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木子墨安全降落,但是地面砸了一個大坑,幸虧這裡是一個小樹林,是附近小區的綠化區,沒有人看到這一切,那是不可能的….

總會有那麼一個沒事幹的人瞎溜達,而這個人還是木子墨的熟人,這個人黑髮黑瞳,木子墨記得當初因為地震后,自己選擇了安逸的普通人生活,而這個人就是自己的同伴同學,還對自己特別的好,曾經邀請自己去打籃球,可惜最終木子墨還是離開了那所學校,來到鋒元的世界。

「你是…木子墨????」

對方一眼認出來了自己,而自己不記得對方的名字,現在特別尷尬。

「我記得你是我的同班同學,你的名字是….」

對方並沒有生氣,而是一臉原來如此的樣子。

「我的名字叫做唐達,我們又見面啦。」

木子墨從坑中走了過來,而唐達並沒有過多的驚訝,不知道現在的華夏都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為什麼不驚訝?」

唐達眯著眼睛微微的笑著指著遠方,木子墨順著唐達指著的方向看到很多人在房頂上經過。

「本來我們是看不到這些事情的,我們一直生活在政府的保護下,從來不知道政府在國境邊緣默默的戰鬥保護著我們,直到有一天一個變異者出現在電視里的時候,整個世界都變了,我們這些生存在溫室的花朵,也終於明白了外界的殘酷,現在整個世界只剩下了華夏一個國家而已,哎,我們也知道了什麼是鋒力什麼是元氣,所以剛剛所發生的一切我並不驚訝」

原來如此,木子墨不在的這段時間,竟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

「但是,那個變異者,啊不,應該叫做鋒者,在電視上是這麼說的,他說華夏國也即將面臨毀滅,邊境已經無法阻擋怪物的進攻,讓我們做好逃跑和避難的準備,現在整個華夏國處於慌亂之中,現在所謂的什麼法律之類的已經完全不管用了。」

聽到這裡,木子墨就開始頭疼了,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剛才你看到的那些人都是四處掠奪,因為他們擁有鋒力,而我們這些人沒有任何力量,只能任人宰割。」

唐達看著自己顫抖的雙手,閉上了雙眼,隨後又一臉堅定的睜開了雙眼。

「我所期望的華夏國並不是這樣的,為什麼大家不能團結起來?為什麼要互相傷害?大敵當前為什麼還要互相搶奪?我們都是華夏國的子民,大家為什麼要這麼做?我真的很不理解….」

木子墨拍了拍走上前去拍了拍唐達的肩膀。

「如果讓你帶領華夏國走向欣欣向榮,你可以做到嗎?」

唐達彷彿沒有聽到木子墨所說的話一般,垂頭喪氣,但是下一刻還是反應了過來。

「哎?子墨,你說什麼?」

看到唐達驚訝的表情,木子墨也不以為意,也許是報恩吧,報答當初陪伴自己的好朋友吧。

「你跟我來。」

說著木子墨拽著唐達在高樓之間不斷的跳躍著,而唐達卻嚇面色發青,因為是首都,自然有政府的辦公樓,木子墨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你是誰?這裡可不是你可以進去的地方。」

木子墨僅憑一根手指就把眼前的壯漢彈飛了。

「你們沒有一個人可以阻攔我,你們可知道,你們現在的所作所為是助紂為虐?」

說著木子墨帶領唐達走了進去,這時候消音槍的聲音被木子墨完美捕捉,迅速的動作將子彈全部接住,隨後又丟了回去,雖然沒有傷害到狙擊手的要害,但是他們想要在拿起槍是很困難的。

木子墨沒有帶著唐達走電梯,因為直覺告訴木子墨電梯很危險,木子墨就這樣拉著唐達走樓梯,一直爬了十五層到達了一個辦公室,看到一個少年正在和一個少女做一些讓人難以啟齒的事情。

