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浪費了我不少的時間?」,獨孤酉陽雙目微眯,眼神中閃過一絲戾氣,顯然,即使擺脫了那伙人,但是也因為一些事情,心中產生了怨恨。

「哼,最好不要再讓我遇見你們,不然,得到光之傳承后,看我不好好的教訓你。」

他並不是打不過那些人,身後的手下也不是,只要付出一點代價,對方也絕對有苦頭吃。不過這樣一來,他怕是就失去了得到傳承的機會和優勢,可一旦被他得到,到時候不再投鼠忌器,恐怕勝負還很難說。

「改變方向,向光之祭壇出發!」,獨孤酉陽將怨恨記在心底,一揮手,領著身後幾個人向著光之祭壇遠去,他們的動作雖然迅速,可是細看之下,明顯有一種僵硬和機械感。



就在他們向著光之祭壇而去的時候,歐陽玄一行人也向著同一目的地而去,只不過,南宮穎三女和西門淼這兩個學院勢力卻不在了。

在此之前,他們幾乎在同一時刻,都收到了來自各自學院內的命令,要求他們速速離開這裡,似乎還因為他們沒有搶到任何一個傳承而憤怒。

豪寵嬌妻,鐵血總統深深愛 西門淼很無奈,他倒是有這個野心,可惜沒這個能力…

不過歐陽玄知道,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學院內的導師修為高深,又怎麼會不懂這種傳承只能看緣分?既然這樣,那憤怒不過是借口罷了。

「歐陽玄,憐兒他們也想幫忙,但他們的學院…」,霸凌天開口,想要替冰憐兒解釋什麼,他也覺得這個時候離開不太好。

「你不用解釋什麼,我都知道。」,歐陽玄微微一笑,他也並沒有想過要依靠冰憐兒和南宮穎兩伙人。他們的學院恐怕是秫與光族,想必是在利息當年覺得不值當,所以也不想淌這趟渾水。

霸凌天也沒有多說,除了不知道該怎麼說,他自己也知道,歐陽玄心中有數,過多的解釋只會起反作用。

「前面就是光之祭壇了。」,柳依依和銀鈴此刻正在空中,遠遠看到了光之祭壇,朝下方的喊道。

二人正坐在幽炎獨角獸背上,藍黑色的幽炎化作一對寬大的翅膀,彷彿帶有血肉,不斷的扇動下竟然讓空氣都在扭曲,四蹄此刻也有幽炎附著,隨著它腳上的動作燃燒,竟然好似空中也有地方給它借力一樣,讓人驚嘆。

霸凌天等人也都從空中落了下來,因為前面即將進入光之祭壇的領空,雖然可以無視威壓,可是禁空…

而且,長時間的飛行,也需要耗費靈力,此刻下降,還可以順便恢復靈力,讓自己的狀態保持巔峰。

只有銀鈴和柳依依二人最是舒服,幽炎獨角獸也是緩緩下降,四蹄著地生風,只是一動,便猶如逐電追風,而這還不是它的極速,好在柳依依也沒有放任,而是讓它緊跟歐陽玄,這倒是讓歐陽玄不由得有些尷尬,好像是自己拖了幾人的後腿。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畢竟幾人當中,他的實力在表面上看來,卻是是最弱的…

光之祭壇,整個神秘空間里最耀眼的地方,低垂的夜幕,沒有辦法遮擋它的光輝,彷彿白天的太陽,將這一片土地都籠罩,隱隱讓人心生崇敬!特別是祭壇周圍,時不時的閃過一抹寶光,那裡的寶物竟然沒有人拾取!

