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鬼子的飛機像鳥拉屎一般在藤縣上空投放了無數炸彈,如暴雨般落入城內,城內硝煙瀰漫,百姓冒著彈雨開始往西門奔逃,屍體布滿了街道上,大人和孩子哭喊聲練成一片。

「轟轟,轟轟。」鬼子的野戰重炮和坦克發出了嘶吼,寬約五米的城牆很快被鬼子撕開了一個缺口。

「噠噠噠……」鬼子的輕重機槍交替掩護,一個小隊大約幾百名的鬼子開始向豁口發起了衝鋒。

「砰砰砰……」鬼子的三八大蓋開始射擊,交替前行,而城內的中國守軍就連輕機槍都沒有,只有四門土製的迫擊炮。

即便這樣,小鬼子也沒有佔了便宜,鬼子很快突到豁口的外圍,衝進去守住豁口,剩餘的鬼子兵就能沿著這個豁口殺進去。

「噠噠噠…..」在鬼子機槍的掩護下,這隊鬼子兵跳下了城外的壕溝內。

這個時候,城內的守城士兵一聲令下,一百多枚手榴彈騰空而起,瞬間落下,轟轟轟……爆炸如連珠炮般的。上百名鬼子瞬間被炸了慘不忍睹,血肉橫飛,鬼子匆忙逃竄,扔下上百具屍體后扭頭逃竄。

士兵們趕緊拿著破舊的武器朝鬼子射擊,但鬼子很快連滾帶爬地跑回到自己的陣地上。

如此反覆,達幾十次,城外的城牆下面鬼子的屍體像座小山。

鬼子這種小隊反覆衝鋒的戰術是他們攻城的利器,但這個時間點上,這個地點上,他們遭遇到了頑強的川軍團。

滕縣危急,從台兒庄方向企圖救援的中國守軍被鬼子死死纏住。

「八嘎,一個小小的滕縣竟然犧牲了數百名帝國的武士。」旅團長賴谷很生氣,因為他的頂頭上司是第十師團的磯谷廉介,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這個滕縣竟然這麼難打。

一個小隊一個小隊的衝鋒,每次都被乾死一半,然後退守下來,三個小隊一個梯次的衝鋒,前面的死了,後面的頂上,結果三個小隊幾乎死光的時候又退了回來。

「能夠堅守五天嗎?」所有的人都在疑問。

歷史上真正堅守了三天,為台兒庄戰爭的勝利奠定了基礎。

王重鎧不斷地搜尋著滕縣的有關信息,給周正不斷地彙報著。

「誰能救了這個抗戰英雄?」周正在不斷地想著,佟麟閣將軍不是就被救下來了嗎?

