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天光刀!」

幽泉火刀一震,漫天的赤紅色刀羽紛紛而下,數十道火芒中蘊含著極為恐怖的刀氣,宛如亂石穿空,爆發出滾滾的灼熱氣流,一刀劃下,尖銳嘯響聲傳來,封住了林寒的所有退路。

望向那鋪天蓋地捲來的火色刀芒,林寒深吸一口氣,怒旋的長劍化作一道飛龍,恢弘劍影瀰漫,匯聚成磅礴的玄流光柱,無視周遭火芒的瘋狂席捲,指向對方握緊火刀的手腕。

咻!

玄金色長芒破空,快得令空間都好似失去了意義,一閃之下便來到了幽泉的面門,冷冽的劍鋒中滲透出極致的寒意,鋒寒未到,卻使得整個空間內產生出了一股狂暴的氣勁亂流。

「斬!」

幽泉厲嘯一聲,數十道火芒頓時匯聚在了一起,如流星般璀璨尖銳,紛紛朝著林寒遞出來的劍鋒奔出。

叮!叮叮!

火石碰撞一樣的清脆聲接連響起,隱雪劍在一瞬間捲入了赤紅色刀氣之中,雙方碰撞時候暴湧出來的巨力,使得林寒幾乎連手掌都快要握不住劍柄。

「碎!」

林寒在心底低喝了一聲,劍鋒即刻宛如陀螺般飛旋,朦朧的劍影灑落出一片厚重光幕,將呼嘯而開的火芒攪碎,

隨即,在劍意的催發之下,長劍徒然暴漲了數倍的體積,一瞬間拉近了自己和幽泉的距離,鋒利的劍鋒在高速破空中陷入顫動,一劍劃過,帶動出一股玄金色的龍捲。

「天真的小子。」

璀璨的劍鋒在瞳孔的倒影中越放越大,幽泉嘴角噙著冷笑,火瞳中儘是譏諷之意。

嘭!

手中火焰長刀徒然炸開,凝聚出漫天飄飛的深色火苗,似鬼火一般跳動,倏然阻擋在了幽泉面前。

當!

長劍裝上火苗,劍鋒頓時被一股巨力壓彎成弧,幽泉腰腹一扭,甩出一記鞭腿,帶出朦朧的殘影,空間震蕩,轟向林寒胸口。

這一記鞭腿的威力,好似可以攔腰斬斷一座山峰!

「金剛銅體!」

林寒不閃不避,氣海中勁氣湧現,覆蓋在皮膚的表層之下,同時身體表面如同有著璀璨的雷弧劃過,形成一道看似稀薄的雷弧鎧甲。

面對幽泉可撼山嶽的橫掃,林寒竟選擇以血肉之軀來硬扛。 這兩個故意找茬的化道者仙人是漢迪尼在角斗場找的,這種人必定常年廝混角斗場。

「這是二十八號擂台的霍蘭德和柯克,二十八號擂台的觀戰票是一千藍星幣,挑戰票是一萬藍星幣。」角斗場負責接待的人查了一下就回答道,可沒有半分要保密的意思。

在角斗場找人,絕對不會有人隱瞞。至於觀戰票和挑戰票是有區別的,觀戰票只能觀看,而挑戰票就是你可以觀看,也可以隨時上台挑戰。如果你能長期成為擂主,這個擂台的觀戰票有二成將是你的。

白瑜拿著挑戰票走到二十八號擂台,他找了一個角落的位置坐下。霍蘭德和柯克既然在二十八號擂台廝混,等會肯定可以看見兩人。他先看看兩人的手段,再決定上台動手。

白瑜剛剛坐下,他前面兩人小聲的對話就傳了過來。

「霍青桐師姐,我們偷偷出來,白瑜萬一知道了,會不會生氣?」說話的絕對是藍雨欣,哪怕她易容了,白瑜還是一眼就看了出來。

在藍雨欣身邊霍青桐恨恨的聲音傳來:「不殺了這兩個混蛋,我睡覺都睡不著。」

「看,那個傢伙出來了,就是他暗算的我,雲浩然也是他打傷的。」不等藍雨欣回答,霍青桐就再次小聲說道。

「可是以我們現在的法寶和身體狀態,用什麼和別人打?」藍雨欣苦著臉說道。

霍青桐也是咬著牙說道:「今天算便宜這個傢伙了,我們先看看他的手段。等買了法寶后,再來殺這個垃圾。此人如此陷害我,我一定要殺掉他。要不是白瑜,我早就變成別人的奴隸了。」

