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楉樰,你嘗嘗這個,味道還不錯,你試試這個,也不錯的,你太瘦了,要多吃點才行。」

容初璟不停的往韓楉樰的碗里夾菜,自己倒是沒有吃多少,好像,她吃了,他就能飽了一樣。

「不用了,容初璟,我自己來就好了,你自己吃吧。」

見容初璟還想要往自己的碗里夾菜,韓楉樰連忙的阻止了他,雖然,這御膳房做的東西,味道確實是不錯,可是,她也不能吃的太多了。

這個時候,容初璟一切都是聽韓楉樰的,既然她說不用了,他也不再給她夾菜了,自己吃了起來。

「對了,容初璟,太皇太后醒來了沒有?」

韓楉樰見吃的差不多了,就問起了這件事情來了,不過她想著,太皇太后應該已經醒過來了,也沒有什麼事情了,要不然,容初璟也不會有這樣的閒情逸緻,在這裡和自己吃飯了。

「嗯,已經醒過來了,太醫說了,只要醒過來,就沒有什麼大事了,而且,她心口痛的毛病,也減輕了不少了。」

容初璟見她問起,就將事情的具體情況,和她說了一下,他的回答,證實了韓楉樰的想法。

「那我們先去看看吧。」

韓楉樰覺得,還是早點將太皇太后的事情給弄完了,然後好早點回去,這才一天沒有見到韓小貝和容含軒,她覺得,自己就已經很想他們了。

「嗯,那我們就先過去看看吧,張院判他們,這個時候,也在那裡。」

願做你的童養媳 韓楉樰說要去,容初璟當然也不會反對了,而且,這還是和太皇太后的身體有關的,還是早點將病給治好的好。

「韓大夫來了。」

見到韓楉樰來了,張院判他們,就趕緊的上前來和她打了聲招呼了,態度也是很恭敬的。

不管是從認出對韓楉樰的態度,還是她那了不得的醫術上來說,張院判他們,都覺得,他們應該對她表現出足夠的敬重來。

「太皇太后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既然張院判他們給了自己應有的敬重,韓楉樰也和他們回了禮,然後就問起了太皇太后的事情來了。

接下來,就死韓楉樰和張院判他們幾個太醫,就太皇太后的病情的事情,做出了一些想法和討論出來了。

韓楉樰將自己覺得,接下來,比較適合太皇太后的治療方案,都和張院判他們說了,然後,就覺得自己功成身退了。

讓張院判他們,要是再有任何問題的時候,在去找她好了,反正,韓楉樰是不想在這宮裡長時間的待著的。

不過,韓楉樰既然說了,會明天再離開,這接下來的時間,就是讓張院判他們動手,她在旁邊指導的時間了。

「韓姑娘,太皇太後有請。」

就在韓楉樰和張院判他們將事情說完了,出來準備和容初璟說一聲然後離開的時候,太皇太後身邊的宮女就來了。

「太皇太后要見我?」

韓楉樰覺得有些不可置信,要是她沒有記錯的話,太皇太后可是很不喜歡自己的,這個時候,她為什麼要見自己。

難道,太皇太后是想要對付自己,韓楉樰覺得,就算是她不喜歡自己,這個時候,她還在救她的命呢,真的想要對付自己,也不會選在這個時候吧。

「皇祖母有說是怎麼事情嗎?」

剛剛那個宮女說的,太皇太后想要見韓楉樰的事情,容初璟也聽到了,見她一臉戒備的樣子,心裡一痛,就將話給問出來了。

「奴婢不知道。」

那個宮女搖了搖頭,韓楉樰一想也知道,這樣的事情,她一個宮女,想來也是不知道的。

「楉樰,我和你一起進去吧。」

見那個宮女不知道,容初璟害怕韓楉樰一個人去見太皇太后,會發生什麼事情,就想著,要和她一起進去。

「王爺,太皇太后說了,她想要單獨的見見韓姑娘。」

見容初璟想要進去,那個宮女,不得不硬著頭皮將這句話給說了出來,然後,就感覺到了一道不善的目光,可是,她也沒有辦法啊。

一邊,是自己的主子太皇太后,一邊,是有權有勢的王爺,容初璟,她一個小小的宮女也不好做啊。

「不用了,容初璟,既然是太皇太后想要單獨的見我,那我就去看看吧。」

韓楉樰阻止了容初璟想要和自己一起進去的想法,她想著,既然太皇太后想要單獨見見自己,那她就去吧。

正好,她也想見見,這個差點就要了自己的命的太皇太后,不過,韓楉樰也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而讓容初璟和太皇太后之間,又產生了什麼衝突了。

