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圖是上古奇書之一,據說,裏面有這個世界最終極的秘密。」管月舞臉色有些凝重的說道。

「剛才我也看了一下,他們的目的地,好像就是洛陽。」唐詩墨又火上澆油的加了一句。

孫行遠沒有說話,但是卻隱約覺得這個世界的一切從佛帝舍利被盜開始就發生了變化。

「管它呢,到時候靜觀其變,一切順其自然。」唐詩墨說道。

孫行遠和管月舞點了點頭,現在,他們確實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那接下來,我們的行動要更加的隱蔽了。」管月舞說道。

三人於是開始商議下一步的行動計劃。

就在三個人商量的同時。

另外的一節車廂,氣氛則顯得十分的壓抑和古怪。

整個車廂涇渭分明,一邊是道士,一邊是和尚。

雙方沒有說話,但是,互相看向對方的時候,眼中都有着深深的敵意。

坐在最前面的一個身穿道袍的老者此時發出了一聲冷哼,說道:「大神金剛,洛圖是我道家奇書,你們佛家不趕緊去尋找舍利子,在這裏和我們道家搶什麼東西啊?」

老者對面一個光頭和尚,雖身穿袈裟,但仍舊可以看出強健的肌肉。

他說道:「丁卯真人,我佛慈悲,眾生平等,一切萬物均歸屬於我佛。」

「狗屁,你們這些和尚最喜歡假仁假義,不就是想搶奪洛圖嘛,擺什麼臭架子!」身穿道袍的六丁神將之一的丁卯毫不客氣的說道。

大神金剛聽聞此話,臉色大變,頭頂一道金光出現。

「喲呵,怎麼,想打架啊?」丁卯揶揄道。

大神金剛口稱「阿彌陀佛」,隨即又鎮定了下來,閉上了眼睛,不再說話。

他身後的一眾年輕的和尚則是不幹了,有人都站了起來準備打架了,而那些年輕的道人也是怒目而視。

空氣中瀰漫着火藥味。

這時,一個聲音卻適時響起。

「尊敬的旅客朋友們,列車即將到達洛陽站,請各位旅客攜帶好隨身物品,準備下車。」

聽到這個聲音,兩邊的人則是互相對哼了一聲,拿起了東西,推推搡搡的下車了。

三個人影此時也是悄悄的跟在了眾人的後面,他們戴着墨鏡,將自己的臉遮了起來,看不到臉上的表情。

「看來這兩家有點不對付啊!」唐詩墨小聲說道。

「我們靜觀其變吧!我總感覺這次的事情有點不對勁。」孫行遠說出了他的擔憂。

三人打了一輛車,跟着道家和佛家的一群人,進入了洛陽城。

洛陽不虧是千年古都,整個城市看上去大氣磅礴,高大的城牆散發出古樸的氣息,道道暗紅色的印記似乎也在訴說着當年這裏發生的故事。

佛家的眾人行向了另外一條路,路標的指引方向,是洛陽的佛家勝地—白馬寺。

而道家的眾人,則是直接來到了洛陽的名勝—明堂。

看着一行人走進了酒店,三人正準備下車,卻發現又來了一輛車,車上赫然寫着「清北大學」的名字。

下來了一個個年輕的大學生,穿着時尚,朝氣蓬勃,為首的,是一名老者,一臉的浩然正氣。

這群人也是嘰嘰喳喳的走進了和道士同樣的酒店。

「儒家的人也到了。」管月舞說道。

「看來,洛圖出世是真的了!」孫行遠說道。

也只有洛圖這樣的奇書,才能夠引得佛,道,儒三家趨之若鶩。

「走吧,我們也先休息一下吧,坐了一天的車,累也累死了!」唐詩墨說道。

三人於是也入住了同樣的酒店。

美美的吃過飯後,唐詩墨躺在床上,無聊的看着電視。

夜幕降臨,孫行遠站在窗前,洛陽的夜景盡收眼底,遠處的明堂和天堂兩座古建築燈火通明,如同黑暗中的燈塔,照耀着神都的天空。而白馬寺,則是隱沒在黑暗之中。

推開了窗子,六月的空中,一股無形的氣流將窗帘吹了起來。

孫行遠閉上眼睛,喃喃自語。

「起風了!」 在拘留所里的爭端並未引起警方的關注,或者說,這關注沒有擺在司城面前。一人一貓宅在房間里,又等待了一天左右,新的警官敲響了司城的大門。

「伊藤先生。」他說,「您的案子有新的進展。」

司城淡定點了點頭。

這段時間,他幾乎把這裏當成了某種旅館,各項服務待遇充分。除了環境待遇一般般、以及他偶爾會對書店的生意產生擔憂,大部分時間他還算過得相當滋潤。因此面對對方几乎明示的話語,司城臉上並未流露什麼驚喜的表情。

