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有什麼特殊之處,這就是一座特殊的造物之源而已,主人如果要打造能夠製造各種資源的母巢,那就必須藉助造物之源的力量。」

「這個造物之源跟創世母族有什麼關係?」

「沒什麼關係,他們充其量就是一個看守者,或許時間過去太過久遠,就連他們自己都忘記了造物之源的存在。」

時間之塔的話讓葉凡難以理解,造物之源位於神殿之下,既然創世母族是從上個大神宇時代存活下來的種族,那肯定會有這方面的信息記載。當然了,葉凡認為一個時代的終結,肯定會引發天地大變動,那時候任何藏著的東西都可能被翻出來,創世母族不可能發現不了。

「主人想岔了,創世母族之所以能夠活下來並不是說他們的實力有多強,而是這個創世神界都是因為造物之源跟造物神殿的存在得以保存下來,要不然他們肯定在那場滅世之戰中毀滅。」

葉凡這下算是明白,眼前的神殿並不是叫做創世神殿,它應當被稱之為造物神殿,只不過是因為創世母族成為了這裡的主人,才被改名字的。

「就然你對這些很了解,我想肯定對造物之源很了解吧?」

「也算是了解吧。」

時間之塔嘀咕了一聲,它似乎說了什麼,不過非常可惜葉凡沒有聽到,不過他也沒有在意,他只想要知道如何能夠悄無聲息的將造物之源弄走。

「不可能悄無聲息的拿走,這肯定會驚動創世母族的高手,所以我建議主人另想辦法,最好就是利用自己的個人魅力,說不定這些母神會歡天喜地的跟著主人去冒險。」

葉凡沒有理會時間之塔的話,他可不相信創世母族真的會歡天喜地跟著自己去冒險,他又不是真的可以做到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不過葉凡對時間之塔說不可能在不驚動人的情況下帶走造物之源還是表示認同的,整個創世神殿應當跟這個神之源是一體的,一旦他帶走造物之源就等於要將創世神殿帶走,不管從哪一個方面來看都會驚動創世母族。

既然沒辦法不驚動人,葉凡打算跟創世母族好好談一談,而談判前要確定這個造物之源對創世母族的重要性,也只有當對方不是很重視的時候,他才可以輕鬆將東西弄走。

葉凡的方法非常簡單,直接拜訪創世神殿,雖然不認為自己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但是對於自己的女人緣還是有信心的,要不然當初也不會讓那麼多神母追隨。尤其一點,母青說葉凡對於母神來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這時候就應當是他展現自己魅力的時候。

「公子來神殿有何貴幹。」

一個神母出現在葉凡的面前,這是一個七重境的神母,她生得非常美麗,一雙眼睛宛若星辰一樣明亮。

葉凡笑道:「這裡是造物神殿?」

「造物神殿?」

神母一愣,旋即笑道:「造物神殿是從前的稱呼了,很久以前我們就稱呼它為創世神殿。」 「造物神殿是以前的稱呼,現在這裡是創世神殿。公子能夠知道神殿過去的名稱,看來是有求而來,不知道公子想要找什麼?」

神母的話充滿一種暗示,這讓葉凡有些驚奇,似乎這個造物神殿跟造物之源有什麼特殊的意義,要不然這個神母不會如此問。

「我的確有求而來,就是不知道創世母族能否滿足我的所求了。」

葉凡微微一笑。

神母仔細打量葉凡,半響才道:「那要看公子是求什麼了,如果是在我們能力範疇內,我們自然會滿足公子。」

葉凡笑道:「這個應當在你們的能力範疇內,值不夠就是不知道這事有誰能夠負責了。」

神母笑道:「公子隨我來,很快就會有負責人來見公子。」

葉凡跟著神母走進神殿,他能夠感覺得出來,他的到來似乎對於創世神殿內的神母來說非常驚奇,一個個看向他的目光透著一種探究與好奇,似乎他就是傳說中快要成為傳說的生物,大家都想來看上一眼。

有古怪啊。

葉凡對於神母的選擇感到疑惑,似乎自己就是她們刻意等待的人,而現在就是驗證自己身份的時候。

創世母族在等自己?

可能嗎?

