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升職,五萬塊獎金,葉坤,你去死吧!」直到這時,葉小齊都還在詛咒葉坤。

來到車邊,葉小齊卻不動了,因為在她的寶馬520li的旁邊停著一輛紅色的法拉利FF四座超跑。

寶馬也算是世界級的大牌,可她這輛520li與這輛法拉利FF比起來簡直就是一輛電瓶車。全車恐怕都換不了法拉利FF的一隻輪子。

「我要是有一輛就好了。」葉小齊的心中忍不住去幻想駕駛著這輛法拉利FF超跑的情景。

這時法拉利FF的車窗忽然降了下來,一張帥氣的臉龐從車窗里探出了頭來,面帶微笑地看著葉小齊。

「加藤鷹介先生,你……」葉小齊捂住了小嘴,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了。

夏雷笑著說道:「葉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葉小齊這才恢復過來,她給了夏雷一個俏媚的笑容,「加藤鷹介先生,你怎麼也不給我打個電話啊?不是說好了的嗎,我等你電話等了一個下午。」

夏雷的聲音充滿了磁性,「比起給你打電話,我覺得我在這裡等你下班才是有誠意的體現。所以,我給了你們這裡的保安一筆小費,他將我帶到了這裡,我就在這裡等你了。」

「我不管。」葉小齊撒嬌地道:「我等了你一個下午,你都沒有給我打電話,我要你賠我。」

「沒問題,上車吧,我請你吃頓飯,然後我們再談賠償的問題,好不好?」夏雷探手為葉小齊打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

葉小齊看了看她的寶馬520LI,又看了看夏雷的法拉利FF,只猶豫了那麼一秒鐘,她便鑽進了夏雷的車裡。

有的女人寧願坐在寶馬里哭,也不願意坐在單車上笑。而她卻是那種寧願坐在法拉利里笑,也不願意坐在寶馬里哭的女人。

法拉利FF一聲轟鳴,駛出地下停車場,載著葉小齊鑽進了車流。 我和你來日方長 漢武兵器公司的總部大廈被甩在了身後,漸漸看不見了。而葉小齊的心裡哪裡還有什麼漢武兵器公司,她的心裡充滿了美夢。丟了升職加薪的美夢算什麼,釣到加藤鷹介這樣的凱子才是最重要的!

半個小時后,法拉利FF來到了京都希爾頓酒店。夏雷將車交給了車童,然後領著葉小齊進了酒店,然後去了酒店的西餐廳。

夏雷點了法國鵝肝醬,還有法國的黑松露,搭配法式牛排和法國拉菲紅酒,給人一種身在法國吃法國大餐的韻味。

葉小齊看著服務生上的菜和酒,心中一片驚訝。這一餐少說也得好幾萬,她雖然也是見過世面的女人,收入也不少,一年好幾十萬,但這樣的西餐卻是不敢來吃的。

夏雷對餐桌上的菜和酒連看都不看一眼,他托著下巴,很安靜地看著葉小齊,那眼神溫柔而多情,還夾帶著一絲傷感。

所謂猶豫的眼神,莫過於此了。

「加藤鷹介先生,你……這樣看著我幹什麼?」葉小齊心中喜歡得緊,面上卻裝出一副害羞的樣子。

夏雷這才「回過神來」,他趕緊坐正了身體,向葉小齊低頭道歉,「對不起,我讓葉小姐不適了。」

葉小齊抿嘴笑道:「加藤鷹介先生,你們日本人都這麼客氣嗎?」

夏雷說道:「也不是,很多人日本人其實很粗魯。」

「你是一個例外,對嗎?」

夏雷笑了笑,「我受我母親的影響很大,她從小就教我做人的道理,要客氣,要謙虛,對待女人要溫柔。」

「你母親真好。」

「如果她見到你,她一定會很高興的。」夏雷說。

「見你母親?」葉小齊很猶豫的樣子,「這……我們……」

夏雷溫柔地道:「你們長得真是太像了,我母親要是見了你的話,一定會以為是京香美奈子。」

「我可不願意給人當替代品。」葉小齊的聲音很小。

「不,你不是京香美奈子的替代品。」夏雷說道:「這兩年我過得很不開心,可總算是從失去京香美奈子的悲傷之中走出來了。你知道嗎,今天在那家咖啡廳門口,我一看見你就很有親切感。你雖然和京香美奈子長得很相像,可我知道你不是京香美奈子,我也不會將當作京香美奈子來看,你是你,葉小姐,請相信我,我……」

