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的一聲巨響傳來,一頭帝階神通境的雷火鷹就這樣被天宮小隊給幹掉了,而其中功勞最大的自然就是步雲天,如果步雲天他冒險跳到雷火鷹的背上,這戰恐怕還真的不好打。

「小天,你下次不可以再這樣了,太冒險了。」勝利之後,宮菲菲卻是沉著臉道,臉上卻是掩飾不住關心的神情。

「知道了,下次我不會這樣的。」步雲天微微笑著道。

今日大寒,無雪 知道就好,趕快收拾一下離開吧!」宮菲菲點點頭道。

步雲天二話不說,直接把雷火鷹龐大的屍體扔進儲物戒指裡面,然後和眾人消無聲息的離開了,再次踏上了尋找地獄火龍獸的地盤,只不過這回他們變得更加小心了。

火焰山脈之中到處都是火紅的植物,茂密的植物之中隨處都可能存在著未知的危險,但是收益往往是跟危險成正比的,越是危險的地方,得到的好處可能就越多,哪怕就是沒有找到地獄火龍獸,步雲天等人此行的收穫也已經不錯了,只是心裡有些不甘,不甘任務失敗而已。(未完待續。。) 眨眼之間又是幾天過去了,這一天的天色有些昏暗,步雲天等人小心翼翼的行走著,盡量不發出一絲聲響,走在前面的步雲天突然面色一喜,卻是終於發現了此行的目標。

「我們走這邊吧!」步雲天指著地獄火龍獸所在的方向開口道,但是卻沒有直接說出來,他還不想暴露自己神識強大的特點。

宮菲菲等人並沒有多想,直接便按著步雲天所指的方向走了過去,沒多久宮菲菲便是神色一喜,開心的道:「太好了,我們的目標終於出現了,就在前面不遠,大概三千多米的距離,大家小心點,千萬別提前暴露了。」

眾人無聲的點點頭,然後便慢慢的潛了過去,地獄火龍獸小山一般的身影也很快便出現在眾人的眼中。

「怎麼辦?直接殺上去嗎?」宮凌天向著一旁的宮菲菲問道。

「不,用這個先偷襲,至少要先重傷對方,否則我們是很少勝算的,龍系凶獸的威力可不是普通凶獸可以比擬的。」宮菲菲神情凝重的說道,同時掏出了一張高階符咒。

「七階符咒?這個代價是不是太大了?」宮凌天緊緊的盯著宮菲菲手中的符咒道。

「不,只要能夠成功,單單是這頭地獄火龍獸的屍體都值得上這張符咒了,而我們交任務只需要一瓶血液而已,只要任務成功,絕對是穩賺不賠的,就是怕萬一失敗而已。」宮菲菲沉聲道。

七階符咒的威力相當於帝階巔峰強者的全力一擊,可以說是珍貴無比的。一張符咒在手就等於多了一個保命的手段。所以這個代價不可謂不高。要是萬一失敗了就虧大發了。

這種七階符咒可不是步雲天之前在下界的那種,而是神域之中的更高一個檔次的符咒,像這種符咒,不要說七階,就是五六階也都是珍貴無比的。


現在步雲天最多也就是煉製出三階的符咒,不過這已經很了不起了,可惜這些低階符咒用來對付地獄火龍獸卻是作用不大,否則的話步雲天倒是一大把。

三階的符咒只不過相當於皇階頂級高手的攻擊。要是對付帝階初期倒是勉強,至少數量足夠的話還是可以發揮點作用,但是用來對付帝階中期的凶獸根本就是浪費,皮粗肉厚的帝階中期凶獸幾乎可以無視這種程度的攻擊。

至於**階符咒的存在,那可以說是傳說之中的存在,基本上是很少出現在人前的。

「真的要用嗎?」宮凌天還是有點遲疑的道。

「用,難道這張符咒還比得上隊友的生命嗎?不用它,難道讓大家冒著死亡的危險去完成任務嗎?」宮菲菲一臉認真的道。

聽到這話,步雲天倒是感動了,他看的出她是真心的。因為就算要收買人心,一張七階符咒的代價也太大了一點。 重生軍婚:首長,放肆寵!