葉凡突然發現這種可能性非常大,時間之塔的反應不就奇怪,現在結合起來看,這個傢伙絕對早就知道這裡的事情,只不過不願意說罷了。

難道又跟自己的前世有關?

突然間葉凡對自己的前世越來越感興趣了,似乎真的非常了不得。根據現在掌握的信息,葉凡判斷自己的前世應當不是這個時代的人,也許是上個已經破滅的大神宇時代,也許還能更久。不過不管怎麼樣葉凡突然間覺得這個造物之源跟造物神殿跟前世的他有某種聯繫,這種感覺並未讓他有任何的喜悅情緒,反而還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在醞釀。

「公子來創生神殿求什麼?」

葉凡很快見到一位絕色美女,九重境界的實力,一雙眼睛閃爍著淡淡的神光,一股要比母青還要濃烈的母性光輝看上去有些耀眼了。

「我來找造物之源,它應當就在神殿之下,不知道貴族是否願意讓我進入神殿之下探個究竟?」

葉凡開門見山,他不想隱瞞什麼。

母神嘴角綻起淡淡的笑:「終於有人來找造物之源了,只是現在還不能確定公子就是我們要等的人。」

葉凡挑眉:「那要如何證實?」

母神笑道:「要證實很簡單,在神殿內有一個造物之環,只有真正的有緣人才能將它帶上,公子如果有信心可以去嘗試。」

造物之環?

葉凡有些疑惑,不過很可惜母神沒有解釋什麼,她甚至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表示他可以在神殿暫住,什麼時候想要去驗證身份都行,他們創世母族非常歡迎他做客。

這個造物之環難道有什麼特殊性?

母神的決定太奇怪了,葉凡感覺事情怕是沒有那麼簡單,他可不希望自己掉坑裡,所以需要弄清楚才行。要弄清楚自然不能僅僅一個人在這裡胡思亂想,葉凡決定去見一見造物之環。

就搞定。

一個月換算成一萬倍還是很久的,不過晉陞九重境肯定不會一蹴而就,能夠用不到千年的時間搞定,已經非常不錯了。

一個月的時間非常短暫,可是對於葉凡來說時間確實非常久,他有很多事情要忙,一個資源母巢的打造就讓他必須付出難以想象的時間去準備。

資源母巢的打造難度高的可怕,這涉及到的技術是超乎想象的,最可怕的或許還是需要將煉製術、鍛造術、機械術完美的融入鍛造中,只有這樣才能最終打造造物的效果。

用一柄鎚子造物,葉凡明白其中的難度,就算他現在能夠用鎚子打造出八重裁決者,也難以打造出一座能夠復活過來的母巢。

時間之塔不止一次在葉凡的耳邊嘮叨,說鍛造術的最高境界就是讓死物復活,他的鍛造術雖然達到九重鍛造之主的高度,但是距離真正能夠造物還有遙不可及的高度。

每次聽到時間之塔嘮叨,葉凡都會非常的煩躁,這是在一次次的提醒他自己的鍛造術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而他對於如何造物真的沒有頭緒。事實上葉凡想不明白,明明就是死物,不管如何用鎚子打造,想要讓之復活似乎根本不可能。

難道時間之塔是在忽悠自己?

葉凡並不這樣看,時間之塔絕對不敢忽悠自己,所以用鎚子打造母巢這是必要的步驟,同樣自己要練出造物的效果,那就需要用鎚子。

這一個月的時間葉凡會充分利用起來,他要在試煉夢境中瘋狂的鍛造,就不信了,自己做不到。葉凡始終信奉一點,只要功夫深,沒什麼是自己擺不平的。自己的修為為何能夠這麼快提升,這不是自己的天賦有多強,而是他能夠百分百的投入,視枯燥如無物,這才有他今天的成就。

鍛造!

瘋狂的鍛造!

葉凡滿腦子都是刷自己的技術,母青有萬倍的時間增幅,而投入基本上可以將一個月當成無限來修鍊,反正不修鍊出一個撐過來,這一個月的時間是不會結束的。

很多時候就是害怕葉凡這種耐心恐怖的人,當不存在浪費時間一說之時,他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一個月的時間終於過去,葉凡結束了修鍊,他真的刷出了造物術?