「我也是。」藍雨欣低聲說了一句:「霍師姐,謝謝你和白瑜。這一天時間是我娘去世以來,我過得最開心的時候。」

霍青桐握住了藍雨欣的手:「雨欣師妹,我知道你不可能和無名繼續一起的,也知道你不可能跟著白瑜。所以這次曼倫星空的選拔賽結束后,就和我一起去星空流浪吧。你長的漂亮,命運比我還要坎坷,真是難為你了。」

這一刻霍青桐完全忘記了自己來的目的,全心全意的安慰起藍雨欣來。

只不過霍青桐卻沒有注意到藍雨欣在被她安慰時,眼中閃過一絲寒光,顯然眼前這個柔柔弱弱的模樣,根本就是她裝出來,只不過是為了麻木霍青桐。

「霍師姐,你為什麼說我不可能跟著白瑜?白師兄人真的很好。我們幾個都受過他的恩惠。」藍雨欣疑惑的問了一句。

霍青桐看著藍雨欣說道:「白瑜我知道的不多,不過他有妻子。再說就算是他沒有妻子。你和浩然的過去,他也不會和你有任何關係的,總之我感覺他有什麼怪癖就是了。」

旁邊的白瑜忍不住撇了撇嘴,就差開口罵他,你才有怪癖。

藍雨欣微微一笑:「白師兄是一個好人,他是唯一一個救我,沒有任何其餘想法的人。我會一直將他當成最好的朋友,至於我和他不會有別的關係,不是因為雲浩然。我不恨雲浩然,我們將來註定也只是一個陌路人而已。」

「不說我的事情了,這些我都不想再提起。霍師姐你說說,白瑜有妻子了。為什麼他的妻子不在身邊?」

霍青桐嘆了口氣:「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從他雲浩然那裡聽說,他是獨自一人飛升三道天,他的妻子都在洪荒宇宙中,不知道何時才回來?」

一聽到白瑜的妻子都在洪荒宇宙沒有飛升上來,藍雨欣頓時眼前一亮,只要是孤身一人就可以了,她有的辦法讓白瑜乖乖趴到她的身上。

白瑜無語的看著這兩個女人,剛才還咬牙切齒的要報仇。這八卦起來,很快就將深仇大恨忘到一邊去了。

沒有繼續聽這兩個女人的話,白瑜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擂台上面。

此時擂台上站著兩名仙人,一名身穿褐色衣服的年輕男修,臉上帶著一絲陰鷙的殺氣,二道星化道者修為,白瑜知道此人就是霍蘭德。霍蘭德背後有兩道隱約的道星,周身道元凝聚,澎湃不已,可見此人是一個高手。

以白瑜的眼光,如果霍青桐的裝備齊全,應該是可以幹掉此人的,現在霍青桐法寶不全,那絕對不是此人的對手。

另外一名身穿灰衣,看起來比霍蘭德還要高出一個頭,背後也隱約是兩道星輪,同樣是二道星化道者修為。

「感謝各位來二十八號擂台捧場,我代表其餘兩名擂主歡迎大家。也希望有人能夠將我們三個打下去,然後成為新擂主。擂台沒有眼睛,只要上了擂台,生死自負。」

霍蘭德站在擂台上對觀眾抱了一下拳說道,他最後一句話卻面向自己的對手,顯然是譏諷對手了。

白瑜隱約有了一些明白,只要長期在這裡戰勝對手,就可以成為擂主。擂主是可以分享部分門票的,這種來錢的方式不但簡單,還可以磨礪自己的修為。因為和各種各樣的挑戰者來戰鬥,這種磨礪絕對不是普通的修鍊能替代的。

當然這種磨礪也是有代價的,萬一來了一個強者,那就是死。霍蘭德的意思是二十八號擂台有三個擂主,除了他之外,還有另外兩人。白瑜猜測,其中一人必定是柯克。

「林極空,來自白智星域。既然霍兄如此厲害,那就請吧。」身穿灰衣的仙人冷冷說了一句后,祭出了自己的法寶。他的法寶帶著慘然的白芒,竟然是一件白骨幡。

一種陰森森的幽冥氣息傳來,白瑜心裡暗道,這傢伙要煉成這件白骨幡,要殺掉多少人啊。這林極空絕對是一個殺人魔王,否則根本就煉製不出來這樣一件陰魂森森的法寶。

霍蘭德並不在意林極空的白骨幡,不慌不忙的祭出了自己的法寶。他的法寶是一個古怪的圓球,白瑜也認不出來這是一件什麼法寶。

「將這個擂台給我讓出來吧。」林極空說話間,手中的白骨幡已經幻化成為無窮無盡的枯骨轟了出去,哪怕這二十八號擂台坐的人不少,所有的人也都有一種陰森襲來。就好像突然跨進了地獄一般,到處都是骷髏,這種陰氣簡直懾人心魄。

