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我師兄的確很帥,但千萬別迷戀。」

血屠釋放出巨石祭台,衝破五尊偽神的神氣氣鎖,帶著閻婷逃了出去,急速遠遁。

今日冥殿意在斬盡殺絕,不留後患,自然不會放他們逃走。

其中一位頭生獨角的偽神,持赤雷電錘,追擊上去。

「嘩啦!」

電錘揮出,滿天紅色雷電。

血屠卻也不是易於之輩,逃命的速度奇快,巨石祭台的防禦力即便是神電也難以擊穿。但,偽神終究是偽神,越追越近。

「給本神破開。」

頭生獨角的偽神,飛至巨石祭台的上空,神軀比祭台還大,如一片神雲遮天。

血屠和閻婷抬頭,二人被神軀陰影吞沒。

血屠抬頭看去,心臟狂跳,道:「完了!」

「噗嗤!」

一道絢爛的劍光,從天外斬來,將上空那尊偽神的神軀一分為二。

兩半神屍化為兩片萬米長的血雲,從天空墜落下來,神血如雨滴一般灑落,染紅一大片水域。

斬出這一劍的,不是別人,乃是正在與空智鬥法的張若塵。

一劍跨越千里,斬偽神。

血屠知道,偽神的生命力強大,絕不可能已經被斬殺,於是,揮手打出一件網狀的君王聖器,將其中半具神屍裝進網中,拖扯回來,以巨石祭台將其鎮壓。

「將本神的神軀還來。」

後方,擁有神源的半具神屍,恢復神智,重凝神魂,追向前方的巨石祭台。

「你半尊偽神而已,我大屠戰神皇何懼之有?」

血屠將手中的網狀君王聖器扔給閻婷,眉心戰神印記浮現出來,頭頂上空凝聚出熊熊神火,化為一片溫度超過百萬級的火海,向追上來的半具神屍撞擊過去。

閻婷站在巨石祭台上,調動全身力量,才能鎮壓住網中的半具神屍,心中震撼無比。大神襲殺,聖境伐神,今夜的經歷,足以她記一輩子。

般若、張若塵、血屠這些修士,無論修為強弱,身上卻都有一股氣。

無懼神靈,無懼天威。

縱然敵人遠勝他們,他們也敢迎上去戰。

隨著調動來的本源規則越來越多,張若塵戰力越來越強,真正化身本源使者,身下水域變成白色光海,與空智凝出的金海對碰,卻不落下風。

至於另外三尊偽神,已是被張若塵鎮壓在了三件至尊聖器下方,動彈不得。

「白虎,助我一臂之力,我必須儘快結束戰鬥。」

張若塵與葬金白虎溝通。

但,葬金白虎沒有回應,像是根本不在他身邊。

葬金白虎曾說過,若非生死關頭,絕不出手。

張若塵沒想到它竟狠到這個地步,今夜如此兇險,為何不能破例?

「阿彌陀佛!」

空智腳踩蓮花,跨越空間,一步踏到張若塵身前,右手拍出,掌心有一個明亮的梵文,蘊含古老而神秘的力量。

張若塵身周的空間,猶如土石堆砌而成,被他一掌打得崩塌,身體向虛無中墜落。

「我堂堂時空掌控者,豈會被你打落在空間中?」

張若塵雙臂展開,破碎的空間快速凝合。

但,上方空智再次攻來,手指點出,嘴裡念道:「無量空明指!」

這道指勁,如一柄利劍,直刺而來。

「嘭!」

張若塵雙手畫圓,引動無極聖意,畫出太極印記,由下而上迎了上去。

空智的指尖,擊在太極印記中心,頓時感覺空間凹陷下去,身周時間快速流逝,臉色再也無法保持平靜。

張若塵的這招手段,似乎比神通都要更加玄妙。

他欲掙脫出去,卻被死死拉扯。

張若塵將空智纏裹進太極印記,如同裝進時空包袱,向虛無空間中扔了出去。剎那間,便是扔出萬里之外。

三尊被鎮壓在至尊聖器下方的偽神,一個個臉色驚變。

哪裡想到張若塵竟有如此能耐?