非也!

葉凡沒有將造物術刷出來,不過他卻將自己的鍛造術刷新到完美的九重鍛造之主的高度,現在打造裁決者跟裁決刃跟玩一樣。葉凡雖然沒能將造物術刷出來,但是他卻有信心打造一座機械深淵了,機械族那些無法實現的技術,他終於可以擺著胸脯說一切都不是問題。

神之主能夠打造神關,將主宰境界以上的武者拒之門外,葉凡認為自己就能打造一個能夠將十重主宰以下的主宰統統裝進去的機械深淵。等這次將造物之源弄到手之後,葉凡就開始著手準備機械深淵,這個地方將用來跟母巢大軍決戰,這樣就不用擔心打得神宇天崩地裂了。

「轟!」

母青的修鍊終於結束,那一瞬間一股恐怖的九重主宰之力充斥整個聖地,這是屬於真正神母族的恐怖力量,就算是原本對葉凡兩人恨得咬牙的袁英也看得目瞪口呆。顯然袁英沒有想到他判斷中的兩個外族人中會有一個如此純正的神母。

這血統要比女皇還純正啊。

袁英對於神母族的女皇自然非常了解,所以他一眼就斷定母青絕對是要比女皇還高貴的神母。忽然間袁英的心情變好了,聖地要是真的被外族人霸佔去了,他自然罪無可恕。可如果霸佔聖地的是神母,那罪過就小很多了,尤其還誕生了一尊九重主宰,這對於神母族來說反而是好事,他不但沒有錯,還算是立了大功。當然了,這樣的大功會讓袁英感到尷尬,所以能夠不聲張,他還是不會去聲張。

「恭喜了。」

母青從神之源中走出來,她絲縷不著,美得驚心動魄。

葉凡很是平靜,跟母青都是老夫老妻了,自然不會因為因為對方沒有穿衣服就衝動。這次來母源神宇算是來對了,就算沒有找到那個造物之源也沒關係,只要一個母青達到九重主宰足夠了。

「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裡?」

母青一臉的喜悅,身形一晃,她的身上就已經出現一套神甲,非常的性感。

「當然是找到造物之源了,希望一切都順利罷。」

葉凡對於去什麼地方找自然不清楚,畢竟只是根據消息判斷這裡有造物之源,具體在什麼地方不可能知道。不過葉凡有自己的辦法,真武之眼能夠幫助他去一個最有可能的地方。

葉凡帶著母青離開聖地,這裡的時間大陣自然也撤銷,一切回歸原貌。袁英的臉色異常的陰沉,原本佔領聖地就是一個美差,不過現在看來這樣的差事風險還是很大的,萬一哪天再次碰到葉凡這樣的猛人,他們母明族或許就要被滅了。

這事當然不能聲張,袁英非常清楚,這事自己接管聖地的開始,要是讓人知道神之源被人霸佔用了一個月,他感覺自己就算有女皇罩著也夠懸。

……

葉凡下一站的目標叫做創世母族,這事從帝艦的神腦系統中獲得,不用說母源神宇內已經被機械族的神網覆蓋,他想要獲取信息非常輕鬆。

創世母族存在的年月非常久遠,根據神網上的資料顯示,這個種族是從上個大神宇時代存活下來的種族,他們曾今經歷了上一次滅世之戰。

葉凡對於上一個大神宇時代發生了什麼自然不是很清楚,不過他去過上個大神宇時代的時間本源,看到了很多畫面,這其中就有滅世之戰,那是一場非常恐怖的戰爭,據說無數人挑戰十重主宰,結果將整個大神宇都打崩了。

創世母族既然經歷了上個大神宇的破滅之戰,葉凡相信他們肯定更加能夠體會一個大神宇覆滅的恐怖。所以這次如果能夠和平解決問題,葉凡會嘗試拉創世母族加入聯盟。

創世神界!

這就是創世母族所在的大世界,這是一個要比神母族所在的世界還要高端的大世界。帝艦剛剛進入這個世界,葉凡就感應到了十多尊九重主宰的氣息,這讓他非常吃驚。

這個母源神宇的實力真心恐怖啊,居然有這麼多的九重主宰,難道這就是處於大神宇中心的緣故?