葉小齊的心中一片緊張,激動和幸福,她試探地道:「你想說什麼?」

「我……」夏雷猶豫了一下,鼓起勇氣說了出來,「我喜歡你,我對你一見鍾情,葉小姐,答應我,做我的女朋友吧。」

「啊?」葉小齊不知所措了。

「我知道這很唐突,可是我實在抗拒不了你的誘惑,還有我對你的衝動。」夏雷神情地凝視著葉小齊,「葉小姐,答應我吧,我會對你很好很好的,我要讓你做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加藤鷹介先生,我……我們,這未免也太快了吧?」嘴上雖然是這麼說的,可她的心裡卻是一萬個願意。

「葉小姐,愛情是不分國界的,也沒有時間限制,請相信我,我們的相遇是命運的安排。你是我命中注定要娶的女人,而我也是你命中要嫁的那個男人。」夏雷說得很生動。

「我……我們……」葉小齊還在演,裝著矜持。

夏雷嘆了一口氣,「這確實太快了,我給你一點時間考慮吧。這段時間,我也會讓你看到我的誠意。嗯,我們喝酒吧。」

葉小齊偷偷地在自家的大白腿上掐了一下,暗罵自己,「你裝什麼淑女,這樣的機會你一輩子也不可能再遇到第二次了!」

夏雷倒了兩杯紅酒,給了葉小齊一杯,然後與她碰杯,「為了我們的邂逅,乾杯。」

葉小齊倒也爽快,一口就喝掉了杯中的紅酒。

「加藤鷹介先生,你在華國做什麼生意呢?」葉小齊開始試探夏雷的家底了。

夏雷說道:「我是做國際貿易的,嗯,這段時間我在為我的中東客戶採買武器。哎,來到這裡,我不知道該選擇哪一家公司了。我知道華國的漢武兵器公司是老牌的軍工廠,可是雷馬軍工廠又冒了出來,分頭很盛,尤其是雷馬軍工廠的XL2500狙擊步槍,據說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狙擊步槍。」

「你是做軍火生意的?」葉小齊很驚訝的樣子。

夏雷笑了笑,「不止是軍火,南非的鑽石,伊拉克的石油我都有做,什麼賺錢我做什麼。就是太忙了,成天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如果你能來幫我就好了,那樣的話我會輕鬆一些。」

葉小齊想了一下,「別的生意我不太熟悉,不過軍火生意卻是我的強項,你也許不知道,我就是漢武兵器公司葉坤的首席秘書。」

「啊?你是葉坤的秘書?」夏雷很驚訝的樣子,然後笑了,「你還真能幫上我的忙,要不,漢武兵器公司和雷馬軍工廠,你給我一個建議選擇哪一家吧,要知道,我的那些中東客戶都是不缺錢的主,他們要的優質的產品。」

「這樣的事情,我一時間沒法給你建議,要不這樣吧,你給我一天時間,我好好想想,然後給你答覆。」葉小齊說。

「沒問題,我們再干一杯。」夏雷笑著給葉小齊斟酒,笑著與她碰杯。

葉小齊很快就醉了,不是因為她的酒量小,而是夏雷給她的酒里加了特別的佐料。

夏雷將她葉小齊帶上了希爾頓酒店的一個皇家套房裡,將她放在了床上。這房間兩百平米,大得驚人。裝潢完全是古典風格,處處都透露著皇家的氣息,奢華至極。

「我沒醉,我還能喝……」葉小齊嘀嘀咕咕地說著酒話。

夏雷將她衣領里的竊聽器取了下來,裝進了兜里。然後打開了她的手袋,翻看了裡面的東西。重點是葉小齊的手機,他取出了她的手機的內存開,將裡面的內容全部拷貝到了他的手機之中。