「你就是現在的國家領導人?」

這個少年把少女丟到一邊,站了起來看著木子墨一臉不屑的樣子。

「是誰放你進來的?來人啊,給我把他從樓上丟出去。」

隨後幾個黑衣大漢走了進來,但是剛走三步,這幾個黑衣大漢就倒地不起,沒有人看清發生了什麼,也只有木子墨自己知道發生了什麼吧,畢竟是木子墨動的手。

「你們這群廢物!!」

木子墨一臉凶樣的看著眼前的少年。

「我問你呢!你是不是現在的國家領導人?」

少年看到木子墨眼睛偷漏出來的殺氣,嚇的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對!我就是!現在我就是國家領導人!我那個該死的父親已經死掉了!所以現在整個華夏國都應該聽我的!」

木子墨一臉憤怒的一拳打了過去這時一個人出現在木子墨面前,雖然這個人木子墨並不認識,但還是能看出來對方鏡的境界,在這個嘈雜的都市當中能修鍊到這個境界的人也都是不錯的天才了。

「請閣下繞過少爺一命,我願意以命相抵!」

看到眼前文質彬彬的人,木子墨沒有選擇動手而是看著眼前的這個被稱為少爺的少年。

「徐明輝!你怎麼才來!該死的快給我上,殺死他!」

少年一臉憤憤不平的樣子,一腳踢向徐明輝,但是木子墨突然出現在了這個少年面前,用一隻手就將這個少年拎了起來。

「你可以跟我說說你父親是怎麼死的嘛?」

少年感受到了木子墨身上強烈的殺氣,已經被嚇的瑟瑟發抖,隨後尿褲子了….

「誰叫那個老不死的不願意聽我的話,總想著自己的子民,就算他對自己子民再好,最終死的還不是自己,所以我一怒之下殺了他!」

少年說的理所當然一樣,讓木子墨憤怒不已,而一旁的徐明輝知道了真相之後將自己的右手貫穿了少年的心臟,親手殺掉了少年。

「我是家臣,但是因為老爺死後,我被叮囑照顧少爺,但是少爺如此大逆不道讓我意想不到,所以我只好大義滅親,給你添麻煩了,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把少爺的屍體還給我,可以將他埋葬在他的家人身邊。」 現在的事情變的糟糕了,現在不知道是從何下手了,木子墨緊皺眉頭,如果現在想不出來辦法的話,一點一點將每個省市收復的話需要的時間會更多,這樣賭約就輸掉了。

「子墨我有一個想法。」

站在木子墨身後看著眼前發生一切的唐達,已經從驚訝之中走出來了,現在的他好像想到了什麼一般。

「我需要徐明輝先生的幫助。」

木子墨點了點頭,但是並沒有立刻去尋找徐明輝,木子墨相信這個徐明輝肯定會回來的,不出木子墨所料一個小時以後,這個徐明輝還是回來了。

「我思來想去,我覺得應該有人擔當大任,否則華夏國裡外慌亂,最終也是滅亡,我已經通知了電視台,但是接下來由誰來坐整個位置?」

徐明輝回來就立刻對著木子墨發表了自己的言論,希望可以得到木子墨的意見。

「他可以。」

木子墨拍了拍唐達的肩膀,而唐達也特別吃驚,為什麼木子墨讓自己去坐到那個位子上。

「子墨我….」

木子墨阻止了唐達接下來要說的話,而是看向徐明輝,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徐明輝竟然點頭同意了,這讓人匪夷所思。

