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的太好了!你等著!阿姨去給你做百獸大餐!你等著!「說完,她蹬蹬的跑向廚房。

「咯咯「腦海中傳來安琪拉的笑聲,「這個生物有點猛「

伊耶絲犯了個白眼,也不知道她指的是貝斯特老媽的身材還是性格。

貝斯特在一旁抱歉道:「不好意思啊,伊耶絲,我媽就是這種性格。「

伊耶絲揮了揮手,道「沒事,阿姨這是真性情,很熱情!「

「對了,你爸呢?「

「他還早,他要把剩下的肉處理掉,估計得很晚回來。「

氣氛安靜下來,兩人也沒什麼話好聊,感覺有些尷尬,貝斯特出聲道:「我帶你逛下我家的儲藏室吧,裡面有不少以前剩下的老物件,你要是有喜歡的送你一件。「

伊耶絲笑道:「行啊,不過,要是一不小心把某件隱藏著的寶物挑走,那可不怪我「

貝斯特憨厚一笑道:「你要是能挑走,那也是你本事,反正留在我家也永遠發現不了「

「你的想法很獨特吶!「

貝斯特的家有點類似四合院,儲藏間位於房子的東北角,伊耶絲隨著他走到這裡,發現這裡比較臟,似乎都不清理。

看到他古怪的眼神,貝斯特尷尬道:「我家裡人比較懶…「

看著牆上布滿的蜘蛛絲,這已經不算有點懶了…

推開房門,貝斯特道:「喏,東西都在這裡了,你看下有沒有喜歡的「

「…「看著一堆或是散落在地上,或是凌亂擺在柜子上的物品,伊耶絲突然感覺自己剛才似乎是想多了,這破地方怎麼可能有寶貝!

不過,為了避免氣氛尷尬,伊耶絲還是進去翻了下這些物品。

還別說,確實都是些老物件,有些物品上面的花紋伊耶絲連見都沒見過,甚至更另他驚奇的是他好像在幾件物品上看到了類似於那個微型世界里發現的古代語。

拿起那幾樣物品,他仔細觀摩,卻沒發現有什麼特別之處。

忽然他想到自己身上不就帶這個這方面的專家嘛!

「安琪拉,安琪拉「

「幹什麼?煩不煩,即便我身為一個靈魂,也是需要休息的!你不知道打擾一個女孩子休息是一件多麼嚴重的事情嗎?「她不耐煩的聲音在伊耶絲腦中不斷回蕩。

「看好東西啊!寶貝!你沒見過的物品!「伊耶絲知道她好奇心十分強烈,便以此誘惑。

「哦?!真的喵?「安琪拉有些興奮起來,連說話都帶上了尾音。

迷霧圍城 話說你不是九尾狐嗎?怎麼會發出喵的聲音?

伊耶絲道:「自然,你看「

說完,他將目光放置屋內的物品上。

「咦?「安琪拉一聲疑惑的聲音響起,「確實有些意思「

伊耶絲問道:「你能看出它們有什麼不凡之處的嗎?「

安琪拉道:「光看看出不來,等等,我用精神力查看一番。「

伊耶絲擔憂道:「你不是說不能用精神力嗎?不會被別人發現吧「

「哪有這麼巧,剛好有強者在附近,而且我就釋放一點點,查看一下這個屋子就行了,不會有事的,怎麼?你是在擔心小姐姐我嗎?「

「呃…那隨便你「他確實有些擔心,不過關心她只是很小的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主要是怕自己被牽連,然後躺槍。