宮菲菲也不在等眾人反應,已經拿著符咒悄悄的潛了過去,直到離地獄火龍獸只有一千米左右的距離,她才催動了手中的符咒,一股恐怖的風系能量從符咒中爆發開來,化作一片恐怖的風刃向著遠處的地獄火龍獸射了過去。


「吼……」符咒一發動,地獄火龍獸頓時便發現了,瘋狂的咆哮了起來,奈何符咒的攻擊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千米的距離幾乎瞬間即到,每一道風刃都像一把鋒利無比的刀,密集的風刃瞬間便破開了地獄火龍獸的防禦護甲,瞬間便是血肉紛飛。

「攻擊!」宮菲菲一聲暴喝,其實不用她說,早在她發動符咒的時候步雲天等人便已經動手了。

千米的距離看似很遠,但是對於這群非人類來說,不過眨眼之間,地獄火龍獸剛剛飛撲到半路,步雲天等人的攻擊便已經到了。

時光不如你美 ,雖然不是敵對關係,但是宮菲菲等人的戰魂還是被金烏戰魂壓的抬不起頭。

而本來憤怒咆哮狂奔的地獄火龍獸也瞬間停了下來,死死的盯著前方的幾頭法則戰魂,更加準確的說是盯著對他威脅最大的金烏戰魂。

「卧槽,小天你的戰魂怎麼這麼猛,好強勢啊,只是這三隻腳的怪鳥看起來怎麼這麼怪啊!」宮凌天大呼小叫的道。

「尼瑪,不懂就別亂說,這是三足金烏,遠古妖獸之中的皇者,可惜現在只是一個錐形而已,比起真正的三足金烏還差的太遠了。」步雲天鄙視道,眼中卻是掩飾不住的自豪。

「三足金烏?好像沒聽說過啊?」水藍天搖搖頭道。

「笨蛋,你沒聽說那是遠古妖獸嗎?現在應該已經不存在了吧!」水靈兒沒好氣的道。

「好了,好了,這個還是等下再聊吧,地獄火龍獸準備攻擊了。」宮菲菲神情凝重的道。

宮菲菲的話語剛落,地獄火龍獸的大嘴已經張了開來,一連串巨大的火球向著幾頭法則戰魂射了過去,而重點關注的就是金烏戰魂,一大半的火球都是沖著金烏戰魂去的。

然而令人驚呆的一幕出現了,十幾個火球打在金烏戰魂身上居然沒有一點作用,直接無聲無息的被吸收了,這一下不但瞬間使得地獄火龍獸產生了退意,就連遠處的宮菲菲等人也是驚駭異常。

其他幾頭法則戰魂再經過了火球的攻擊之後都變弱了一些,然而步雲天的金烏戰魂卻是相反,居然增強了一些,真是太恐怖了。

構成金烏戰魂的法則之火早已經達到了低階太陽真火的程度,心火可以容納萬火的特性,在加上焚天訣吸收的太陽真火,最後再結合火之法則,這些構成了三足金烏戰魂,這也是金烏戰魂為什麼這麼恐怖的原因,一般的火系法術攻擊根本就是給它增益。

「嘎……」一聲嘹亮的鳴叫響起,只見金烏戰魂已經對著地獄火龍獸俯衝而去,原本就毫無戰意的地獄火龍獸頓時嚇得轉頭就跑,完全沒有了龍系凶獸的樣子。

然而金烏戰魂的速度更快,只見紅光一閃,它已經穿透了在奔逃的地獄火龍獸,恐怖的太陽真火瞬間沖入了地獄火龍獸的體內,以一種恐怖的速度破壞著地獄火龍獸體內的一切。

地獄火龍獸雖然也是火系凶獸,但是太陽真火實在是太恐怖了,它根本就沒有一絲一毫的抵抗能力,不到幾個呼吸之間,便已經失去了生命。

直到地獄火龍獸死亡,宮菲菲等人都沒有回過神來,一個個痴獃的看著金烏戰魂,其實金烏戰魂能這麼輕易就殺死地獄火龍獸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地獄火龍獸本就是火系凶獸,覆蓋在身體表面的防禦元力自然也是火系,所以在面對更高級別的太陽真火構成的金烏的時候,才會顯得這麼脆弱,幾乎是一碰就掛了。

