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瓏五拉著厲承蒼進了酒樓。

三樓的包廂里,打開門,一個中年夫人端坐在那裡。

她梳著一絲不掛的盤發,一身深紅色銀秀旗袍,身上並沒有什麼飾品,只有手腕上帶著兩隻溫潤的羊脂玉鐲。

顴骨有點高,鼻樑挺拔,眼睛微微有一點凹陷下去,嘴唇薄薄的,卻並沒有讓人覺得刻薄,只是更顯精神。

別的不說,單是長相她就與厲承蒼有五分相似。

她在厲承蒼進門的時候飛快的站起來,有些哆嗦的嘴唇顯現出她也不那麼平靜。

「令兒!」白雲大叫一聲,走上來擁抱住厲承蒼。

厲承蒼沒有記憶,但白雲有。

他被拐走的時候已經八歲多了,容貌基本上都已經定型,她幾乎是一眼就認出來他。

從來沒有被人這麼熱情的對待過的厲承蒼有點不知所措,手腳都不知道該放在哪裡。

白雲本來就高,又踩著一雙高跟鞋,站在厲承蒼身邊竟然只比他矮半個頭。

瓏五給白朵使了個眼神。

白朵干忙上去拉開她,勸道,「姐,孩子才剛來,不著急啊。」

白雲也知道自己太激動了,怕是要嚇到他。

「好好好,只要我的令兒能回來,怎麼樣都好。」

「令兒快坐。」白雲招呼他。

厲承蒼雖然明白她是在叫自己,但忽然被人叫一個陌生的名字,他還是挺不習慣的。

「多謝夫人。」他很有禮貌的道謝。

但是那客氣而生疏的夫人卻讓白雲臉上忍不住露出失望之色。

「上菜吧。」瓏五端著小碗等著,我們可以邊吃邊聊。

白朵叫人上菜。

白雲也跟著忙活,這個也要讓厲承蒼嘗嘗,那個也要他嘗嘗。

「怎麼樣?喜歡嗎?」白雲問他。

厲承蒼點點頭。

「喜歡就多吃點」白雲一見更是不住的給他夾菜。

「您不用忙了,還是先說正事吧。」厲承蒼拒絕了她的好意。

他今天來這裡只是為了和她相認,並不為別的。

白雲的動作僵了一下,「那好,咱們先說正事,先說正事。」

她放下手裡的湯匙,把過去的事娓娓道來,「你原本叫傅令,是我和傅天恆的孩子。」

「你說誰!」厲承蒼蹭的一下站起來。

他的父親竟然是傅將軍傅天恆,傅征的父親。

那他和傅征豈不是,同父異母。

「怎麼了?」白雲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大的反應。

「沒,沒什麼。」厲承蒼答的有些不太自然。

白雲沒有繼續追問下去,而是繼續講著他的身世。

三十多年前,白家和傅家聯姻了,雖說是政治聯姻,但兩個人關係不錯,一時間還被人當做是模範夫妻。

沒多久,厲承蒼就出生了,原本已經很幸福的家庭更圓滿了。

可誰也沒想到,他在八歲的時候竟然丟了。

原因是傅天恆看護的不好,等他發現了,孩子已經不見了。

那麼大個孩子,誰也沒想到他還會走丟。

傅天恆也馬上派人去搜尋了,可是沒有結果。

因為這件事,他們離婚了。

白雲這些年一直在堅持不懈的找他,不知道花費了多少人力物力財力,可依舊沒有任何消息。

至於傅天恆,他竟然沒過多久就帶回一個妻子,以及她腹中已滿四個月的孩子。

白雲一方面感嘆他的無情,另一方面更加著急的尋找著厲承蒼。

一世紅塵劫 這一找就是二十多年。

男主大人竟然比厲承蒼小那麼多啊,瓏五怎麼看男主是和厲承蒼年齡相仿,男主大人有點顯老啊。

「DNA報告還沒有出來,但是媽媽確定,你就是令兒。」白雲擦掉眼角的淚水。

「你和小時候那麼像。」說著她從包里取出幾張照片,都是厲承蒼小時候的。

不難看出,他那個時候就已經具備了許多閃光點了。

厲承蒼看向瓏五,沒有DNA報告可以說就是沒有實證,但她既然肯帶他來就說明這件事八九不離十了。

瓏五還沉浸在美食的世界里,沒有功夫被打擾。

白雲那邊也還是止不住的流淚。

這些年獨自尋找孩子的辛勞,只有她自己知道。



陶奶奶三番五次的暗中做手腳,傅征早就留下來她的證據,她還不自知。

現在陶江江又同意先回陶家看看。

陶江江還有她的報告都給傅征看過,確定了他們沒有血緣關係。

至於剩下的,就只有見到了陶家的才能定奪了。

說實話她是想要回去的,只是怕自保能力不足。

怎麼說也是自己的親生父母,更別說還有三個時刻惦記她的哥哥。

陶江江和陶家人也約了在這棟酒樓。

當然她約他們出來,只說是知道他們女兒的下落。

誰知道陶家人急匆匆的來到這裡,陶江江就在包廂里等他們。

而在看到她的時候,陶母就呆住了,「這,這太像了,太像了。」這分明是她的姨媽啊。

再一看陶江江,她眉眼之間,竟然也有一絲她老人家曾經的活潑。

連三個兄弟一看到母親震驚的表情,都忍不住擠過來看她。

就是她嗎?