霍蘭德哼了一聲,圓球同樣砸了出去。

在霍蘭德的圓球祭出的同時,擂台上就再也看不見兩人。眾人眼中只有一陣陣茫茫的黑霧,而在這茫茫黑霧中似乎又有無數的骷髏白骨在慘叫。

此時擂台不再是擂台,而是黑霧白骨。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廣袤黑海的畫面,在這廣袤無邊的黑海中,行走的人一個個都變成了白骨,這些白骨在黑霧中掙扎,呼號。

別人看不清楚擂台上的情況況,白瑜卻看的清清楚楚。霍蘭德佔了上風,他的圓球不斷的營造出一個黑霧漫天的黑海氣息,事實上那些黑霧也是真的黑霧。這些黑霧讓林極空在其中感覺到了頓滯和煎熬,出手的動作和他的白骨幡都緩慢下來。

白瑜知道,這是霍蘭德的域。這傢伙能在二十八號擂台成為擂主,果然是有幾下的。白瑜看了看前面的霍青桐,霍青桐也沒有繼續和藍雨欣說話,而是目不轉睛的盯著擂台上。顯然她也被霍蘭德的出手驚住了,霍蘭德一個二道星仙人,居然有如此強大的域。

劇烈的爆炸聲音,和慘叫聲從擂台上傳了下來。黑霧漫天飛揚,不過並沒有脫離圓球的範圍。這些黑霧都在圓球的一定範圍內圍住林極空,而此時的林極空已經忙於應付了,看樣子他也是第一次遇見這種對手。

白瑜的神識注意到霍蘭德的黑霧漫漫的形成了幾個人形,而霍蘭德卻在這漫天的黑霧中消失不見了。

白瑜的星空識海強大無比,依然清晰的看見了霍蘭德的真身。霍蘭德卻祭出了一柄短弩,短弩張開,可是上面卻沒有任何弩箭。

「咻!」一道急促的弦響傳到白瑜的識海中,白瑜的神識撲捉到一道和黑霧一摸一樣的箭形射了出去。

死亡的瞬間,林極空終於覺察到了不妙,他的身形扭轉的猶如一個掛在正旋轉旋螺上的飄帶,急速的晃動起來。就算是這樣,他依然沒有辦法躲開霍蘭德的這一道無影黑霧箭。

箭影沒入林極空的身體,沒有半分聲息,林極空也完全頓滯住了。霍蘭德並沒有就此罷休,一柄短刃揮出,林極空的腦袋直接飈起一道血箭。

在林極空腦袋飈起血箭的同一時間,漫天的黑霧消失不見,那陰森森的白骨也同樣消失不見。一個巨大的圓球懸浮在了霍蘭德的頭頂,而那白骨幡失去了控制,啪嗒一聲落在了地上。地上除了林極空的屍體,哪裡有半婁黑霧?

林極空連神魂都沒有逃出來,白瑜清晰的看見,林極空的元神早就被霍蘭德的那一箭射殺。

一陣陣的哄鬧傳來,顯然觀眾對這種慘烈的殺戮感覺到非常的滿意。

霍青桐和藍雨欣默然不語,兩人的修為都比霍蘭德高,可是她們知道,換成她們上去,也不一定能從這漫天的黑霧中走出來。

霍蘭德不慌不忙的撿起林極空的戒指,一團火將林極空燒成飛灰,這才抱了抱拳說道:「感謝大家的捧場,我相信今天應該不會再有人挑戰我了。不過大家的藍星幣不會白花,馬上柯克將會為大家奉獻一場更為精彩的打鬥。」 「無知的小子,就算你修鍊過鍛體武訣,再加上一件防禦靈器的守護,我也能把你直接碾碎!」

幽泉目光中狠戾爆發,修長的大腿上縈繞著沸騰的烈焰,一腿甩過,在天際留住流星般的軌跡,直接用一種摧枯拉朽般的聲勢,轟向了林寒胸前那道雷光鎧甲之上。

哐!

