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你剛才那口氣,都是魚湯就活的,這樣的帝王魚,擁有奇效,跟翡翠黃瓜一樣。」

「什麼?魚湯救我,氣煞我也!」

李乃文翻了翻白眼,準備再次暈了過去,不暈不行,一旦楊柏響起打賭,自己就要爬的出去。

楊柏只是鄙夷的看了李乃文一眼,根本就不提打賭的事情。痛打落水狗的事情,楊柏還不屑為之。

那些專家紛紛搖頭,看來李乃文已經魔怔了,這樣的魚怎麼可能有病,我看是你有病吧。

「楊柏,好,不錯,你們農場真的不錯。怎麼樣?給我弄幾條魚回去?」向元超親切來到楊柏身旁,很欣賞的看著楊柏。

楊柏剛剛正跟趙艷紅討論晚上的事情,被向元超這麼一打斷,鬱悶回頭說道:「主任,我就帶回四條魚,你要弄魚,蓮花村魚塘當中,我已經入了股份,這些帝王魚都是在那培育。」

「蓮花村?」向元超疑惑的看向羅德才,不知道楊柏說的真假。

「大侄子,帝王魚可是我們塘子村的,怎麼跑蓮花村,你別跟我開玩笑,趕緊給主任弄幾條,還有翡翠黃瓜,梨王都弄點。」

「村長,你們我們塘子村有魚塘嗎?我們在愛河下游,弄魚塘水質也有問題。」

「啊?還有這個原因?」羅德才看到楊柏這麼說,頓時回頭跟著向元超解釋起來。

「去,趕緊去蓮花村,楊柏,以後多多麻煩你。」向元超親熱的伸出手來,主動握住楊柏的手。

「客氣!」

楊柏依舊很淡然,這讓旁邊羅德才著急的,瞪著眼睛使勁沖著劉四叔。劉四叔也明白過來,趕緊命人朝著豐田商務里,就送著一筐筐翡翠黃瓜。

「我去,我們說好的。」楊柏相當不滿,憑什麼連吃帶拿,誰慣這些人的臭毛病。

「楊柏,唉,這是規矩,算了算了,剛才你也聽到了,回去咱們村的扶貧款就下來了,村小學還等著用呢。」

劉四叔就怕楊柏的二愣子性格犯,趕緊讓趙艷紅把楊柏拉進辦公室當中。而此時的這些專家特別滿意,當然李乃文什麼也沒有送,那絕對是金鯉農場故意的。

向元超滿載而歸,領著專家團浩浩蕩蕩再次殺向蓮花村,當然半路之上李乃文就自己下車,哪有臉再去蓮花村。

魚塘當中林嬌真在吃飯,並沒有吃魚,突然接到工人的電話。

「什麼?村中的所有人飯店都不收我們家的魚了?」林嬌就是一愣,自己的魚剛剛治療好,一周后就能夠送往村裡的飯店。

「聽說是黃少說的話!」

這些工人剛說完,就看到魚塘門口,黃澤探頭探腦走了進來,看到沒有楊柏,哈哈笑道:「林嬌,你還是跟我吧,只要你跟我,你們的魚,都能夠賣出去。」

「黃澤,你夠無恥,你算什麼東西。」林嬌氣的渾身都顫抖,剛剛好的心情,全部被黃澤給弄沒了。

「別生氣,都是我一句話的事情。只要你跟我好,回頭我就領證離婚,怎麼樣?以後在蓮花村你想幹嘛就幹嘛,有我們倆在一起,發財那是最基本的。」

黃澤舔著臉,依舊在那說著,而林嬌雙眸都要噴火,嬌斥道:「你以為光你蓮花村有飯店嗎?你不要,有的是人要。」

「哈哈,誰能夠要?你的魚基本都是賣在附近度假村當中,憑著我的關係,誰敢買你家的魚,他們不想混旅遊業了?」

黃澤再次說著,剛要上千,林嬌已經拿起旁邊的魚叉子,惱羞說著:「黃澤,我林嬌什麼脾氣你也知道,你過來試試?」

就在黃澤威脅林嬌的時候,魚塘工人再次跑來:「經理,門口來人了,好像是什麼扶貧隊的,說是來買魚。」

愛上豪門大少 「買魚?我靠,我看誰敢?」黃澤惱羞成怒,自己剛剛誇下海口,就有人針對自己。

林嬌也是一愣,趕緊也前往門口,黃澤嘴裡髒話罵出,剛罵出一半,就看到向元超不滿的看著自己。

「向主任,你怎麼來了,你來了也不跟我們說一聲。我讓老爸好好陪你喝幾口。」

「廢什麼話,給我弄幾條帝王魚,快點。」向元超陰狠的看著黃澤,這樣的小子根本步入向元超的眼。

「帝王魚?有這品種嗎?」黃澤仰頭,旁邊的林嬌也疑惑,而向元超看著林嬌卻再次開口:「就是金鯉農場楊柏弄的魚,說是你這裡的培育的,怎麼?他騙我?」