「尼瑪,怎…怎…怎麼可能,這也太恐怖了吧?地獄火龍獸這就死了?」宮凌天獃獃的自言自語道。

「不可能,我一定實在做夢,一定是做夢,對不對?」水藍天也是喃喃自語地道。

「呼……,好了,先把各自的戰魂收起來吧,打掃戰場,先離開這裡再說,等一下回去之後,小天你必須給我一個解釋。」宮菲菲深吸了一口氣道,其實她內心的驚駭一點也不比其他人少,只不過作為一個隊長,她更加能控制自己的情緒而已,但是現在她看待步雲天的目光也已經完全不同了,就彷彿在看什麼稀世珍寶一樣,看的步雲天心裡發毛。


不用說步雲天也知道,肯定是那一張符咒的事情了,也確實如此,早知道金烏戰魂這麼給力的話,那張符咒根本就不必使用,完全可以留著的,現在卻是白白浪費了,想到這裡步雲天也是無可奈何,只能回去賠罪了。

閑話少說,戰場很快便被打掃完畢了,眾人很快便消無聲息的離開了此地,心情愉快的找了一個小山谷暫作停留。

而放鬆下來的步雲天等人自然是不急著回去,而是小心翼翼的在四周布置好陣法之後,便從地獄火龍獸的屍體上割下一些肉來烤,這可是大補的伙食啊,吃多了也是可以增強火系抗性的。

這地獄火龍獸的肉質可是非常鮮美的,這龐大的屍體就是拿到神火城裡面賣,都可以賣上百萬晶,這神晶可不是下界的靈晶可比,乃是天地元力凝結而成的,是一種非常珍貴的修鍊資源,一般人有個幾千晶就算是小有資產了,更何況是上百萬晶。

肉香很快便撲鼻而來,所有人都忍不住不停的吸著氣,一個個死死的盯著火焰上方的肉,恨不得把未烤熟的肉給搶來吃了。(未完待續。。) 「哇,太好吃了,不愧是龍系凶獸的肉啊,這次是沾了小天兄弟的光了。」宮凌天捧著一大塊肉邊吃邊道。

「哼,小天你還沒給我一個交代呢,你的金烏戰魂那麼厲害,為什麼不早點放出來,害我白白浪費一張七階符咒?」宮菲菲綳著小臉忿忿不平地道。

「這個我也不曉得啊,我很少使用戰魂,我也不知道金烏戰魂會這麼給力啊!」步雲天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好吧,那你說怎麼賠償我的損失?」宮菲菲不依不饒地道。

「好像那張符咒不是我讓你用的吧!」步雲天小聲的嘀咕道。

「你說什麼?有本事給我說大聲點。」宮菲菲頓時眯著眼道。

步雲天不由求助的看著一旁的宮凌天等人,而讓他失望的是,這些傢伙居然一個個都沒義氣的只顧自己,一個勁的埋頭苦吃,根本就不理會步雲天。

「這個要不我賠你一張?」步雲天有些無奈的道。

「你有?」宮菲菲卻是驚奇地道,其實她也就是隨便說說而已,也僅僅是為了出出氣,並不是捨不得一張七階符咒,而是白白浪費太可惜了。

「有。」步雲天肯定的道,你別不信,這七階符咒他還真的有,都是從風之尊者那裡得到的。

「算了,這次就饒過你吧!」宮菲菲最終還是搖搖頭道,高階符咒畢竟珍貴無比,她也不可能真讓步雲天賠,只是心痛白白浪費了一張符咒而已。

「嘿嘿。我們還是快吃吧!」步雲天奸笑了一下。頓時猛吃起來。

一陣呼天搶地之後。烤熟的肉很快便被吃光了,不過沒熟的還有大把,一直烤了好幾輪之後,這群非人類才勉強吃個半飽,還真箇個都是飯桶級別的。

一直到了第二天,眾人才開始返回,來的時候麻煩,回的時候就簡單了。僅僅是朝著一個方向趕便足夠了,不過眾人也足足用了五天多才回到神火城。

交任務的時候,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天宮小隊的眾人,特別是得到消息趕來的天火小隊隊長石中堅,更是驚訝不已,要知道這個任務就是他也不敢接,想不到卻是被天宮小隊給完成了。

