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貨,我的攻擊在後面呢。」辰九游不屑地笑道。

只見原本在面前的掌擊卻突然消散,然後又極速地在惡鬼背後凝聚,挾帶著千重雲壓之力狠狠打在惡鬼的背部心口。

迅猛的衝擊雲波直接打穿惡鬼的胸膛,形成一個血洞,緊接著被掌壓橫推出去,倒飛十多米遠。

將惡鬼打飛出去后,辰九游並沒有趁勢追擊,開始閃爍身影,紛紛出現在隊友面前,將療傷葯喂下,最後又重新回到原地。

辰九游開口道:「你們先聚集在一邊,蔡大人,麻煩你保護一下他們。」

現在在場的只有蔡坤還有一戰之力,故辰九游拜託蔡坤保護眾人,讓他專心對敵。

蔡坤答應道:「沒問題,我會保護好他們的,你專心對敵吧。」

惡鬼如小強一樣,再次爬了起來,儘管胸口上的巨大血洞有點猙獰恐怖,但卻像沒事人一樣,再次向辰九游靠近。

辰九游也不再使用【排雲掌】,拔出淵虹劍,揮劍平指惡鬼。

江濤看到辰九游拔劍的帥氣模樣,忍不住對蔡坤說道:「蔡大人,你得學下刀劍了,你的掌法攻擊還是低了點,你看辰總旗耍劍多帥。」

蔡坤沒好氣道:「你這小子不也一樣嗎?還有臉說我。」

惡鬼吼叫一聲,腳下一蹬,咔嚓一聲將堅硬的地面踩出數道裂縫,整個人則是在巨大的反作用力下如猛虎出籠一般悍然撲擊,再度凶厲襲向辰九游。

唰的幾聲!

迎接惡鬼的是辰九游凜冽寒冷的鋒銳劍光,八道劍光與半空中閃現,劍光冷冽且無情,蘊含著令人幾欲窒息的冰冷寒意。

惡鬼似乎感受到劍光的可怕,猛地剎住身形,下一瞬違背慣性地急速退後,想要閃避掉辰九游的恐怖劍招。

剎那間,雙方交錯而過,惡鬼的雙臂衝天而起,辰九游的【橫貫八方】將惡鬼的手臂全部斬斷。

辰九游攻勢不停,轉身再次劈斬而下,惡鬼扭曲著身子,堪堪躲過,辰九游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劍招再變,一劍橫劈出去,惡鬼再難以躲開。

頃刻間,血液噴洒而出,惡鬼被辰九游直接腰斬,成為人棍,跌落在地,口中鮮血直流,正常人受此重傷早已死去,惡鬼卻還是頑強地活著。

辰九遊走上前去,一腳踩住惡鬼的後背,使得他無法動彈。被踩在腳下的惡鬼拚命掙扎,口中不斷嘶吼著。

他面色冷峻地看著惡鬼,冷冽的聲音響起:「忍耐一下,我給你解脫。」

惡鬼聞言竟然停止了掙扎,眼中流出血淚,嘶啞的聲音從口中發出:「拜……托……殺了……我……為太行……山……報……仇……」

辰九游聞言眼中露出哀色,但動作沒有遲疑,握劍一劃,乾淨利落地將惡鬼斬首,惡鬼死前眼中露出解脫之色。

辰九游不知道的是,他眼前所殺的惡鬼,乃是由太行山的大弟子所化,他親眼看到自己的家園淪為鬼域,早存輕生之念,只不過鬼化後身不由己,只能期望辰九游將他殺死,為他報仇雪恨。

眾人看到惡鬼授首,紛紛鬆了口氣,向辰九游靠近。

「老大,還是你牛逼,這麼厲害的鬼化人都被你殺死了。」李虎走近后,大拍馬屁。

辰九游因為剛才惡鬼的言語,興趣寥寥,不想理會李虎。

他對著眾人開口道:「你們原地休整,就在這老實待著,不要到這祭壇之上。」

姬無雙擔憂道:「辰大哥,你要走?」

辰九游沉默了下,然後點了點頭道:「沒錯,我要走了。」

姬無雙不解道:「辰大哥,你要去哪,我們不是已經集合在一起了嗎?還離開做什麼?」

辰九游耐心解釋道:「天幕府還有很多人等著我去救,我還要去找到兇手。

這裡應該是個陣法,冥王殿的目的應該是將我們分散於各個空間,然後各個擊破,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冥王殿將天幕府的力量毀掉,我必須去救下其他人。然後不斷地往上走,只有這樣才能破局。」

他望了望祭壇上的字,「第三獄」,繼續開口道:「我們現在是在第三獄,我之前所在的應該就是第二獄,通過這個祭壇,我就能不斷往上爬,然後找到兇手,我答應了古宏,要幫他報仇,為江陽天幕府滅門之仇報仇。」

