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靈靈還是你妹妹嗎?我怎麼看像你的小情人呢?你這口味轉變的可夠快的啊!」小志小聲的道。

「你如果無聊就通知老廣、老謝和強子!讓他們趕緊回來一趟!」金清石瞪了一眼小志道。

「他們明天上午都會到,當時我接到雅姐的電話,就馬上通知他們!」小志微笑著道。

「靠!以後這種事情,不要跟他們說!如果我有危險,他們來了那不是更危險嗎?」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我們六兄弟是不求同日生,但求同日死!」小志認真的道。

「胡說八道!如果你們敢這麼做,我就跟你們割袍斷義!」金清石大吼著道。 「如果在一輩子的愧疚中活著,不如痛痛快快的死去!面且我現在後繼有人了,更沒有什麼可怕的了!」小志堅定的道。

「等我收拾完這個人,再好好的收拾你!」金清石瞪著眼睛說完走到袁天鋼身前冷冷的問道:「我不想問第二遍!所以你最好跟我說實話!你們跟吳家到底是什麼關係?」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還能是什麼關係?吳家出錢,而我們出力,就是相互利用的關係!」袁天鋼苦笑著道。

「你們進軍隊只是為了對付我嗎?」金清石皺著眉頭問道。

「是的!你殺了天霸,這個仇我們袁家必須要報!要不然袁家以後還怎麼服眾?」袁天鋼點了點頭道。

「你們三家人什麼時候開始穿一條褲子了?」金清石冷笑著道。

「我們都中了一個女人的毒,她其中一個條件就是讓我們殺了你!」袁天鋼苦笑著道。

「哦?什麼女人?」金清石連忙問道。

「這個女人叫呂薇薇,是吳國志的一個情人!吳國志昨天請我們三個人在她開的山莊里吃飯,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在菜里下了毒!」袁天鋼咬牙切齒的道。

「是軍委的副主席吳國志嗎?」金清石黑著臉問道。

「就是他!要不是他,我們三家怎麼可能會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而且更不會中毒了!」袁天鋼激動的道。

「那個山莊在哪裡?」金清石冷冷的問道。

「在京城西郊的一個山角下,好像叫做紫薇山莊!」袁天鋼想了想道。

奉令成婚,中校老公別太壞 「你們聽說過這個紫薇山莊嗎?」金清石向著奎奎和小志問道。

「我只知道那裡有幾個泡溫泉地方,至於這個紫薇山莊我還真沒有聽說過,不過我馬上可以找你問一下!」小志搖了搖頭道。

「嗯!你馬上問一下!等處理完這件事情,我就過去看一看!」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好!不過我要跟你一起去!」小志馬上回答道。

「我也要去!這種機會現在越來越少了!天天坐辦公室真是無聊死了!」奎奎連忙說道。

「行行行!一起去!」金清石鬱悶的道。

「哥哥!你還要問他嗎?」這個時候靈靈小聲的問道。

「不問了!動手吧!」金清石小聲的回答道。

「好嘞!」靈靈說完馬上微笑著走到袁天鋼身前,然後將九幽戒對準了他的眉心.

「你..你..你想幹什麼?」袁天鋼驚恐大叫著道。

「奪靈慧!奪中樞!奪天沖!」靈靈冷冷的說道。

九幽戒上的三個骷髏立即噴出三團黑霧,從袁天鋼的鼻孔中鑽了進去,然後迅速衝進腦海里,將三魂七魄的靈慧、中樞、天沖三魄包裹住,又從鼻孔中鑽了出來。

當靈慧、中樞、天沖三魄離開袁天鋼的身體后,他的口水立即從嘴中流了下來,兩隻眼睛傻傻的看著靈靈。

「放下他吧!」靈靈向著緊緊抓著袁天鋼雙手雙腳的四個影冥衛點了點頭道。

「是!主人!」四個影冥衛一放手,袁天鋼的身體「撲通」掉在地上,緊接著他馬上爬起來,傻傻的笑著道:「真好玩!真好玩!我還要再來一次!」

「石頭!靈靈手上的是什麼東西啊?竟然能收別人的魂魄?這也太恐怖了吧?」小志吃驚的道。

「你自已去問靈靈!不過她手中可是還有不少寶貝!她就給了一枚儲物戒,不過那是我留給師父的!至於你們能不能從她手中得到,就要看你們的本事了!」金清石小聲的道。

「啊?是不是真的啊?」小志激動的道。

「信我者得永生!」金清石認真的點了點頭道。

「我不要永生!我只要戒指!」小志急著道。

「少廢話!趕緊把這白痴送下樓!然後接著幹活!」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你小子如果敢忽悠我,我馬上向雅姐舉報你!」小志威脅著道。

