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君,你不用浪費時間了,你是不可能發現我的。」似乎是發現凌楓在尋找自己的蹤影,那道聲音笑著道。

凌楓沒有說話,繼續努力追尋著那聲音的來源處。

「神君,你可願意知道,幽冥神為什麼會隕落?」這道聲音這次沒有在和破軍搭話,而是轉向了凌楓。

凌楓沒有回答,他不知道幽冥神為什麼會隕落,但是他卻知道,幽冥神是他的朋友,是他的戰友。

前世是,今生,也是!

前世他是幽冥神,今生他是破軍!

「他做了一個選擇,為他心愛的女人,他做了一個愚蠢的選擇,所以他死了。」那道聲音並沒有停止,而是緩緩道。

「瓦羅,你給我出來!」破軍怒了,他手中的方天畫戟瞬間刺出,頓時,空中雷鳴電閃,可卻不見一人蹤影。

「沒用的破軍,這幽冥澗現在已經是主人的地域,在這幽冥澗中,沒有人能尋找到我們的蹤跡。」那聲音帶著一絲淡然,繼續道:「你們可願意加入我們?」

沒有回答他,所有人都一臉凝重,站在原地。

「我知道,神君是不可能加入我們的,他是古仙之子,不可能和我們一起去誅殺古仙,所以,他要死。」那聲音瞬間變得冷厲,只見虛空中,一根根長矛突然朝凌楓刺來。

嘩啦啦!

長矛很快,快如閃電。

噗噗噗!

就在長矛即將刺在凌楓身上的時候,百里薇恩瞬間沖在凌楓的身前,把這些長矛給抵擋住。

「啊!!!!」凌楓發出一聲怒吼聲,目光中儘是猙獰和之色。

他的朋友,再次離開了他了。

他看著百里薇恩,眼眸通紅,腦中回想著曾經的一幕幕。

這是第二次了。

第一次,她叫雷希,在御風宗,以身擋住那些飛劍,第二次,她叫百里薇恩,在幽冥澗,以身擋住這些長矛。

他曾經承諾,不會讓她受到一點委屈,現在,他失言了。

魔劍在顫抖,魔劍的劍刃之上,卻多出了一副圖案,多出了一副通天塔的圖案。

當然,姜真,沒有在意這麼多,現在的他只知道,百里薇恩死了。

心中儘是殺機,手中的魔劍不斷的顫抖著。

「神君,你放棄吧,在這裡,幽冥神都隕落了,你以為你現在的狀態,能找到我們嗎?」那聲音儘是不屑。

神君又如何,古仙之子又如何?

他只知道,這片空間,是他的主人說了算。

「凌楓,小心點,這片空間很詭異。」破軍看著暴怒的凌楓,深吸了一口氣,提醒道。

凌楓沒有說話,沉默了一會,看著破軍道:「你知道這裡是魔神的地域?」

破軍點了點頭,看著姜真。

「你知道這裡有危險?」凌楓繼續道。

破軍再次點了點頭。

「你知道他們很有可能會死?」凌楓有些憤怒了,聲音中還帶著一絲質問。

破軍依舊點了點頭。

他知道這裡很危險,知道這裡會有人死,但是他還是來了。

因為這裡,他曾經隕落的地方,有太多的辛秘。

他為了一名女子,身隕在這裡,現在,一名女子為了凌楓,也身隕在這裡。

這裡是神隕之地,這裡是魔神的大本營,但是他們不畏懼。

「為什麼要帶我們來這裡?」凌楓深吸了一口氣,看著破軍道。

「要回屬於我的東西。」破軍也沒解釋,直接道。

「那就非得搭上他們的性命?」姜真再次怒了。

「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所以我要帶你來,在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時候,記得殺了我。」破軍很平靜,語氣中帶著一絲堅定。

他少了一魂一魄,那一魂一魄,在魔神的手中,這也代表著,他一直被魔神控制著,只是他一直在努力脫離而已。

凌楓笑了笑,現在的他,也是自身難保,哪有多餘的時間去幫助破軍。

現在,兩人都在這幽冥澗中,要共同的戰鬥著。

「來吧,魔神們!」破軍看著虛空,高喊著。

嘩啦啦!

只見,虛空一道裂痕,一名身穿黑甲的戰士出現。

黑甲戰士散發出一股磅礴的氣勢,這股氣勢讓一旁的杜聖、楚生君都感覺到一陣威壓。

他們都是半神境界的強者,可是現在,他們居然感覺到了威壓。

這時神靈,而且還是很強的神靈!