「既然如此,我去催促電視台的人。」

說著徐明輝離開了這裡,整個辦公室只剩下了木子墨和唐達,而唐達一臉為什麼的表情看著木子墨,木子墨也只好無奈的撓了撓頭,畢竟木子墨一開始就是這樣打算的。

「但是我從來沒有當過領導人的經驗,也沒有這方面的天賦啊,我怎麼可能勝任這個位置呢,子墨!!」

木子墨把唐達按到了辦公桌前面的座位上,一臉嚴肅的看著唐達,應該說是一臉信任的看這唐達。

「你可以的,我記得你對我說過,人類為什麼互相傷害,為什麼互相搶奪,既然你有這樣的想法,我覺得你是可以做到的,而且你放心有徐明輝輔佐你,所以大膽的去做吧。」

很快徐明輝帶領著電視台的人來到了這裡,而唐達一臉緊張的坐在那裡,至於木子墨,早早的站在了角落看著眼前的一切。

「請問徐明輝先生,國家領導人之子殺死自己的父親,謀權篡位的事情是否是真的?」

記者拿著麥克風對準徐明輝的嘴邊,而徐明輝一臉悲痛的閉上了雙眼,點了點頭確認了這個事實。

「但是現在國家沒有人治理你又是如何打算的?」

記者一臉緊張的看著徐明輝,因為她是知道徐明輝也是鋒者,生怕對方一怒之下殺死了自己,畢竟現在沒有所謂的法律制約。

「接下來我的打算很簡單,第一點,先讓他擔當國家領導人代理的位置,先讓整個國家合理的運轉起來。」

新妻出逃:無良總裁霸上癮 這時候記者才發現座位上的唐達,立刻將麥克風指向唐達。

「請問您又有什麼樣的想法呢?」

本來唐達看到記者就是很害怕的樣子,但是現在也不是害怕的時候了,鼓起勇氣說出了自己想表達的一切。

「第一,我想讓整個國家恢復法律的秩序,第二,我會儘快制定可以約束鋒者元師的法律,第三,我要打開國庫救助那些無助的人們,第四,我希望可以得到大家更多的支持,這樣我們就可以阻擋外界對我們的侵略,第五,我希望這個世界不在有人類互相傷害,互相掠奪的事情發生了,我已經不想再看到悲劇了。」

當唐達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記者愣在了原地,沒想到唐達所說的話語中沒有含有一點自私的成分,都是為周圍的人著想,就好像逝去國家領導人一般。

「接下來我會全力輔佐唐達大人,讓整個國家重新運轉起來。」

徐明輝難得的微笑出現在眾人面前,但是記者一句話打擊了二人。

「但是現在前線戰況緊張,而我們的實力現在不足以抵抗,用不了多久這裡也會灰飛煙滅。」

聽到記者的話語徐明輝皺著眉頭,而記者拿著麥克風的手顫抖著,生怕眼前的徐明輝做出什麼過激的舉動。

「這個不需要你們擔心,我會派人駐守邊境,保護人類的安全,畢竟這裡是人類最後的家園了,所以現在最主要的事情是治理華夏國,而不是擔心外界的影響。」

站在角落的木子墨一語驚人,而記者皺著眉頭剛想問木子墨是什麼人的時候,木子墨略微的釋放了自己的氣場,強大壓力讓記者說不出來話,這也讓記者相信了木子墨的話語。

「不久之後我相信有子墨的幫助,國家也會出現鋒者軍隊和元師軍隊,既然如此現在華夏國正式更名為鋒元國,充滿這鋒者和元師的國家!」

唐達站了起來激動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徐明輝也點著贊同者唐達的說法,木子墨也在角落暗自佩服現在的唐達,已經有了領導人的氣質了。

「那麼這次採訪就這樣結束吧,過後這段採訪會在全華夏國,啊不,全鋒元國播放。」

當記者離開以後唐達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般攤在座椅上,喘著粗氣。

「沒想到這個位置這麼難坐啊,我現在開始理解國家領導人的不容易之處了。」

說著木子墨打開了桌子上的筆記本電腦,打開了新聞頻道果然出現了剛才採訪的新聞。

「現在華夏國出現了巨大的變動,經過採訪得知,現在的邊境苦戰將會進一步的得到緩解,大家不要恐慌,而我們的新一任國家領導人代理,在今天正式上任,有徐明輝先生輔佐,將推行新的法律和規則,而從今天起,華夏國正式更名為鋒元國,我相信在不遠的將來,我們鋒元國可以奪回屬於我們人類的領土!接來來放送的是採訪直播…」

看著這個新聞唐達一臉開心的樣子,看來他所期望的世界在不斷的成型,說著木子墨通過同心耳環通知了妖帝,一道傳送門打開,而徐明輝感應到之後立刻跑了過來,看到了傳送門一臉凝重。