因為進入這裡的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光之祭壇,並不屬於他們,他們也沒有辦法染指,哪怕是在祭壇發出的光輝所籠罩內的陸地上,那些同樣被光輝籠罩的武器寶物,也都是光族的。

過去的秘境屬於光族,如今即使拿出來與天下共享,但也有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顯然是不允許有人觸碰的!一旦有人起了貪念,怕是沒有什麼好結果…

而這樣的地方,本該只能由一夥勢力進入,今天卻迎來了兩伙人,他們的目標,卻都是祭壇上的光之傳承…

一踏入這裡,歐陽玄眾人都能夠感覺到一股濃郁的光屬性元素波動,還有活躍的光屬性靈力,似乎這裡,就是它們的天堂。

「真是舒服…」,周洪忍不住嘆道,濃郁的光屬性彷彿溫泉,讓他身體一輕,似乎旅途遙遠的疲勞也都抹除,竟讓他伸了個懶腰。

就連歐陽玄,都是深吸口氣,感受著空氣中濃郁的光屬性靈力,眾人也都在這濃郁的光元素下,心中安寧。

「哇!!這裡!滿地都是寶貝啊!」

然而,還不等眾人都享受幾分這種命令,一個十分興奮,而且洪亮的聲音,竟然打破了這份安寧,讓秦壽等幾人臉色一黑。

「奔波了這麼久,好不容易享受一下安靜,你能不能成熟點?」,無量自從上次希望歐陽玄能夠幫助自己消除和小瑤的誤會後,就一直都沒有開口,此刻卻是無奈道。

「哼哼,神棍,你過來看!」,剛剛那一聲洪亮的嗓門,顯然就是來自周洪,此刻他一看眾人都黑著臉,特別是無量這個神棍,竟然還開口諷刺自己,心中不服。

「有什麼好看…哇!滿地都是寶貝啊!!」

無量原本一臉的不耐煩,他並不覺得這裡還能有什麼寶貝,雖然這裡沒有別人搶,可光族自己怕是也都把東西收光了吧?可是當他定睛一看,頓時發出了和周洪一樣的聲音。

「哼哼,讓你剛才說我,自己不也這樣。」,周洪見狀,心中得意,然後竟然嘴裡念念有詞,「一,二,三,四…」

「我的天,整整六件聖器啊!」,此刻,眾人也都被吸引了過去,在這個地方出現六件聖器,卻是可以算滿地都是寶貝了。

特別是無量與周洪,二人此刻的眼中彷彿滿是星星。

「哼!」

眾人還來不及驚訝,一個冷哼聲出現,讓他們皺了皺眉,身上立刻出現了戰意。

「沒想到,你們竟然來到了這裡,膽子倒是不小,不過你們也很會挑地方,在我這裡下葬,可比任何的風水寶地都要好的多啊!」

話語間劍拔弩張,殺氣更是毫不掩飾,來人,正是被拖了許久,終於趕來的獨孤酉陽! 「是,的確不錯。」,歐陽玄微微一笑,並沒有因為獨孤酉陽的到來而變得慌亂,「這裡四處通透,更是常年光明,還有數不盡的靈器。」

「只不過,是誰葬的誰,還不好說。」,他右手一探,墜天槍已經握在了他的手中,經過吞噬聖器,現在的墜天槍威力驚人,哪怕只是握在他的手中,也有駭人的鋒銳噴勃。

隨著歐陽玄拿出武器,身後的周雲等人也都將自己的氣勢提升到了極限,時刻準備動手,獨孤酉陽背後的黑袍人也都同時上前一步,雙方的氣勢碰撞,但明顯是歐陽玄更勝一籌,畢竟有著人數優勢。

空氣中彷彿瀰漫著火藥味,此刻想要引爆這絲火藥味的源頭,只需要一個導火索。

可是,無論怎麼看,都是獨孤酉陽這一方吃虧,這一點他自己也深深地明白。

「該死,塗褒梓和姬文那兩個傢伙竟然失約了,難道是因為他們沒有得到傳承?」,獨孤酉陽心中暗罵,原本按照他的計劃,只要塗褒梓與姬文一到,他們要做的事情就肯定能成功,哪怕到一個,也不會是現在的局面。

「不應該啊,哪怕沒有得到,畏於我光族的名頭,他們也應該過來幫我才對!難道…」

表面上目光相對,然而幾個呼吸的時間,獨孤酉陽的腦海里就閃過無數推測,而最有可能的就是,他們兩個人…已經隕落!