「葉坤,你個混蛋……你該死!我給你搞到了圖紙,你、你居然不給我升職加薪!我恨你!」葉小齊還在說酒話。

夏雷解開了葉小齊的衣服,脫掉了她的裙子,還有她的內衣。這不是趁人之危,而是執行他的計劃。

「走開,別碰我……我要嫁給你,我的加藤先生……」葉小齊嘀嘀咕咕,態度前後矛盾。

眼前一片雪白的美景,巍峨的山峰,平坦的小腹,雪白的大腿,還有……不可否認,眼前這個拜金女其實還是有一定的資本的,她年輕漂亮,成熟性感,是大多數男人心目中的職場御姐的形象,大多數男人也願意跟她上床,不管是因為什麼目的。

可是,夏雷卻幹了一件能讓大多數男人唾棄的事情。

夏雷從他的公事包里取出了一支玩具,然後一本正經地道:「天音,我這絕對不是出軌,我是為了雷馬軍工廠。」

玩具嗚嗚地響了起來,夏雷坐在床邊,一臉愁容地看著扭來扭去的葉小齊,還有那隻玩具。玩具鬆了,他又才伸手穩定一下,然後繼續保持正襟危坐的姿態,監督著玩具的正常運行。

「加藤,我的加藤,你是我的一切……」神志不清的葉小齊胡言亂語。

夏雷嘆了一口氣,「如意,我這不是出軌,我這麼做是為了……打住,我跟如意道什麼歉?她是不會介意我這麼做的,她自己就背著天音把我給睡了,她還會介意我睡除了她和天音之外的女人嗎?」

這些自白,純屬無聊,也是為了轉移他自己的注意力。無論是申屠天音還是江如意都無法聽見,如果聽見,他的日子肯定是沒法安寧了。 半夜裡下了一場雪,天色一亮開,遍地銀裝素裹。北國的景色美麗凍人,髒東西都藏在了雪衣之下。

屋外天寒地凍,皇家套房裡卻是一片暖意,春色誘人。

「嚶嚶嚶……」葉小齊低垂著螓首,雙手捂著臉頰,胸前的重要部位也顧不得上遮掩了,只顧著哭泣,傷傷心心的樣子。

夏雷在旁邊安慰她,說著甜蜜的話,「小齊,對不起,我實在是太愛你了,我實在忍不住。你放心,我會負責任的。」

「嚶嚶嚶,我沒想到你是這種人,趁我喝醉了就把我睡了,我……嚶嚶嚶……」一句話沒說完,葉小齊又哭了起來。

她的哭泣沒有眼淚,捂著臉頰的手也張開了縫隙,偷偷地看著夏雷。

夏雷假裝沒看見,繼續安慰被「睡」了的女人,「小齊,你要我對他發誓嗎?好吧,我對天發誓,我要是不負責任,我就被雷……」

葉小齊忽然伸手捂住了夏雷的嘴巴,「不要說,我相信你。加藤,我們都這樣了,我已經是你的女人了,我怎麼能讓你發那種毒誓。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也不活了。」

「小齊,你真好。」夏雷笑著說。

葉小齊忽然撲來,一把抱住了夏雷,激動地道:「加藤,我愛你。」

「我對你的愛比大海還深。」夏雷的背皮一陣陣發麻。

葉小齊的手不老實了起來,她的聲音也帶著點顫音,「加藤,昨晚我喝醉了,你倒是滿足了,可人家連一點感覺都沒有,我不依,我們重來吧。」

「這……」夏雷的頭頓時大了。

卻不等夏雷答應,葉小齊一把就將夏雷推倒在了床上,她也順勢壓了下來。她就像是一隻餓壞了的小兔子發現了胡蘿蔔一樣,在夏雷的臉上脖子上胸膛上亂啃,恨不得把夏雷整個兒都裝進她的肚子里。