破軍雙目通紅,一股喋血氣勢直接湧出。

那黑甲戰士沒有動,站在原地,看著破軍的目光還帶著一絲笑容。

「幽冥神,你可還記得欣穎?」那黑甲戰士道:「欣穎在魔神的手中,魔神讓我們告訴你,只要你加入魔神陣營,他便可以為你復活欣穎。」

原本準備進攻的破軍愣在了原地。

凌楓的逆鱗是他的親人,朋友。同時,他的親人,朋友也是他的軟肋。

而破軍的逆鱗便是欣穎,他的軟肋也是欣穎。

魔神們似乎已經把握住了破軍的軟肋,不斷的誘引著。

凌楓沒有說話,他相信破軍,正如破軍相信他一樣。

「篷!」一聲巨響,在短暫的發愣之後,破軍直接一擊揮出。

這名魔神直接被擊飛出去,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

「說出你的名字!」破軍看著那名魔神,語氣十分淡漠。

他知道魔神麾下有一百零八名小魔神,這些魔神雖然不如魔神強橫,但是他們都是神靈境界的強者。

上古時期他們都是神靈,居然,這麼久過去了,他們的實力到底多強,沒有人知道。

「第七十二魔神拉登!」那名魔神擦了擦嘴角的血痕,整個人笑了起來。

多久沒有戰鬥了,他忘了。

上次戰鬥,是因為幾名神靈闖進來,他斬殺的。

可惜,那幾名神靈太弱了,自己僅僅一招便斬殺了。

幽冥神,這號稱是上古時期最強的神靈之一,這讓拉登的心中戰意騰騰!

戰鬥,他怕嗎?

他從未畏懼過!

魔神,就應該在浴火中戰鬥,在鮮血中洗禮。

現在,他的對手是幽冥神和神君,這兩名曾經站在神靈巔峰的存在。

「幽冥神,這次,我要在囚禁你一魂一魄!」拉登看著破軍,眼眸儘是喋血。

凌楓看著拉登,手中的魔劍瞬間揮出!

劍出,空氣碎裂,只見拉登直接一個閃身,消失不見。

ps:要完結了,小僧現在修改最後幾章,修改完了之後就完結,讓大家久等了。 劍菩提揮劍相助,娑羅華光流轉,以佛克魔,傾盡全力一助凌楓壓制眼前強大的魔者。

另外兩處戰場,凌忘憶,破軍,杜聖拖戰同樣不易,只是,這一場戰鬥不容有失,兩人唯有儘力堅持。

飛濺的鮮血,在三方戰場揚灑,為了心中的堅持,誰都不肯退讓半分。

激烈之極的戰鬥,讓人心驚,當世最強的幾人,全都匯聚戰場中,交錯之間,雪花,血花,在生死渡口最華麗的綻放。

「萬丈深淵之劍者動!」

上一世,神君神通出,大地轟隆升起,呈現凹形,迅速朝中間合攏,砰然一聲,困形魔者。

明月還我心 「刀魔,輪迴」

輪迴旋過,一道半月刀氣斬斷大地,陸遜身影掠出,瞬至凌楓身前,魔刀逞威,殺光燦然。

凌楓退半步,紫殤魔劍迴轉,凌厲雪光,逆行抗魔。

快劍交鋒,一者快,一者更快,年輕一代最強的兩人,這一刻,真正生死交手,毫無保留,頂上能為,讓天下震驚。

強,還是強,唯有親眼見到,才意識到,這昔日神州大陸的劍者和刀魔,竟已強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頂上現的魔元,是戰意臻至極限的天地異象,一道道劍音、刀聲回蕩,強勢無匹,神驚鬼懼。

