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面幹活的都是婦人,有的還是未出閣的小娘,這熱氣你們也看到了,這麼熱,裏面的人能穿多少衣服?」姬松盡量說的委婉一點。

「咳咳咳!」

三人那叫一個尷尬啊,狠狠瞪了姬松一眼,怪姬松為什麼不早說?讓自己三人差點出了大丑。

『吱呀!』

大門重新打開,幾人立馬就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絲毫沒有剛才的尷尬!

「裏面比較熱,你們等會兒別被嚇著了!」六姑說了聲就轉身進去了,留下幾人面面相覷。

嚇著?怎麼可能?三人不以為意。

進得門來,裏面一股熱氣就迎面而來,接着就是各種嘰嘰喳喳的女子說話聲。

「呦!這不是松哥兒到了嗎?這還是你第一次來看姐姐吧!想當初姐姐還抱過你呢,這麼長時間都不來看看,真是個沒良心的。」

一個極為潑辣的女子來到跟前就對姬松一陣埋怨,不知道還一位他倆有什麼呢。

李世民三人同時鄙視地看着姬松,就像是在看一個負心漢一般,把姬鬆氣的半死。

最後還是六姑看不下去了,罵道:「你個浪蹄子,平時也就罷了,沒看這兒有人呢,還抱過?

不就是你小時候想吃姬家嬸嬸的吃食,自個兒跑過去非要看孩子的,松哥兒不讓,還非要抱,最後好了吧,被尿了一身。」

得了,這不說還好,被六姑這樣一說,姬松恨不得鑽地縫裏去。李世民三人早就笑的前仰後合了。

「笑,笑,笑什麼笑?」這婦人可不是好惹的,六姑他不敢得罪,但對李世民幾人那可是極為不客氣。

「松哥兒來也就罷了,你們三老男人跑來幹啥?不會是想要佔便宜吧!」

「咳咳咳!」

還在笑的三人被眼前的婦人氣的都咳嗽了起來,李世民更是被氣的指著對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行了,趕緊忙你的去吧,再說話扣你工錢。」六姑實在看不下去了,就出言威脅道。

「扣,扣,就知道扣,哼,老男人本姑娘才不稀罕呢!」看來自古以來扣工資這事兒還真是對誰都有用。

說完還對姬松道:「松哥兒有空常來啊!」

姬松一臉無奈,就知道來這兒沒好事,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這百八十女人在一起那更是一場超級大戲。

接下來幾人匆匆看了下就出去了,實在是扛不住那些婦人異樣的眼光。

「有辱斯文,真的有辱斯文。」房玄齡一臉的鬱悶,沒想到看個作坊能遇到這種事。

魏徵也是被氣的臉色發黑,嘴裏還喃喃道:「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李世民還算淡定,讓姬松和魏、房三人鄙視不已!

心想,到底是經過三宮六院考驗的人,這點事在這位爺面前還真是小場面。

「你們那是什麼眼神?」

被看的惱羞成怒的李世民,欲蓋彌彰道。

onclick=”hui” 下山啊,我心裡那個美啊,那就不用說了——脫胎換骨,而且練就一身絕世神功,哇哈哈,我要成為救世主、我要拯救蒼生、我要為祖國的繁榮昌盛和世界的和平做貢獻,哇哈哈哈。

山路上,清風徐來,把我那小小的虛榮心都刮上天去了,那可不,咱現在也是高人啊。我心裡正制定是鴻圖大業的計劃。突然的,想起了家人,我這一走就是快一年的時間,也不知道家人為了尋找我而變成什麼樣子了。

「想來母親定是為我著急上火,說不定都報警了?」我自言自語,我幾乎可以看見媽媽那雙哭紅了的雙眼,心中更加難受!

忽然,山路中竄出一細長的東西,我仔細一看——日,蛇——我最怕的動物。奶奶的,跑啊。我捧著「妖姬」,撒腿就跑路。

我沿著陡峭的山路狂奔而下。幾秒中之後,我反應過來了——NND,咱現在可是個武功高強的人,被條小小的蛇嚇的落荒而逃,而我連那蛇是什麼樣子都沒看清楚。以後俺要成名了,這一定是我最尷尬、最沒面子的事情。被嚇傻了我。

不行,回去。我要砍了那不長眼的蛇!不然就對不起自己啦。

說回就回。來到剛碰到那條蛇的地方。

我找,我找……沒找著。我想人家大概是吃午飯去了吧。算了,走人,還是下山的要緊。

不耽誤,提起氣,捧著『妖姬』,飛馳而下——老頭交代我非不得已別用真功夫,會嚇著別人,可是我想這麼個荒山野嶺的,有人才怪哦。

以這樣的速度,很快的,我便到了山腳下,收了氣,慢慢走。越走我就越覺得不對勁了,咋的不對勁,咋的不對勁?我暈——這是哪個省哦?後悔了我,我向糟老頭問清楚,現在可好了,我連自己在哪裡都不知道,還談什麼找人!