「你舉報我什麼啊?你手裡也沒有我的把柄啊!」金清石笑著道。

「空姐!王萌萌!」小志冷笑著道。

「靠!我跟她是純潔的!只是兄妹的關係!」金清石急著道。

「你又給她錢,又給她買房子、買車!我看是你是荷花掉淤泥了!全染了!」小志奸笑著道。

「算你狠!儲物戒百分之百是真的!你看已看著辦吧!最好動強搶過來!」金清石咬牙切齒的道。

「你當我傻啊?搶她?那跟自殺沒有什麼區別嗎?這件事情等老廣他們到了,我們要好好商量一下才行!」小志苦笑著道。

「哥哥!你們嘀嘀咕咕的說什麼呢?一會不是還有事嗎?趕緊把他送走啊!」靈靈一邊看著袁天鋼一邊急著道。

「沒事!沒事!我馬上帶他下樓!」金清石說完連忙走到袁天鋼身前,拉著傻傻的袁天鋼向著樓下走去。

坐在客廳里正跟著沈雅聊天的單建設和京城政法委方平國看到金清石帶著袁天鋼從樓上走下來,兩個人連忙站起身向著金清石微笑著道:「金司令!身體沒事了吧?」

「首長好!方書記好!吃了解毒藥,現在好一些了,不過要想完全康復恐怕還要幾天的時間!」金清石先是敬了一軍禮,然後微笑著道。

「那你明天的考核怎麼辦?」單建設急著道。

「恐怕不行了!我已經向沈主席彙報了這件事情,他同意一個星期後再考核!」金清石微笑著道。

「那就好!那就好!幸好他們三個人還沒有正式授銜,如果授了銜,那影響可就太壞了!」單建設苦笑著道。

「那總部會怎麼處理這三個人呢?」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還能怎麼處理!如實上報唄!他們是軍委任命的,自然讓軍委來處理!」單建設氣呼呼的道。

「金司令!既然兇手是你們內部的人,那我就不打擾您了!」方平國微笑著道。

「這次真的麻煩方書記了!等我養好身體,一定請方書記好好喝兩杯!」金清石微笑著道。

「好!那我等你電話!」方平國連忙點站頭道。 方平國帶著所有的警察離開了卧龍名苑,而單建設也帶著手下押著一直傻笑的袁天鋼和唐楚穆、龍飛雲的屍體往總部趕了回去。

「雅姐!你讓麻爺爺和阿依蓮送你回家!我們要出去找幕後的真兇!」金清石送走單建設和方平國立即向著沈雅小聲的道。

「萬一外面有人監視你們怎麼辦?」沈雅急著道。

「我們可是反偵察的專家!而且就是有人跟蹤,你還擔心我們對付不了他們嗎?這三個人來這裡主要是來抓師父的,所以這裡暫時都不要回來住了!明天我先把小影找個安全的地方安排好,等我把所有的事情處理完再接她們過來!」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你就別管小影了!一會我就把他們接到我家裡去,大院里有醫院,隨時都可以照顧她們!」沈雅連忙說道。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唉!真是為難你們了!本以為能讓你們過上幸福、快快樂樂的日子,可是不是讓你們為我提心弔膽,就是處在危險之中,我現在真的好後悔!」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別說這些傻話!我和小影從來都沒有後悔過!而且這一切都是暫時的!我相信你一定會處理好的!」沈雅拉著金清石的手,深情的道。

「石頭!等明天我們六兄弟聚齊了,乾脆痛痛快快的大幹一場!把那些跟你作對的人一次性全部解決掉!」小志冷冷的道。

「嗯!他們既然敢來抓師父,將來就會對付我們的家人!俗話說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我們就大幹一場吧!」奎奎點了點頭道。

