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都是自己人,再說我們也多虧小陸幫忙,感激都還來不及呢。」阿姨笑著說道。

「哈哈,我剛才只是試探一下陸彥而已。」黛西突然笑了,這一幕簡直就跟變臉術似的,太快了。

吃完飯之後,陸彥並沒有回家,而是在黛西家裡午休后,這才一起去的公司。

對於陸彥來說,自然還是喜歡黛西的家了。

莎莉大學畢業之後,她就不想繼續上下去了,知道父親一個人不容易,決定出去找份工作來替父親分擔。

得知這件事兒之後,艾米和內馬飛利爾都不同意,覺得好不容易把莎莉供上大學,就這麼不上了,的確很可惜的,擔想想既然不喜歡,再怎麼強迫也沒用。

內馬飛利爾也實在是沒辦法了,這才給陸彥打去了電話,讓他勸勸莎莉。

陸彥也是很無奈,這種事情強迫反而會適得其反,就不如讓莎莉自己選擇,相信她選擇了就不會後悔。

「叔叔,這種事情,我怎麼好插手呢,何況莎莉有她自己的選擇,我覺得,還是尊重她的好。」陸彥一本正經的說道。

「不行,好歹她也在上幾年學,小小年紀她能找到什麼工作啊,又沒有工作經驗,哪家公司會用她呢。」內馬飛利爾惆悵的說道。

「我知道莎莉很聽你的話,相信你說的話她應該能聽進去,我就這麼一個女兒,真不想讓她太辛苦了。」內馬飛利爾認真的說道。 話音一落,白溪丸就感覺到身後刀光閃過,凌厲的劍鋒夾雜著的殺意讓人不寒而慄。

她就瞧見副前鋒微微一笑,淡然答道:「對付您,如何能夠小覷?」

說罷,她朝著身後做了一個手勢,眾人皆離去,獨獨留下了她自己,和白溪丸身後之人。

白溪丸絲毫不懼,她腳步輕移,此時此刻的她,無需幻雲雷步都可以輕易躲開這乘人不備的殺招。

只見身後衝過來一女子,她身形魁梧,拳頭過處,壓迫感和危險隨之撲面而來,猶如一座大山迎面撞來,讓人內心充滿畏懼和躲避的心裡。

她的雙眸帶著濃烈戰意,顯然是在剛才觀戰許久,這才臨時沖了出來。

白溪丸站在女子的對立面,見她面容冷峻,雙眸閃著猶如熔漿噴發的火光,就知曉這人比起剛才那些人,定不會弱上半分。

那人見到白溪丸,也不和副前鋒一般和白溪丸客氣一番,反而直接朝著白溪丸攻去。

周遭早已聚集了一些女子,她們將女子和白溪丸圍成一個圈,津津有味的看著這一場對戰。

副前鋒的神色有些意味深長,她身旁的女子瞧見,頓時開口問道:「瞧你這番模樣,我怎麼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她這話一出,身旁的幾人皆是七嘴八舌的開始討論。