看著獨孤酉陽飄忽不定的眼神,歐陽玄心中冷哼,知道他在想什麼。

「怎麼,是在想那個塗褒梓為什麼沒有來嗎?」

「你果然是見過他了。」,獨孤酉陽聞言雙目一瞪,「看來他的下場不怎麼好。」

「不只是他。」,一直沒有說話的端木青揚開口道,清冷的聲音一如既往,似乎在訴說什麼平凡的事情。

「呵呵呵,這麼說來,木之傳承是被你拿走了。」,獨孤酉陽瞳孔一縮,他也沒有想到,連姬文怕是都栽了!

「沒錯,現在的你們已經沒有任何的外援了。」,霸凌天道。

的確,現在的獨孤酉陽已經沒有任何的外援,眼下看去已經處於劣勢,一旦動手,這劣勢也會更加的明顯。

「不行,族裡安排的事情必須完成,拿到光之傳承!」,獨孤酉陽心中發狠,光族中安排他的,並不是獲得光之傳承,而是拿到光之傳承!

「可惡拼一把!」,他打定主意,暗中傳音,突然身影一轉,向著祭壇內的範圍而去,他身後的身影也都盡數跟隨。

「不好!阻止他!」,歐陽玄反應過來,可還是慢了一拍,讓獨孤酉陽衝出了不少距離,要看就要踏入那威壓所在的範圍。

一旦進入那裡,強大的壓力就會讓歐陽玄這樣沒有傳承的人舉步維艱,難動分毫,這一點獨孤酉陽也清楚。

「他到底在幹什麼,一旦進去,他自己也會落得和我一樣的困境。」,歐陽玄皺著眉頭,心中思慮。

可是他不知道,光族守護這片空間已久,又窺視光之傳承,又怎麼會沒有辦法控制這種情況?

「你留在外面,我們進去阻止他!」,秦壽道,立刻和柳依依等得到傳承的六人沖了進去,在那裡,因為各自的傳承,他們不會收到壓制,而且不信獨孤酉陽同他們一樣,此刻是信心十足。

「哼,我光族準備多年,底氣又怎麼會是你們能想到的?」,奔跑在前的獨孤酉陽知道他們心中所想,不由得口中嗤笑。

「你們六個,攔住他們!」,獨孤酉陽對身後的六個身影道,他自己則繼續往前,似乎想到了什麼,又轉頭補充,「分出一個,殺了那歐陽玄!」

言畢,他的距離進去祭壇的範圍僅僅幾步之遙,手中多了一本金色的書!同體發著金光,彷彿黃金所鑄,書頁有種玉色光澤,上面刻滿了金色的符號,好像是一種文字,同樣璀璨!

在它出現的同時,一股特殊的波動和威壓降下,籠罩在獨孤酉陽身上,隨後他便踏入了祭壇的範圍。

「那是什麼?」

歐陽玄目光一凝,不只是他,正在前面追趕的秦壽等人也都面色沉重,心中驚奇的同時,暗道不好,急忙想要加速追趕,可是那六個黑影卻是已經到了。

「那…那是!」,歐陽玄的耳邊,久違的出現了影的驚叫聲,聲音中還有著一絲恐懼!

我家世子妃不簡單 「那是一件半神器!」

「半神器?!」,歐陽玄的心中一顫,面色陰沉,抬頭看向漸行漸遠的黃金書,甚至沒有注意到一個黑影同樣在朝自己而來。

半神器,他也有,雖然並不屬於攻擊性武器,可是其儲物能力卻是無可比擬的,九重須彌!

「我說這個傢伙怎麼會有恃無恐,原來是借用半神器的力量!」,影說道,他的面色也十分凝重,誰也沒有想到,光族竟然會把這麼重要的東西交給他!

「他應該是利用半神器中的那一絲屬神的氣息,來掩蓋自己的氣息,這樣一來,就可以無視那裡的威壓!」

「可惡,沒想到光族還有這麼一手,看來,為了得到這個傳承,他們真的是苦心積慮啊,這樣更不能讓他們得到了!」,歐陽玄深吸口氣,現在的他只恨自己為什麼不能和霸凌天等人一樣進去。

「小子!小心身後!」

歐陽玄瞳孔一縮,情急之下腳步一踩,身影化作一道流光往前沖了一段距離,而在他剛剛的位置上,一個黑袍身影一拳轟出,竟有破空之聲響起,威勢驚人。

「肉體力量強大!」,歐陽玄險險避開,轉身看向來者,眼中滿是戰意,「解決了你,也就解決了獨孤酉陽的一大戰力!」

那個黑袍身影一擊未果,似乎有些迷茫,看了看拳頭,又抬頭看向歐陽玄,黑袍下只露出一雙略帶獃滯的眼睛。

「你們是誰?獨孤酉陽,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歐陽玄警惕的盯著他,想要問清來路。

然而,對面卻沒有任何的表示,也沒有說話,只是楞了一下,然後再一次舉起了拳頭,向著歐陽玄攻殺而來。

嗡!!