「我跟你們一起干!我可不想讓我的重孫子活在危險之中!」這個時候,麻垢金也堅定的道。

「哥哥!你要是不願意出手,就把他們的名字、地點告訴我,我來解決他們!」靈靈認真的道。

「他們逼我父親退位,又派人追殺我,現在又想綁架我師父,我這次回來就沒打算放過他們!不過這件事情我自已來處理!你們誰也不要參與進來!」金清石嚴肅的道。

「石頭!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我們不是你的兄弟嗎?」小志急著道。

「是啊!我們雖然身手不如你,可是為你放放哨,打打掩護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奎奎也連忙說道。

「我雖然年齡大了點,可是我殺人並不一定要硬拼的!我的疳蠱和癲蠱已經煉成!只要將蠱放到酒、肉、飯、菜內里,或者是放在他們經過的路上,他們的命就會掌握在我的手裡!」麻垢金微笑著道。

「哦?麻爺爺!這疳蠱和癲蠱是什麼蟲啊?」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疳蠱在端午之日用小蛇、蜈蚣、蟬、螞蟻、蚯蚓、蚰蟲、頭髮等研磨成粉末,然後放在五瘟神的身體里,經過長期供奉后就成為了疳蠱!疳蠱只要只要粘在身上,就會自動進入到身體里,然後粘在腸胃上,讓人腹部脹痛難捱,上吐下瀉,最後在痛苦中慢慢的死去!」麻垢金得意的道。

「那癲蠱呢?」小志好奇的道。

「癲蠱是把一種毒蛇埋在土中七七四十九日,然後取出它的菌,中了蛇菌的人會暈眩、嬉笑無常!只要一飲酒,就會變得凶、狠、怒!會瘋狂的攻擊身邊所有人!」麻垢金微笑著道。

「這個好!這個好!我們就用疳蠱和癲蠱來對付倔們!」小志高興的道。

「麻爺爺!那這兩種蠱我能下嗎?」金清石兩眼放光的道。

「當然可以!我現在就把這兩種蠱給你!不過下蠱的時候,你千萬別讓它們粘到身體上!要不然解起蠱來可是相當麻煩的!」麻垢金說完,打開帶過來的一個小木箱,從裡面拿出兩個五厘米高的小瓷瓶來遞給了金清石。

「麻爺爺!真是家一老如有一寶啊!這次可真的謝謝您了!我這次出去得到了不少先天靈獸的內丹,這幾天我就開始煉製破障丹,到時候我給你五顆!這樣麻叔叔他們就可以突破到先天了!」金清石高興的道。

「真是太好了!那我們麻家以後就有七位先天高手了!」麻垢金激動的道。

「爺爺!你糊塗啦?加你才六位啊?怎麼是七位呢?」阿依蓮笑著道。

「不是還有你嗎?我想石頭一定不會虧待你的!哈!哈!哈!」麻垢金開心的大笑著道。

「那是必須地!這次我們所有人全部突破先天!而且爭取十年之內,全部突破到築基期!」金清石高興的道。

「石..石..石頭!你的意思是我們這次也可以突破先天了?」小志激動的道。

「當然!我讓你通知大家過來,就是為了全部突破先天的!」金清自信的道。

「我真是愛死你了!」小志抱起金清石高興的大叫著道。

「快放手!我可不是玻璃!」金清石笑著道。

「哈!哈!…….」所有人都一齊大笑起來!

凌晨一點鐘,一輛無牌的豐田霸道越野車在西郊的山腳下停了下來。

「石頭!掛著紅燈籠的地方就是紫薇山莊,這個山莊不對外,來這裡的人都是副部以上的高官,所以我的人對裡面的情況也不是痕清楚!」小志向著副駕駛上金清石小聲的道。

「嗯!你和奎奎在外圍警戒,我和靈靈先進去!」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好!」小志和奎奎立即點了頭道。