他甚至打了個呵欠,點點頭返回房間,和貓一起登上了「座駕」。

年輕警官目光下移:「……」

他猶豫兩秒,看着眼前的男人,咽下了想要詢問的話語。

在被要求進行通知后,前輩把他悄悄拉到一邊,告知了名為「伊藤司城」男人的危險性,還偷偷給他展示了拘留所這邊的監控視頻。

與視頻里的殺氣四溢不同,現實中會面后,他發現對方看起來只是個有些蒼白和貌美的青年。

比普通人略長的頭髮,劉海甚至略微遮住了眉眼,一雙現實里罕見的純黑色雙眸百無聊賴地半垂,淹沒了幾乎能看見的所有情緒。他在這裏有種如魚得水般的隨性,彷彿並不是作為嫌疑人被強制限制了出行。

可面對這樣一個「普通」的青年,直到對方坐上輪椅,警官才發現自己的本能拒絕著靠近。

外表具有偽裝性的人也不是沒有……

他這麼想着,乖乖上前推起了輪椅。

沿途的一路都很平靜,可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每經過一扇房門,他總覺得從哪裏傳來了窺探的視線,隱約還有一點暗藏的惡意。

他略有分神,這時司城輕輕叩響了輪椅的扶手。

他道:「不必理會。」

「……欸?」

司城沒繼續開口,懷裏貓卻彷彿領得什麼任務,輕巧跳上了警員的腦袋,全不顧對方驚恐地抱住了頭顱。

彷彿猛獸守衛自己的領地,它居高臨下環視一圈周圍。

年輕警官慌張地伸手去抓:「等等……!」

人比不過貓的敏捷,警長輕盈一躍,準確踩上了輪椅扶手,藉著緩衝又鑽進司城的胸口。黑髮青年面無表情地把它撈了出來,頭也沒回地道,「走吧。」

警官愣了愣,才意識到那些視線也消散了。

他沉默理了理頭髮,戴好帽子,手臂搭上輪椅柄。這一次,他的視線分外專註。

不過十來分鐘,司城便見到了目暮警部。

他被推進桌前,不自覺露出挑剔的眼神,「……警示廳是沒有別人了嗎,怎麼總是你?」

「你的案件是由我負責。」

「啊,」司城慢悠悠嘆了聲,「怪不得會是這種結果。」

他沒挑明是什麼結果,可目暮不為所動。他冷靜道,「對之前警方對你的誤解我們感到十分抱歉,證據確鑿,我們相信伊藤先生不會是幕後黑手。」

司城微微笑了一聲,「東京警方名不虛傳。」

目暮:「……」

面對司城明擺着的陰陽怪氣,他難得有點心虛——不是為了之前的誤判,畢竟教唆殺人是假,過失殺人是真。他只是突然想起,最近接連破的大案似乎都有對面人的手筆。

於是在進入正題之前,目暮先為對方解說了一下關於販毒案的破解進度。

「我們查到了多條帶有偽裝的銷售鏈,順藤摸瓜到了幾個據點。如果順利,再過兩個月伊藤先生會收到一筆獎金,對於幫助破案的優秀市民的嘉獎。」

他比劃了一個數值,於是司城微微抬眼,笑容變得柔和起來。

兩個大人的交流氣場突然溫和,有來有往地進行了幾番禮貌的吹捧和誇讚。斷更多日後居然再次請假?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皓首匹夫,蒼髯老賊!

《我和女館長的戀愛日常》厚顏無恥的請假條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郁方看著面前這個佝僂的老人,心中除了欣慰更是敬重。

郁管家輔佐兩代郁王,為了王府辛苦操勞了近四十多年,勞苦功高。

富貴過,風光過,落魄過,卑微過。

但從來沒有離開過,沒有抱怨過。

這位花甲老人,將自己的畢生精力都奉獻給了王府。

一生忠心耿耿,勤勤懇懇,堪稱典範。

像這樣的好員工,簡直是打著燈籠難找。

「王爺,還有什麼事情要交代嗎?」

郁管家看著面前的郁方,問道。

「沒事,郁叔。

……

《九劍通天》第一百六十三章禍害 就這樣,唐僧當着金池長老他們的面,在觀音禪院這個佛門之地,公然和孫悟空等人BBQ,不得不說,唐僧的這個舉動可謂是膽大包天啊,可是他有這個資本,這沒辦法啊!

與此同時,天庭和佛教也開始行動了,自從天道降臨之後,天庭和佛教便開始行動了,他們本來還想着以武力直接鎮壓唐僧,但是這天道之力一出現,立馬改變了他們的想法。

但是劫難增加了,經書卻還是沒有增加,這讓如來有些不舒服,不過這也是目前最好的結果了。

其實也不是如來不想去爭取,但是他心中一直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這經不一定取得上,畢竟玄奘已經不是原先那個玄奘了。

美美的吃了一頓,唐僧舒服的躺在床上剃著牙,雖然他現在有實力在身,但是他還是保留著作為一個凡人的習慣,這樣他才感覺自己還是自己。

吃過飯之後,唐僧把黑熊精和小白龍叫到了跟前。

「小白,熊大,你們現在實力是多少?」唐僧問到。

「師傅,我現在是玄仙!」小白龍說道。

「玄仙啊!有點低了,熊大你呢?」唐僧繼續問到。

「師傅,俺現在是太乙金仙初期!」熊大說道。

「太乙金仙,嗯,還可以,算了,悟空,你也來吧!」唐僧把孫悟空也叫了過來。

「為師準備提升你們的實力,尤其是小白,你的實力還是有點低啊!」唐僧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