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德爾將足球頂進了自己球門裡!」

「誒~本德爾坐在地上,不斷的向主裁判抗議著,看起來好像有什麼隱情。」

此時本德爾坐在地上,不管的向主裁判投訴著。

但是上帝視角的蔡健,也沒有看到這個球有什麼問題。

在他的視角里,就是本德爾的烏龍球。

此時多特蒙德的門將布爾基臉色非常難看,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自己人。

此時開始播放之前的慢動作,魯雲龍先是送出了傳中球。

他和阿圭羅判斷到了落點,同時朝著落點跑去。

而在這個過程中,阿圭羅稍微踩到了本德爾的鞋一下。

但是也是稍微,可是這依舊影響到了本德爾。

通過慢動作回放,本德爾起跳時確實看起來姿勢有點彆扭。

「啊~阿圭羅貌似踩到了他的鞋一下,導致他起跳有些彆扭。」

「這好像還真的是個犯規,但是這一下太隱晦了。」

「主裁判根本看不到,估計除了他們倆外,雙方球員們也沒有看到。」

「甚至我猜測阿圭羅都沒注意到,自己剛才踩到了本德爾的鞋子。」

主裁判根本不知道之前發生的事情,怎麼可能會取消這個烏龍球。

本德爾只能接受現實,今天的曼城運氣太好了。

第一個進球是越位誤判,第二進球也有點水分。

但是曼城方面,還是非常開心的。

在多特蒙德的主場連進兩球,這可就是兩個客場進球了。

要知道上一輪的時候,曼城差點因為客場進球劣勢被摩納哥淘汰。

而現在他們開始享受這個優勢,曼城掌握著晉級半決賽的主動權。

現在曼城已經2比0領先多特蒙德了,而且要知道是在多特蒙德的魔鬼主場。

此時現場所有多特蒙德的球迷都安靜了,他們不敢相信今天發生的一切。

要知道現在上半場還沒結束,他們突然有種要被淘汰的預感。

(求收藏!!!求推薦票!!!) 「陳老師陳老師,去吊嗓子啦!」

這是確定C位后的第四天,現在已經不只是虞更延每天早上會連帶著把陳韞也拉起來,兩天時間,林瑾被虞更延征服成為了他的小跟班,也成功融入了陳韞和虞更延的兩人小團體,成為了兩人中的第三者。

具體表現在早訓、吃飯以及下課都會跟虞更延以及陳韞兩人一起,不過更多是跟虞更延一起下課,跟陳韞更多的是聊天,畢竟陳韞是那種從不勉強自己練習的人,感覺自己的身體差不多了就直接打卡下班,一點都不帶猶豫的,這也讓其他隊員們目瞪狗呆。

對於他們的疑問陳韞也沒有去解釋,但虞更延作為這個團隊真正的領導者,他會在陳韞決定下班後跟他告別,然後對其他成員們講出了實情。

接著……

「這樣的話陳老師他也太慘了點吧?被迫做自己不太喜歡的事情……」有人表示同情。

「那陳老師這算不算是無聲的反抗?絕不加班?」有人覺得很有趣。

「陳老師長得這麼好看,竟然會抗拒在島上錄製節目,真是太可惜了!」有人搖頭嘆息。

……

不過這些跟陳韞是沒多大關係的,他已經換好衣服打算直接回寢室了。

練習室和寢室不是一棟樓,他們在兩棟樓之間移動會有一段可以見到外邊粉絲的路,每次路過都可以聽到那些粉絲在那兒喊。

但是吧,陳韞是一次都沒聽到過有人喊他的,和虞更延、Jason他們一起走過,喊的都是他們的名字,就只有跟林瑾一起的時候他才心裡平衡一些,就連楊軒和杜季軒都有粉絲來叫門的。

不過偶爾陳韞會惡意揣度,這杜季軒是不是公司專門花錢請了人來的。

這一次,陳韞如往常一般路過這段路,臨近傍晚,鐵欄外邊也沒多少敬業的粉絲在蹲守了,守時得讓陳韞懷疑裡邊是不是有多少是專門來上班的,遵守著朝九晚五的正常工作時間。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帶雙休的。