母源神宇的實力要比葉凡想象中恐怖太多了,像戰爭女神一族也就一名九重主宰而已,而這個母源神宇的九重主宰居然多達數十位,這樣的實力超乎想象啊。當然了,如果母源神宇跟戰爭女神一族開戰,葉凡可以肯定,這些母神絕對會月萌殺得哭爹喊娘,現在的月萌可是非常猛的,或許也就珠兒跟阿珂兩個小丫頭才能對抗。

創世母族實力非常恐怖,這對葉凡來說是一個好消息,未來聯盟中這個種族肯定是重要力量。這倒不是因為創世母族擁有十多個九重主宰,以葉凡現在的實力,就算創世母族頂尖強者翻倍也沒什麼好怕的,他只要祭出時間之道,輕鬆就能將這些神母碾壓。真正讓葉凡判斷創世母族強悍的原因另有其他,這是因為神族的神母似乎能夠讓自己的男人變得強大。

如果創世母族這些九重境界的神母願意找男人,那就是說很快就會有十多尊九重境的主宰誕生。

當然了,葉凡不會去牽紅線,這種事情還是順其自然的好,不要太強求。

造物之源在什麼地方?

葉凡擁有真武之眼,當然能夠找到造物之源,事實上當他進入創世神界的時候就知道造物之源在什麼地方,不過他沒有馬上殺過去。這裡怎麼收都有十多個九重主宰,他來這裡可不是為了戰鬥。

探測創世神界的情況還是很簡單的,讓機械族放出專門用來探測的各種設備,這些東西看上去就是各種純自然的生物,就連生命波動這一點都能完美模仿,不得不說技術真的非常強悍。

費了不少時間,葉凡才將創世神界的情況弄清楚,他很快來到創世神殿,這裡應當就是他要尋找的造物之源所在。

傳世神殿是創世母族的聖地,基本上所有的高手都在這個地方。傳世母族是一個母系社會,這裡強者九成以上都是女性,而十多個九重主宰居然全都是女性,不得不說男性實在是太不給力了。

造物之源就在創世神殿之下,葉凡最開始以為這個造物之源應當是創世母族的神泉,不過很快他就發現造物之源處於被封印的狀態,這東西似乎就連創世母族都不清楚。

「給我說說看,這個造物之源到底有什麼特殊之處?」

「能有什麼特殊之處,這就是一座特殊的造物之源而已,主人如果要打造能夠製造各種資源的母巢,那就必須藉助造物之源的力量。」

「這個造物之源跟創世母族有什麼關係?」

「沒什麼關係,他們充其量就是一個看守者,或許時間過去太過久遠,就連他們自己都忘記了造物之源的存在。」

時間之塔的話讓葉凡難以理解,造物之源位於神殿之下,既然創世母族是從上個大神宇時代存活下來的種族,那肯定會有這方面的信息記載。當然了,葉凡認為一個時代的終結,肯定會引發天地大變動,那時候任何藏著的東西都可能被翻出來,創世母族不可能發現不了。

「主人想岔了,創世母族之所以能夠活下來並不是說他們的實力有多強,而是這個創世神界都是因為造物之源跟造物神殿的存在得以保存下來,要不然他們肯定在那場滅世之戰中毀滅。」

葉凡這下算是明白,眼前的神殿並不是叫做創世神殿,它應當被稱之為造物神殿,只不過是因為創世母族成為了這裡的主人,才被改名字的。

「就然你對這些很了解,我想肯定對造物之源很了解吧?」

「也算是了解吧。」

時間之塔嘀咕了一聲,它似乎說了什麼,不過非常可惜葉凡沒有聽到,不過他也沒有在意,他只想要知道如何能夠悄無聲息的將造物之源弄走。

「不可能悄無聲息的拿走,這肯定會驚動創世母族的高手,所以我建議主人另想辦法,最好就是利用自己的個人魅力,說不定這些母神會歡天喜地的跟著主人去冒險。」

葉凡沒有理會時間之塔的話,他可不相信創世母族真的會歡天喜地跟著自己去冒險,他又不是真的可以做到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不過葉凡對時間之塔說不可能在不驚動人的情況下帶走造物之源還是表示認同的,整個創世神殿應當跟這個神之源是一體的,一旦他帶走造物之源就等於要將創世神殿帶走,不管從哪一個方面來看都會驚動創世母族。