「那你小心,要是皇祖母說了什麼不好的話,你也別放在心上。」

容初璟見韓楉樰堅持要自己進去,也只能無奈的答應了,不過,還是會擔心,她在太皇太后那裡受了委屈,畢竟,之前她就不是很喜歡她。

聽容初璟這樣說,韓楉樰不用問也知道了,肯定是太皇太后之前,就在他的面前,說過自己的壞話了吧,才擔心,自己會受了委屈。

「我知道了,你別擔心了。」

雖然韓楉樰拒絕了容初璟的求婚,可是,這個時候,他能這樣的擔心自己,她的心裡還是很高興的。

然後,韓楉樰就跟著那個宮女,一起進去見了太皇太后了,或許是剛剛生了病餓原因吧,她躺在了床上,臉色也不是很好。

不過,韓楉樰還是能夠看得出來,太皇太后保養的很好,已經六十多歲的人了,看起來,卻像是五十齣頭的樣子,這還是在滿臉病容的前提下。

「民女見過太皇太后。」

既然見到了,韓楉樰還是將自己應該有的禮數給行了,不過,也只是福了福身子,並沒有行跪禮。

「韓姑娘不必多禮了,請起吧,紅福,給韓姑娘拿個椅子。」

太皇太后擺了擺手,就讓韓楉樰不用多禮了,還讓自己身邊的另外的宮女,去給她拿了個椅子來讓她坐下。

見到太皇太后這樣的態度,韓楉樰有些困惑,她不是很不喜歡自己的嗎,怎麼這個時候,卻表現出這樣的善意來了,還給自己椅子坐。

「韓姑娘坐吧,就當是陪我這個老人家,說說話。」

儘管韓楉樰的心裡很是疑惑,不過,太皇太后居然沒有對自己表現出敵意來,這也算得上是一件好事了,於是,點了點頭,就坐下了。

「不知太皇太后讓民女來,是有什麼話要說嗎?」

韓楉樰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她很明白,這宮裡的女人,說個話,都是要繞三饒的,她可不想和太皇太后這樣來,太累了。

「這次,哀家的病,多虧了韓姑娘了。」

太皇太后打量了一下韓楉樰,這才開口向她道謝了,她已經從自己身邊的人的嘴裡得知了,自己這次發病,都是多虧了韓楉樰來,才穩住了病情。

「太皇太後過獎了,這都是民女應該做的。」

韓楉樰也沒有想到,太皇太后,回事為了這件事情,將自己給找來的,這對她來說,也不是什麼大事,就算是,在路邊上,看到了一個老人家發病,她也會救的。

更何況,太皇太后,還是容初璟的祖母,是他的親人,韓楉樰覺得,自己就算是救了她,也沒有什麼,儘管,她之前,還想著,要將自己給殺了。

「韓姑娘應該已經知道了,上次,哀家派人去刺殺你的事情了吧?」

韓楉樰聽了太皇太后的話,微微的震驚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她這個時候,會提起了這個事情來了。

太皇太后見韓楉樰這樣的反應,就知道,她是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的,原本,她也是想著要試探一下的。

太皇太后想著,容初璟那樣的喜歡韓楉樰,應該將這件事情和她說了,想著看來,果真如此。

「上次的事情,是哀家糊塗了,一時間沒有想通,才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來,還希望韓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既然知道了自己派人去刺殺他,還能這樣不計前嫌的來給自己治病,太皇太后覺得,韓楉樰的品性還是很好的。

想來,是自己以前的時候,誤會了韓楉樰了,既然容初璟那樣的喜歡她,現在她又要治好自己的病了,太皇太后覺得,自己不應該再對她抱有偏見了。

「太皇太后嚴重了,民女也沒有受傷,更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韓楉樰覺得,今天太皇太后給自己的震撼真的是太多了,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好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韓楉樰也只能是順著太皇太后的話來說了,而且,在她看來,這也真的不是一件很大的事情。