陳韞在心裡腹誹著,臉上不由得帶上了笑容。

「陳韞!」

剛剛從樓里走出來,準備直直越過這條路轉彎的陳韞突然間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下意識就往聲音傳來的那邊看了一眼。

他直接愣住了。

……

李清歡並不好受,上午十點的飛機,中午接近十二點到的白馬鎮,接著坐車上島,來到酒店已經是兩點鐘,隨便吃了點東西應付一下咕咕叫的肚子,等收拾完自己之後就已經是下午五點鐘了,她這才慌慌忙忙地拎著給陳韞帶的禮物跑到了各位站姐們說的那個圍欄,一等就是一個多小時。

她站在圍欄外邊翹首以盼,邊上那些看起來有經驗的女孩兒們就勸她別著急。

「現在才五點多,他們還沒到飯點,應該還會再練習一段時間才會去,可能就接近六點左右吧。」

「這樣嗎?」李清歡挽了挽散亂的鬢髮。

「是的。對了姐妹,你是誰的粉絲啊?而且節目組不許選手們收禮物的,你帶的這些怕是得自己拎回去了。」

李清歡聞言看了看自己拎著的袋子,心裡邊突然咯噔了一下,接著像是安慰自己一般,在心裡邊自言自語:沒事,反正這狗東西也配不上禮物,拿回家去算了。

她直接在心裡邊給陳韞安了一個狗東西的代名詞。

「當然,要是你家選手頭鐵就另說,姐妹你家偶像是誰啊?待會兒要是沒能碰見本人,遇上他的朋友也能帶句話的。」

「我是來看陳韞的。」李清歡莞爾一笑。

「原來陳老師有這麼好看的粉絲嗎?確實也是,陳老師他本人真的超帥的,也不知道你們倆是誰有福氣了。」那人誇張道。

「那可能是他有福氣吧?」李清歡開了句玩笑,其實也算是她的心裡話。

也就是她會千里迢迢地跑過來看他、還給他帶禮物了,他粉絲群裡邊都沒人願意動彈的,李清歡理解那些粉絲,但是吧,她又覺得要真遇不見陳韞那可就虧死了。

她只在這裡待一天的。

然後,在不停旁人勸告的翹首以盼中,她真就等到陳韞了,只是看那人走路的姿勢,她就一眼認了出來,連忙喊出了高聲陳韞的名字。

接著,邊上的其他人像是見了鬼似的看到陳韞轉過頭來愣了一下,隨後驚喜一笑,朝著他們的圍欄走了過來。

之前的工作人員們可是不許選手們靠近這裡的,粉絲們呼喊歸呼喊,但是選手不能跟她們接觸,任憑她們喊破喉嚨也沒用。

「你怎麼來啦?你不是要準備考研嗎?這麼閑?飛機還是高鐵來的?」陳韞在圍欄邊上見到李清歡那可不要太驚喜,他也沒想到在這圍欄外邊第一個叫他名字的竟然會是李清歡,蓉城到這裡是一千二百多塊的機票,來回可不是一筆小錢。

「飛機來的啊!我聽說你晉級了,估計一時半會兒也出不來,我就想著來這邊一趟唄,剛好圓了我來海邊的夢,然後順便看你一眼。」李清歡見到陳韞自然也是喜笑顏開,十多天之前猛然出現的怒氣全都消失不見了。

「什麼時候走?你時間應該挺緊的吧?」陳韞問道。

「明天的機票。」

「這時間也太緊了吧?」陳韞咂舌道。

「沒事,我是今天中午到的,來這邊最想看到的已經看過了,早點回去好學習啊!我怕出來玩一趟就收不回去心了。」李清歡煞有其事地說道。

「那還挺好的,我一直在裡邊,都沒好好看過海呢。」陳韞說著就嘆了一口氣,李清歡見陳韞皺著眉頭一臉難受的模樣,不由得笑出聲來,還想開口繼續說什麼來著,結果被邊上聞聲而來的人給打斷了。