「給我轟炸。」鬼子不斷地死,鬼子所有的野戰重炮和飛機,坦克再次轟炸起來,整整轟炸了幾個小時,一直到了夜晚,鬼子終於突進去了。

可是這個時候天卻黑了下來。

「報告賴谷旅團長,我們,我們衝進了東門。」一個通訊兵因為激動,有些結巴地說道,打了一天,傷亡上千,這才進了東門。

「進去了。」賴谷愣了一下,不過聽到衝進去的只有十幾名鬼子后,臉上又涼了下來。

十幾名士兵,進去了有個屁用,連陣地都守不住。

「給我把鬼子趕出去。」七二七團一個連長叫張進如帶著一個連狠狠地壓了上去。

十幾名鬼子戰力強悍,拚命地反抗,可是身後的援兵遲遲不見到來,這才明白,他們被放棄了。

「殺啊。」武器低劣的川軍團,連裡面還有大刀片,冒著生命的危險不顧一切的大聲叫喊著,他們也怕鬼子衝進來。

「砰。」一顆子彈打進了他的胸膛,他還是跌跌撞撞地沖了上去,一刀砍在那個鬼子的頭顱上。

一個連的士兵猛打猛衝,十幾名鬼子轉身想跑出城外,被追上來的士兵很快打成了肉泥。

鬼子被趕了出去,剩下的鬼子沒有再接著接續打,藤縣的戰爭進入到了短暫的休息階段。

這是第二天了,王銘章鬆了一口氣,上峰告訴他們,援軍很快就到了。

他們確實有援軍,在台兒庄方向的援軍被鬼子圍堵的時候,還有一支隊伍是湯恩伯的隊伍。

「鬼子還沒有拿下滕縣。」王重鎧在用步話機對周正激動地說道。

「但願歷史能重新改寫吧。」周正沉重地吸著煙,滕縣的戰鬥好像跟歷史上發生的一模一樣。

「怎麼就一點沒有變化呢?」周正很鬱悶,「那麼多部隊怎麼指揮的,現在鬼子的津浦路南段可是有一個巨大的空擋,可以反擊的。」

周正嘆了一口氣,重慶那邊到了這個時候,還是一點沒有變,對於湯恩伯這支援軍,周正基本上不抱希望,這個在晉西北和鬼子打了一仗的將軍,根本就沒有增援滕縣。

此時的滕縣已經沒有一處完好的房屋,到處都是殘垣破壁,整個滕縣城除了屍體,就是還堅守的川軍將士,王銘章,縣長周同和他的警察部隊,還有團長張宣武,他們守住了第二天,但還有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能不能堅守。

台兒庄方向支援不上滕縣,只好排兵布陣,等待著鬼子大軍團的到來。

鬼子打完仗開始休息,而川軍團的士兵得連夜搞工事,搞防炮洞,得研究每處城牆處的豁口。

沒有人知道,這一夜,氣惱的鬼子師團長磯谷廉介用上了整個師團,三萬人全部壓向了滕縣,而王銘章只有不到兩千人了,手裡的彈藥也已經不足,除了手榴彈就是大刀片子了。 這一天晚上,戴笠很鬱悶,他鬱悶的不是滕縣,而是秦燕秋和雷彤帶著的特戰隊失蹤了,於此同時,他們在路上的押送飛機製造機器的工人也失蹤了,這個先北上武漢,然後再南下四川的老營房飛機製造機機器和他派的幾個軍統的人都一起失蹤了。

「聯想到周正前些日子向他提起過飛機合作的事情。」戴笠第一時間聯繫了周正,他發電報質問王重鎧,這個是不是周正搞的鬼,又把他們飛機機器給弄走了,這可是大事,校長知道了,一定會怒不可遏。

「沒有啊,他派雷彤和秦燕秋過去,只是為了炸花園口的黃河大堤。」王重鎧擔心秦燕秋和雷彤還沒有走遠,只好撒了個謊,這個謊言他自己都覺得戴笠會不信。

「炸花園口,然後讓我們重慶方面背鍋,這個周正到底想幹什麼?」戴笠聽后雖然深信不疑,但這個事情是影響他們政府聲譽的一個很大的事情。

「飛機製造機器你確定不是周正搞的鬼。」戴笠再次問道。

「確定不是。」王重鎧說道。

「哼哼,王重鎧,你的老婆和孩子都在去延安的路上,如果被我察覺你說謊,你會後悔的。」戴笠狠狠地說道,這個飛機製造機器要是落到周正手裡,那就麻煩大了。

「我知道,所以,我也沒有欺騙你,一千多人看著的飛機製造機器就能被周正一個小小的特戰隊給弄走,這也不符合常理呀。」王重鎧說道。

戴笠想了想,立刻掛了電話,再讓下面的人去找,想辦法聯繫上那幾個軍統的人,負責押送個機器,怎麼連人都不見影子了。

「可是周正這個無賴前陣子還好好提合作生產飛機的事情,最近怎麼就不談了呢?這小子是個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人。」戴笠很懷疑,連夜把這件事情告訴了蔣介石。

剛剛收到破甲彈的蔣介石,和周邊的幾個參謀正在誇獎周正,結果聽到這個消息,臉上立刻縮成一個疙瘩。

「娘希匹,趕緊給我查,這個飛機製造機器這麼多,他怎麼可能從我們眼皮子底下弄走的,如果是他搞走的,怎麼一點風聲都沒有。」蔣介石很快打開了地圖,如果搞走這批機器的話,周正不可能走水路,水路不通,被鬼子完全佔領了,那就只有走陸路,徐州正在打仗,他們不可能冒險走的。

