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長瘋了么?!」

聽著議論聲,鄭飛面不改色,笑意掛在嘴角,聳聳肩。

然而,布拉德卻沒有一丁點欣喜的意思,反而不知是在自嘲還是怎麼,默默嗤笑了一聲,仰頭向上,緩緩吐出一口氣。

少頃,他抬起手,做了個握住月亮的動作,也許是累了,嗓音壓得輕輕的,道:「不必了,我對活著沒興趣。」

「布拉德先生!」羅蘭連忙勸阻道,雙眸中剛傾露出的喜悅,被緊張焦急所覆蓋。

布拉德驀然轉頭瞪了他一眼,就讓他閉上了嘴,垂頭不語。

「如果可以的話,請把我的骨灰撒在英吉利海峽,那裡是我的家鄉。」他面無表情地對鄭飛說。

鄭飛撇嘴,沖漢斯伸了下手,漢斯便去倒了兩杯酒,遞給他。

「但是你必須活下來,世間有太多的美好,比如說酒。」他把酒杯送到布拉德面前,笑了笑,布拉德遲疑片刻,接過。

「我傷了你那麼多手下,你為什麼要放過我?難道只因為我給了你斯巴達的信息么?」

「當然不是,我讓你活下來是為了我自己,你知道的,如果我殺了你,羅蘭就會把我當作仇人,我放過他,他總有一天會殺了我。」

「不,我能說服他。」布拉德吞了口酒,看著連連搖頭的羅蘭,笑道:「別慌孩子,你要記住,我是自願去死的。」

不知什麼時候,羅蘭的眼角,有了幾顆晶瑩的淚滴,他輕微哽咽著,道:「布拉德先生,你從來沒像今天這麼好過。」

見狀,布拉德深呼吸,想要說些什麼來推翻自己的好人形象,但卻始終沒能張開嘴。

羅蘭的經歷,像極了當初的自己,從那年在法蘭西遇見后,跟了自己好幾年,培養出的感情即便稱不上是父子,但他也絕對把羅蘭當成個弟弟了,雖然他是個冷酷無情的哥哥。

像他這種殺手,長期孤獨封閉,對於一直陪在身邊的人,總能建立起比常人更深厚的情誼。

思忖片刻,他的意念還是未能動搖,咬了咬嘴皮,摸著羅蘭的頭,決絕道:「羅蘭,好好活下去,讓我安心下地獄去吧。」

聞言,鄭飛挑眉,注視著他,輕蔑道:「喂,你是個懦夫。」

布拉德苦笑著搖搖頭,道:「呵,我連死都不怕,怎麼可能會是懦夫?」

「哦~你連死都不怕,為什麼沒勇氣活下來?」

倏然間,布拉德的內心被觸動了,他盯著腳底的甲板愣神,過了好一會兒,答道:「我殺了那麼多人,要是還好好活著,簡直有悖公理。」

「如果你真的是勇士,那就別想一死了之,活下來贖罪。」

「贖罪?」

布拉德抬起了頭,失魂落魄般,甚至比剛接觸聖經的土著還要懵懂。

這個既陌生又熟悉的辭彙,令他心底漾起一種從未有過的思緒,無法用語言來表述。

須臾后,一抹光彩在他暗淡的瞳孔中,綻放開來,在暖色燈光的照耀下,尤為的顯眼。

他寬慰笑了,彷彿得到了莫大的解脫,自言自語似的說起了話。

「我說過,鮮血能讓我感到興奮,那是因為,沒有其它什麼能讓我得到快樂的了。」

看了眼夜空,那是上帝,又掃了眼人們,這是眾生。

他喃喃道:「我,血債累累、萬人痛恨的布拉德,真的還能贖罪么?」

「能!」鄭飛無比肯定地應道。

而水手們,卻是不敢發表些什麼意見,垂頭耷腦地悶在一旁。

他們在擔心,要是船長真讓布拉德活下來,那就意味著自己要和這鬼魅般的殺手教父共事了,光是想想他的「威名」,就能讓人脊背發涼。

鄭飛當然知道他們在想什麼,會心一笑,大聲道:「怎麼了夥計們,不願意歡迎新人么?」

所有人,不語。

布拉德眼神中剛剛現出失望,在眾目睽睽之下,鄭飛竟然丟了把匕首給他,面無表情道:「布拉德,誰不服,你就殺了他!」

