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氣的。」

蕭海眼中閃過懊悔,葉子晨嗤笑道。

「你剛才果然是來了蕭老爺子的房間。」

蕭海想要解釋,葉子晨擺了擺手示意他不用多說。

地面上的血跡還沒有干,血跡為暗黑色,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會吐出的血。

更重要的是,這房間感覺陰氣很重。

在客廳的時候葉子晨就感覺到陰森森的感覺,當他踏進蕭老爺子的房間后,他才發現這陰氣是從這出來的。

「葉子,你看看我爺爺……」

蕭海見葉子晨就在房間里亂轉悠,也不給蕭老爺子看病,可是急壞了。

葉子晨將手放到嘴邊示意他禁聲,淡金色的眼睛不停的從房間掃過。

「把這畫燒了!」

葉子晨指了一下蕭老爺子床頭的壁畫。

「這是我爺爺的心愛之物,我做不了主。」

「那我就不救了。」

葉子晨慫了慫肩就往外走,蕭海咬了咬牙道。

「好燒!」

「我要現在就燒!」

蕭海咬牙將字畫取了下來,當著葉子晨的面燒毀。葉子晨這才滿意的笑了笑,右手向前一探後用力的握拳。

「行了,我走了,給我安排一輛車!」

「走,那我我爺爺……」

「一會就好了。」

葉子晨高深莫測的笑道。

蕭海瞬間反應過來,其實剛才蕭老爺子吐血根本不是他氣的,是這副字畫的緣故。

可到底為什麼,他又不能理解。

上了車,蕭海本想讓司機送他回去,卻讓葉子晨拒絕。

在葉子晨即將離開蕭家的時候,他搖下車窗朝著蕭海挑眉道。

「記得,你欠我個解釋。還有,你家老爺子在我離開之後就會醒,你趕緊過去陪著吧。告訴他,我不喜歡別人算計我。」

全能少女被大佬寵壞了 車子徐徐啟動,蕭海站在原地停留了許久。

葉子晨,竟然一切都知道了。

正如葉子晨所說,在他離開莊園之後,蕭老爺子就睜開了眼睛。

蕭海坐在卧榻旁,扶著蕭老爺子坐了起來。

「爺爺您沒事了吧。」

「又是小葉救了我?」蕭老爺子眼中閃過一抹無力,蕭海聞聲點頭道,「是,您床頭的畫讓小葉讓我燒了,還讓我告訴您,他不喜歡別人算計他。」

「壁畫?」

蕭老爺子慌張的抬起頭看了一眼,很快的,他又無力的垂下了頭,拍了兩下蕭海的肩膀道。

「你說的不錯,他真的跟老古很像,以後你們之間的事情,我不插手了。你走吧,我累了,想休息了。」

直到蕭海從房間離開,蕭老爺子才又坐了起來,看著床頭空蕩蕩的上方嘆道。

「老古,當年你要燒的畫,到底讓人燒啦!」

從蕭家離開之後,葉子晨就變得很奇怪。他開車的時候一直在用一隻手開車,另一隻手一直保持著握拳的方式。

「鬆開我。」

空蕩蕩的車裡突然間響起一道嬌喝聲。

「等會。」

葉子晨玩味一笑,將車窗車門全部鎖死,將手鬆開。

「你為什麼能看到我!」

在葉子晨車的棚頂,飄蕩著一名穿著淡藍色碎花裙的女孩。

「別管我為什麼能看到你,我就是好奇,你跟人家老頭子過不去幹嘛?」

「他氣走了古爺爺。」

「古爺爺?」葉子晨挑了挑眉,「那個古爺爺是人?」

「嗯,活人。」女鬼點頭。

「他也能看到你?」

「對呀,古爺爺他對我很好的。」女孩在提到古叔叔的時候,竟然還露出一抹笑容來,「對啦,你為什麼要燒了那畫?」

「那畫在吸你的陰氣你不知道么?那是個大凶之物,不燒了還留著它?」葉子晨朝她翻了個白眼,道,「你死了為什麼不去投胎,在這晃悠什麼勁?」

「我投不了。」女孩臉上露出一絲沮喪的神色,道,「我是詐死,陽壽未盡,地府不收我。我只能這麼晃蕩,等到陽壽盡了之後,才能去投胎。」

詐死,陽壽未盡。

這些都太駭人聽聞了,要不是葉子晨連神仙都尼瑪結拜了,碰到這還真的嚇丟半條命。

不過這女鬼也挺可憐的,陽壽未盡莫名其妙的死了。

死了還不能投胎去,就這麼在人間晃蕩。

「那你現在準備怎麼辦?」葉子晨泛起惻隱之心,要是這女鬼有什麼他能幫的上的,他就準備幫一把。

「我也不知道。」女鬼無力的低下了頭,手指擺弄著自己繡花群的裙擺道,「以前古叔叔在的時候,蕭家是我安身的地方。可自從古叔叔不在了,我也就沒有家了。」

「那要不你跟我混?」葉子晨摸了摸下巴,女鬼蹙眉撇嘴道,「我為什麼要恨你,一看你就不是什麼好人?你是不是貪圖我的美色,想要對我做什麼……我告訴你,我可是鬼……」

「你有強。奸妄想症吧!」

葉子晨沒好氣的朝著她翻了個白眼,她是鬼,自己是人,貪圖她美色?