四個人跳下汽車,金清石將汽車收到空間里之後,立即沿著路邊樹林,向著紫薇山莊的潛了過去。

小志和奎奎跑到一處高地,拿著夜視望遠鏡,向著山莊和來的路上觀察著。

兩扇三米寬、四米高的紅色木門緊緊的關閉著,而在木門兩邊豎立兩個木製的崗樓,兩個崗樓上各站著兩個穿著清朝的黃馬褂、頭上戴著圓圓的帽子,腰上挎著長刀的人。

「奶奶的!不知道還以為穿越到清朝了呢!」金清石鬱悶的道。

「哥哥!要不我們一邊一個!看誰先幹掉他們啊!」靈靈微笑著道。

「那你肯定輸!」金清石笑著道。

「切!我會輸給你?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靈靈撇著嘴道。 「臭丫頭!我原地不動就能幹掉他們!可是現在不能打草驚蛇,先去找到那個呂薇薇再說!」金清石微笑著道。

「你是不是想用槍啊?你現在都是築基期的高手了,怎麼總是惦記著槍啊?能有點出息嗎?」靈靈撇著小嘴道。

「科技才是第一生產力!以後你不但要學會打槍、開車,還要學會醫術!將來好幫哥哥掙錢啊!」金清石小聲的道。

「切!我的幽靈劍比你那破槍和汽車好用多了!而且我只會殺人,治病救人的活你可別找我!如果你缺錢,那我去搶銀行好了!」靈靈白了一眼金清石道。

「搶你個頭!一會進去你可別亂殺人!先搞清楚情況再說!」金清石認真的道。

「知道啦!」靈靈不耐煩的道。

金清石和靈靈繞過大門,然後翻過四米多高的圍牆,進到了山莊里。

兩個人打開神識一邊四處搜索著一邊向前快速的移動著。

「哥哥!下面一百五十米遠的地方,有幾個人在吃燒烤!我們要不要過去看一看?」走在金清石身後的靈靈,拍了拍金清石的肩膀,然後小聲的道。

「好!這裡太大了,我們必須要抓個舌頭問一問!」金清石馬上點了點頭道。

在離金清石大約一百五十米完的地方,二十多個古香古色的木亭分散在樹林里,一陣陣嘩嘩的流水聲在樹林里回蕩著。

在基中一個停子邊上,兩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抱著兩個年輕漂亮的女人,四個人全部赤身裸體的一邊喝著酒一邊嬉笑著。

「五師兄!我們再比一次怎麼樣?」一個眉毛細細的年輕人,一邊揉著懷裡美女的雙峰,一邊淫笑著道。

「老六!你就屢戰屢敗,現在輸的連內褲都沒有了,還拿什麼跟我比啊!」另外一個年輕人笑著道。

「這個月剛發了五塊靈石,我就用它來做賭注怎麼樣?」那個叫老六的年輕人微笑著道。

「哦?看來你這次是有備而來啊!是不是吃了什麼葯啊?」五師兄笑著道。

「我們天天在一起!我有沒有那種葯你還不知道嗎?我是在網上學了幾招可以延長時間的方法!趁著這個機會好好實踐一下!」老六急著道。

「呵!呵!呵!網上的東西你也信啊?你能堅持十分鐘就不錯了!」五師兄笑著道。

「你就說賭不賭吧!如果怕輸那就當我沒說過!」老六紅著臉道。

「我怕輸?我是怕你輸了靈石哭鼻子!」五師兄笑著道。

「五師兄!我什麼時候哭過鼻子啊?不就是五塊靈石嗎?我王建安還輸得起!」老六瞪著眼睛道。

「你小子是不是偷挖靈石了?」五師兄嚴肅的道。

「我那敢偷挖啊!是我幫薇薇辦了點事,她給了我十塊靈石做酬勞!」老六小聲的道。

「你不會跟她上床了吧?」五師兄兩眼放光的道。

「五師兄!你個玩笑可開不得!微微可是師父的乾女兒,萬一傳到了師父耳中,你和我可都別想活了!」老六急著道。

「這裡不是沒有外人嗎!小梅和小蘭都是自已人,她們是不會告訴那個女人的!」五師兄先看一眼左右,然後才小聲的道。

「六哥!你就放心吧!我們保證不會亂說的!」坐在老六懷裡的美女嬌聲的道。

「五哥!我們還做不做啊?如果不做我可要回去睡覺了!」坐在五師兄懷裡的美女撅著性感的小嘴道。

「老六!那我們就開始吧!」五師兄馬上向著老六笑著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