所有人,包括布拉德自己,都是為之一顫,滿臉驚愕。

「船長……」水手們的眼神中除了恐懼,更多的不解,他們紛紛掏出了武器,坐觀事態發展,若是鄭飛真讓布拉德屠殺,他們便會聯合起來造反。

作為鄭飛最好的朋友,聖地亞哥也無法允許這種事發生,他捏了捏拳頭,警惕地觀望著,隨時做好擒住鄭飛的準備。

每個人都應當有做事的原則,打破了這原則,便會眾叛親離。

望著手裡的匕首,再抬眼看著倉皇後退的眾人,布拉德倒吸一口涼氣,殺戮的慾望在他眼中轉瞬即逝,他閉上了眼睛。

許久,才睜開。

他微笑著,道:「從今以後,我不會殺任何一個無辜的人。」

鄭飛心中的石頭總算落了地,釋然一笑,在眾人的驚訝聲中,鼓了幾下掌,接道:「也不放過任何一個罪孽深重的人。」

回應他的,是布拉德堅定的點頭。

「布拉德,拔出匕首。」他狡黠道。

雖然不明白,但布拉德還是嫻熟地抽出匕首。

「操……」布拉德愣了,直勾勾盯著手中的匕首。

這匕首,沒有刀身,只是一個光禿禿的刀柄!

時間短暫地停滯了一會兒,旋即,恍然大悟的水手們差點氣吐血。

「嚇死我了!」

「我的心臟,差點停了。」

「船長越來越調皮了……」

對此,鄭飛哈哈大笑,沖水手們吐吐舌頭,之後對布拉德挑挑眉,正色道:「跟我來,我有事要跟你談。」

說罷,他向破損的義大利戰艦船尾走去。

布拉德看了眼喜極而泣的羅蘭,笑了笑,然後跟了過去。

【五更完,好睏哈zzz~早點休息各位,晚安】(未完待續。) 這一路上,明浩和李可心也發現了地上點點的鮮血,還有那之前被撞到的樹木橫在道路上,這些也證明了,明浩他們現在的行動路線並沒有走錯,好在這一路上明浩二人並沒有發現死亡的魔獸屍體,想來小虎他們還是比較安全的。

小虎現在怎麼樣那?

現在的小虎和暗影豹已經帶領獵殺隊逃到一片平地上,此時,獵殺隊的魔獸幾乎個個帶傷,不過,好在都不是太重的傷勢,獵殺隊十幾隻魔獸已經圍成了一圈,而小虎和暗影豹被它們圍在中央觀察著對面的兩個人類。

對面是一個拿刀一個拿劍的人類,這兩個人十分相像,都是一身米黃色的衣服,國字臉,稜角分明的五官,一身的戾氣看著小虎它們。

「大哥,這些魔獸還真是奇怪啊,它們是怎麼聯合在一起的,難道是這附近隱居著什麼高人,這些魔獸都是被他馴養的?」

此時,其中一個稍稍矮上一點的男人對著另一個說道。

聽到他說話的那個人也是遲疑了一下,好像下不了決心一樣。

「二弟,這個很有可能,否則不是一個族群的魔獸怎麼會聯合在一起,但是這些魔獸的實力太弱了,只有那隻暗影豹勉強算是王階下級的魔獸,想來應該是哪位高人無聊中馴養的,也不知道這位高人是誰啊,竟然這麼強大,能夠使得這些魔獸生活在一起。」

這二人都是王階上級,所以在他們看來,只有一隻王階下級暗影豹的獵殺隊,完全沒有威脅,王階里,每一小階段都是一個巨大的鴻溝啊,要不是他們兩個心存顧忌,現在的獵殺隊可能已經屍橫遍野了吧。

「那大哥,咱們是撤還是留在這殺了它們啊?」

一旁的二弟聽到大哥說了半天也沒有說道重點,不由得問了出來。

那個大哥也是想了一會,有些下不定決心的說道。

「二弟,咱們還是先等等吧,那隻白色老虎很不錯,雖然只是七階的魔獸,卻能讓我感覺到一種威脅,再加上這個獸群每次下意識的保護,想來這個白虎在魔獸中地位和血統都是不低的,等一下如果有馴養它們的高人來,咱們就賠禮離開,如果這只是不知道哪位高人無意間馴養一番,早就離開了,那麼咱們就出手擒住那隻白虎,正好完成幾日前,父親交給咱們的任務,為小侄子帶一隻強大一些的魔獸回去。」

