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公公,大祭司找您呢。」

「現在?」

「就在攬月樓。」

「行,我知道了。」

因為帝君霖,邪物一說,毀了魔宮的兩處宮殿,那個大能還跑了,那個陳公公也嘚瑟不了了。 得意的會是誰?

當然就是他了,他將會被重新重用,整個魔宮裡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那種感覺,他可真的是好久都沒享受過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大祭司!

海公公對大祭司的心情那是萬分的感謝,感謝之後呢,那就是言聽計從了。

……

「老奴見過大祭司。」

海公公畢恭畢敬的樣子還真是可笑。

後面的門「啪嗒」一聲關上,嚇了海公公一哆嗦,但是又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有點緊張。

這一次完全就是慕君玥自己要算賬,帝君霖做個甩手掌柜。

「起來吧。」

海公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這氣氛有點不對啊。

戰戰兢兢的抬起頭偷瞄,接著眼神都不對了。

這個,這個……

為了不為難海公公,兩個人還很好心的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帝君霖帶給海公公的陰影何其大。

海公公直接倒在地上,不知作何反應,這個男子上來就廢了自己,那個時候的自己都沒法反抗,更何況是現在了。

他到現在還記得那個時候,那個男人滿身的戾氣,彷彿來自地獄深處的魔鬼,還有那個眼神,以及他臨走時留下的話。

「你的那隻手自然會有人來替我解決,你一定要好好的活著。」

要好好的活著,活著……

慕君玥好心好意的沒放狠話,「海公公,我們好久不見啊?」

海公公這才從自己的不堪回首的記憶中出來,看著眼前的女子,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

雖然樣子有所變化,氣息也變了,但是他立刻就辨認出這是之前的那個女人。

毒愛強歡:總裁,手放開 如果說之前因為慕君玥,自己的變態嗜好得到了很大的滿足。

那個時候有多滿足,現在他就有多惶恐。

海公公沒想要逃,逃是逃不掉的,那個男人在那裡沒有要出手的樣子,但是自己要是有所動作,他能真的不動手?

當下硬了脾氣,「雜家確實是眼拙了,沒認出大人物來。」

「他是大人物,我不是。」

「大祭司是個正人君子,他被你們弄到哪裡去了!咱們有仇報仇,有怨抱怨,但是大祭司跟這個事沒關係!」

海公公心中有一絲猜測,但是出於僥倖的心理,這也算是自己的小聰明吧。

「他是正人君子,我不是。」慕君玥笑了,這在海公公看來是無比的驚恐。

這就是說大祭司和之前的那個少年就是眼前的這兩位了?

「你們……」

海公公想要說的話戛然而止,如果他是想讓魔帝壓一壓他們,可是上一次的情景可以說是歷歷在目,魔帝那個當事人都被這個男人玩弄於鼓掌之中。

自己想要拿魔帝來壓他們,會有用么?

應該會被嘲笑的吧?

「怎麼了?海公公繼續說啊,我聽著呢!」

「動手吧!」

那個男人不會動手,不然的話之前也不會留自己一條命了,這個女人只有開光的實力,如果她動手,自己怎麼也會留著一條命的吧!

海公公在心裡僥倖的想著,有一絲期待。 「海公公覺得你這條命值多少?」

嗯?

這是?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這是說自己可以保住自己的這條命,但是需要拿錢買?

買買買,錢不是問題,當了這麼些年魔帝身邊的大紅人,海公公怎麼會沒錢,甚至有的時候直接去國庫拿銀子。

海公公直接拿了自己的儲物戒指出來,扔了過去,慕君玥連看都不看。

「海公公就這點誠意?」

「這是一個存儲儲物戒指的戒指,裡面還有是個儲物戒指,每個戒指都放的滿滿的,用來來我這條賤命。」

「喲喲喲,海公公的命可不賤,貴著呢!」

得,這意思就是要自己加碼了!

海公公想了想,將手上的玉扳指拿了下來,這是我在外面的莊子的信物,一共七處。

海公公沒想耍花樣,畢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整個國庫都任由他拿,這點不算什麼!