姬無雙激動道:「那…我們跟你一起。」

辰九游搖了搖頭,無情地拒絕道:「不,越往上越危險,我…也沒把握保護你們。」

「我…」姬無雙還想再說,卻被李龍制止。

李龍對著姬無雙搖了搖頭,向辰九游開口道:「老大,去吧,我們會在這好好待著的,不過你也不要勉強,還有金牌捕快在前面頂著呢。」

辰九游點了點頭,叮囑道:「照顧好他們,我走了。」

說完之後,辰九游毅然站上祭壇,黑光再次亮起,包裹著辰九游眨眼間消失不見…… ,

第186章

「你在為誰工作?聽我的還是你的?」

這問題,把林洛嬌卡住了。

她,心懷感激,只好報了母親那邊的家庭地址。

午飯後,宋三喜先送蘇有晴回家。

蘇有晴,還想去上班。

她覺得,妹妹說的對,女人靠自己,也沒什麼錯。

而且,她這才是孕初期,不到倆月,還能工作。

宋三喜說:「大姐,家裡,現在也不缺錢。身體,孩子,才是第一位的。要不,把工作辭了吧?」

蘇有晴說:「不能這樣吧,我這才懷了多久啊,沒那麼危險」

「大姐,說句您不高興的話。我宋三喜,還養不起自己的孩子嗎?別說一個孩子,就是十個八個,一樣能養。」

蘇有晴:「」

直接被堵的沒話了。

宋三喜現在變多了,確實能賺錢。

別的不說,憑那一手醫術,也能賺不少的錢。

宋三喜很認真道:「大姐,聽話!該吃吃,該喝喝,想買衣服隨便買,首飾啥的,只要你開口,都行,就是上班,不行。物業公司,本來就麻煩事情多,少不了會煩到你。」

「你啊,我可不能讓你買衣服首飾,多不好?你也不怕人起疑心。我只是不能這麼廢著了」

「也行。從現在起,你就算是上班了。每個月按五萬算,我給你開工資,可以嗎?」

蘇有晴無奈的搖搖頭,「哪來那麼多錢啊你?別開玩笑了。我可不是拿人錢,替人生孩子的女人。」

「這你就不用管了,管好肚子就成。有我的孩子,這就是偉大的事業和工作,自然要報酬的,我不在乎錢。」

「你可真能顯擺。」蘇有晴臉上一紅,抱怨的一笑,「三喜啊,你醫術這麼好,可以去當醫生的,很賺錢啊!」

「我要照顧這一大家子,沒太多時間當醫生。至於錢,有人替我賺就好了。不多說了啊,我還真得去抓藥,算是個兼職醫生吧!」

「給誰抓藥啊?」

「甜甜不說了嗎,她最好的朋友明明和虹虹,感冒發燒了,我弄點葯送過去。你,在家好好歇著。不要開車出去,萬一不安全呢?」

「好啦,我知道啦!甜甜的朋友不多,早點康復回學校,也挺好。」

宋三喜很快出門,抓了葯回來,又是一番熬制。

蘇有晴還到廚房裡看他熬藥。

大開眼界,佩服得不行。

這男人,咋就這麼能呢?

葯熬好了,也能成團那種。

他還加了蜜糖,孩子吃著不難受。

要出門送葯的時候,碰上蘇有晴在沙發上孕吐。

又趕緊把她放倒在沙發上,按摩推拿了一番。

蘇有晴,躺在那裡,美美的閉上眼睛。

習慣了。

很舒服。

宋三喜,看著她那美美的樣子,心裡

得,不能這麼不對勁!

趕緊移開視線,叮囑一番,便帶著葯出門。

正開著車,手機響了。

一看,周文兵?

宋三喜不明白,蘇有容的這個追求者,怎麼主動打電話來?

不過,還是接聽了。

「宋三喜嗎,我周文兵。」

「嗯,周先生,有什麼事嗎?」

周文兵有些焦急的說:「我感覺有容在省城會有危險啊,可怎麼辦啊?」

宋三喜心驚,車馬上靠邊。

「周先生,什麼情況,請慢慢說。」

原來,周文兵剛才有事,去找楊大禮。

來到楊大禮的廠長辦公室門外,他來不及敲門時,便聽到這老傢伙在裡面自言自語。

「蘇有容啊,有了這東西,你後天,就是我的人了。嘿嘿」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他自然知道七叔是在拱火,懸疑大神打賞這本書是什麼體驗,不就是想要讓這本書徹底的成為論壇那群作者口中的第一書嗎?

他也不介意再加一把力氣,讓這本書徹底的作為懸疑的教科書,一萬塊而已,真的不難。

兩個人加在一起,好歹也是兩萬塊大洋了,這不得加個二十更?

五當家沒來由的笑了起來,看着自己的寶箱飄過,搶了一手,漫畫券+1。

媽的臉黑。

瞬間興緻沒了。

他繼續的去看書,這一次,他把本章說也打開了,他想,這麼經典的一本書,裏面的本章說一定也很精彩。

讀者是否都在猜測劇情?畢竟作者的劇情寫的是真的環環相扣,精彩萬分。

或者是誇讚作者的文筆?劇情好,文筆肯定不會太差,幾乎是滿分的文筆了。

甚至是在寫這本書的番外?大多數的讀者對寫番外情有獨鍾,況且,這本書才這麼點的字,應該會的吧?

乃至於說,在催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