儘管,當時得知了,是太皇太後派人來刺殺自己的時候,她真的是很生氣的,可是,當時,容初璟也派了人在暗中保護著自己,而且,她也沒有受傷。

韓楉樰也不想,因為這件事情,就一直耿耿於懷的,所以,她已經將這件事情給放下了,畢竟,太皇太后也是容初璟的親祖母,她也不能對她怎麼樣。

沒有想到,這會兒,太皇太后又在自己的面前提起了這件事情來了,韓楉樰也不能當作自己不知道,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哀家就知道,你是個有大氣度的孩子,以前,都是哀家不了解你,才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來的。」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太皇太後點了點頭,很顯然,對於她的表現,還有她的話,都是很滿意的,連蒼白的臉上,都帶上了一絲笑意。

這樣的太皇太后看起來,倒是真的有了一些上了年紀的老人家的慈祥了,可是,就是這樣的她,才更加的讓韓楉樰摸不著頭腦了。

太皇太后不是不喜歡自己的嗎,怎麼這會兒,看起來不像啊,韓楉樰有些想不通,不知道她是改變了對自己的看法,還是又想出了別的什麼主意來對付自己了。

「太皇太後過譽了,民女見太皇太后的身體,也好了很多了,另外,太皇太后的治療的事情,民女也和太醫院的太醫商量好了,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既然想不通,韓楉樰也決定了,暫時先不想了,按照自己的想法,將自己的安排和太皇太后說了,這樣總不會有錯了吧。

而且,也可以讓太皇太後知道,自己可是還在幫她治病呢,要是真的想要對付她,還是要好好的考慮一下的。

太皇太后聽了韓楉樰的話,也明白了她話裡面的意思,原本,今天將她給叫進來,就是想要好好的見見她這個人的。

要是是個好的,也能順便的緩和一下他們之間的關係,可是,太皇太后也明白,欲速則不達的道理,見韓楉樰這樣的態度,也只能先慢慢的來了。

「有勞韓姑娘費心了,哀家也有些累了,紅福,替哀家送韓姑娘出去吧。」

太皇太后覺得,自己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一些了,才剛剛病好了一些,說了這麼長時間的話,也是真的有些累了,就讓自己身邊的宮女,將韓楉樰給送出去了。

韓楉樰倒是沒有任何的意見,順著太皇太后的話,就跟著那個叫紅福的宮女,往外面走去了。

「楉樰,怎麼樣?皇祖母她沒有為難你吧?」

冷少的替嫁嬌妻 見到韓楉樰出來,容初璟馬山就迎了上來了,一臉關心的看著她,他倒是不擔心,太皇太后回打她,可是,就怕她說些不好聽的話,讓她傷心了。

見到容初璟這樣緊張的樣子,韓楉樰搖了搖頭,雖然,她還弄不清楚,太皇太后對自己那樣的態度,死因為什麼,可是,她確實是沒有任何的為難自己。

甚至是很和藹的和自己說著話,可是,韓楉樰就是覺得,有些彆扭,任誰見一個,之前還想著要將自己給殺了的人,這會兒,又面善的和自己說話,都會有些奇怪的吧。

「沒事,太皇太后沒有為難我,只是和我說了會兒話,就讓我出來了。」

見容初璟還是一臉擔憂的樣子,韓楉樰只好將自己進去見太皇太后的事情,簡單的和他說了一下了。

見韓楉樰的心情沒有變壞,神色如常的,容初璟也就放心了,也相信了,太皇太后,是真的沒有為難了她,這對他來說,也算是一件好事了吧。

「那楉樰,你先去休息吧,等休息好了,明白一早,我在送你會益生堂去。」

現在天色已經晚了,而且,韓楉樰說過了,會在皇宮裡面住一晚上的,所以,容初璟想著,自己還是明天送她回去好了。

韓楉樰點了點頭,也同意了容初璟的話,原本,這就是之前說好了的,而且,明天,早上的時候,她正好可以看看,張院判他們,能不能將太皇太后的病情給治好。

容初璟將韓楉樰送到了,之前她休息的房間,在她進門之前,突然喊住了她。

「楉樰,那個,我知道,今天的事情,是我太衝動了,你一時間沒有準備,沒關係的,你不要放在心上,我會等你準備好的。」

容初璟覺得,自己好事要將這件事情,和韓楉樰說好才行,免得她為了這件事情,而心情不好,這可不是他想要見到的。

聽了容初璟的話,韓楉樰的心裡一動,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只是胡亂的點了點頭,就快步的走進了自己的房間裡面去了。