「陳老師陳老師,這位姐姐是你女朋友嗎?」

「這個……我們是很好的朋友,已經認識了八年了。你別拍她,她還要準備考研呢!別打擾她學習了,她可是大學霸!」陳韞說出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還有點小驕傲來著。

「那陳老師你不是也很厲害的嗎?在選秀還準備著要考教師資格證呢!」

「我那是……充分利用時間。我成績一般的,你們去打聽一下就知道了。你們都不是我的粉絲吧?哪兒來這麼多問題呢?」

「陳老師!不許跟粉絲們有接觸哈!」姍姍來遲的工作人員從監控裡邊看到陳韞在跟圍欄外邊的人近距離交流,連忙前來阻止。

粉絲們心裡一聲長嘆,好不容易有個選手願意跟她們說話,結果這麼快就被節目組的工作人員給逮住了。

李清歡聞聲也急了,連忙墊腳把自己手裡的袋子越過圍欄遞了過去,生怕晚了陳韞就被拉走了。

「你把這個拿著,在裡邊無聊的時候可以解解悶。」

「什麼啊?」

「應該是你會喜歡的,別蹲在牆角拿粉筆亂畫了哈!」李清歡她笑得很開心。

陳韞打開一看,嚯,是水粉顏料和畫板。

真是周到啊。

他看著眼前在笑的李清歡,也跟著笑了起來。 「還請端妃娘娘按照我剛剛教您的,用蛇莓果搗碎的汁液堅持敷眼兩周,否則,我沒辦法現在就給您做清潔手術,畢竟,您身體里堆積的毒素實在是太多了,得先一點一點排除乾淨了才可以。」

葉雲兮晃了晃手裏的一個精緻的小玉瓶,另一隻手也沒閑着,唰唰唰的在紙上龍飛鳳舞寫下一串藥名。

隨後,將其遞給了站在身後的溫彌生,讓他帶端妃娘娘去濟世堂里,按照這個藥方子先抓一副葯試試。

「今日的事我會保密,還請神醫也是一樣。」一身文弱書生打扮的溫彌生走在前面,端妃走着走着卻是微微一頓,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巧笑嫣然的對着葉雲兮頷了頷首。

葉雲兮甩了甩狼毫上未乾的筆墨,面具遮掩下露出的一雙眼滿是笑意:「自然。」

而隨着端妃跟溫彌生相繼離開后,四周總算是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隨手把至今仍用不順手的筆墨擱置在一旁,葉雲兮撐著下巴,透過身側的紗窗遠遠的望着外面街上的景象。

車水馬龍,熱鬧喧嘩。

看着看着,她猛的注意到附近似乎新開了一家成衣鋪,而靜靜的注視着那些往來絡繹不絕的來客,她心裏突然莫名的生出了一絲想法。

「神醫,你的茶……」

恰恰這時候小葯童端著熱茶走了進來,一個不察,沒有注意到迎面走來的葉雲兮,竟是差點把滾燙的茶水都給灑在她身上。

好不容易穩住了身形后,小葯童卻仍心有餘悸:「神,神醫,你怎麼出來也不打聲招呼,害得我差一點就……」

「抱歉抱歉。」葉雲兮略有些歉疚的摸了摸他的腦袋,一雙亮晶晶的眼睛卻是直勾勾盯着街對面。

然後還不等那小葯童反應過來,她便一步向前直直邁出了門檻。

「神醫……?」

小葯童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腦門,感覺那上面似乎還有神醫留下的餘溫,不過,驟然認識到的這一點讓他不禁有些羞赧。

而就在他正望着對街愣愣出神的時候,葉雲兮已經一腳踏進了錦繡坊中。

「快來快來,新到店裏得上好布匹,看看這絲滑的觸感,看看這精美的綉工,綾羅綢緞,金絲紡線,只要是各位喜歡的,咱們錦繡坊都有……」

只見裏面站着一個瘦瘦小小的夥計,身上穿着稀鬆平常的粗布衣,手裏卻是拿着一匹金光閃閃的布緞,見一個拉一個,嘴裏跟裝了連珠炮似的滔滔不絕的說着。

葉雲兮擔心這幅青面獠牙的面具會暴露身份,便取了下來,裝作若無其事的從他身邊走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