「這女子莫不是自幼習武,否則如何能夠敵得過你?」

「要我說,這女子哪怕自幼習武,如何能夠敵得過副將的天生神力,光是我們,若是要接下副將的攻擊,只怕都要費上不少力氣。」

「何止,哪怕現在想起,我還時刻覺得自己的雙臂隱隱作痛,可見副將的實力,更是有目共睹的。」

見為首的幾人討論開來,身後的女兵們紛紛雙眸放光的瞧著白溪丸和副將二人,在討論之間,兩人早已交手不下百回。

她們瞧著白溪丸動作不見絲毫停頓,更在此時,

只見副將的左手似泰山壓頂般,動作雖慢,卻讓人避不可避的壓迫感油然而生。

哪裡曾想,白溪丸不過伸出右手,右手猶如毒蛇般的身體,在副將的左臂上遊走,輕鬆的多次卸力,竟將副將的攻擊化解掉。

所有人都驚呆了,除了那一位副前鋒。

看著副將被白溪丸輕輕一推,雙腳竟不由自主的後退數步,臉上的神色越發的震驚和不可思議起來。

「這到底是何許人也?竟能夠和副將打成平手,光是想要副將後退,我連想都不敢想,這人莫不是也是天生神力不成?」

「什麼打成平手,要我看,這陌生女子的實力,只怕是深不可測吧,若是本性不壞,我都想要結交了。「

說罷,那人就看著副前鋒,見她忍笑的厲害,神色之間,似乎早有預料的樣子,頓時拉扯著身邊的戰友,道:「我們無需再猜,有人定知曉真相的。」

副前鋒就被眾人圍住了。

她神色有些尷尬的看著眾人,道:「不是我不想說,實在是我也是猜測,並不知是真是假。」

白溪丸將副將反手扣住,見她先是佯裝用蠻力去掙脫,乘其不備之時,竟想用巧力掙脫白溪丸的禁錮。

待發現自己的右手仍舊紋絲不動的被人反扣住,副將臉色頓時大變,過了一會才道:「是末將技不如人,有愧將軍的教導。」

這是變相的認輸。

眾位女兵皆是嘩然。

他們愣神了許久,皆是不敢從眼前的一幕里回過神,她們眼裡無所不能的副將,居然會被一個陌生女子給打敗了。

這到底是何方神聖?!

白溪丸微微一笑,這才將副將給放了,看著眾人用防備的眼神看著自己,頓時道:「若你們之中有人覺得我投身軍營,投身這裡是狂妄自大,還請指教!」

這樣的語氣,擱在旁人的身上,只怕他們都會覺得眾人在痴人說夢。

但若是放在白溪丸的身上,介於剛才她做出了一系列的事情,她們竟有一刻覺得理所當然。

副將都不是對手,她們焉能是白溪丸的對手?!

對視一眼,終有一些不甘心之人。

白溪丸對著他們友好的微笑,非常有耐心的和她們對招。

她們也從一開始的不甘心,變得佩服。

「為何我總是覺得這人的武功路數有些熟悉呢?你們覺得呢?」

「你們認真觀察這女子的樣貌,這人明明從未見過,為何我總會有種似曾相識的錯覺?」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認真的開始觀察起白溪丸的容貌來。

只見眼前站著一容貌絕色女子,她身穿白色衣裙,眉眼間總是閃過淡淡的笑意,她的雙眸純澈黝黑,星光閃爍,讓人不自覺的隨著她的微笑而身心放鬆。

烏黑的髮絲隨風飛舞,一縷髮絲俏皮的劃過女子的臉頰,粉里透白的肌膚讓人不自覺的流連,她的唇角微微一翹,竟有種頑皮,放蕩不羈的意味。

她似乎瞧見眾人看著自己,轉眸朝著眾人溫暖一笑,竟讓不少人略微晃了一下神。

其中一女子猛然驚呼一聲,道:「為何她長相竟如此的像將軍?!」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不可思議的瞧著白溪丸,而被眾人注視著的白溪丸只是朝著眾人禮貌點頭,道:「我姓朱名梓念,諸位或許未曾聽過,也無需諸位聽過,反正即日起,我或許成為諸位的其中一員女兵。」

在軍營里的眾人,誰人沒有聽過將軍有一女,卻紈絝成性的傳言,此刻當真人站在這裡的時候,她們竟覺得不太真實起來。

她們背地裡皆為將軍有此女而遺憾惋惜過,但此刻這番的打臉事實,讓她們皆是無言。

副前鋒聽到白溪丸這話,頓時往前走幾步,朝著白溪丸行禮道:「小姐此次前來,可是將軍允諾的?」

隨時疑問,但聽副前鋒的話,卻是肯定的話語。

將軍是一個極為嚴格之人,斷不會允諾一個什麼都不會的紈絝前來。

但若是說此人就是將軍之女,她們都有些接受無能。

白溪丸搖頭,開口道:「保衛南荒,保衛家人,早已是梓念心中執念,無需將軍允諾,更何況,諸位姐妹們,想必亦是同樣心情,不是嗎?」 陸彥自然知道內馬飛利爾為什麼這麼說,便立刻答應下來,說道,「好吧,那我試試看。」