一旁二弟聽到大哥說的有理也就同意了,就這樣,二人站在獵殺隊和小虎前方,壓制著它們,既不攻擊也不撤離。

小虎看著眼前兩個人也很是焦急。

剛剛小虎得到李可心的命令后,帶著暗影豹和獵殺隊來到疾風狼王的地盤。

率先就是暗影豹的偷襲,憑藉暗影豹的天賦,通過偽裝慢慢接近疾風狼群,突然襲擊一下就殺了兩隻疾風狼,之後小虎帶領獵殺隊衝出來,和疾風狼群戰鬥在了一起。

這疾風狼群本來有三十多隻疾風狼的,可是它們也需要吃飯啊,此時的疾風狼王已經帶領一部分疾風狼出去覓食了,剩下的疾風狼不足二十隻,它們在小虎等的突然襲擊下傷亡慘重,很多疾風狼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獵殺隊的魔獸一擁而上咬死了。

按理說,這次行動十分順利,特別是王階暗影豹和比七階疾風狼要強大很多的小虎帶領下,這些疾風狼不堪一擊,不過一刻鐘,戰鬥已經以完勝結束了。

此時,問題出現了,那就是小虎貪心了。

小虎知道李可心的意思,是想要留下一個光禿禿的疾風狼王來讓明浩面對,所以小虎就打上了疾風狼王身邊那十幾隻疾風狼的主意,所以小虎帶領獵殺隊藏在一旁等著疾風狼王的回來。

至於暗影豹,面對小虎的決定,暗影豹除了支持還是支持,雖然小虎比它低上一階,但是小虎身為神獸的威壓,無時無刻不在影響著暗影豹,使它不由自主的就聽了小虎的命令,完全忘記自己比小虎要強大很多,而暗影豹都這樣了,就更別提哪些還不如暗影豹的七階魔獸了,就這樣,小虎就帶領這支聽話的獵殺隊埋伏了起來,靜靜等待著疾風狼王的返回。

因為它們剛剛戰鬥產生的血腥味,吸引了本就不遠的疾風狼王。

疾風狼王在判斷出血腥味是在自己老巢處傳來的,想都沒想,就帶著手下十幾隻疾風狼返回,要知道,剩下的二十隻疾風狼多是老弱或者一些母狼,它們雖然戰鬥力並不強,確是這個疾風狼群最重要的組成了,這也解釋了,小虎它們為什麼那麼快就結束了戰鬥。

但是這裡發生一件事情,那就是疾風狼王因為心急,沒有發現身後,竟然還尾隨了兩個人,就這樣,疾風狼王帶著一群疾風狼返回到了這裡。

看到眼前慘死的族人,這十幾隻疾風狼抬頭怒吼,誓死要為族人報仇。

就在此時,小虎在疾風狼們因為傷心而大意時,帶領獵殺隊沖了上來,這裡就可以看到小虎的智慧了,它抓住了這一絲絲稍縱即逝的破綻,如果在晚上一分,這絲破綻就會被疾風狼以傷心帶來的怒氣所頂替,那時也將是這些疾風狼最強大的一刻了。

在小虎的帶領下,這次突襲很是順利。

正常情況,疾風狼的嗅覺也是很好的,特別是王階的疾風狼王,它一定會發現躲在一旁的獵殺隊,但是現在不同的是,剛剛目睹族群的屍體,就算疾風狼王的心智也是走神片刻,這些可是整個族群的希望啊,沒有這些,就憑藉它們十幾隻強壯的公狼,完全沒有辦法繁衍下去啊,並且這裡死去的疾風狼中,還有它的兩個幼子啊,兩個剛剛成長到七階的幼子。

就是這一刻的失神,給了小虎機會。

衝出來后,小虎和暗影豹各自找了一個目標,其他獵殺隊的魔獸,也是兩兩一雙找上對手,上來,沒有任何猶豫,整個獵殺隊就是拚命的攻擊。

事出突然,疾風狼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就被獵殺隊打了個措手不及,只是這一次的攻擊,又是七八隻疾風狼倒了下來。