夏雷暗暗叫苦,「找知道我就不演睡醒這場戲了,我應該穿上衣服在沙發上坐著等她。現在怎麼辦?怎麼辦?」

就這一猶豫,葉小齊已經鑽進了被窩裡,下一刻,夏雷的眉頭就擰成了一團。

叮咚,叮咚。門鈴忽然響了。

夏雷趕緊從葉小齊的纏繞之中掙扎了出來,逃似地跳下床,一邊穿褲子一邊說道:「誰?」

「客房服務。」門外傳來了服務員的聲音,「先生,你叫的早餐。」

「讓他待會兒送來。」葉小齊從被窩裡探出了頭來,不高興地道。

「這樣不好吧,食物涼了就不好吃了。」夏雷說著話,上去給服務生開了門。

服務生推著餐車走了進來,而夏雷也已經穿好了衣服。

葉小齊用被子緊緊地裹著身子,滿臉的失望之色。拋開「加藤鷹介」的億萬身家不談,僅僅是加藤鷹介的帥氣,還有他的強健的體魄就足以讓她心痒痒的,心動難抑。可是,眼見好事就要成了,卻殺進來一個服務生,這叫她怎麼不鬱悶失望呢?

服務生雖然退下去了,可夏雷已經穿好了衣服,葉小齊也不好表現得太饑渴。這是一條大魚,關係著一輩子的榮華富貴,她不得不告誡自己要慢慢來,不能心急。所以,服務生離開之後她也起床穿好了衣服。

這個過程,全程無遮掩地在夏雷的面前進行。飽受刺激的夏雷也無法遮掩他的本能反應,他的褲子下冒起了很高的一團。

看到夏雷的反應,葉小齊噗嗤一聲輕笑,「瞧你,昨晚還沒吃飽嗎?」

夏雷呵呵笑道:「你太迷人了,怎麼吃都吃不飽,我要吃一輩子。」

「今天晚上我讓你吃個夠。」葉小齊好不嬌媚的樣子。

夏雷的心裡卻在暗暗地道:「今天晚上我該找個什麼借口不赴約呢?」

吃了早餐,夏雷開著車將葉小齊送到了漢武兵器公司。他替葉小齊打開了車門,等到葉小齊下車的時候他才說道:「親愛的小齊,你答應過我,給我一個建議,你今天能給我建議嗎?」

葉小齊說道:「放心吧,我一定會給你一個很好的建議。不過,你得告訴我,你的客戶要買什麼樣的武器?要買多少?」

夏雷說道:「這次是兩億美元的訂單,主要是步槍和彈藥。我的客戶已經厭惡了AK47的低級品質,它幾乎沒有準星可言,耗費大量的彈藥都沒法射中一個敵人。我的客戶要優質的步槍,他對華國步槍的品質和價格都很滿意,所以我就來了。」

「兩億美元,這已經是一個大單了。我去跟葉董說說,看看他的意思,然後我在悄悄給你打個電話,給你建議,你看好不好?」葉小齊一臉討好的笑容。

「好,你負責漢武兵器公司,我去雷馬軍工廠看看。」夏雷說。

「你要去雷馬軍工廠?」

「嗯,他們的XL2500狙擊步槍號稱是全世界最先進的狙擊步槍,我的客戶很感興趣,我必須要去看看。」夏雷說。

「那好吧,等我電話。」葉小齊湊了過來,摟住夏雷,在夏雷的臉頰上輕描淡寫地吻了一下。

本宮躺紅娛樂圈 一些趕來上班的漢武兵器公司的員工驚訝地看著這一幕,讓這些員工驚訝的是夏雷開的那輛法拉利FF超跑,還有他的帥氣外表。一些女員工更是羨慕嫉妒恨,竊竊私語,葉小齊這賤人走了什麼狗屎運,居然釣到了這種極品的男人?