「莊子對於我來說,還真沒什麼大用處,你也知道,我啊,實力低,動不動的就被一些人抓去當苦力,你看,海公公不就是么?」

提到這個,海公公眉頭一跳,「那個戒指里有元素石,整整四個戒指的元素石!還有一塊智慧玄石!」

哦呦,還有玄石呢。這可是好東西,和鳳舞大陸小比的獎品就是四塊不一樣的玄石,沒想到海公公這裡竟然也有這種東西?

「沒了?」

「有,有!你拿著這個玉扳指,去魔都最大的銀號,我還有金幣,很多,很多!」

「還有么?」

海公公低下頭,還有?

「看來海公公是說完了,那我們開始?」

「不,我還有!我還有鑰匙!」

誘情霸愛:總裁的雙面嬌娃 海公公又從脖子里解下一個圓環,慕君玥挑眉。

「這是魔宮的國庫鑰匙,整個國庫!」

慕君玥很是意外的看了帝君霖一眼,帝君霖冷笑的看著海公公,「鑰匙需要三把,這只是其中一把,有什麼用?」

「這個足以打開外面的那一扇門,而且那裡也有很多的東西!」海公公忐忑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

「有多少?」

「五分之一。」

「不少了哈?」慕君玥拉著帝君霖的手肘撒嬌。

海公公心裡的擔子稍微的一松,他是不是躲過這一劫了,但是下一秒慕君玥的話讓他更加的恐懼。

「那我們就開始吧!」

「開始什麼?」

「這樣,你的價錢呢,買了正人君子不動手,但是還有我呢,我們才是需要解決事情的當事人啊。」

「我真的沒有東西了!」

「我知道啊,所以我們兩個人打就好了!」

海公公要哭了,這個女人只是開光,而他是金丹,閉著眼睛都能打死她的吧,萬一自己真的贏了,他不相信那個男人不會做什麼!

像是看透了海公公的想法,「你不打的話也行,那我就要動手了!」

慕君玥往前走著,海公公不為所動的往後退,不知道該幹什麼。

嘖嘖嘖,欺軟怕硬的東西,真是讓人想要忽略都忽略不了,她竟然被這樣的人給虐待了,真是她的恥辱啊! 手中凝起五彩的元素球,這是慕君玥最新發現的技能。

雷元素可以和她其他的五個元素結合,那麼她的五個元素是不是可以也融合在一起。

元素球在即將打在海公公身上的時候炸開,爆成無數個小的元素球,分散的打在海公公的身上。

明明是很小的元素球,卻硬生生的把海公公打吐了血。

「姑娘,雜家可是把全部的身家都雙手奉上了,你再這樣是不是太過分了?」

「過分?你能奈我何?有本事就動手,痛痛快快的打一架,少了個東西就真的磨磨唧唧的成了個婦人不成?」

慕君玥張揚的光彩讓帝君霖看的是欲罷不能,小姑娘越發的霸道了。

「如此,那我也就動手了!」

海公公斂了心神,彈了彈身上不存在的塵土,一旁的浮塵拿在手中,顯然那是他的法器。

「橫豎不過一死,雜家還真是要拼上一拼!」

不愧是經過大風大浪的,海公公又變成之前那樣的陰狠樣子,如果不是帝君霖在這裡,估計他一開始就不會給什麼軟臉色!