一股波動從他體內散發出來,伊耶絲知道這便是安琪拉再釋放精神力,他之所以能發現是因為此刻安琪拉在他體內,不然的話,以他的實力根本察覺不到。

就如同一旁的貝斯特,傻乎乎的站著發獃,什麼都沒察覺。

安琪拉的精神力劃過每一件物品,不斷的查看它們是否有什麼特殊性,而那些具有古代語或者年代久遠的物品更是她的重點查看對象。

伊耶絲在心底問道:「要多久時間「

安琪拉此刻正全神貫注的查看沒有回答,過了會才憋出兩個字「蠻久「 伊耶絲只能慢慢等待,不過為了避免貝斯特懷疑,他隨手拿起地上的一件物品,裝作在欣賞觀摩的樣子。

「貝斯特,你家這些東西都哪來的?有些似乎年代很久遠吶「伊耶絲問道,這也是他心中的疑惑。

貝斯特道:「這其實是我外公留下來的,你也知道我體內不是有一些獸族血統嗎?便是因為我外公,他是獸族的熊戰士「

「他年輕的時候特別喜歡冒險,經常出入各種遺迹,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都往家裡帶,後來他死了之後,這些玩意沒人要,就都留在我媽這裡了。「

「原來如此「他說這裡的東西怎麼這麼雜,感情貝斯特外公是那個以收破爛著稱的熊人族吶。

熊人族,獸族中的奇葩種族之一,以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為特點,能力多為肉體上的加持,如:力量,肌肉爆發等,是眾多傭兵團和國家喜歡的戰士。

不過他們有一個不太好的外號,布袋熊。這個稱號的原因是幾乎每個熊人族在冒險的時候身上都會帶著一個布袋,而這個布袋的用處便是拾取各種沒人要的物品,無論好壞,只要被他們看到,那麼都要拾取。

黑色迷情,總裁的勾心誘妻 這一點讓無數的冒險者為之嘲笑,但他們卻毫不在意,對他們而言一些流言蜚語怎麼比得上拿到手的東西實在!

「好了」安琪拉的聲音響起,伊耶絲默不作聲的將手中的東西方放下,然後對貝斯特說道:「那行,還有蠻多沒看,我再看下其他的,可以吃飯了你再叫我吧」

「那行,你慢慢看,我去幫把手」貝斯特打了個哈欠離去,一直站在這他差點睡著,去幫他媽燒飯還能混點吃的,填飽肚子。

待貝斯特離去,伊耶絲將安琪拉放了出來,這是應她要求的,她在家裡待慣以後,已經嫌棄伊耶絲的黑箱了。

雖然有些不放心,但是他還是照做了,畢竟到時候倒霉的也是她。

伊耶絲迫不及待的問道:「怎麼樣?有什麼發現沒?」

還別說,這種從垃圾堆里翻找寶物的感覺真是刺激!雖然還不一定有,但是這種過程真是令他著迷,要不幹脆以後畢業了去當寶物獵人到處尋寶吧!

漂浮在空中的安琪拉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道「那是當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誰!即便它隱藏的再深,只要有我出手,一切都不是問題!」

「你真是太厲害了!膜拜!」伊耶絲表情誇張,讚揚道,反正誇誇她又不要錢。

「是什麼寶貝?」

安琪拉飄到房間的裡面,指著一個倒塌的書櫃下面說道:「就在這裡,最底下,你找一下!是一個類似於袋子一樣的物品」

「哦?!袋子?」這讓伊耶絲十分好奇,什麼布袋居然能是寶貝?

伊耶絲將神力凝聚到手上,增強手的防護能力,開始挖掘,這不是他過於誇張,實在是這些東西太雜,什麼亂七八糟的都有,他怕如果不加個防護,待會手被這些破爛划的鮮血淋漓,連飯都吃不了。

呀吼!還別說,這一堆東西疊在一起起碼有一米厚,真是誇張!

「找到了!是這個不?」伊耶絲將手中的黑漆漆的袋子舉了起來,這袋子不大,也就比他的錢包帶了一點而已,原本他還以為得有他人這麼大呢!沒想到這麼小。

安琪拉圍著這個袋子轉了一圈,點點頭道:「從感應上來說,沒有問題,確實是這個東西,但是怎麼顏色不太對勁,我不記得有這麼黑啊!」

「汗…」伊耶絲道:「這都是灰塵,現在這玩意髒得要死,需要洗洗。」

安琪拉聽聞,立馬飛遠點,厭惡道「原來如此,真是噁心,歸你了!」

「這是什麼?」伊耶絲問道。

安琪拉看著他,道:「熊人族的外號你知道不」

伊耶絲點頭,示意了解,不過看樣子她也知道啊,沒想到熊人族的這個傳統是自古便有的,真是可怕的種族。

「這便是他們祖先收集物品用的袋子,是個空間產物,按理講大小應該不錯,足夠你一直用下去了」安琪拉道。看她一臉不在乎的表情,顯然對這玩意看不上眼,也是,畢竟是曾經的半神,自帶空間,根本無需這種東西。