他們當年年紀最大的也才九歲,所以印象難免會有些模糊。

於她印象也很模糊。

他們可要好好看看。

畢竟,這可是他們發誓就算不娶妻也要找回來的小妹。

瓏五看了一眼窗外,正好看到他們相伴而來的樣子。

陶江江這是要回家了?

看來她也應該準備準備了,陶江江回了陶家,這場遊戲才剛剛開始。

……我是分割線……

小劇場

某日,騰梟把瓏五圈在懷裡,:「媳婦兒,你為什麼喜歡我?」

瓏五漫不經心,「因為你好看。」

騰梟「……」

騰梟「你不是這麼膚淺的人」

瓏五「我就是。」

騰梟,「我就沒有點別的地方吸引你」

瓏五回答的冷酷,「沒有」

騰梟「那要是遇到比我好看的呢?」

瓏五「那就換一個唄」

騰梟一聽整個人都不好了「你說什麼!!!!」

瓏五笑了,「沒聽清?換一個╮(╯▽╰)╭」

騰梟「你再說一遍試試!」

瓏五「行了行了,你最好看」

騰梟「這還差不多。」

騰梟「老婆能不能把零食先放下……不,不是,我讓你放零食,不是放我,我要抱著」

瓏五「敢窺伺我的零食,拜拜吧」

騰梟「掀桌」「……剛剛我還最好看的!」

瓏五冷漠臉,「那是剛剛。」 陶江江回到陶家的事很快就被傳出來了。

陶家找了二十多年的孩子終於有個結果了,也算是喜事一樁,交好的人家紛紛前去問候。

虞家也算是有些交情,只是虞父的身份實在不方便離開,就讓虞城璽代表他去了。

說起來這些年陶家為了找陶江江,不現在是陶江北了,也不知道鬧出了多少風波。

陶家一驚對外發出消息,下周就舉辦宴會,慶祝陶江北回家。

陶江北並沒有把陶奶奶的的事情說出來,她沒有證據,貿然指證對她現在並沒有任何好處,倒不如就假裝不知道。

瓏五拿到厲承蒼的DNA報告的時候順手把陶江北和陶家的也弄出來了一份。

陶家速度倒是快。

雖然厲承蒼已經基本上確定了和白雲的關係,但他還是等DNA報告出來才去找她相認的。

白雲找了他那麼多年,如今人已經在眼前,對於陶江北簡直是要星星不給月亮。

從來沒有被這麼關心過的厲承蒼開始還有點不適應,但漸漸想也就習慣了。

白雲的關心並不是一昧的補償他,而是溫柔,細膩的浸潤著他在厲家人的冷暴力下乾涸的心田。

說起來白家在京城也是挺有名的,只是大家族人口複雜。

當年白雲因為厲承蒼的事執意離婚後就脫離了白家,白家也擔心傅家事後報復,忙著和她撇清關係。

她妹妹白朵也就一起離開了。

白雲問過厲承蒼要不要改回原來的名字,被他拒絕了。

一來他叫了這麼多年這個名字已經習慣了,二來他改了名字必然引人注目,他和白雲相認了,不代表這件事就解決了。

當年到底是什麼人拐走了他,又是什麼人這麼多年一直操控他的人生,這些都還有待解決。

瓏五帶著他去看過一次醫生。

他之所以失憶並不是由於外傷導致的,而是由於使用了藥物。

他失憶多年,缺失的又只是部分童年的記憶,並不影響現在的生活。

檢查也查不出他當年到底是使用了什麼藥物。

所以醫生的意見是不建議強行治療干預,順其自然最好。

原本瓏五想著厲承蒼跟著那些人的時間肯定不短,要是能想起來,必然可以記得重要線索。

不過既然可能對他有害也就算了,她還有別的方法,一樣可以查到結果。

白雲也贊成不治了,他童年的事情她講給他就是了,沒有什麼比他健康更重要的了。

前些天一直在鬧的厲家人也都回去了。

瓏五半夜去把人給打了,又沒有留下一絲證據,背後的人怕有什麼意外,就讓他們先回去了。



陶江北的宴會如期舉行,盛大異常。

可見陶家對於這個女兒還是很滿意的。

來的人自然也都提前調查過消息,在知道她已經和傅徵結婚的時候,很多人對她的態度明顯變了。

傅家雖說人少了點,不過他們家的權勢地位擺在那裡,如今這個陶家小公主剛找回來就已經和傅家聯姻了,這陶家的地位可是又要漲了。

陶江北已經開始接觸上層社會,但這麼大的場面她還是第一次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