「太好了,下午你來我家吧,今天莎莉沒出門在家裡呢。」內馬飛利爾一本正經的說道。

「行,那我下班后就過去。」陸彥說道,「艾米在家嗎?」

「今天下午她飛回來,也是為了莎莉上學的事兒。」內馬飛利爾說道。

「那好吧,下午我去機場接艾米,我們一起去你家。」陸彥提議道。

「行行行,就這麼說定了,我家裡等著你哈。」內馬飛利爾說完掛斷了電話。

陸彥把事情告訴了黛西,黛西並沒有生氣,而是讓他提前離開,要去機場接人,當然不能晚了點,這樣是很不禮貌的。

陸彥非常感謝黛西,能有像她這麼大度的女老闆,真是很幸運的。

離開公司之後,陸彥開車直奔機場,艾米上天上飛離開了十幾天,陸彥都覺得像是很長時間沒見似的,居然有種迫不急待想要看到她似的衝動。

在機場里,陸彥等了艾米半個小時左右,她就從裡面找走了出來,看到陸彥站在車旁,艾米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陸彥,你怎麼知道我今天回來?」艾米微笑著走上前去問道。

「今天不是個大日子嗎,你回來自然是為了莎莉繼續就讀的事兒,叔叔都已經打電話告訴我了。」陸彥說道,「走吧,上車。」

「我叔叔給你打電話讓你勸說莎莉了?」艾米問道。

「是啊,其實這種事兒誰說也沒用,關鍵還是在於莎莉自己,你說對吧。」陸彥說道。

「是啊,我也是和我叔叔這麼說的,但他不聽啊,非得讓我飛回來不可。」艾米嘆息一聲說道。

「我們也不能太強迫莎莉了,她有她自己的打算。」陸彥提醒道。

兩個人一邊說著,車子開到了內馬飛利爾的家,此時才三點多鐘,內馬飛利爾已經在家裡了,聽到車子的聲音,他就知道是陸彥來了。

「叔叔,我們回來了。」艾米笑著和陸彥往內馬飛利爾走去。

「回來的挺快啊,趕緊進屋吧。」內馬飛利爾笑眯眯的說道。

「你們回來的正好,莎莉就在樓上呢,我都說了她好幾次了,她就是不聽,現在乾脆都不下樓吃飯了。」內馬飛利爾說道,「你們趕緊上樓去看看吧。」

「叔叔,你不要總說莎莉,這樣她會厭煩的,不吃飯也是很正常的。」艾米說道。

「是啊,我當然知道,但我是為了她好啊,將來能夠有一個不錯的工作。」內馬飛利爾一本正經的說道。

「行了,從現在開始,你還是不要說話了,以免莎莉和你賭氣絕食怎麼辦,到時候恐怕你就後悔了。」艾米提醒道。

「是啊,我也想過,可是是莎莉就是不讓人省心啊,你說她現在畢業了,總不能不為將來考慮啊。」內馬飛利爾再次說道。

乾脆艾米也不回答內馬飛利爾了,直接向樓上走去。

陸彥也知道內馬飛利爾被莎莉給氣的不輕,但現在不知強迫她的時候,畢竟還有時間,到時候在說也不遲,不急於一時。

「陸彥,你坐啊,別站著,我們也好長時間沒見面了,正好和你聊聊天。」內馬飛利爾笑著說道,「怎麼樣,那份工作做著還行嗎?」

「很好,老闆對我也好,我開的車子還是老闆的呢。」陸彥笑著說道。

「那真是好,有空帶著你老闆來家裡坐坐,我們都認識認識。」內馬飛利爾提議道。

「好啊,沒有問題。」陸彥笑著說道。

這時,莎莉在艾米的勸說下下樓了,要不是艾米回來,她才不會見到內馬飛利爾呢。

莎莉並沒有要和父親說話的意思,而是來到大廳里,坐在了陸彥的旁邊。

「莎莉,這幾天不見,我看你怎麼胖了呢。」陸彥笑著問道。

「不能吧,我有那麼明顯嗎?」莎莉迷惑的摸摸自己的臉,然後皺起了眉頭。

「可不是嘛,莎莉,你也不能總待在家裡,閑著沒事兒出去走走。」艾米提醒道。

莎莉嘆息一聲說道,「的確得出走走了,不然在家裡都被我爸爸給嘮叨死了。」

