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服?」慕容曉臉上顯出好笑的表情,英氣的揚起眉梢,「並且就只有你一個人?」

慕容曉那一臉蔑視的表情讓歐陽紫玥覺得渾身上下不舒服,她一隻手扶住枝幹,另一隻手叉腰,語氣橫橫的,「怎麼?不相信?他可是說我是救世主呢,要不是他說這件事只有我能辦到,我才不願意一個人跑到虎穴里來呢!」

慕容曉聽到她這話,身形微微一震,死死的盯住她。

黝黑的眸子深如深潭,那眼神透著一絲銳利,還透著一絲探究。

「干……幹嘛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告訴你,我說的全都是實話!」

看著慕容曉要吃人的目光,歐陽紫玥的氣勢逐漸由強變弱,底氣也沒有方才那麼足了!

她緊緊的扒住了枝幹,生怕一個不小心,這該死的慕容曉就又要把她丟下去。

「好吧,我願意賭一賭!」慕容曉望著她良久,嘴裡才緩緩說出這樣一句話。

「什麼?」歐陽紫玥疑惑的看著他,還沒能消化他這句話里的意思,身子一輕,就已經被人提起了……

「啊啊啊……你又要幹什麼?我不要飛來飛去的啊!」 「啊啊啊……你又要幹什麼?我不要飛來飛去的啊!」

歐陽紫玥抓著慕容曉的袖子,在空中哇哇大叫,叫得嗓子都啞了!

看著底下變得像螞蟻一樣小的石凳石桌,「嘣嘣嘣」,她的心臟劇烈的跳動著,幾乎要掉出來!

「不想死就給我閉嘴!」

好兇惡的表情,卻出現在慕容曉這個長得像「小白臉」的人臉上。

一張臉看得溫柔無比,表情和話語卻兇狠至極,這一幕真是說不出的怪異,但歐陽紫玥還是乖乖的閉上了嘴。

自己的命可是在慕容曉手上,慕容曉要是一個不高興,手一松,她可就直接掉下去了,臉肯定摔得稀巴爛!

一想到那幅場景,歐陽紫玥就一身冷汗,不停搖頭:不要,千萬不要,那可是她最討厭的死法!摔哪兒也不能摔成個肉餅臉啊!

不知飛了有多久,慕容曉才停了下來。

看著面前氣派豪華、金碧輝煌的府邸,歐陽紫玥的嘴撐得溜圓:哇哇,這可跟皇宮有得一拼了!

然而,慕容曉卻拉著她,走到了一個陰暗得不見一絲光亮的角落,努努嘴:「我們從這裡進去……」

「為什麼?為什麼要從後門進,我們又不是做賊!」歐陽紫玥不滿的嘟囔一聲。

她歐陽紫玥一向行得正,坐得直,為什麼要做這麼偷雞摸狗的事?

慕容曉望著她可愛的樣子,又好氣又好笑,「這是我的房子,又何來做賊一說?還有,我想從哪兒進,就往哪兒進!」

說完,直接走到不遠處的一面牆跟前,毫不客氣的一個打橫將她抱起,輕輕鬆鬆的躍了過去。

「還說你不是做賊!居然都用到翻牆這種惡劣的勾當了!」歐陽紫玥不恥的望著他。

沒想到啊沒想到,這個長相文質彬彬、清貴無暇的公子哥居然是個賊控!


她記得她原來看過一些新聞,那些土豪啊,有錢人,平時就喜歡偷些小東西,據說這是一種怪癖!

慕容曉不願與她解釋太多,拉著她,就直接進了一個房間。

「嘖嘖,這裡肯定是有錢人住的地方啊!瞧瞧這古玩,瞧瞧這玉如意,瞧瞧這字畫!嘖嘖……都快晃瞎我的眼睛了!」

貪財的歐陽紫玥一進去,雙眼放光!

就不安分的看看這,又摸摸那,一刻都不安生。

「你要喜歡,就都送你好了……」慕容曉淺淡的聲音響起,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切,又不是你的,說送就送啊!」歐陽紫玥小聲嘟囔一句。

但是慕容曉又是何等人物,他聽得很清楚,卻也只微微一笑,並不與她計較。

等到她回身的時候,慕容曉已經翹著腿,優哉游哉的喝起茶來了。

歐陽紫玥痴痴愣愣的看著他:從來還不知道當賊,還可以當得這麼悠閑!

「說吧,帶我到這來幹什麼?」歐陽紫玥不滿的環抱著胸,看著悠然自得的慕容曉。

他簡直跟在自己家一樣隨意自在!

慕容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黝黑的眸子暗如子夜,又慢慢燃起一絲妖嬈的火光。 慕容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黝黑的眸子暗如子夜,又慢慢燃起一絲妖嬈的火光。

薄唇親啟,緩緩道出三字,「脫衣服!」

「啊?你說什麼?」歐陽紫玥的大腦有些短路,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

「脫衣服。」慕容曉極不耐煩的重申道,然後立即朝她走了過來。

「不要啊,不要啊……」歐陽紫玥把手環抱在胸前,看著迅速朝她走來的慕容曉,就覺得自己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樣可憐。

哪知慕容曉走到她跟前,卻彷彿猜透了她的心思,只是輕蔑的瞥了她一眼,然後把一套整潔的男裝放在了旁邊的桌子上。

「這是?」歐陽紫玥疑惑的瞅瞅旁邊乾淨的男裝,似乎有些明白了。

「那麼多人曾經見過你的臉,若是讓他們認出你來,你認為你還能活著出去嗎?」慕容曉不緊不慢的說完,然後又鄙視的把她從上看到下,「你這樣的身材,本堂主還看不上眼!」

簡直是***囂張跋扈過了頭!