「嚎嚎嚎嚎」

看到又是幾隻疾風狼倒下,疾風狼王眼睛由綠變紅,隨著狼嘯,疾風狼王和剩下的疾風狼就要衝上來,這下,如果被這些心中充滿死志的疾風狼衝過來,小虎和暗影豹帶領的獵殺隊很可能也出現傷亡。

但是,小虎並沒有害怕,現在小虎心中,一心為了明浩減少阻礙,當然不能放過疾風狼王身邊這些最精銳的疾風狼了。

就在要碰撞到一起時,意外發生了。

跟隨疾風狼王已久的這兩個人也發起了攻擊。

首先就是那個大哥,他憑藉王階上級的實力,就從後面突襲了疾風狼王,在疾風狼王把所有注意都放在小虎身上時,他只是一次的攻擊就差點把王階的疾風狼王劈為兩半,而另一個人類也沖向了剩下的疾風狼身邊,隨著手中武器的揮舞,這些只是七階的疾風狼沒有能抵擋片刻,全都被他殺了。

而疾風狼王也不愧是王階魔獸,就算拖著這麼重的傷,也向側面跑去,直到跑了不下三百米,它才體力不支倒在地上,無力站起了,只能親眼看著自己所有的族群被斬殺乾淨。

這也是明浩和李可心來到此地看到的景象。

不過,那兩個人並沒有去管疾風狼王,而是被小虎和暗影豹帶領的獵殺隊吸引了。

他們兩個也是經常在魔獸森林遊走,何時見過這種情況啊,不同種類的魔獸竟然聯合在了一起,並且剛才獵殺隊的攻擊,他們也是看在眼中,這個攻擊是那麼的具有章法,並且攻擊時,每個魔獸都是分工明確默契無比,想來絕對不是一時組建的。

小虎和暗影豹也感覺出他們的強大,當即,小虎就想帶著獵殺隊向著小樹方向撤退,就憑藉常年住在小樹身上的噬天鼠,這兩個人類也不足為據。

但是這兩個人也發現小虎的意圖,所以他們堵住了小虎的退路,隨著戰鬥,小虎也發現自己和他們的差距,如果不是這兩個人沒有下死手,此時獵殺隊可能傷亡慘重,甚至全軍覆沒。

既然小樹那回不去了。

小虎就領著已經全部帶傷的獵殺隊向其他方向前進著,想要看看能不能碰到其他獵殺隊,只要再碰到幾支,那麼小虎就能帶領它們逃出升天。

要知道,小樹附近百里範圍可是有著十八支強大的獵殺隊啊,這個想要碰到一支兩支的概率還是很高的。

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小虎運氣不好,現在幾乎所有的獵殺隊都返回小樹那裡去了,所以小虎非但沒有碰到其他獵殺隊,還把自己和這些魔獸帶到一片空地上,到了這裡,小虎也不敢在行走了,因為再往前,就離開了小樹百里範圍,小虎可是清晰記著,出來前,李可心關於百里界線的警告。 說完,大半的身子便湊到了宋雲遲身邊。

這意圖簡直不要太明顯啊喂!

喬安撇撇嘴,端起水杯,慢條斯理的抿了一口。

美眸轉啊轉,轉向了身旁的慕靖西方向。

紀傾心抱著他的手臂,細聲細語的在跟他說話,「靖西,孕婦有很多東西是忌口的,外面餐廳的東西,我不怎麼放心……」

她的顧慮,也不是沒有道理。

慕靖西沉聲道,「你放心,我會交代下去的。」

「好,我聽你的。」

那一臉的乖巧小女人姿態,真是快閃瞎了喬安的眼。

嘖嘖。

男人都愛吃小白花這一套么?

侍應生將菜一一端上桌,喬安拿起筷子,安靜的吃了起來。

這麼安靜不鬧騰的喬安,倒是讓宋雲遲著實驚訝了一番。

他偏過頭去,低聲問,「喬小姐,菜不合胃口么?」

一連問了兩次,喬安還是沒有回應。

一旁的慕靖西,看他一臉懷疑人生的模樣,好心告訴他,「她吃東西的時候,很忘我。」

忘我?

宋雲遲重新打量一番喬安,確實對得起忘我兩個字。

紀傾心眉頭微皺,他的注意力,為什麼要分散給喬安?

一手捂住嘴,她一臉痛苦:「嘔……」

下一秒,慕靖西便擔憂的凝視著她,「傾心,怎麼了?」

「我……想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