「菲菲,真是恭喜了,想不到你們居然能夠完成這個任務。」石中堅一臉笑意地道,但是步雲天卻是注意到他眼中一閃而過的不甘。也不知道是為何。


「還行,聽說你們也不差啊。剛進來的時候好像聽人說你們也完成了一個不錯的任務啊!」宮菲菲面無表情地道。

「哈哈,這只是別人亂說而已,和你們完成的任務比起來差的太遠了。」石中堅故意哈哈笑著道。

「可是我進來的時候好像是你的隊員在說的吧,難道你的隊員亂說的嗎?真是太沒品了,石隊長,我們還有事就先離開了。」宮菲菲搖著頭道。

天宮小隊的其他人也不理會石中堅等人,兩個小隊本來就是競爭的存在,而且這石中堅好像還對他們的隊長有意思,這就更不受他們待見了,所以他們非常乾脆的跟著宮菲菲離開了。

接下來步雲天等人直接休整了三天,這才再次來到冒險者酒吧,準備接取新的任務,就這樣,接下來的幾個月時間,天宮小隊都是這麼度過,不斷的完成著各種四星任務。

而步雲天也早已經成為了一名四星冒險者,修為也已經突破到帝階戰魂境中期,此時他已經離開了天宮小隊,一個人在火焰山脈深處闖蕩著。

現在步雲天對於金烏戰魂的使用也是越來越純熟,太陽真火實在是太恐怖了,所以一般的帝階神通境中期凶獸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再和宮菲菲等人一起去獵殺凶獸已經沒有意義了。

其實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定海神珠的存在,時間加速的效果使得他修鍊的時間永遠多於旁人,當他和隊友們拉開距離之後,他就不再合適跟那些隊友在一起了,因為他必須要保證自己進步的速度。

所以步雲天獨自進入了火焰山脈深處,而這裡便是他的天堂,因為這裡的凶獸大都是火系的,這些火系凶獸在金烏戰魂強大的太陽真火之下,根本就是毫無抵抗力,就像一個**裸的美女等著步雲天去收拾。

眨眼又是三個多月過去了,此時步雲天已經獵殺了大量的火系凶獸,他已經不再躲避凶獸群,反而是用收割的方式獵殺著凶獸群,此時定海神珠空間裡面的凶獸屍體已經堆積如山,而且還有很多已經被他提煉成了血精華。

白天獵殺凶獸,夜晚就進入定海神珠中修鍊,所以他的修為也早已經突破到帝階戰魂境中期巔峰,崩天拳更是領悟了十二重,威力暴增了幾倍。

不過進步最大的還是肉身強度,獵殺群居凶獸的時候還是避免不了危險,經常被凶獸圍毆,至少在金烏戰魂滅掉凶獸群之前,步雲天大都是跟一個網球一樣被拍的飛來飛去。

所以這段時間裡,他幾乎是天天受傷,要不是有生命法則,恐怕他早就掛了。

這天,步雲天已經漸漸不滿足於火焰山脈外圍的獵殺了,有了向更深處闖蕩的想法,中階凶獸已經對他沒有威脅了,他必須挑戰更強的存在,這樣他才能進步的更快。

「走了,嘯月,繼續前進。」步雲天開口道,此時嘯月、小影蛇和黑鷹這三頭戰寵在步雲天餵食了大量凶獸內丹下,也早終於晉級帝階神通境,在這種地方也已經有了生存的能力了。

一人一狼頓時化作一道白光向著火焰山脈的更深處射了過去,一直跑了小半天,才進入一個帝階後期凶獸群的地盤,也算是進入了火焰山脈的中心地帶,但是步雲天卻是絲毫不懼,有的只是無盡的戰意。

