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蘭說的是,思婼姑娘這一路過來也定是累了,早點吃完,好好睡會才是正經。」劉嬤嬤也跟着勸道。

容思婼此時除了等待林萱她們回來也沒更好的辦法,只能點點頭算是認同了玉蘭的安排。

雖然容思婼帶了人過來,不過劉嬤嬤還是安排慶兒先過去服侍她,畢竟慶兒跟武安侯府的人更熟悉。

等劉嬤嬤和玉蘭出去之後,容思婼才抱怨道:「魏紫,都是你啦,非得說阿萱心情不好不會出門,你看,我們平白就這麼錯過了。」

魏紫第一時間承認錯誤說道:「是是是,都是婢子的錯,就該聽姑娘的過去多看一眼多說一句話,就不會讓姑娘這會兒空等了。」

「你知道就好。」

這邊因為容思婼的到來,劉嬤嬤特意讓廚房做了一桌子好吃的,剛擺上不久,劉靖柔她們就到別莊門口了。

容思婼這邊的人都不等她們來通報就先一步給容思婼說了這邊主人回來的消息。

「真的?」容思婼說着擱下筷子就站起來準備出門,慶兒等丫頭是攔也攔不住。

而那頭林萱的馬車直接就到了客院門口,跳下馬車就看到容思婼出院子了。

兩個小姐妹一見面就開心的跑過去手拉着手嘀嘀咕咕的說開了,不過容思婼看到劉靖柔下馬車,還是過去規規矩矩地問好。

林萱說道:「玉蘭說你這的午膳剛擺上不久,不介意我們跟你一塊吃吧?」

「求之不得呀,本來就是你們自家的東西,哪裏還需要問過我這個客人。」

劉靖柔卻說道:「你們兩個小姐妹倆吃吧,我要先回去躺會,這一路趕的我都顛簸壞了。」

聞言,林萱不好意思的笑笑,跑過去扶著劉靖柔道:「辛苦母親了,那母親豈不是更應該先用了午膳再回去好好休息嘛。」

「這會兒我可沒胃口吃東西,行了,你們聊,不用管我。」

林萱對着丁苓說道:「丁苓姐姐,你去將我專門給母親準備的那籃子水果給母親送過去。」

之後又回頭囑咐劉靖柔:「母親,那水果你可一定要記得吃啊,再沒胃口也要記得吃。」

「好,我記下了。」劉靖柔說着跟她們道了別就先回正院去了。

等劉靖柔走遠了,容思婼才拉着一直站着的林萱往客院裏走,同時還不忘上下打量她,說道:「我還以為你真的抑鬱在家呢,這會兒見着你了才知道傳言根本不可信。」

「之前是一直難受,可是就這麼出門一趟,莫名就想開了。」林萱面不改色道。

「是嗎?那可真好,說明我來對了,我來,你就好了。」

林萱哈哈一笑,颳了一下她的鼻子道:「我們思婼的臉就是大,沒錯,你一來,我不好也得好了。」

「哼哼,我不是臉大,是面子大,不許瞎說。」

「是是是,我們思婼的面子誰敢不給啊。」林萱說着反過來拉着容思婼走:「哎呀,我都餓壞了,快點吃了飯再好好說。」

坐下吃飯之後,兩人都遵循食不言寢不語的原則,只是容思婼每每看到林萱大快朵頤的樣子就忍不住想要喊她慢些。

就跟劉靖柔一樣,就怕她一個不注意就把自己給噎著了。

桌子上擺着七菜一湯,容思婼原本以為就她們兩個人是絕對吃不完的,結果林萱刷新了她對她自小以來的認識。

見她好吃好喝,人沒瘦下去,面色紅潤有光澤,一點都沒有因為過敏難過了一個多月的樣子。

容思婼覺得自己以後是絕對絕對不能相信任何傳言了。

看看林萱此刻好胃口的樣子,誰能信吶。

吃飽喝足,林萱擱下筷子才發現桌子上的菜已經被她一個人吃得差不多了,容思婼都沒怎麼動筷子。

漱了口洗了手后林萱對容思婼說道:「思婼,你這胃口還不如我養的鳥大啊,這樣可不行。雖然是女孩子,但是也要吃下去身體才能好嘛。」

「可你這也吃得太多了吧。」

林萱臉色一紅,不過還是說道:「我能吃,就代表我身體好啊。」

「你說的也是,我哥他們都能吃,一個個身體也都好。」容思婼突然認同道。

「是吧,所以你也要練練你的小身板啊,我們女孩子也要學一點拳腳功夫,這樣以後才不會讓人欺負了去嘛。」