葉小齊當眾親吻夏雷,目的也就是炫耀。她扭著小蠻腰,晃著豐滿的臀,宛如T台上的國際名模一樣,在許多同事的注視下走進了漢武兵器公司總部大廈。

葉坤一早就來了,他坐在辦公桌前看著一份報紙。

「葉董,今天怎麼這麼早?」葉小齊打了一個招呼,心裡卻在罵道:「你個死肥豬,你怎麼還活著?太沒天理了。」

葉坤笑了笑,「是小齊啊,你來得正好,給我泡杯茶。」

「好的。」葉小齊去泡了茶,卻在茶湯里吐了一口口水,然後才端給葉坤。

葉坤點了點頭,「小齊,這次真的得感謝你,你放心吧,以後有合適的機會我會給你升職的。至於怎麼表現,那就得看你自己的了。」

這話似乎別有所指。

說話的時候,葉坤的視線也已到了葉小齊的豐滿的臀部上。

葉小齊是什麼樣的女人,她豈有聽不懂葉坤的畫外音的道理。如果沒有「加藤鷹介」的出現,她沒準就依了葉坤的花花心思,可她把葉坤跟加藤鷹介一比,那真是一匹駿馬和一隻山豬的比較。有了加藤鷹介,她根本就看不上葉坤,更別說是給葉坤當小三了。

葉坤以為葉小齊是在試探他的決心,他伸了一隻手過去,慢慢地抓向了葉小齊的大腿。包裹在OL制服短裙下的大腿穿著肉色的絲襪,豐滿細膩,他很早就想把玩一番了。

葉小齊忽然退了兩步,「嗯咳,葉董,我們還是談談正事吧。」

「你跟我談正事?」葉坤有些羞惱地道:「難道你想辭職嗎?」

葉小齊說道:「葉董,我剛為了公司立了一件大功,你就要我辭職嗎?」她也來火氣了,「葉董,你就不怕我現在去雷馬軍工廠找夏雷嗎?」

凰舞天下之盜墓皇后 「呵呵。」葉坤乾笑了兩聲,「小齊啊,我是跟你開玩笑的,你別當真。說吧,你要和我談什麼正事?」

「我男朋友是做軍火生意的,他在中東有一個大客戶,他的手裡有一個兩億美元的突擊步槍的訂單。」葉小齊說道:「我男朋友本來是想找雷馬軍工廠的,可我是漢武兵器公司的人,我當然勸他在我們這裡下單。現在看來,我真不該勸我男朋友。」

「小齊,你什麼時候……有這樣的男朋友?」葉坤很驚訝的樣子。

葉小齊得意地道:「我就不能有這樣的男朋友嗎?他是日本人,名叫加藤鷹介,哦對了,他這會兒正往雷馬軍工廠去。」

「他去雷馬軍工廠幹什麼?」葉坤頓時坐不住了,著急地站了起來,「還不快把他請到這裡來。」

葉小齊不慌不忙地道:「請到這裡來?」

葉坤說道:「兩億美元的大單怎麼能讓雷馬軍工廠吃下?夏雷要是拿到了這筆訂單,雷馬軍工廠肯定又會壯大幾分。你馬上把你男朋友給我叫過來,我要跟他談。」

「這個……」葉小齊欲言又止。

葉坤似乎明白葉小齊的心思,他笑著說道:「這樣吧,小齊,你要是能為公司拿下這筆訂單,我給你兩百萬的傭金。」

「說話算數?」

「算數,要不我們立個字據。」葉坤說。

「這倒不用了,我馬上給我男朋友打電話。」葉小齊掏出手機撥出了今天早晨在希爾頓酒店夏雷告訴她的號碼。

手機里傳來了「加藤鷹介」的聲音,「小齊,什麼事?」

「你現在還沒到雷馬軍工廠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