對方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一切,歐陽玄也沒有再多問,手中墜天槍嗡鳴,眼中戰火熊熊。只是隱約之間,他覺得這個傢伙十分古怪。

祭壇內,獨孤酉陽派出身後的六人,獨自一人向著中央那快平台走去,光之祭壇和暗之祭壇一樣,並沒有什麼好大的塔形祭壇,只有一個平台,同樣的在一個石台上漂浮這一個晶瑩剔透,發著金和黃光澤的符文。

以他的速度,在有一刻鐘,便可以到那裡,取得傳承!

「太好了!只要再給我一點時間,我取得傳承,到時候看你這個歐陽玄往哪裡走!」,獨孤酉陽心中激動,速度再加一分!

唰!!

突然,他的背後汗毛直豎,一股危機感立刻浮上心頭,急忙控制身體往旁邊一閃,從頭頂上的金色書本中垂下一絲絲的金光,護住了他。

他剛剛閃過,一刀夾雜著藍黑色火焰的灰色靈力光刃閃過,所過之處沙地一分為二,上面的藍黑色火焰甚至將沙子都給融化!

這樣的攻勢,劃過守護獨孤酉陽的金光,竟然將其都給切開,如果不是他躲避及時,恐怕及時有頭頂上的半神器提供保護,也難免重傷! 「你是不是少數了一個人?」,一道清冷的聲音傳入獨孤酉陽耳中,那份清冷中,有著無盡的敵意和一絲高傲。

這也確實是獨孤酉陽的疏忽,他忘記了,這裡還有一個光族世代都想除盡的敵人,暗族!

來人正是柳依依,另外五個黑袍人被秦壽族人牽制住,她則找到了獨孤酉陽,手中那把奇怪的鐮刀靈器已經握在了手中。

「沒想到,和幽炎簽訂契約后,還可以使用她的能力,這地獄幽炎有著極高的溫度,而且一旦被沾染,很難清除,還會被灼燒。」

柳依依停在空中,額頭前方一寸漂浮著暗之傳承的符文,幫助她抵擋這裡的威壓,背後四對靈翼輕輕拍動,手中的鐮刀散發著懾人的氣息。

「呵,暗族的老鼠,終於捨得出來了?」,獨孤酉陽冷笑,雖然被柳依依攔住去路,可是如果能把她活捉,在族裡也是大功一件!

「你們光族的狗太蠢,沒辦法,我只能自己出來了?」,柳依依自然面無表情,只是眼中的戰意和殺意越發的濃。

「哼,好個牙尖嘴利的丫頭,等下被我活捉,希望你也可以這麼囂張,真想知道你到時候會是什麼樣的表情!」,獨孤酉陽舔了舔嘴唇。

簌簌…

獨孤酉陽頭頂上的金色書本竟然打開,上面的書頁不斷的翻動,一股威勢瀰漫,柳依依也不甘示弱,手中的鐮刀散發灰色的氣息,竟連空氣中的生機都在退避。

某一刻,她的身影突然一閃,手持與自己身體完全不成比例的鐮刀沖了下去,向著獨孤酉陽割去,二人的戰鬥,開始了。

祭壇內的大戰火熱,祭壇外也並不冷清,歐陽玄與黑袍身影不斷的接觸,二人多次碰撞,發出沉悶的響聲。

黑袍人的反應極為靈敏,雖然看過去並不是很靈活,可是動作快速,有很多次攻擊他沒辦法靈活閃避,乾脆退開,然後如附骨之蛆一般,再度殺來。

「可恨。」,歐陽玄見他再度襲來,眉頭皺起,單臂執墜天槍,一槍穿雲,狠狠地刺了過去。

黑袍人見狀沒有改變方向,而是左手一探,抓住槍身,身體側滑閃過,隨後對著歐陽玄便是一腿。

歐陽玄急忙右手握拳,朝著黑袍人迅速而至的鞋底打去,二人都沒有絲毫的大意,都用出了自己的全力。

砰!!