等容初璟見到韓楉樰進了屋子,關上了房門,他在外面定定的站了好一會兒,才有些落寞的離開了。

容初璟自從才是處理朝堂之上的事情之後,就開始時不時的住在皇宮裡面了,這裡,自然是有他住的地方的。

而且,就在韓楉樰住的地方不遠的地方,用不了一會兒的時間就到了,這也是考慮到,要是她有事的時候,自己能儘快的趕到。

「韓姑娘,王爺說了,讓你先等他一會兒,他去御書房將事情給處理了,就過來了。」

等韓楉樰起床了,就有宮女將容初璟吩咐的話,說給了她聽了,也免得她擔心,又或者,覺得他騙了她,不想送她回去。

自從禹帝去世了之後,就沒有了皇帝,自然也就沒有了上早朝的習慣了,不過,這朝堂上的事情,都是由容初璟代理的。

既然那不上朝,那些事情,就只能在御書房裡說了,所以,容初璟每天的事情,還是挺多的,韓楉樰想著,點了點頭。

「嗯,我先去太皇太后那裡看看吧。」

韓楉樰昨天就已經和張院判他們說好了,今天會去看他們第一次給太皇太后治療的,要是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也能給他們改進一下。

這會兒,時間也差不多了,韓楉樰想著,既然那容初璟有事,那她就先去將這件事情給做了好了。

「是,韓姑娘請跟奴婢來。」

那個宮女聽說韓楉樰要去見太皇太后,也沒有任何的異議,就這樣,在前面領路,讓她跟著自己去了。

反正,容初璟也已經交代過他們了,只要是韓楉樰想做的,又沒有危險的事情,就隨她的高興好了。

等韓楉樰到了太皇太后的宮裡的時候,張院判他們已經到了,不過,太皇太后卻是剛剛在用早膳,她來的時間剛剛好。

「韓姑娘。」

見到韓楉樰來了,張院判的眼睛一亮,連忙的就過來和她打招呼了,原本是想喊韓大夫的,不過,想到太皇太后對她的稱呼,還是改成了韓姑娘了。

原本,他們還擔心,要是韓楉樰不來的話,那他們今天的事情,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呢,現在看到她來了,他們就放心了。

韓楉樰對稱呼之類的事情,一向是不怎麼在意的,不管張院判他們是喊韓姑娘也好,喊韓大夫也好,都是點頭應了,然後和他們招呼了一聲。

「韓姑娘來了,用過早膳了沒有?」

聽到韓楉樰來了的消息,太皇太后也出來了,問起了她有沒有吃早飯的事情,很顯然,要是她說沒吃,她就要招呼她一起吃了。

「已經吃過了,勞煩太皇太后掛心了。」

韓楉樰點了點頭,她確實是吃過了早飯才來的,要不然,這一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去呢,她可不能委屈了自己,而且,這御膳房的人做的飯,味道也確實是不錯的。

太皇太后聽了韓楉樰的話,也是淡笑這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自己吃完了早飯,就讓張院判他們給自己治病了。

張院判他們給太皇太后治病的時候,韓楉樰就站在了一旁,仔細的看著,以防出現了什麼意外。

這給太皇太后治病的方案,是韓楉樰提出來的,張院判他們從來沒有用過,原本,心裡也是忐忑的,不過,這會兒,有了她在一旁看著,心裡倒是安定了許多了。

「太皇太后,你感覺怎麼樣了?」

一個時辰之後,張院判他們才完成了,緊張的看著太皇太后,詢問著她的感覺。

「嗯,哀家覺得,身上到是舒爽了不少,就連心裡,都覺得放鬆了很多,不想之前那樣的悶悶的了。」

太皇太后仔細的感受了一下,自己身體上的變化,將自己的感受給說了出來,看的出來,心裡也是高興的。

「那就好了,看來,韓楉樰的這個辦法,是真的有效果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