容思婼怪異地看了她一眼,說道:「你病了一場,還真的什麼想法都變了啊。這會說的話倒是跟我三嫂似的。」

林萱笑呵呵道:「那是我跟三嫂美人所見略同。」

「羞羞臉,說自己是美人。」

林萱伸出手往容思婼胳肢窩撓痒痒,容思婼連忙左右閃躲,卻總是躲不過林萱的魔爪,咯咯咯笑的眼淚都出來了,只能連連求饒。

「說,我說自個是美人哪裏不對了?」

「對,阿萱說得都對,阿萱是整個大梁最美的美人兒。」

「看我手,哼哼,還說得心不甘情不願呢,今兒非得讓你好好嘗嘗我的厲害。」

「啊~林美人,林女俠饒命啊~」

……

劉靖柔原本沒什麼胃口,但是丁苓送來的小果籃里的水果掀開上面的布之後卻看着很是誘人,想想自己也答應女兒了,就乾脆伸手拿起一個黑紫色的李子嘗了嘗。

這一嘗就有點停不下來,不知不覺就將本來就不多的水果給吃完了。

給劉靖柔吃的這批水果是林萱新栽種下去不久的成果,跟空間內原有的那些果樹長出來的果子效果那是天差地別。

雖然有一點點效果,比空間外種的口感更好之外並沒有原來空間收穫的那些水果效果那麼大。

但是也架不住劉靖柔一口氣吃那麼多,所以吃完她就有了反應,直接鬧肚子了。

雖然一直拉,不過劉靖柔並沒有脫水,也沒有別的不舒服。

。 沒多久,陳凌兩人成功翻越過雪山,繼續趕路。

兩人深一腳淺一腳,不斷在雪山裡面穿行。

隨著距離的靠近,兩人也不需要再掩蓋足跡,就任由它去。

要知道,他們行走的路線都極其隱秘,又有一座座雪山打掩護,對方根本找不到他們行走的方向,更別說足跡。

當然,以防萬一,在前進的過程中,陳凌還開啟了鷹眼技能,注意著敵方的動靜,一旦發現任何的異常,他馬上可以提醒巴朗,做出反應。

不過,巴朗這個經驗豐富的嚮導確實不錯。

從見面開始,對方就帶著他避開了所有的陷阱與敵人,再加上裝備齊全,一路過去,他們總算是有驚無險。

時間到了晚上九點,巴朗看了四周一眼,臉色一喜,馬上伸手指著東邊道:「首長,你快看,到了。」

刷。

聞言,陳凌猛然抬頭,順著對方的手勢望了過去。

剎那間,他看到了一塊巨大的界碑豎立前方,上面雕刻著炎國兩個大字。

這兩個字猩紅如血,哪怕是在夜色中,都顯得非常醒目。

而界碑後面,站著一群鋼鐵軍人。

這些軍人站著風雪中,猶如雕塑,紋絲不動,臉上都是剛毅之色。

陳凌的目光落在這些鋼鐵戰士的身上,一臉感慨。

這就是祖國的軍人,視死如歸,前赴後繼,始終身體力行。

就算這裡是無人區,他們一樣堅持不懈,默默地守在這裡,捍衛祖國的領土,儘管是冰天雪地,他們的行動始終如一,沒有任何的改變。

陳凌看著熟悉的戰友與領土,不由鬆了一口氣。

終於回來了!

從進入部隊,經歷了無數次的生死廝殺以後,陳凌早就養成了波瀾不驚的心態,但是,這一刻,他竟然忍不住激動起來,臉上充滿興奮之色。

三天三夜,他一直處於危險之中,靠著胸中的熱血,竭盡全力,不斷廝殺到了現在。

現在,看到了祖國就在面前,他竟然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彷彿這裡是另外一個世界,非常安靜祥和,用世外桃源來形容都不為過。

沒錯,就是世外桃源。

以此為界限,那邊當真是血雨腥風,他歷經生死,才能走到這裡來。

說實話,要不是站著這裡,陳凌都不敢想象,自己真的突圍成功了。

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三天三夜裡面的遭遇,心底感慨萬千。

在這個過程中,哪怕自己有任何一點猶豫,或者判斷出錯,估計自己早就回不來了。

從進入追蹤那些殺人的劊子手開始,陳凌憑藉各種技能的幫助,才有驚無險地穿過敵人十萬大軍的封鎖線,穿越各種陷阱,走過可怕的雷區,才成功來到對方防守緊密的基地附近。

可是,問題來了!