帝君霖很好心的給整個摘星樓下了一個結界,摘星樓不會因為兩個人打鬥就倒塌,或者傳出聲音去。

但是,摘星樓裡面的東西就不一定了。

摘星樓是專門給大祭司定的,但是帝君霖不打算再回來了,大祭司這個位子有沒有的也沒有什麼差別了。

他是要走的,小姑娘也是不會在這裡久待的,委實是沒什麼用處了。

這裡面的東西雖比不上魔帝那裡,但是在國庫里那也是壓箱底的存在,但是這些東西破碎的聲音,說不出的好聽。

嗯,這兩個一個比一個的敗家,沒得比。

經過慕君玥一激,兩個人很快就打在了一起,帝君霖在一邊看的是津津有味,就是有點太慢了。

帝君霖是已經過了渡劫期的人,看慕君玥和海公公打鬥就和我們看蝸牛爬行一樣,慢的很。

但是慕君玥的速度比海公公還要快上那麼五分,慕君玥又是不吝嗇丹藥的人,感覺體力或者靈氣不支的時候就自動的嗑藥。

海公公的東西都已經交了出去,這下也沒有可以補充自身的東西,看著慕君玥這麼豪氣的嗑藥,心底恨得牙痒痒。

幾十個回合下來,海公公算是感覺到了,這個女人絕對不是開光!

你見過哪個開光級別的把金丹時期的人吊著打的,你看看這臉不紅呼吸暢的樣子,這是一個正常的開光么?

如果知道對方是什麼級別,海公公打起來還有個盼頭,可是慕君玥本身就不是普通的開光。

所以海公公覺得她身上肯定是戴了什麼可以隱藏自己實力的法器,這樣的話,不知道對方的底子,還怎麼打?

誰知道對方還有沒有壓箱底的東西?

怪不得呢!

怪不得要求他們兩個自己算賬,原來是有備而來,也是,誰會打沒準備的仗?

海公公一邊交手,一邊思索怎麼險勝這一場,哪怕是使詐先跑路再說啊! 海公公打著自己的小九九,慕君玥也不是那麼好騙的,時刻的觀察著海公公。

雖然慕君玥沒有帝君霖的那種本事,看海公公的動作很慢,但是呼吸之間,她可以看透的東西也很多了。

幾次,海公公都想刷小心機,不是被慕君玥躲了過去,就是被慕君玥將計就計的反打過去。

海公公的身上已經掛了好幾處的彩,慕君玥除了已經活動開了手腳,面色紅潤,其他的並沒有什麼不妥之處。

所以有的時候真的是人比人氣死人,也是因為心急,海公公的右腳腳筋被慕君玥挑開。

如果只是一般的挑開腳筋倒沒什麼,可是慕君玥把木元素送了進去,抑制了海公公的癒合能力。

木元素隨著慕君玥的心神活動,把海公公本來要自己癒合的腳筋用一段木頭給代替了。

經脈可以讓靈氣運轉周身,但是慕君玥卻給他斷了,那麼海公公的靈氣運轉不了,一旦他繼續的強行運用靈氣,那麼靈氣自然而然的就會堵在那裡。

海公公一開始沒有感覺,可是隨著腳踝越來越腫,越來越大,海公公陰狠的看著慕君玥,收了手中的動作。

如果海公公在第一時間就把木元素消除,那麼他的筋脈還有一線生機,這是慕君玥自己探索出來的。

這還多虧她不能修鍊,所以對於這一方面很是感興趣。

這樣一來,海公公算是廢了。

「動手吧。」

慕君玥卻覺得沒了一意思,都是因為帝君霖這廝,這個海公公一開始就放棄了求生的希望,所以打起來也沒有盡全力,真是沒意思!

直接賞了海公公自己新煉製的十全大毒丸,海公公現在沒感覺,是因為這個十全大毒丸給人定的期限是十天。

在這十天里,你每一天都會感受一種新的毒素,十天不重樣,而且,原有的毒素不會因為其他的毒素爆發就消失不見,相反的,毒素是會累加的,到了第十天,直接就是化骨水,整個人化作一灘水,不復存在。

透視兵王在都市 白了帝君霖一眼,率先離開,帝君霖摸摸鼻子,撤了結界,也追了上去。

而沒感覺到什麼的海公公還以為自己是躲過了這一劫,此時劫后重生的感覺還沒有抒發,自己的腦子卻像是要炸了一般,這就是第一種毒素爆發了。

……

什麼都沒有收穫的慕君玥,即刻就去了魔宮的國庫,將可以取的那五分之一的東西收到空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