一聲悶響,一腿一拳終於接觸,兩者僵持了不到半個呼吸,最後還是黑袍身影不敵,被歐陽玄擊飛,倒退。

「歐陽玄,我們來幫你!」,一直在祭壇外看著祭壇內的戰鬥,心中著急卻無可奈何的小瑤口中嬌斥一聲,拿著自己的劍飛了過來。

無量原本看著祭壇里的戰鬥,己方几個戰鬥力強大的人都被牽制住了,認為獨孤酉陽恐怕會成功,自己還是不要湊熱鬧了,甚至時刻準備著一把抄起小瑤就走,不管她願不願意。

畢竟那幾個黑袍人實力強大,周洪幾人即使獲得了傳承,實力大增,此刻卻也疲於應付,裡面的戰鬥經常轟隆作響,一旦那個黑袍人趁著機會攻過來,怕是要遭殃。

誰知他剛剛這麼想,小瑤竟然過去幫助歐陽玄一起對付其中一個黑袍人,臉色一變,頓時顧不上什麼遭殃,和對手的強弱,一起沖了過去。

黑袍人本想再次上前,立刻出手,沒想到小瑤殺來,手中那攻勢驚人的長劍帶著鋒銳直指他的腦門。

因為看不清黑袍下的臉色,誰也不知道此刻的他有什麼想法,只是對著飛速靠近的小瑤,在空中凝聚一隻靈力大手,悍然拍來。

小瑤被靈力手掌攔住,手中長劍一劃,將其切開,更是連划數刀,靈力大手這才四分五裂,重新化作靈力消散。

「這裡是祭壇外圍,光屬性靈力濃郁凝實,而且因為不是祭壇裡面,他是可以使用靈力的!」

歐陽玄心中一緊,他看到那隻靈力手掌才想起來這茬,心中大感棘手。

「你沒事吧?」,小瑤退卻,無量趕到,上下打量了一番,頭中問道,手上也是握著自己過去裝神棍所用的那把拂塵。

「你過來幹什麼?不是害怕嗎?要跑就趕緊給我滾!」,小瑤沒有因為他趕到而給他好臉色,甚至還有些生氣的樣子。

「我…我沒有…」,無量有點心虛,否則的也沒有什麼氣勢,只是臉色有些委屈,心中暗道:「雖然我也想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可是我更不想讓你在這裡涉閑…」

不過,他的心裡想什麼,小瑤可不知道。

「沒有?」,小瑤柳眉一挑,「你沒有?你沒有你剛才看著小姐她們在裡面戰鬥,目光還飄忽不定,身體還微微後退到我身後!?」

這也是小瑤看著心中著急,最後一怒而過來幫助歐陽玄的原因,如果歐陽玄贏了,或許能有辦法幫助自己的小姐。

「有那麼明顯嗎?」,無量聞言臉色一黑,心中暗道,更是覺得委屈更深,他也是為小瑤著想,並不是單單為了自己活命。

「哼,你還是一點沒變,快滾吧!」,小瑤冷哼一聲,臉上充滿了失望,沒有再多看他一眼,提劍再一次沖了上去。

歐陽玄正心中叫苦,小瑤來了后,黑袍人的攻擊似乎更加的瘋狂,又看到二人還在爭吵,暗自無奈。

所幸,小瑤並沒有過度的堅持,而是再度過來幫助他。

小瑤沒有注意到,在她走後,無量的臉上滿是委屈和掙扎,甚至身軀微微顫抖,顯然心中在痛苦的抉擇,這麼多年來,他已經習慣了先保證自己的小命,而不是勝利。

「是…是我過去對不起你。」,無量面色痛苦,眼中沒有了剛剛的掙扎和退縮,「但我保證過,既然再次遇到你,就不會再離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