兩股氣勁交匯,猛然碰撞出打鐵一般的長鳴震響,雷光鎧甲的表面蕩漾出一圈圈水波狀的紋路,朝著四面散溢開來。

「給我碎!」

伴隨著幽泉一通暴吼,肉眼可見的能量漪漣加速擴散,整個雷光鎧甲頓時崩碎成為漫天光點。

咔嚓!

雷甲破碎,幽泉的鞭腿卻有如呼嘯的火錘,仍舊攜帶著萬鈞之勢,掃在了林寒的胸口上。

哐!

承受重擊,林寒卻並未如同幽泉所預料的那般直接吐血暴退,反而自他體內有著鋼鐵般的硬度瀰漫而開,幽泉感覺自己這一腿如同甩在了一座精鐵築成的銅牆之上,從中傳遞出一股反震之力,震得他整個腿骨都快要直接崩碎。

「這臭小子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厲害的防禦?」

幽泉心頭一驚,同時身側捲來一股洪流劍氣,宛如攜帶著洪水一般的沛然聲勢,凜冽的鋒仞卷出一股洪流龍捲,霸道異常。

嗡!

幽泉身形暴退,趕在劍光將自己斬成兩截之前偏離了長劍的軌跡,然而林寒這一劍的速度實在太快,即便他躲過了劍鋒,其中擴散出來的凌厲劍氣卻還是切割在了他胸前的衣襟上,劃開一道缺口。

嗤啦!

黑袍撕裂的聲音傳來,露出幽泉那枯瘦得只剩皮包骨的胸膛,一根根肋骨清晰可見,暴露在了林寒的視線中。

拼著硬抗幽泉一腿,林寒差一點便傷到了對方,眼瞧見劍鋒貼著他胸口的皮肉劃過,然而卻並未帶出任何血痕,心中不由一陣惋惜,抬起頭來望著暴退的幽泉,笑著說道,

「躲得倒是挺快的。」

「沒有人能夠帶給我這麼危險感覺,你是第一個。」

雙腳重重地跺在了一顆巨樹之上,蘊含狂暴波動的火焰一瞬間將整顆巨樹焚燒成了一根燒火棍,空間都被火浪燃燒出一些淺淺的痕迹,幽泉眼神微凝,沉聲說道,

「果然有些門道,時間緊迫,我沒有太多耐心陪你玩下去,既然你對自己的防禦這麼有自信,那便讓我來試一試,你能不能放得住這招!」

「魔煞吞靈火!」

幽泉雙肩一震,磅礴的赤紅色氣息如同火山一般直接爆發,自其胸膛徒然噴涌而出,猛烈的火焰開始瘋狂地嘯捲起來,化作一道猙獰的巨魔頭顱,半隻眼球只有半人高的足跡。

這巨魔頭顱通體皆由劇烈的火焰凝聚而成,朦朧的赤色火焰映照下,顯得分外朦朧與虛幻,然而隱藏在火焰之下的兩隻瞳孔卻顯得極為深邃,一紅一黑,閃爍著妖異的色彩。

吼!

巨魔張開了黑洞一般的大嘴,發出震震嘶吼,宛如憑空出現的炸雷,聲動九宵天外,接著,那頭顱之下迷離的光芒匯聚,竟在轉瞬間形成一副沐浴在濃鬱火光之下的身體,巨大的腳掌跺地,整個山頭都直接陷入了劇烈的抖動中。

「那是什麼!」

「不會是什麼召喚術吧,不對…靈境之下的存在終究只是肉體凡胎,還沒有資格施展召喚術…」

「可這…如果不是召喚術,憑著幽泉那氣境五重巔峰的實力,又是怎麼辦到的?」

就在這股震動傳來的那一瞬間,整個密林之內,那些置身於暗處的人紛紛失聲驚呼,語氣中攜帶著濃濃的驚駭。

幽泉就算再強,也不過處在氣境範疇之內,放在那些氣境巔峰強者的眼中只怕還未必能夠入流,但是為什麼,這傢伙居然能夠憑藉自身的修為,凝聚出一尊氣勢如此凝視的火焰巨魔!

這還是氣境強者能夠辦得到的事情嗎?這樣看起來,只怕今日的林寒可就有著大苦頭吃了。

「這東西,莫非是雷天宇曾經施展過的…九天神魔法!」

林寒一臉凝重地注視著那道體內傳出滔天魔焰的龐大身影,內心陷入久久的震驚,尋常武訣固然也有可能利用勁氣凝聚出這麼大的魔影,然而那聲勢卻絕對沒有可能如此濃郁,這傢伙帶給他的感覺,根本就如同實質一般!