可該說不說,這女鬼長的的確還行。

「你才有!」

女鬼朝著葉子晨就撲了過來,在葉子晨的想象當中,女鬼都應該是青面獠牙的,可是這女鬼說真的,在生氣的時候竟然有點可愛。

抬起手直接抓住她的手腕,葉子晨就又給她扔到了棚頂。

「我這可是有大聖絕學,你鬥不過我。」

「你欺負人!」

女鬼飄在車裡嗚嗚的哭了起來,葉子晨臉頰莫名一紅。

這TM是鬼么!

鬼怎麼還帶哭的!

還這麼可愛!

「行,我錯了,你別哭了。」葉子晨抬起手將女鬼拉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你看看我身上有沒有你能附的東西,跟我混,至少你不會受欺負。而且,我認識人,說不定哪天我跟閻羅王喝杯酒,就讓你投胎去了。」

「你騙人!」

「誰騙你啦。」葉子晨掏出手機翻到聊天群,道,「認識字吧,看看群里的人都是誰。」

「哪吒、天蓬元帥、雷神……」

噗。

女鬼突然間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笑!」

葉子晨這可是第一次將秘密跟其他人公開,這女鬼竟然還笑。

「你們都是神經病!」 第43章將女鬼給收了

看著女鬼的笑顏,葉子晨真的呆住啦。

幹嘛女鬼要這麼可愛,這太不公平了好嘛。

刷。

女鬼注意到葉子晨的樣子,飄到了車頂棚,雙手護在胸前蹙眉道。

「你幹嘛,別想要對我意圖不軌哦。」

逆天狂妃:神醫夫君號個脈 「你下來吧。」

抬起手葉子晨抓著女鬼的腿就給她拽了下來,車就那麼大點的地方,她在躲能躲哪去。

「你要幹嘛,告訴你,我可是處、女鬼,要是沾我的話你會倒大霉的。」

女鬼滿臉警惕,那模樣就好像葉子晨真的想把她怎麼樣一般。

「我說女鬼同學,咱倆陰陽相隔,你不要太自戀好嘛?在我身邊也有大把的妹子在等我泡!」

怕女鬼不信,葉子晨拿出手機翻到蘇煙的朋友圈。

……

不是拉黑了吧。

點開蘇煙的朋友圈裡面沒有一條消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發了一條消息。

hello!

卿伊人開啟了好友驗證,你還不是他(她)好友。

請先發送好友驗證請求……

「哈哈哈,讓人刪了呀!」

女鬼笑的甭提別開心了,葉子晨做出稍安勿躁的手指,翻到夏可可的朋友圈。

嘿,這回沒刪。

「看吧!」

葉子晨拿著手機向下翻,可那女鬼卻是呆住了。

「可可。」

「你認識?」

葉子晨瞪大了眼睛,只見那女鬼露出一絲慘然的笑容。

「她過的還好么?」

看這樣子,這女鬼好像真的和夏可可認識。

「很好,現在是科技大的校花。」

「真好呀。」女鬼露出一絲神緬之色,笑道,「以前我們還說過要一起上科技大,沒想她真的到了這個大學。對了,我和夏可可是好朋友!」

葉子晨下意識的吞了口唾沫,摸了摸自己的胳膊。

說真的,他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這女鬼竟然認識夏可可,倆人還約定了要一起上大學。

尤其她倆約定的是科技大。

由此可以判斷出,她倆認識的時候是在高中的時候。

因為初中、小學的孩子他們腦海中的大學就那麼幾所……

「我能冒昧的問一句,你是什麼時候死的?」

「兩年前吧,高考前夕。」

女鬼的臉上布滿了笑容,可是那笑容卻摻雜著無法言語的苦澀。

呼。

葉子晨將手放在胸口,反覆呼吸了好幾口氣。

他有種預感。

他碰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高考前夕出事……

陽壽未盡!

他殺!

雞皮疙瘩猛起,葉子晨故意將心中的念頭摒棄,讓自己平靜下來。

「回歸正題,你在我身上看看有沒有能呆的地方,以後你就跟著我混。你和夏可可不是好朋友么,跟我混說不定你還能見她一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