「什麼?楊柏?」林嬌就是一愣,趕緊來到向元超身邊打聽,聽到自己的魚擁有那麼好的味道,林嬌就有點迷茫。可是在迷茫,也讓人趕緊撈出幾條胖頭魚,放進車上。

「不錯,就是這樣的,林經理,也不白要你的魚,放心你的魚我多替你宣傳,以後有人過來買魚,你記得點,哈哈哈哈。」

向元超的意思,林嬌當然明白,回扣的事情在銷售行業很正常。

這些人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好像方向還的確奔著度假村而去,看來向元超魚沒有吃夠,還想讓黃有龍招待一番。

很快楊柏就接到林嬌的電話,在電話當中林嬌好奇的問出很多事情,楊柏卻並沒有解釋太多。

「好啦,記住了,現在的魚定好價錢,我們走的是精品路線。我會跟農場商定魚塘入股,還有度假村的事情,你等我消息吧。」

楊柏放下手機,也不管對面的林嬌多麼心亂,已經讓劉四叔等人進來,坐在辦公室當中。

「四叔,我準備入股林嬌的魚塘,還有那裡有地準備開發度假村,我們農場也入股,我們佔大頭。」

「楊柏,弄魚塘幹嘛?還有度假村?」劉四叔就明白農場,其他的事情並不上心,農場現在剛剛有錢,也需要資金,在投入魚塘和度假村,那需要的錢就更多了。

「四叔,農場需要發展,隨著我的藥劑的投入,我們的產品都會轉化過來。到時候產量提升,資金是不成問題的。不過一些東西,我準備走最高端的路線,帝王魚我希望弄成長江刀魚一樣。」

「建立度假村,以後我們的產品都會先優先自己的度假村。我們的產品不愁賣,但想吃,那就來我們的度假村,度假村的任何食品都是獨一無二的,天下少有的。我們的翡翠黃瓜,南果梨王,加上帝王魚,想要吃,那就來我們的度假村。」

「楊柏,你的意思,精品的蔬菜我們銷售,可是經過你特意改變的擁有奇效的蔬菜,專門在我們自己的地方銷售?」

劉四叔有點明白,而劉飛也晃著腦袋說道:「楊柏,你的葯大部分轉化精品,的確比市場的要好。而你說的高端,以後我們負責賣?」

「當然,好的東西當然我們負責銷售。如今翡翠黃瓜單獨在小白樓,等以後有了一定的產量,我們的農場有了名氣,想要吃翡翠黃瓜,就來我們的度假村,我們的農場。」

楊柏興奮的說著,楊柏雖然是二愣子,但十分聰明,尤其體質發生改變,更讓楊柏的頭腦靈活無比。

「楊柏,你是農場主,我們支持你。這樣的帝王魚太過美味,入股魚塘沒有問題。只是度假村的事情,你說的什麼生態園,我們要一步步來,畢竟農場的一切,需要資金。」

「那是肯定的,好了,那就這麼定了。四叔,謝謝你相信我。」

楊柏的話,讓劉四叔慈祥的搖了搖頭,劉飛卻興奮喊道:「以後我想怎麼吃帝王魚就怎麼吃,我們農場也有魚塘了。」

「楊柏,你太厲害了。」趙艷紅只是柔情的看著這一切,就在等待晚上好好伺候楊柏。 「解釋什麼?還有什麼好解釋的?你就是一個掃把星!」說著,李玲直接跑開了。

他們倆又怎麼會知道,其實趙以諾早就醒了。

他們更不會知道,此時的凌辰正配合著趙以諾上演著一齣戲。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病房裡,凌辰不解的問道。

「以後你就會明白了。」趙以諾故作玄虛的回答。

她相信,自己的計劃一定會成功!

國內,還是一如既往的混亂,顧忘和黛兒的八卦新聞一直沒有斷過,久而久之,大家好像都已經形成了他們兩個人最後一定會結婚的觀念。

「大哥,有件事情,我不知道當不當講。」 竹馬我們回家 山貓抬頭看了看面前的顧忘,欲言又止道。

「有話就說,別磨嘰。」顧忘淡淡的回答。

最近一段時間,顧忘的心情一直處於崩潰的邊緣,看似很是平靜,實際上,他的內心很焦慮。

工作上,出了意外,感情上,也出了意外,有些事情,明明可以完全在自己控制的範圍之內的,可是卻又因為另一些意外而頻出狀況。

「那個,國外的李總,剛剛過世了。」山貓低下了頭,猶猶豫豫著回答。

什麼?