「他們不可能從河南繞道去延安吧。」這個是蔣介石最擔心的問題,「命令沿途關卡一定要給我攔住,這些機器絕對不能落在延安手裡。」

「你有沒有問過周正?」蔣介石問戴笠。

「問過王重鎧,他說沒有,或許沒有承認。」戴笠低頭說道,他心裡有一種感覺,這個事情一定是周正搞的鬼,這個周正就想著發展壯大自己,完全不顧抗戰大局。

「不過我可以套套周正的話。」戴笠對蔣介石說道。

戴笠所謂的套話不過是給王重鎧發電報,說飛機製造機器已經找到了,想和周正談談合作的事情,王重鎧聽后嚇了一跳,難道秦燕秋和雷彤都落到了他們的手裡。

「這怎麼可能,一分鐘前,我還和她們兩個聯繫的,她們現在正準備進入河南。」夏青說道。

「那戴笠說飛機製造合夥的事情,莫非他們已經知道了,服軟了。」王重鎧說道。

「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也有可能是套話,等我問問周正怎麼說。」

周正這個時候到了科研部,他和趙老嘎在布置防空炮,四聯防空機槍還沒有造好,但是防空炮出來了,VT引信炮彈,做出來十多枚。

高瑞、陳松柏,趙淑婷,還有一幫工人都在旁邊站著,看著周正熟練地教著他們使用防空炮,還有近身炸彈,這種炸彈上面有收發無限電信號的裝置,都是從鬼子無線電和收音機上面拆卸下來的。

「炮彈試驗過了,可靠性沒有問題。」陳松柏笑著說道。

「要加快生產,等咱們有幾百枚炮彈了,我就召開閱兵式,把天津的記者都弄過來,讓鬼子著急,鬼子的飛機來了就把他們弄掉。」周正吩咐說道。

「閱兵。」陳松柏聽了愣住了,人家都是強國才閱兵,你一個周正閱個屁的兵,何況閱兵都是國家元首呀。

「不是閱兵,就是這麼個說法,不過,我得請示八路軍和重慶方面,得他們允許,這就是計策,等鬼子上當了,那就起到了作用。」周正看到陳松柏的眼神,趕緊解釋。

這個時候夏青跑了過來,然後把戴笠想合作飛機生產的事情告訴了周正。

「合作生產飛機?」周正愣了一下,「這個戴笠腦子有毛病了,雷彤和秦燕秋他們沒事吧。」

「確認過了,沒事。」夏青說道。

「那就是想套我話呀。」周正轉了轉眼珠,「就回復他,我們現在搞出了防空炮,不需要飛機了。」

「防空炮的VT引信技術可以給他們,不過,他們得給我們建一個無線電生產廠。」周正想了想接著說道。

「還有,過幾天,我們的防空陣型搞好了,我要來個閱兵儀式,吸引鬼子飛機前來炸我們啊。」周正知道這事情告訴夏青,夏青一定會轉達上去的,各方面的意見很快就匯總過來。

「閱兵。」夏青聽到后差點瘋了,這個時候你閱兵幹啥,鬼子正在侵略。

「怎麼,我的閱兵就是告訴鬼子,咱們中國人以後不好惹了。」中國撇了撇嘴。

「隨你吧。」夏青見到周正這又嘚瑟上了,鬼子是很強大,他們的產能現在算也不小,可是需要武器的人太多了,不過她也沒有辦法,回到山洞,把周正的原話讓王重鎧一字不落地回復給了戴笠,同時她還把周正的想法告訴了李政。。

戴笠一聽立刻打消了懷疑,難怪這小不和談飛機製造了,原來有了制衡鬼子的武器了,另外一方面,還不得不佩服這新技術的研發能力,這沒幾天就一個,沒幾天就一個,照這樣下去,還了得,這樣的人才,他們重慶方面不要,那天下就是延安的。

可是華北已經沒有他們的什麼人了,除了八路軍基本上就是鬼子。

「校長,校長,周正他們已經能夠打鬼子的飛機了,他們研究出了什麼VT引信,說搞飛機那叫一個準,他們同意給我們防空炮的技術,但是,他提了一個要求,就是建造無線電生產廠。」戴笠幾乎是大呼小叫地闖進了蔣介石的辦公室。

「無線電生產廠家?他要這個幹什麼?」蔣介石並不知道,這個炮彈裡面要用這些玩意。

「那個什麼VT引信需要這個玩意。」戴笠說道。

「也好,拿工廠換武器。」蔣介石沒有猶豫,鬼子的飛機他們是恨死了,再打下去,他們的重慶征服就垮台了,當時的無線電生產廠家,全部不下幾百家,既然周正要,就給他一個最小的廠子。