歐陽紫玥不禁怒火中燒,揮舞著小拳頭就想往前沖。

NND,敢情34D的在他眼中都成了浮雲,原來君無邪還說她的這個部位是最有手感的呢!

然而慕容曉一記冷眼橫掃過來,歐陽紫玥的怒火瞬間就被澆滅了,只能泱泱的望了他一眼,然後準備乖乖的去換衣服。

正在這時,只聽見「嗤啦」一聲,歐陽紫玥不禁回過頭來。

映入眼帘的是非常有料的半裸男,小麥色的緊緻肌膚曝露在從窗戶里隱約透進的陽光下,緊實的腹肌一塊貼一塊。

歐陽紫玥嚇得趕緊捂住了眼睛,嘴裡也一直念念有詞: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等到她終於把血脈噴張的情緒給穩定下來,她才沖著慕容曉吼道,「你也脫衣服幹嘛啊?」

「我每天都要換五套衣服。」

淡淡的聲音,彷彿他常穿的白色衣服那般純美無暇,但是聽在歐陽紫玥眼中,卻覺得份外的刺耳。

真是變態的人就擁有變態的習慣!

但是……

她的手指偷偷張開,露出一條小細縫,情不自禁的咽了一下口水:不過還確實是蠻好看的,跟君無邪完美到無敵的身材都有得一比了!

正在這時,她卻看到了他手臂上一塊非常大的白虎圖騰,虎虎生風的樣子,剽悍而有力。

咦?似乎在什麼地方也看過類似的呢!

歐陽紫玥歪了歪臉,不禁想起了那次在菁兒手臂上看到的鳳凰,腦海中有些犯迷糊起來。

是巧合嗎?還是……

正在這時,一個茶杯蓋突然砸了過來,正好落在她的頭上。

「哎喲——」她不禁一聲痛呼,痛苦的捂住了額頭,「你幹什麼啊?」

「我只是為了保護我的身體,免得它受你的褻瀆。」依舊是淡到欠扁的聲音。

歐陽紫玥的臉不禁紅了:是哦,在古代這可是不被世人接受的行為。

可在現代,什麼男模明星的半裸照片都是免費隨便看的!

正這麼想著,準備向慕容曉道歉時,就聽到那清冷的聲音繼續響起,「作為懲罰,我要看回來!」 正這麼想著,準備向慕容曉道歉時,就聽到那清冷的聲音繼續響起,「作為懲罰,我要看回來!」


「啊,不要啊,你不是說我入不了你的眼嗎?」歐陽紫玥趕緊拿了衣服,急匆匆的跑到另一個隔間,然後小心翼翼的反鎖上門,隔著門大聲說道,「別鬧了,我現在就換!」

沒過一會,再走出房間的,就是依然俊逸秀雅、淡然出塵的慕容曉,還有換裝之後玉面玲瓏的小粉人——歐陽紫玥。


「還不錯。」慕容曉看著她,給出很中肯的評價。

眼前的歐陽紫玥換上一身男裝,俊朗之中帶著一絲小清新,若是不知道她身份的女子恐怕都要被她這份俊逸給哄騙走!

「那當然,我是誰啊!歐陽紫玥嘛!」歐陽紫玥很痞氣的摸了摸鼻子。

「不,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歐陽德。」

「是,小德子拜見慕容堂主大人!」歐陽紫玥活學活用,迅速的就融入氛圍,讓慕容曉忍俊不禁。

只是這名字怎麼特么有一種太監的感覺呢!

她隨即幽怨的眼神瞪向慕容曉,卻見他一直憋著笑,該死,又被他算計了!

他深深的看了歐陽紫玥一眼,悠遠的目光又瞟向遠方。

把她帶進來究竟是對是錯呢?

雖然這個女人很特別,可是她真的可以化解宮主積怨了這麼久的仇恨嗎?

———————————————————————————————————————

廳堂內,慕容曉端坐在大堂正中央,最霸氣的位置上。

下面是黑壓壓的一排跟一排的幽冥宮中人,每個都面露凶光,凶神惡煞。

歐陽紫玥站在慕容曉旁邊,膽戰心驚的看著下面,她怎麼覺得有一種被群狼包圍的感覺呢?

這裡簡直就是黑幫聚頭的場面嘛!

除了慕容曉長得人模狗樣一點,其他人個個都長得像別人欠他錢似的。

滿臉刀疤,齜牙咧嘴,真的好恐怖。

還有,本來以為只是慕容曉胡謅的,沒有想到,這富麗堂皇的宅子真的是他的啊!

「慕容堂主——」呼啦啦,台下的人齊齊一跪,把頭磕的「嘣嘣」響。

歐陽紫玥站在慕容曉旁邊,不禁看呆了:天吶,這排場,簡直比皇帝還牛哄哄!

慕容曉象徵性的點點頭,「起來吧!」

然後又是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眾人全都站了起來,把探究的目光放在了慕容曉身旁那個嬌小瘦弱的男子身上。

慕容堂主身邊還從未站過人呢,這是第一次!

歐陽紫玥被這些奇奇怪怪的目光快盯出一個洞來,渾身不舒服。

正在這時,卻聽見慕容曉一如既往平淡無痕的聲音,「這個是我的小弟,歐陽德!」

小弟?歐陽紫玥不經意挑了挑眉。

那不是電影里給黑幫大哥提鞋的又猥瑣又弱小的人物的代名詞嗎?

哪知——

「歐陽德大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