伊耶絲驚喜,他正發愁著空間戒指太小了呢,根本裝不了多少東西,現在這個空間袋來了剛好,不過…考慮再三,他還是決定將這個物品的信息告訴貝斯特,畢竟是他們家族的祖傳物品,這個不同與其他,很明顯是他們家族所有的。

「行了,你去吃飯吧,我剛剛用精神力查看了一下,看到他們快燒好了」安琪拉在空中轉圈圈,顯然之前在伊耶絲黑箱中待的有些憋屈,現在打算釋放一下自我。

伊耶絲有些不放心的問道「那你呢?」

見他神色間的擔心,安琪拉展顏一笑道:「放心,我就在這裡放鬆一下,不會去其他地方亂走的。」

「那好吧」伊耶絲無奈點頭,去往貝斯特那裡。

在房屋中央的主屋內,一張大圓桌上擺滿了各種食物,而且全部都是肉!肉!肉!沒有一點蔬菜,不對,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綠的,那便是浮在調味料上面的蔥…

「這…」伊耶絲驚呆,這晚餐還真是簡單易懂,這樣吃真的沒問題嗎?

「咦?伊耶絲你看完了?我剛要去叫你呢!」貝斯特驚奇道。

「恩」伊耶絲點點頭。

貝斯特老媽將手中最後一道菜,不,應該說肉放下后,熱情的招呼他道:「來,小伊,吃,全是你阿姨家自己殺的獸肉,味道可好了!」

「好~」伊耶絲無奈點頭。

用餐期間,她不斷的給他夾肉類,伊耶絲從一開始的微笑點頭到最後的變的一臉慘白,如同嚼蠟,牙齒機械的上下咬動,吞咽食物。

說實話,他家的肉燒的確實不錯,但是一直都是肉實在是太膩味了!

「媽!夠了!伊耶絲再吃下去要翻白眼了!」貝斯特剛才在一旁悶頭吃飯,根本沒注意注意到伊耶絲的慘狀,現在吃飽抬頭后,這才發現自己老媽似乎太熱情了一些。

「哦!真的!小伊!小伊!醒醒!」

發生了什麼?我在哪裡?我是誰?帶著一連串問題,伊耶絲昏迷了。 「伊耶絲!伊耶絲!「一陣呼喚聲在他旁邊響起。

伊耶絲迷迷糊糊的醒來,剛才他彷彿看到了女神克里斯蒂娜在想他招手。

「我剛才是怎麼了?「他搖了搖頭,似乎還有些不清醒,而且為什麼肚子感覺這麼難受。

貝斯特臉上有著少許尷尬,「你剛才吃撐了,睡著了。「

「哦?這樣嗎?「

聽到吃,伊耶絲逐漸回想起來剛才被無限肉類支配的恐怖,頓時渾身一個激靈。

「你媽呢?「

貝斯特道:「收拾完東西,去洗碗了「

「那便好「伊耶絲長舒一口氣,「對了!有個東西給你看下,我在你家儲藏室找到的「

貝斯特伸手制止,搖頭道:「不是說了,你可以挑一樣拿走,還給我看什麼?你這是看不起我嗎?!「

伊耶絲道:「你想多了,主要是這玩意和你家有些淵源,不然我絕對二話不說的就拿走「

聽此,貝斯特的臉上露出十分疑惑的表情,儲藏室里的東西都是他外公到處撿的,怎麼可能會和他家有關係,難不成外公他把自家祖墳也給刨了?

伊耶絲從口袋裡掏出那個骯髒的布袋,他一直將布袋放在身上,雖然很臟,但是抵不住它價值貴呀!

「這是?「貝斯特不解的看向這個又臟又小的小布袋,一個這麼小又看起來毫無用處的東西怎麼會和他家有關係呢?一個破布袋能裝啥!