怪自己沒腦子吧!

山下行人已經漸漸多了起來,大家都可以看見一個長的挺帥的小夥子,手上捧著盆很奇怪的花,傻呼呼的趕著路,大概都在猜想是哪兒的瘋人院偷跑出來的病人吧。我還看見了有幾個年輕點的姑娘已經在那裡搖頭嘆氣了——哎,小夥子長的挺帥的,怎麼卻是個傻子呢?可惜、可惜了。

此刻我已經是憋紅了臉,跟自己是個光著屁股在大街上溜達一樣,尷尬啊!地上若有個縫,俺就會毫不猶豫的鑽進去!

這樣下去可不行,大家沒被我的一身了得的武功嚇到,也會被我這樣的蠢樣子嚇到。首先要想個辦法把這『妖姬』用什麼東西裝起來。恩,花帶花盆也不是很大,找個差不多的箱子裝起來最合適了。

又想起件事情——老頭沒給俺路費呢!這死老頭。心中惦記著母親,在山腳湊巧有個小餐館,還有公共電話。

奈何身上沒錢!靠,童工還給三分薪水呢,糟老頭一毛錢差旅費都不給我的!

這邊走了半天山路飢腸轆轆,那邊又挂念著給家裡打電話。

要不,咱現在也算是個高手了,吃他一頓霸王餐不過分吧?

不行,自詡是大俠,吃霸王餐這種事還好意思想?!

正糾結之際,只見一少年帶著一口川普話來了,巧的是我手上捧著一盆花,他是後背背著一個袋子。只見少年坐我對面,四目相看,清澈大眼、少年英姿,想來應該能好說話一點。

我把花放桌子上,開口說道:「兄弟,你這也是剛從山上下來?」

少年看了看花,又看了看我說:「是的,上千佛山找點藥草去。」

「千佛山?這裡是千佛山嘛!」

「對啊,你不知道嘛?」少年詫異地看著我,彷彿看著一白痴。

「這,跟你說實話吧,我一路尋花走到這山上的,都不知道過多久了,找著花剛下山來,有點迷糊了。」我一時想不出如何更好的忽悠過去,總不能見人便說昏死過去,被一高人帶上山去吧。

少年一樂說道:「你尋花幹什麼?」

「也沒什麼,我就是喜歡花花草草,一個人跑上山去找些少見的花草,迷路了,剛找著路下來。難道你也是嗎?」

「我要是就好了,早知道就多跟師父學一些藥草知識,這會還能幫他老人家配個葯啥的,唉……」少年長嘆一口氣,便不再說話了。

這時,店裡頭一個年輕的姑娘迎了上來,熱情的跟我說了句話:「你好,恰飯毫?這邊來,這邊來。

但是!鬱悶……我只聽懂她跟我說的」你好」兩個字,後面說什麼俺就不曉得了。我正納悶是不是我在山上呆久了,連普通話都聽不懂了,或者是上次腦袋被糟老頭摔壞了,卡殼了!

「你好,請問你是要吃飯嗎?」那姑娘見我一臉白痴相又問了一遍。這次倒是聽懂了。原來她剛跟我說的不是普通話啊?把我嚇個半死!

我口袋沒錢,心裡便虛了起來,小心翼翼地對那服務員說:「你好美女,我這在山上待了幾個月,錢包不小心掉了,你看能不能隨便給我點吃的,我可以幫忙洗碗啥的……」這話音越來越小,都不確定對方聽清楚沒。

「這樣啊,好吧,我看你也不像個騙子。」那女子說道。

巧的是,剛才遇見的那少年也進來了,也是一身灰頭土臉,一邊看著我說:「咋地?沒錢啊,那這頓飯我請你好了。」然後點了幾個菜。

我心中感激不已,感嘆著這世上還是好人多呀。

我與那少年二人風捲殘雲,一頓狼吞虎咽,不消多時便把一桌飯菜掃了個精光。我坐著等那少年付錢,準備再次感謝他。

少年卸下了身後背著的袋子,摸索了一番,似乎找什麼東西沒找到,又站起來渾身上下摸了一遍。我心中暗自想——這小子該不會也沒錢吧?