顧忘一下子「噌」的站了起來,表情有些惶恐。

李總去世了?

「消息真實么?」顧忘警惕的問著。

「消息屬實。」

山貓的表情有些無奈。

頓時,顧忘不自覺地向後退了幾步,有種天要塌下來的感覺。

「大哥,你沒事吧?」

山貓立即走過去,想要攙扶著他,卻被他一把推開了。

「我沒事,你先出去吧,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顧忘向他擺了擺手,示意他出去。

看著面前瞬間變得很是滄桑的面孔,山貓有些心疼,但還是緩緩退出了辦公室。

「怎麼樣?還好么?」周陽推了推山貓的胳膊,焦慮的問著。

「看起來,好像不太好。」

山貓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怎麼能好得了?李總是顧忘的好兄弟,更是他現在唯一的救命稻草,如今,他出了意外,顧忘心裡自然會很難受。

顧忘走到窗前,點了一根煙,半眯著眼睛看著窗外,神情有些緊張。

難道,這一切,都是冥冥中註定的么?他突然有些迷茫了。

「咚!」

黛兒幸災樂禍的推門走了進來,臉上呈現出一副得逞的笑容。

「顧忘,你怎麼了?」

「你來做什麼?」

顧忘沒有轉身看她,只是一味地吸著自己手裡的煙。

「怎麼還吸起煙來了?」黛兒一邊說著一邊走向他。

「我是不會娶你的。」顧忘突然冷不丁的冒出來這麼一句。

黛兒愣了一下,隨即恢復臉上的表情。

這可不是他顧忘說了算的,除非,他不想要自己的公司了!黛兒將右手搭在他的肩上,試圖將整個身子貼近他……

「你會娶我的,不然,你怎麼拯救顧氏?」她在顧忘的耳邊吹了口熱氣,嘀咕著。

顧忘轉過身子,冷冷的看著面前的人,表情很是冰冷。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很好玩么?」

顧忘的眼睛里有一絲疑問。

他怎麼也不會想到,面前的這個黛兒竟然和天翔聯起手來一起對付他!

「因為我愛你,這就已經足夠了。」

黛兒回答的那麼堅決,又那麼有力,竟讓此時的顧忘無言以對。

「你走吧,我很累,需要休息一下。」說著,顧忘轉身走向旁邊的沙發。

黛兒知道顧忘最近很是疲憊,所以並沒有阻攔他。

「你好好考慮考慮我們的婚事,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

黛兒徑直走出了顧忘的辦公室。

滿意的答覆?沙發上的顧忘笑了,而後閉上了眼睛,睡了過去。

走出顧氏的黛兒,並沒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M公司。

此時,天翔正坐在辦公室里等待著她的到來。

很快,兩個人相見,看起來似乎都很興奮。

「怎麼樣?還滿意么?」

天翔直接站起來,走向黛兒,右手搭在她的肩上,表情有些玩味。

「非常滿意。」黛兒向他眨了眨眼睛,心滿意足的回答。

「只是可惜了,倘若你不喜歡顧忘的話,我一定會追你!」

天翔轉過身子,嘆了口氣,故意裝作一副神傷的模樣。

「你可拉倒吧!你喜歡的一直都是趙以諾!」黛兒提醒這他。

不,他喜歡的不是趙以諾,他愛的人是陳菲,他恨的人才是趙以諾!天翔緊握拳頭,眼睛里透露出一股殺氣。

那個臭女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失蹤了!就連顧忘也不知道她的下落!

「對了,你知道趙以諾現在在哪裡么?」天翔清了清嗓子,期待的問道。

「不知道。」

黛兒搖了搖頭。

她可從來都不會關心趙以諾的事情!

「怎麼,你在找她?」

黛兒狐疑的看了看面前的人,眼睛里有一絲八卦。

「當然。」

天翔走向沙發,坐了下來,一副很是悠閑的模樣。

「你可以派人去找她啊!」

可是問題是,他應該派人去哪裡找?天翔的內心,有些慌亂。

已經很久了,他都沒有找到,他有些緊張,又有些迷茫。

或許,他對於趙以諾,除了恨,還有其他的成分……

「天翔,你真的恨趙以諾?」黛兒懷疑的問道。

天翔愣了。

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