「是誰?」

木子墨擺了擺手,示意徐明輝不要緊張。

「這三位是大人物,但在普通人眼中他們並不出名,但是在鋒元界很出名的。」

木子墨自豪的說著,徐明輝也用自己的鋒力去感知,才明白這三個人的恐怖。

「這三個人分別是人皇,妖帝,魔尊。」

簡單的介紹完之後,木子墨把現在的情況也說了出來,徐明輝和唐達兩個人都皺著眉頭。

「你的意思是說,只要我們治理好這個國家,就可以得到守護這個國家的力量,然後自己就可以培養自己的軍隊?」

三個王者點了點頭。

「我們妖族的群島就在你們國家附近,至於外敵,我們可以幫你們抵擋,但是需要你們國家給我們輸送物資,需要的只有食物,因為我們妖族特別能吃…」

妖帝說出自己一直困惑的問題,但是唐達並沒有拒絕。

「這個並不是什麼問題,我會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妖帝點了點頭。

「小子,我知道的一些隱世家族,可以讓他們出世,這樣你可以儘快的發展你的軍隊,這個你拿好。」

這時人皇將一個古樸的令牌放在了唐達面前的桌子上,而唐達拿起來這個令牌時,這個令牌的把手處,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木刺,而唐達的手被這個木刺扎出血,隨後這個令牌竟然吞噬了唐達受傷的鮮血。

而一旁時刻關注唐達的徐明輝手中出現一柄大斧,一臉魚死網破的樣子,而木子墨擺了擺手。

「徐明輝沒有事情的,好歹唐達也是我的同學,你難道不知道滴血認主嘛?否則整個令牌被別人奪走了可就不好了,這可是號令隱世家族的令牌啊!」

徐明輝也知道了自己失態了,立刻將兵刃收了回去,立刻道歉。

「你也不用道歉,你的所作所為是對的,你這樣忠心我們也放心了,你也不需要擔心,既然已經滴血認主了,那麼這個令牌只要離開這個小夥子五米遠,就會自動的回到他的身邊,所以不用擔心丟失的問題,而且這枚令牌的命令是強制,如果反抗命令,對於隱世家族來是是致命的!但是我有一個要求,隱世家族比較狂傲,我希望你們可以改變他們,我不希望因為他們的狂傲死在戰場上。」

面癱影后 唐達點了點頭表示贊同,只有魔尊什麼都沒有說,歸根究底整件事情都是因為他們魔界,所以他也沒有資格說什麼,也沒有什麼能力幫助唐達,只能沉默不語。

「魔尊大人你也不要自責,現在所發生的事情也不是你的想法,所以請相信我們,一些都會好起來的。」

魔尊聽到唐達的這句話很驚訝,最驚訝的是唐達這個人類竟然一點也不害怕自己。

「好小子,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也不能虧了你。」

說完這句話,魔尊整個人被魔息包裹,隨後身上的魔息擴散開來,包裹住了整個鋒元國,隨後又將魔息收了回來,一臉自信的笑著。

「我已經幫你解決了絕大部分的潛伏者,接下來就要靠你自己了,但是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懇請你收留他們二人。」

說著魔尊將孟威和孟潔傳送了過來,兩個人正在悠閑的喝茶,突然周圍的景色轉變,兩個人還一臉懵逼的狀態。

「他們是我的部下,因為那場戰鬥,我的部下一個失去了修為,一個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哥哥,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收留他們兩個,他們也可以幫你們做很多事情。」

聽到魔尊的懇求,唐達怎麼可能坐視不管。

「徐明輝,這裡還有空的房子吧?趕快安排一下。」

聽到唐達的吩咐徐明輝立刻去查找哪裡的房間是空出來的,哪裡的房間是比較好的。

「魔尊大人你這是不需要我們了嘛?」

孟威跪在魔尊面前,一臉悲戚。

「並不是,你們是我最好的部下,眼下都已經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你們依然願意這樣的追隨著我,我很開心,所以我不希望你們還生活在前線中,在這裡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戰鬥的話就交給我們了。」

魔尊背過身去語氣帶著感嘆,讓孟威和孟潔特別感動。

「唐達大人,有一間上好的房間是空著的。」

徐明輝一身是汗的跑了進來,黑色的頭髮都濕透了。

「我們不需要太好房間,可以居住就可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