「這個孩子怎麼說話呢。」內馬飛利爾立刻糾正道,「爸爸為了你好,絕對不會害你的。」

莎莉沒說話,而是說道,「表姐,你這幾天不要飛了,在家裡多陪陪我吧,我們出去旅遊怎麼樣啊?」

莎莉時間一大把,但艾米隨時都會飛,不能說請假就請假。

「時間短點沒關係,但不能太長了,這樣領導會生氣的。」艾米說道。

「這樣啊。」莎莉失落的說道。

「幹嘛這麼沮喪,不行你就去我家找愛麗絲,她會帶著你到處玩的。」陸彥插嘴道。

「對啊,我怎麼就沒想到呢,愛麗絲認識的人多,相信在一起應很好玩。」莎莉最終還是決定去找愛麗絲玩,反正也是住在陸彥的家裡,那多方便啊。

內馬飛利爾立刻制止,說道,「陸彥,我讓你來勸勸莎莉的,你居然要讓她出去玩。」

「叔叔,不要給莎莉太大的壓力,讓她出去放鬆一下,或許會有不錯的收穫呢,何況莎莉也不是個小孩子了,自己也有主意了,相信她不會錯的。」陸彥提醒道。

目前內馬飛利爾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聽取了陸彥的話,或許讓莎莉出去玩幾天回來就會改變主意了。

「好吧。」內馬飛利爾也沒有在多說什麼,晚上陸彥留下來吃了個便飯,然後這才離開。

走的時候,陸彥讓艾米送自己,並且讓她去家裡住,畢竟總在內馬飛利爾的家裡也不太方便。

之前艾米也曾說過,陸彥只好在順帶著提一下。

「我正要說這件事兒呢,你家現在住了好幾個房客,我取得話,會不會給你帶來不好的影響啊。」艾米一本正經的問道。

「不會啊,莎莉絲特和愛麗絲你都見過,阿姨你也認識了,過去大家都熱鬧,多好的事兒啊。」陸彥還是覺得讓艾米住在自己家裡心裡比較踏實,這樣布萊斯也不用時不時去找艾米了。

「哈哈,你是不是喜歡我啊?」艾米忍不住問道。

陸彥不好意思的笑笑,說實話,他對艾米的印象非常好,也是他喜歡的類型,要說不喜歡是假的,讓她住進家裡,也是想和她接觸的機會。

「怎麼,你還不好意思了,我可是第一次見你不好意思的樣子。」艾米笑著說道。

「我如果說喜歡你的話,你會去我家住嗎?」陸彥問道。

「這個我會考慮的。」艾米說道。

「還要考慮啊,那算了,我還是埋藏在心裡吧,等你心甘情願去我家住的時候我再告訴你。」陸彥笑著說道。

「不行,你現在就得回答我,如果你喜歡我的話,我就不會對其他的帥哥有什麼想法了。」艾米的話讓陸彥頓時吃驚不小。

「怎麼,你不會有*吧?不可能是布萊斯吧?」陸彥立刻問道。

「你不說我不告訴你。」艾米要挾道。

其實艾米句想聽陸彥的真心話,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的要求一般都不會很高,最重要的一點是男人要對女人好,即便是一個男人再怎麼有錢,對女朋友不好,那也是沒用的。

「喜歡你是一定的,就是不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陸彥說道,「你覺得我這個人好嗎?」

聽到陸彥的回答之後,艾米還是很幸福的,不管怎麼樣陸彥是非常優秀的男人,能夠主動說喜歡自己,也是很誠懇的。

「我覺得你很好啊。」艾米說道。

「那你喜歡我嗎?」陸彥都已經主動表白了,接下來是不是得看艾米的表現啊。

「你問的也太直接了,我一個女孩子,怎麼好意思說啊。」艾米有點羞澀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