還是只拿着一根準備答題的筆。

監考老師很快把一套空白的試卷拿了過來。遞給了蘇雅。

此時,英語的聽力部分已經結束了。

蘇雅掃了掃題,憑着自己英語底子。就把前面的聽力部分答完了。

接着就是筆試的部分。

蘇雅幾乎是一秒一道選擇題。

很快前面的就寫完了。

就到了英語作文。

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人想的。為什麼英語也會有作文啊。

不過,蘇雅還是快速的做完了英語的作文。

考場裏面的別人同學很緊張。

他們一面都沒有做完。

但是已經聽到教室裏面有人翻頁的聲音。

大家在心裏都有了不約而同的想法。

這個人答題也太快了吧。

他們還在和前面的選擇題做鬥爭。

這次的英語考試太難了。

基本他認識你,你不認識他。

當蘇雅做完題之後,也沒有事情做了。

於是照舊趴在桌子上睡覺。

從頭到尾,她的草稿紙上,依然除了名字,學生號,考試號,乾乾淨淨的,其他什麼都沒有寫。

考場裏面並沒有說過學生不能睡覺。

那位老師以前沒有聽過蘇雅的光輝事迹。

看她做的那麼快,就估計她很多不會做的。

監考的老師也不能用手機。

老師突然有些內急。

然後,就和另一個老師打了聲招呼去了衛生間。

在衛生間正好碰到她認識的另一位老師。

兩個老師,便聊了幾句。其中一個老師說道:這次聽說卷子挺難的,我看我們班好多同學的卷子都是空白的。你監考的那個考場怎麼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院長、趙老師,那我和榮榮就先回去了,你們也早點回去休息吧。」炑林淡淡的道。

話落,便與榮榮一起離開了這裡。

「老大,那個叫炑林的小傢伙也不知道從哪來的,太神秘了。根本看不透他啊。像那樣的仙草他都能有,真是個小怪物。」趙無極苦笑道。

「哎,只要他沒有歹心,身份和來歷我們也不需要知道。況且我看那孩子人還是挺不錯的。」

「是啊。好了,老大,我先回去了。明天還要帶他們去獵殺魂獸呢。」

「嗯,走吧,回去好好休息。」

……

陽光,傾灑而下,沐浴在陽光下,是那麼的充實和美好。

雖然說炑林一行人能被陽光照耀的部位很少,但是怎麼說也還是有的。

三天了。

自從炑林等人離開史萊克學院到這星斗大森林已經過了三天的時間。

這一路上,說話最多的就是寧榮榮了。一邊走一邊講著他們三個月以來的各種折磨!

炑林雖然知道,但是也聽得津津有味,趙無極的嘴角也會掛著淡淡的笑容。

突然間,炑林腳步一頓,淡淡的笑道:「終於,找到它了。」

「它?」趙無極等人疑惑著。

炑林一左一右牽著寧榮榮和朱竹清的手,道:「走。」

話落,炑林身後喚出鳳凰神翼,對著一個方向直飛過去。

大概飛了兩千多米后落下。躲在樹木後面看著前方的兩隻魂獸。

這似曾相識的一幕……

幽月靈貓,好久不見了啊…上次見面是和一隻老虎在搏鬥,現在雖然不是在和老虎打,但是還是在打,並且又還是受傷了。

和幽月靈貓打架的是一條一萬五千多年修為的岩蟒。渾身都是岩石塊,堅硬無比。

在幽月靈貓後方不遠處有一隻兩千年修為且受了傷的尖尾羽燕。

「榮榮,竹清,你們的魂環有著落了。而且還是超越極限的魂環!」

炑林淡淡的笑道。

當見到岩蟒纏繞住幽月靈貓,將要一口咬向它的脖子時,炑林直接一個箭步衝上去,跳起來,一拳轟向岩蟒的腦袋。

咚!

岩蟒巨大的頭顱重重地撞擊到地面,被迫鬆開了幽月靈貓。

見狀,幽月靈貓快速退開,護在尖尾羽燕身前。

岩蟒立即起身,巨大的蛇頭怒視著炑林,放棄了幽月靈貓這個攻擊目標,轉向了炑林,再度張開血盆大口咬向炑林。

炑林淡淡一笑,借力一踏,躍過蛇頭,從其後腦再度一拳轟向地面。

「小蛇,好好活著吧。但是,記得時刻憤怒著啊!可別輕易讓人類殺了。我以後再帶人來收你的魂環!」

話落,炑林喚出鳳凰神翼,直接將大蛇掄起,旋轉幾圈后扔向了遠處。

見了炑林的暴力打法,趙無極等人皆是苦笑的搖了搖頭。

炑林淡淡一笑,隨後走到幽月靈貓面前,喚出生命之蓮,釋放兩股純凈的生命之力為它和它很后的尖尾羽燕治療。

幾息之間,兩隻魂獸便是痊癒,幽月靈貓興奮地尖叫一聲后體型變小撲到炑林懷中,愉悅的蹭著炑林。

趙無極和寧榮榮以及朱竹清上前,皆是疑惑著,趙無極開口道:「炑林,你和這隻魂獸認識?」

炑林微微一笑,道:「對啊,上次見它的時候也是在打架,對手是疾影虎王。」

接著看向竹清,道:「那塊疾影虎王右腿骨就是那個時候打下來的。」

聞言,朱竹清等人皆是點了點頭。

「炑林,你是打算讓我和竹清分別吸收這兩隻魂獸的魂環嗎?」

「是的,但不是讓你們殺了它們,我會讓它們獻祭給你們。」炑林道。

接著炑林便用魂獸間通用的語言對著它們進行意識交流,道:「兩個小傢伙,我要你們分別獻祭給那兩個女孩。不過你們可以放心,我會從旁輔助著,讓你們能夠保留意識,等於你們以後就要永世伴隨著她們了,即使這樣,你們還願意嗎?」

聞言,那兩個小傢伙想都不想,使勁的點著頭。

炑林點點頭,微笑道:「那就開始吧。」

話落,兩隻魂獸分別對著朱竹清和寧榮榮進行獻祭!

見狀,兩女盤膝而坐,接著兩團顏色不一的能量光團進入兩女體內。

炑林則是在一旁使用生命之蓮的生命之力保留著幽月靈貓和尖尾羽燕道意識。

因為是魂獸主動進行獻祭的原因,所以融合的過程也是極為的順利。

就是炑林要保留住兩隻魂獸的意識,所以耗費的時間就長了。

一個時辰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