「馬上帶人立刻出發,要在一個月內到達,不要再拖延時間了。」蔣介石聽后大聲說道。

「我馬上安排。」戴笠說道,「不過周正說他最近這幾天要在霧靈山舉行一個閱兵儀式。」

「閱兵儀式,娘希匹,這個周正到底要搞什麼,我們在徐州正在和鬼子打仗,算了,由他去吧。」蔣介石想了想周正也沒有閑著,畢竟也在天津那邊還收復了兩個城市嗎? 「還有周正他們已經研發出了新式步槍,鬼子那邊也在收集這支步槍的情報。」戴笠接著說道。

蔣介石聽后臉上出現了一絲疑慮,周正不過搶走了閻老西的兵工廠,怎麼造出來的步槍連鬼子都在收集,這個周正真是逆天了。

「這果然是個人才。」蔣介石嘆了口氣,周正雖然厲害,可是這個人沒有立場,能給他們新技術,八路軍那邊也不例外,這樣下去,始終是個禍患。

「鬼子把他們研發的步槍叫周正式步槍,聽說是一支全自動的步槍,用的是機槍重彈,殺傷距離四百米。」戴笠低聲說道。

「這樣的武器,他們並沒有給我們,周正看來還是對我們有所保留啊。」旁邊的一個參謀說道。

「除了坦克,飛機,大炮,周正現在的裝備恐怕不亞於我們的德系師,甚至還超過了德系師。」蔣介石發出了感慨。

「雨農啊,這些步槍,你得想辦法從周正手裡要過來,哪怕一支,咱們都可以仿製。」蔣介石不明白,火箭筒,定向地雷,還有破甲彈,甚至是防空炮,周正都肯給他們,就是這95突擊步槍不肯給他們,這是為何呢?

「我們和延安正在談石油合作的事情,可是延安沒有開發能力,就把機器賣給了周正。」戴笠低聲說道。

「不過是個借口,延安不想讓我們插手啊。」蔣介石嘆了口氣,「算了,石油的事情暫時不談了,強大的武器才是最重要的,步槍的技術一定要過來。等周正搞出了石油,咱們給他要石油就是。」

「是。」戴笠這個時候也無可奈何,派出去的南燕和王重鎧都投降了,南燕這個美人計竟然沒有起作用,這讓戴笠有些不解,不過他很快想起來雷彤,這個日本女間諜都被周正給收復了,他們的軍統和鬼子的武士道比起來,還是差了一截。

周正的霧靈山連夜趕造防空炮彈,經過長期的準備,彈殼,高爆炸藥,鋼珠,VT引信,至少準備了能生產兩三百枚的防空炸彈。

於此同時,李政在八路軍那邊正在談石油的事情,還有東風快遞,根據周正的安排,他們準備讓沿途的民兵和百姓臨時組成運輸成員,每個縣城的農村暫時安排一個運輸點,雖然現在很不安全,但這個雛形和路線得先規劃好。

「那行。」馮雲山完全同意,周正這個腦子跟他們想的不一樣,組成這樣一個東風快遞,那武器和物資的產能得達到多少才能實現。

「這樣吧,你回去跟周正說說,看看我們能不能利用你們的技術,複製一個兵工廠。」馮雲山的意思是周正霧靈山的兵工廠恐怕滿足不了。

「周正的野心不是你們想的,他要生產飛機,大炮,軍艦,甚至是原子彈,導彈。」李政說道。

「啊,這能搞出來嗎?這些都是什麼東東呢?」馮雲山有點懵逼,很多事情都沒有聽說過,就一個霧靈山難道能搞出來。

其他的幾個參謀長,師長,團長,都在旁邊,他們在找李政要步槍,到現在一共才拿過來一千多支,尤其是李山的那個團,就有五百多支,不過這沒有半大,人家李山的妹妹李芸在山上,而且是周正的一個老婆。