摯友對決,非為仇,非為恨,只為一個機會,給自己一個機會,亦是給對方一個機會。

前路難行,伴隨著鏗然的劍聲刀氣,生死交契,一人迷失,即便再難,也要伸手將其拉回。

「萬丈深淵之地動山河!」

衝天而起的落落劍光,將周身百丈盡化瘡痍,無窮的劍意,涌動如逆行劍雨,磅礴宏大,避無可避。

蠻子縱身而起,魔刀之上魔氣繚繞,一圈又一圈盪開,旋即從天而降,墜天之勢,攜無上魔威,力破漫天劍雨。

刀劍之鋒砰然相對,餘波震蕩,天搖地毀,沙塵激揚。

燦爛的戰鬥,讓人不自禁側目,遠處,參戰的一位位強者沉默,這樣強大的人,若未覺醒前世的記憶,若不是天道之人,就算是入魔,現如今的鳳南郡,何懼他人。

可惜,世上從來都沒有假設,入魔的蠻子,一身凜殺,再也看不到絲毫人性冷暖。

劍光刀氣劃過耳畔,黑髮垂落,反手再次出擊,橫空劃過,一劍一刀隨之擋過,簌簌風聲,跟不上劍鋒刀芒的變化,這一場戰鬥,沒有轉圜,直到一方落敗,才會劃上終聲。

不知從何時起,劍菩提已退出戰局,古劍歸鞘,娑羅枝葉沙沙作響,金色光華耀眼,聚斂佛元。

最不容有失的一戰,越發讓人緊張,一口刀,一柄劍,刀是魔者蠻子所持,劍亦是凌楓的堅持。

砰然一聲響,劍上兩分明,魔刀逆行,劃過一抹燦爛的血花。

凌楓忍下傷勢,劍勢一轉,盪開魔刀,同一時間,左手探出,扣住前者右肩。

風雪激蕩,至極凍氣澎湃,魔元催至巔峰,強阻魔者行動。

「前輩!」

凌楓沉喝,風雪中,一身氣息瘋狂升騰,鳳鳴連天,爆出一瀑瀑刺眼的血霧。

魔元受到壓力,劇烈反噬,如同潮水一般狂涌而出,最直接的根基與修為對決,讓戰局進入最危險的階段。

凌楓嘴角,鮮血不斷淌落,強忍一身痛楚,為劍菩提爭取時間。

戰局之外,菩提法指念動,娑羅引光,佛門六字真言出,化為一道道金色字鎖鏈,困鎖魔者。

雙強壓蠻子,神君魔元加劇佛鏈之威,將蠻子困在其中。

激蕩的魔氣,寒氣,佛元,在天地間急劇碰撞,劍菩提,凌楓,蠻子嘴角全都染紅,可怕的靈力波動,震顫十里方圓,一條條大裂痕轟隆隆裂開。

劍菩提,凌楓兩人再進一步,硬吞傷勢,在這最關鍵的時刻,哪容任何失敗。

鎖形的字鎖鏈,不斷轉動,在兩人聯手之下,終究一點點沒入魔者體內,強行鎖住涌動的魔氣。

眼見功成,凌楓退出此方戰局,身影掠過,瞬至情勢最危急的凌忘憶身旁,劍開風雲,擋下弁江殺招。

「退!」

一聲令下,四人迅速離開戰場,朝後方的大軍中掠去。

蠻子,魔刀皆被帶走,艱難的一戰,隨之劃上終章。

弁江擦掉嘴角的鮮血,看著退去四人,眸子殺機涌動,並沒有去追。

凌楓一行人,明顯有備而來,現在追去,很可能還有什麼埋伏在等著他們。

鳳南郡三十裡外,四人趕至,一場大戰後,皆受創不輕。

凌楓,破軍,劍菩提等幾人沒有停留太久,暫時穩下傷勢后,便帶著入魔的蠻子離開鳳南郡的地域。

祭月領,一間被封印的石室中,蠻子靜立,深邃的眸子,冷漠平靜,依舊看不到半分波瀾。

石室之前,菩提口誦法咒,渾渾天語,化為一個又一道渡世佛光,壓向蠻子。

蠻子眸間閃過一抹痛楚,隨著不斷壓下的佛言,眼中,耳中,皆有鮮血無聲淌下。

不屈的魔者,不言一聲,承下痛苦,挺拔的身軀,不曾絲毫彎下。

石室外,凌楓看著七竅不斷淌血的好友,心雖不忍,卻強行狠下了心。

日落日出,由夜至清晨,再由晨至日行正中,佛言渡世,不斷凈化魔者身上的魔氣。

一日一夜過去,魔者依然不屈,度不了的魔,即便無上佛法,亦不起絲毫作用。

魔者雙眼閉合,鮮血一滴又一滴淌落,佛力之下,如萬劍戮身,墜落無間。

菩提揮手,娑羅開鋒,沉浮魔者,劍上佛元,不斷垂落,半個時辰后,菩提退出,石室之門緩緩關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