既然沒辦法不驚動人,葉凡打算跟創世母族好好談一談,而談判前要確定這個造物之源對創世母族的重要性,也只有當對方不是很重視的時候,他才可以輕鬆將東西弄走。

葉凡的方法非常簡單,直接拜訪創世神殿,雖然不認為自己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但是對於自己的女人緣還是有信心的,要不然當初也不會讓那麼多神母追隨。尤其一點,母青說葉凡對於母神來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這時候就應當是他展現自己魅力的時候。

「公子來神殿有何貴幹。」

一個神母出現在葉凡的面前,這是一個七重境的神母,她生得非常美麗,一雙眼睛宛若星辰一樣明亮。

葉凡笑道:「這裡是造物神殿?」

「造物神殿?」

神母一愣,旋即笑道:「造物神殿是從前的稱呼了,很久以前我們就稱呼它為創世神殿。」 葉凡在造人,很瘋狂,在失去了剎那永恆狀態之後,他不可能讓時間停止流逝,不過此時此刻,他根本不在乎這些。

當然,葉凡造人肯定不是在美女城主的身上,嘗試過無數次都失敗之後,他知道要造人絕不是按照傳統的方式就能程功畢竟這是一種考驗,而不是真正的完成造人那麼簡單。

葉凡簡單的認為所謂造人其實就是領悟造物之術,讓自身能夠創造生命,這就不是簡單的讓女人懷孕,而是要讓自身掌握造物,能夠讓任何東西孕育出生命,這其實就跟讓女人懷疑是一個意思。

美女城主說只要讓整個城主府內所有女人的懷孕,葉凡就算是通過了考驗,這句話乍一看去就是讓他將這裡所有女人的獨自搞大。葉凡剛開始就是這種想法,可事實上當他在美女城主的肚皮上忙碌很久之後,他明白,要讓美麗的城主懷孕並不是簡單的事情。

這不是說葉凡有什麼頑疾,無法讓女人懷孕,同樣也不是說美女城主不能生育。葉凡認為懷孕的關鍵不適合彼此的身體是否完好,而是他是否能夠真正領悟造物。只有真正領悟出造物的真諦,能夠讓任何事物誕生生命,那麼他就一定能夠讓美女城主懷孕。

葉凡的鍛造非常瘋狂,手握鎚子,他似乎根本停不下來,打造一尊裁決者,如果要達到最完美的狀態,這需要砸出數十萬億次。就算葉凡擁有九重主宰的修為,要想短時間內完成這數十萬億錘也絕非易事,何況現在他只是一個普通人。

不過這些難題根本難不倒葉凡,數十萬億絕對是讓所有人都要絕望的數字,可是當鎚子瘋狂砸出之時,葉凡進入一種非常奇妙的狀態,數十萬億次掄錘敲打,幾乎同時掄起砸落。

「轟!」

數十萬億次,可是這一刻似乎同步了,從第一錘到最後一錘,原本改在不同時間段發生,可是這一刻卻在葉凡揮錘砸擊的一個過程中完成。

一錘砸出,卻相當於葉凡同時砸出數十萬億錘,在他完全成為最普通人的時候,這一切看上去都是那麼的不可思議。

葉凡的臉上露出笑容來,著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他明白自己領悟了時間之道中一種非常特殊的規則。

同步!

原本改在無數的時間段完成的數十萬億錘竟在一錘間同時打出,這砸出一錘的代價自然不是簡單的一拳,而是數十萬億錘,這對於掄錘的葉凡來說消耗何其恐怖。可是這些消耗對於葉凡來說似乎根本就不存在,那一刻的數十萬億錘真的只有一錘一樣。

裁決武者被一錘打造出來,那一刻他擁有了九重主宰的恐怖實力,這絕對是葉凡迄今為止所打造出來的最恐怖的一尊裁決者。

葉凡沒有去關注裁決者,鍛造的目的當然不是打造裁決者,他真正的用意就是從中領悟造物真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