許多團長心裡都巴不得自己又個妹子,這武器太厲害了,他們每個團就幾十支。

「這導彈,原子彈,這是什麼玩意?厲害不。」幾個團長紛紛問道。

「厲害不厲害,不知道周正是不是吹牛的,他說一個原子彈可以炸掉一個鬼子的日本島。」李政也是聽人說的,這事情他根本不相信周正能搞出來這個什麼原子彈,導彈什麼的。

「啊,這,那怎麼扔出去啊,扔出去不把自己也炸了。」誰聽說這麼厲害的武器,「肯定是吹牛。」

「有飛機啊。」李政還是隱瞞了周正已經弄了一支特戰隊去德國的事情。

「對,對,有飛機。」其他的人聽了,紛紛點頭,這種大傢伙搞出來小日本那就該投降,不投降,每天炸一個島,那鬼子還幾天就被炸光了。

「到時候造出原子彈導彈啥的,能送給我們團一個嗎?」

「我們團來一打。」

「你要那麼多幹什麼,鬼子一共幾個島,都被你滅了,我們幹什麼去。」

「哎呀,李政同志,步槍先給我們來個一千支吧。」一個團長根本不相信,還是步槍最重要。

「都有,都有,這霧靈山接上電了,生產速度加快,用不了一個月,全部配上嶄新的95突擊步槍。」

「報告,那個夏青又來電了,他說周正要在霧靈山搞一個閱兵,請求我們批准。」一個通信兵一口陝西話說道。

「搞一個閱兵,這個周正還牛大了。」馮雲山苦笑,這不批准,他也得搞,不過是走個形式而已。

「他還說了,如果我們不批准,他就找蔣介石批准。」那個通訊兵繼續說道。

「我說什麼來之,典型的無賴。」李政也苦笑,搞閱兵就讓他搞去吧。

「你就說同意,不過得防止鬼子來偷襲他們,鬼子的飛機可不是吃素的。」那個通訊兵說道。

「夏青說,這次閱兵,主要是搞鬼子的飛機,鬼子的飛機來的越多越好。」通訊兵說完,轉身趕緊回電去了。

「啊,這次閱兵是專門搞鬼子的飛機呢,李政,這事情你知道嗎?」

李政聽后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大聲叫道:「VT引信搞出來了,這個周正還真有他的。」

「這就是前陣子收音機的功勞啊,我們八路軍可提供了不少的這樣的收音機呢?」幾個團長紛紛說道。

話外之音李政當然能夠聽出來了,不就是要這些防空炮嗎,他們經常遇到鬼子零散的飛機,只要每個團有個三門,那就可以了。

「都有,現在最重要的是你們得把防彈衣的材料給我們找到,周正已經問了很多次了,要是這玩意找到,那咱們還不就可以換一批步槍嗎?」李政覺得自己沒有給霧靈山幫上忙,何況周正給他們的武器已經不少了,再加上訓練方法,那簡直是如虎添翼啊。

李政還不知道,鎢金穿甲彈穿甲彈的研製成功,給周正提供了一個思路,這種合金鋼的硬度很高,暫時沒有凱夫拉,可以用鎢金鋼片來代替凱夫拉。

兵工廠的機器做這些鎢金薄片是沒有問題的,最為關鍵的就是量產。 一整夜沒有休息,戴笠突然發來電報,那些石油機器就當送給延安了,不過到時候如果他們需要石油,延安要通過那個周正所謂的「東風快遞」給運送。

這個時候的「東風快遞」四個字已經被鬼子的特高課所獲悉,這個「東風快遞」是個什麼東西,鬼子立刻派出大量特務調查這個神秘的機關了。

李政和馮雲山他們大笑,不知道這個戴笠怎麼突然就想通了。

戴笠還發電說,周正向他們要的無線電生產廠家,他們已經派了一批專家團,準備用飛機送到延安,機器設備也將通過飛機很快運抵延安。

「無線電生產企業。」通訊設備的落後的馮雲山聽后吃了一驚,這個重慶政府什麼時候大方到這種程度了,看來這個周正又和重慶方面達成了什麼交易。

他們倒是不擔心周正投靠重慶那邊,可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能是防空武器的交換吧。」熟悉周正的李政對馮雲山說道。

戴笠這個時候被周正的研發能力搞得有點暈頭轉向,發完所有的電報才想起來飛機製造機器的事情,既然已經沿途設卡,總能發現他們的痕迹,一旦發現,立刻扣住,一個特戰隊,卡車和馬車拉著的機器,騎馬上百架,怎麼可能飛過去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