對方的特種基地警械設置得非常好,可謂是密不透風。

他思來想去,只能採用正面進攻的辦法。

幸好當時天還沒亮,他又憑藉精準的槍法,以及驚人的速度,一下子消滅門口那些士兵,然後趁機潛入基地,炸毀對方的電房。

後來,對方被自己激怒,落入了自己的圈套,讓那幾個殺人者亮相,自己藉手雷炸毀軍車,從而幹掉了他們,跟著,又進入叢林開始大逃亡。

說到叢林大逃亡,陳凌很慶幸,自己使用了回馬槍這個策略,殺回對方的基地,剛好發現對方的直升機,然後搶奪成功,藉此發射導彈與炮彈,徹底摧毀了這座特種基地。

正是因為自己這個舉動,對方雷霆震怒,竟然直接出動了三個師的力量,後面還出動了十萬大軍,進行地毯式的搜捕。

要不是,他有著豐富的叢林作戰經驗,估計第一時間就被那些軍犬發現。

陳凌不得不感謝那個奇葩的士兵。

這個傢伙簡直是人才,竟然拉開坦克的頂蓋,站起來拉屎。

無巧不成書,就是因為這個奇葩傢伙的緣故,自己才能偷襲成功,從而搶奪了坦克,悄無聲息地跟著坦克大軍,成功突破對方十萬大軍的封鎖線。

當然,接下來才是重頭戲。

陳凌萬萬沒有想到,敵人的燃油基地竟然設置在這裡。

於是,他當機立斷,立刻發射導彈,炸毀了燃油基地,製造混亂,才神不知鬼不覺地來到雪山區域。

這是最後的危險地帶,只要穿越過去,自己就徹底安全了。

但是,陳凌並不敢放鬆,因為,他清楚,敵人早就派人駐紮在附近,自己一旦出現,絕對會驚動對方。

果然,他幹掉對方那些駐紮的士兵之後,對方的人立刻發現異常,直接出動了飛機,炮兵,各種專業的追蹤特種兵。

因此,陳凌只能一個勁地在趕路,剛好遇上了前來接應的巴朗,接下來的路程才輕鬆了不少,直到現在,出現在界碑這裡…..

整個過程下來,用驚心動魄來形容都不為過,不過好在,一切都過去了。

呼呼。

陳凌大大吸了一口氣,暗暗恢復了一絲冷靜。

就而此刻,那邊哨兵也看到了陳凌。

蹬蹬。

其中,帶隊的一個哨兵大步流星走過來,看著巴朗道:「兄弟,這位就是首長嗎?」

巴朗堅定地點點頭道:「沒錯,我們的首長回來了,快通知大家。」

「是。」

哨兵點點頭,立刻朝著陳凌敬禮,然後激動地大吼道:「快,告訴旅長,我們的英雄回來了,趕緊準備吃的,喝的,快……」

隨後,這些哨兵都圍了過來,看著陳凌與巴朗兩人,都滿臉激動。

他們都是山地旅的人,收到了命令,早就接管了這裡,一直留意回來的人。

來這裡之前,他們就聽說了解英雄的事迹,所以,從接到命令開始,他們一直一動不動地站著這裡,唯恐錯過重要的消息。

很快,這個消息如同暴風雨席捲迎上來,很快傳遍了整個山地旅。

這個聲音立刻引起了附近搜索的黑貓特種兵注意。

雖然聲音很微弱,但是聽起來充滿了興奮與喜悅。

特么,那個傢伙已經回去了?

這個消息,讓疲憊了三天的黑貓隊員愣了一下,瞬間陷入了頹然之中。

他們努力了這麼久,結果,他們要抓的人,已經回去了。

沒機會了,徹底沒機會了!

「fuck!」

隨著一陣怒吼聲,一群人直接躺在雪地上,什麼也不說,眼神獃滯地看著天空。

雪地非常冰冷,但是,他們的心更加冰冷,有種吃了櫻桃的感覺,透心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