內心陷入震驚,林寒的大腦卻在飛速旋轉,這情形似曾相識,根本和當日在鳳天神閣的傳承大殿之內,雷天宇所施展出來的九天神魔法一般無二。

唯一的區別,便是雷天宇的九天神魔法僅僅只能算得上是勉強入門,然而這幽泉施展出來的效果,卻是強悍了十倍不止!

巨魔仰天咆哮,凶微瀰漫間,巨大的火焰巨掌猛然拍出,攜帶著一片深邃宛如火雲般的滾滾邪異之氣,籠罩數十丈的夜空。

熊熊燒漲的火光凝聚,巨掌彷彿化作了一張鋪天蓋地的火焰光網,毀滅般的力道撕裂虛空,在林寒一臉凝重的注視下,狠狠向他拍來。

眾人立足的平地上,鄭狂和夢長歌相顧駭然,臉色在一瞬間顯得煞白無比,這一掌的力量是如此的龐大,給人的感覺彷彿足以壓垮山巒。

韓楓狹長的睥子如同刀鋒般眯緊,手中原本乖巧得如同孩子般的血魔刀,在巨魔出現的那一瞬間立刻開始變得顫動不住,怎麼壓都壓不住,

「好濃郁的邪煞氣息,連我的血魔刀都開始有些不聽使喚了。」

「果真非同一般,看來這幽泉不止口氣囂張,實力也足可以稱得上一頂一的厲害,這等聲勢,簡直足夠甩開熬烈那種傢伙一條馬路。」

紫火雙拳捏緊,點紫芒匯聚,形同閃電般擴散出一縷縷的雷弧,身體繃緊,隨時隨地都在準備著,一旦林寒開始表現出頹勢,便立刻衝出去與他共同對敵。

幽泉表現出來的氣勢太強,就算林寒有著大成劍意作為支撐,也未必能夠硬抗得下這一擊。

吼!

巨大的魔掌覆蓋了眾人所處的整片區域,瞧那聲勢,幽泉居然是在一勞永逸的打算,想要藉助著巨魔的魔爪,將林寒這支小隊整個剷除!

「想法倒很不錯,可惜太天真了一點。」

置身火浪覆蓋的中心處,林寒深吸了一口氣,空氣中蘊含著極其炙熱的暖亂,使得他胸膛里如同點燃了一團火,重重吐出濁氣,在他的雙瞳很快湧現出了極致璀璨的鋒芒,長劍高舉,劍鋒如同鍍上了一層閃電。

追雲劍訣的第三式劍招他還未曾領悟得出來,唯一能夠與這彷彿來源於深淵中的巨魔對抗的,便只有他藉助御劍斬天術自創出來的第二式劍招了。

「星河落隕!」

林寒臉上一片肅穆,口中暴吼,長劍頓時圍繞著周身劃出一個大圈,緊接著,龐大的黑色漩渦流轉生成,在那漩渦的深處,傳來萬千星隕破空時候的厲嘯。

咻!咻咻!

點光火石間,一片飛蝗般的赤紅色星隕劃過天空,伴隨著足以將空氣碾壓出深深裂紋的狂暴軌跡,在高速破空中傳遞出萬千嘯響。

林寒眼中,凶戾的光芒涌動,他望著身前那一片疾旋出來的漩渦,氣海之內,七瓣散發出青輝散漫光斑的劍蓮揮灑出瑩月一般的光華,同時呼嘯著透體而出,兩股力量交織,匯聚出一團被劍蓮包裹住的隕石彗星,眨眼暴射而去。

嗡!

兩股截然不同的龐大光影生生硬撼在了一起,龐大青蓮之內,千萬朵彗星一般的劍影爆發出濃濃的聲勢,所過之處,使得空間扭曲,浮現出一絲絲極為斑駁猙獰的紋痕。

一朵劍蓮並不可怕,甚至六朵劍蓮疊加在一起,威力也堪堪只能和普通的高級武訣相當,然而在這劍蓮的數量達到了七朵之後,那威力卻開始呈現出幾何倍數的遞增趨勢,這已不是一加六等於七那般簡單,青蓮劍法,每提升一層境界,威力起碼都會強大一倍以上。

何況這一朵劍蓮之內,非但凝聚了星河落隕締造出來的劍意隕石,同時還摻雜著林寒對於劍意的完整領悟,那般地破天驚的可怕聲勢,看得不少人皆是頭皮發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