「停,前面有一群凶獸,嘯月你暫時還是躲起來吧。」步雲天說著不等嘯月反應,直接便把它收入了定海神珠裡面。

「神火遁。」步雲天暗喝一聲,然後化作一道淡淡的紅光飄向幾千米外的凶獸群。

這是一群帝階神通境後期的猿猴,一個個長的三四米高,就像一個個巨人,數量也非常恐怖,居然有上千隻,還好是火系凶獸,在面對金烏戰魂也只有被屠殺的份。

「金烏戰魂。」步雲天顯出身形大喝一聲,一頭恐怖的金烏戰魂突然出現在他頭頂上空,緊接著便雙雙殺入了猿猴群之中。

「轟轟轟,嘭嘭嘭,咚咚咚……」的聲音不斷的響起,步雲天不斷被猿猴擊飛,只有偶爾一聲是他擊中猿猴的,畢竟對手太多了。

猿猴本就是敏捷類凶獸,速度奇快無比,步雲天的速度雖然不差,但是雙拳難敵四手,所以不斷的被擊中也是正常的,還好他的身體強度已經不怕這些一般的攻擊。

不過另一邊的戰果就豐富了,金烏的速度本來就更勝一籌,幾乎被它撞到的猿猴全部都被太陽真火入侵,雖然不至於把這些凶獸給燒成灰燼,但是燒掉它們的生機卻是搓搓有餘的。

戰鬥持續了十幾分鐘,殺紅眼的猿猴根本就沒有逃跑的想法,全部變成了屍體,大部分都是被金烏戰魂燒死的,只有少部分是步雲天轟殺的,還好這些凶獸的屍體強硬無比,否則早就被燒成灰燼了。

花了半個多小時他才把所有屍體收集起來,然後又把猿猴群的巢穴掃蕩了一遍,才躲進了定海神珠之中療傷,這次傷的確實有點重,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是也差不多。

「日,他大爺的,帝階後期的凶獸果然恐怖,而且還一個個天生神力的,還被當成沙包打了半天,骨頭都差不多被打碎了。」

步雲天忍不住臭罵道,此時他毫無形象的躺在地上,很快便睡了過去,任由體內的生命法則修復著肉身。也不知過了過久,步雲天才睜開了雙眼站了起來,感覺一下身體的變化,居然一點要突破的意思都沒有,看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看著空蕩蕩的定海神珠空間,步雲天不由的有些後悔了,早知道就把柳瑩和柳蕭蕭留下好了,至少現在可以好好的溫存一番啊!

當初步雲天在離開的時候,所有人都被他留在了龍門鎮,其中便包括柳瑩和柳瀟瀟,現在龍門鎮的實力已經越來越強,也已經開始向四面八方輻射了。

還好,他也並不孤獨,至少還有許多的妖獸陪著著他,這些都是他當初收入定海神珠裡面的,只不過這些妖獸早已經被他收服,成了他手中最忠誠的士兵。

接下來的時間他先是把所有的猿猴內丹拿了出來,然後再用心火熔煉猿猴的屍體,把它們全部轉化為血精華用玉葫蘆裝起來。(未完待續。。) 現在步雲天的內丹、各種丹藥和血精華都被裝在玉葫蘆裡面,這件靈寶內的空間可以受他控制,分割成一個個小空間,存放著這些東西。

內丹他取了一部分出來給一些有潛力的妖獸服用,至於血精華實在是太過猛了一點,只有變異的嘯月、上古異種小影蛇和具有鯤鵬血脈的黑鷹可以服用。

至於其他妖獸的肉身實在是承受不起,一不小心就會爆體而亡,所以步雲天也只好留著自己吞服了。

短暫的休息了一下之後,步雲天便帶著嘯月出了定海神珠,繼續開始了打怪,再次開始不斷的重複,獵殺,修鍊,休息。


眨眼又是三個多月過去了,從一開始的小心翼翼,到最後的無所顧忌,步雲天幾乎把火焰山脈中心地帶掃蕩了一遍,除了最中心那幾處讓他感到危險氣息的地方,其他地方都闖遍了。

「看來是離開的時候,中心地帶的那幾位還是不要招惹的好。」步雲天眯著眼盯著一個方向開口道,此時他已經可以橫掃帝階戰魂境,但卻是依然不敢去闖那幾處。

早在十幾天前,步雲天便感覺到這火焰山脈的中心地帶還有幾個他不可以招惹的存在,雖然金烏戰魂給了他無比的自信,但是他還是相信自己的直覺,只是他有些奇怪,那幾個恐怖的存在為什麼任由他獵殺著那些凶獸群,彷彿毫不在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