果然,這小子尷尬地抬頭看了看我,小聲地說道:「我錢包也掉了。」

晴天霹靂啊,剛才這小子豪爽地說要請我吃飯,我心想著人家不差錢,菜可沒少點。這會兒傻眼了。

那女子站在桌旁,看了看我說:「你沒錢。」又看了看少年說:「你不是要請客的嗎?難道你也沒錢?」

少年尷尬地說道:「本來是有的,不知何時給掉了。」

女子叉著腰說:「你們兩個混小子消遣姑奶奶我是吧?今天不給飯錢,別想出這門。」

我一看這架勢,趕忙說道:「這跟我可沒關係啊,我一來就說沒錢了,就向你討點吃的。他說要請客的,錢你找他要,我先告辭了。」

說罷,我已拿著「妖姬」逃之夭夭,背後只剩少年在破口大罵。回頭關心一下,少年這被女子揪著耳朵呢。

哎呀,出師不利啊,這可有違本大俠濟世救人的行為準則。「下不為例哦,」我自言自語道。

對了,老頭跟我說,百草仙是在四川的綿陽市,好像在個植物園吧,想想也是,人家既然叫百草仙,當然一定對植物有特殊的感情。這該怎麼去呢?跑的太匆忙了,路都忘記問。

繞來繞去,愣是沒見到指示牌,也見著個行人,又迷路了。

「你大爺的。」背後傳來一聲怒罵,我一瞧,這不剛才那少年嗎?

我忙一抱拳施禮說道:「少俠,少俠,有話好好說,別這麼衝動。」

「說個屁,要不是我在山上找到點藥草抵了飯錢,今天說什麼都要在店裡干一天的活了。」

「還是少俠你厲害,輕輕鬆鬆就搞定了那個母夜叉哈。」

「輕鬆個屁,我耳朵現在還疼呢。把你的花拿過來,賠償我的損失。」

「這可不行,這是我師父給我的東西,怎麼能賠償給你啊。你給我個電話號碼,咱們加個微信,我後面還你錢。」

「你說的啊,那我就信你這一次。」少年掏出手機。

我特么的傻了,剛才順嘴就這麼一說,我身上哪有手機啊!被他知道了,以為我又騙他呢,於是決定先發制人,說道:「好啊,你有手機,幹嘛不用手機付款。」

少年一瞧我這樣子,已知道個大概了。

「找死……」他丟過來一句話,然後就是一拳過來了。很快,那拳絕不是普通人可以使出來的。我對他的身份有點感興趣了。

那拳快是快,可是不能對我有什麼威脅。輕鬆躲了過去,我也順便還了他一拳,正中下巴……他也太菜了吧?這就躺地上了。

「哇……好痛。」他捂著下巴囔囔著。

「知道本大俠的厲害了吧!」當老師教育別人的感覺真是太爽了。

「你這混球,我請你吃飯你還打我。」那小子仍痛的話也說不好。

「看樣子你也是要去綿陽市的嗎?正好我不怎麼熟悉路,你帶我過去好了。」我邊說著,邊把他提了起來。也不管他願意不願意,拖著他就往前面走。

走了一會。他好像也不怎麼氣了,跟我說起話來:「你的武功好厲害,我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很厲害了呢。你教我好吧?」

「厲害?幾個月之前,我還一直覺得所謂的武功只存在小說和電影里,所謂飛檐走壁是痴人說夢。這個世間我們不知道的東西太多了,所以還是低調點的好。」我說。

「恩,我算知道遇到高手了,以前打架我可從沒輸過哦。」

「看你的身手,你也不是個普通人,你的氣勢也很強,想必你也學了蠻長時間的武功吧?你叫什麼名字呢?」

「那當然了,我師父可是絕頂的高手,我想這世界沒幾個人可以打的贏他老人家呢。我叫王鈺。」

「哦?這麼厲害?你師父的名號是?」我問。

「百草仙,哈哈,名頭大吧?凡是武林人士,沒人不知道他老人家的威名的。」他得意的看著我說。

「什麼,百草仙?那你是他徒弟,你可知道他在哪裡嗎?」我驚奇地問。納悶地重新打量著這小子。 林炎自身擁有金木水火四屬性靈根,也就是說,林炎施展這四種屬性的法術會比土屬性法術更加強大。

修仙者施展法術,並不受屬性影響,而是會根據靈根屬性增幅法術威力。但這並不意味着靈根屬性越多,修士的天賦就越高,相反,靈根屬性越駁雜,在吸納天地靈氣煉化為法力便越緩慢,若是五屬性靈根,雖然可以修鍊,但煉化法力速度緩慢,尋常修士窮盡一生也很難突破至鍊氣五層以上的境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