心裡雖然這樣想,但是和伊耶絲共同冒險經歷告訴他,隊長的話總是正確的,這樣一想,肯定是和袋裡的物品有關!

「難不成?「貝斯特有了個猜測!心下頓時震驚萬分!「這既有可能是他祖先的骨灰?!「

越想覺得越有可能,當即他朝院內大喊道:「媽!快過來!祖先回來了!「

「嗯?「伊耶絲有些奇怪他的反應,不過一想到這可能是他家祖上的身份證明,他這樣子喊倒也沒錯。

「怎麼了?小貝,啥祖先回來了?顯靈了不成!「貝斯特老媽山一般的體型再次出現。

「你看!「貝斯特指著伊耶絲手中的臟布袋激動到,「這便是祖先!裡面有祖先的骨灰!「

「什麼!「貝斯特老媽肉山般的體型一抖,沖了上來,抓起布袋使勁揉捏!嘴裡激動的喊道:「外祖父是你嗎?你真的回來了嗎?!你怎麼躲在這麼個小袋子里!「

伊耶絲傻眼,他感覺自己腦袋似乎有些轉不過來了,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

「停!停!停!「伊耶絲大喊道。「貝斯特,你在說什麼東西啊?誰說你祖先的骨灰在這裡面了?「

「啊?「貝斯特臉上豐富的表情停了下來,一臉傻呆的樣子,「不是你說的這是我家的祖先嗎?「

伊耶絲捂臉,「我說的是和你家有關係,其他都是自己亂想出來的「

「呃…好吧「

「小貝!你居然什麼都沒搞清楚就敢亂講?!欠抽!「貝媽抓起貝斯特就是一頓打!

「別啊!媽!.我錯了!「

在一番暴打后,母子兩人好奇的看著伊耶絲,等待他介紹這到底是啥玩意。

「咳咳「咳嗽一聲,伊耶絲道:「據我仔細研究,這個布袋是個空間道具,而且很有便是你祖上用來撿垃…不對,收集物品用的。「

「欸?!就這個這麼點大的東西嗎?你沒有搞錯吧?「貝斯特一臉驚奇,在他的想法中既然是祖先一個半獸人的物品,起碼得十分豪放才對,這麼個袖珍的玩意是什麼鬼?

伊耶絲搖搖頭,「我基本可以確定,怎麼樣?現在知道了這個東西是什麼后,你要收回嗎?「

「這…讓我想一想「貝斯特有點為難。

良久后,貝斯特在和他老媽商量之後,他道:「不用了,給你吧「

「哦!「這下伊耶絲就有些奇怪了,這可真神奇,自家的組成東西居然都不要了,給他個外人。當然雖然看起來髒了點。

貝斯特手摸著腦袋憨笑道:「你以後是要到處去冒險的吧?「

伊耶絲點點頭,確實如此,對於畢業后的打算他初步是準備當個冒險家或者寶藏獵人,當然也有可能不是,但是出去冒險是肯定的,既然都來到這個奇幻的世界了,自然要到處見識見識,特別是各類異族,一直都讓他十分好奇。

「但是我和你不一樣,畢業后我打算回家裡幫忙,安心的生活。「

伊耶絲道:「這樣啊,這種生活倒也不錯「

不過心底他卻感到有些可惜,畢竟貝斯特的天賦十分不錯,而且更關鍵的是,他體內的血脈經過微型世界里那隻巨獸殘留力量提純過,潛力更加大了,要是出去冒險,努力修鍊,說不定能有一番作為。

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伊耶絲也不好干預。

貝斯特接著道:「所以其實這件物品我即使拿回來也沒什麼用,只會讓它繼續埋沒在家裡,還不如送給你,讓它得以發揮自己的用處。「

猶豫了下,伊耶絲點頭道:「那行,這我就是收下了,以後我要是冒險的時候遇到什麼物品,全部收起來,帶回來給你,讓你家的儲藏室更加豐富。「

貝斯特笑道:「那就說定了,看來我需要清理下儲藏室,留點空間出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