空智都不是他的對手。

張若塵再次望向陰船的方向,知曉時間緊迫,於是,從銅棺中,將噬神蟲放出,化為三股蟲群,沖向三尊偽神。

隨後,使用本源神目探查空間脈絡。

三途河上的空間脈絡非常複雜,要施展神靈步,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

可是只有使用神靈步,才能快速脫離文通大神的神念探查範圍。

以文通大神修為,縱然四尊真神一起出手,都不夠他一隻手拍殺。葬金白虎出手,也難逃一死,最多能夠與文通大神同歸於盡。

張若塵能想到的唯一活路,便是儘快逃到文通大神的神念探查範圍之外,隨後,使用《六祖釋禪圖》歸來,將文通大神嚇退。

六祖可以將鬼主嚇得叩拜,不敢放肆。

文通大神再強,也不可能比鬼主更強,只要六祖現身,保證可以化解危機。

噬神蟲爬滿三尊偽神全身,它們嘴裡發出古怪的聲音,釋放出精神力干擾,可以防止偽神自爆神源。這是第三代噬神蟲,才具有的能力。

只不過,噬神蟲還沒有完全進化到第三代,釋放出來的精神力,只能對末流偽神造成影響。

若是聖境修士在此,瞬間就會精神錯亂,變得瘋瘋癲癲。

三尊偽神嘶聲慘叫,聲音傳到文通大神耳中。

文通大神怒吼一聲,從人頭形狀的雷電山體上飛了起來,揮手隔空拍出去,化為一隻神光萬丈的大手印,落在神王符上。

「啪啪!」

剎那間,神王符裂紋無數,變得破破爛爛。

同時他的體內,一道分身飛出去,沖向張若塵所在的方位。

姑射歡歡從陰船中衝出,攔截文通大神的分身。

「羅祖雲山界與張若塵走得太近了,莫非你們以為,他有機會打破詛咒,將來成為神尊級的人物?」

文通大神的分身,與真身沒有區別,神威浩蕩,氣勢洶湧滂湃。

「大神早已做出決定,要殺我們所有人,又何必還要說那麼多廢話?」

姑射歡歡腳下湧出緋紅的死靈魔氣,頃刻間,蔓延千里,數之不盡的規則神紋,在雪白肌膚上流動。

文通大神的分身眼神輕蔑,一拳直擊出去。

「轟隆!」

死靈魔氣被拳勁打得散裂開,拳頭變得星辰那麼巨大,撞擊在姑射歡歡的嬌軀上,頓時,規則神紋紛紛斷裂,雪白肌膚猶如化為破碎陶瓷,出現密密麻麻的血紋。

羅祖雲山界主修魔體,肉身強大,但以姑射歡歡真神的修為,卻差一點被文通大神的分身一拳打得神軀爆裂。

「區區一個連神境世界都沒修鍊出來的真神,也敢與本座叫板?」

另一頭,文通大神真身出手,一指彈了出去。

「嘭!」

指尖有一道道神勁湧出,化為波紋,衝擊在般若身上。頓時,正在收取石劍的般若,神軀爆碎而開,化為一團血霧。

文通大神飛落到神王符的上空,一腳踩了下去。

「轟隆!」

神足宛若一片世界展開,死亡之力蔓延千百萬里,將遠處的張若塵、血屠、閻婷全部都震得拋飛,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勢。

神王符終於爆碎,化為一粒粒光點,灑落在水面。

下方的陰船,則是被神勁衝擊的裂開,化為碎片,向水底沉去。

聞褚和小黑的防禦,瞬間被擊穿,皮膚和血肉爆開,化為兩團血霧。血霧中,只剩骨架還算完好。

生機並沒有絕滅。

半空中,般若的神軀在血霧中,重新凝聚出來,俏臉極其蒼白,氣息虛弱到了極點,但眼神卻依舊凌厲。

文通大神將一百零八柄石劍盡數收回,投目盯了過去,氣勢通天,問道:「你煉化了蚩刑天的神之星魂?」

般若咬著一口晶瑩的貝齒,冷冷一笑。

「不說也無妨,只需抽取你神魂,仔細研究一番,自然可以找到答案。」

文通大神探出手掌,隔空向般若抓了過去。

般若的一縷縷神魂,從體內飛出,向他掌心飛去。

驀地,異變發生。

本是圍繞文通大神飛行的一百零八柄石劍,忽然劍體顫動,劍鳴刺耳,劍尖指向中心的他。

文通大神臉色一變,連忙停止攝取般若的神魂,撐起神光氣罩,抵擋攻擊而來的一百零八柄石劍,將所有石劍,全部震飛出去。

「吼!」

遠處,人頭形狀的雷電山嶽,發出一道驚天怒嘯。

水面,掀起百丈巨浪。

「刑天大神終於蘇醒了!」般若從半空落下,站在一塊陰船碎片上,望向雷電山嶽的方位。 不遠處,官道旁的樹林里。

一道小巧的身形漸漸從昏暗中走了出來,手中還垂著兩柄滴血短刃。

金禮禮一臉淡然的走到三人面前。

望了望地上的三具豺蠻屍體,一個身上槍穿大洞,一個身前長長刀斬印痕,還有一個胸口插著一支羽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