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這一次,光柱沒有發出碎裂的聲音,而是直接崩潰成光點,化為虛無!隨著兩道光柱的破滅,其餘六道光柱彷彿收到了毀滅性的衝擊,忽閃忽滅,幾欲崩潰!看到這副景象,伊耶絲知道自己只要在擊碎一道光柱,這龐大的法陣將會破滅!

「小賊!爾敢!」那老者目光瞪得滾圓,怒喝一聲,陣陣聲浪席捲而來,伊耶絲看了眼身後的老者,再看了看距離最近的光柱,知道在那老者追上自己之前,他是破壞不了光柱了!

不過能拉近一些距離也好,伊耶絲根本不鳥那個老者,頭也不回的朝著光柱飛去,老者大怒,伸手一抓,地面上破碎的石塊紛紛騰飛,在老者的控制之下,石塊猛地朝著伊耶絲甩去。

伊耶絲回頭一看,手中火箭筒拿出,直接激發火箭炮,將身後的整片區域變為爆炸區,那些石塊被火箭炮炸碎,四散而開。

無數碎石四處激射,一些在底下逃命的人來不及躲藏,被碎石砸中,頓時哀嚎遍地,狀況慘烈。

伊耶絲看到了這一幕,心中愧疚,卻毫不停留,如果不能破壞掉光柱,城裡人的下場將會更慘!兩害相較,取其重!伊耶絲十分的果決以及無情!

「想都別想!給我停!!!」老者面目突然變的年輕許多,速度陡然提升不少,身上的氣勢也隨之提高,原本大約相當於初入領域級實力的他,此刻身上的氣勢已經超過了大部分領域級!

伊耶絲輕咦一聲,不敢怠慢,仍然朝著光柱疾馳而去,老者伸手一握,「惡靈吞噬!」

伊耶絲腳下漆黑的虛影浮現,那虛影看不清模樣,不知道是何東西,卻張大嘴巴猛地朝他咬來,伊耶絲手中數顆神力手雷浮現,一一落下,待進入虛影口中之時轟然爆炸!強大的威力直接將虛影扯碎,但是那虛影很快就復原,不依不撓的朝著伊耶絲咬來。

崩人設后我成了人生巔峰 這一耽誤的片刻時間,身後老者已經追上,伊耶絲看了眼只在百米開外的光柱,只能無奈的停了下來。

他可還沒有自大到露出自己的後背,任由領域級隨意攻擊,那是找死的行為!不過掌控者以下的就無所謂了。

伊耶絲瞥了眼遠處的貝安娜和法蓮娜,見他們與五名掌控者斗得有來有回,不落下風甚至隱隱佔有優勢,頓時心中放心,兩女的實力不差,若是能夠掌握精神力秘術,估計此刻已然解決那些掌控者了。

「破壞兩道光柱!差點壞了我的大計!好大的狗蛋!你到底是什麼人?」老者怒道。

伊耶絲笑道:「區區一個冒險者,不足掛齒!」

冒險者?!老者心念一閃,他可不知道什麼時候善良陣營還有這麼年輕,實力這麼強的冒險團,難不成是…?老者突然響起那個最近新崛起的冒險團,「你們是科幻奇迹冒險團?」

伊耶絲羞澀一笑,道:「沒想到居然連你們那裡都知道了,真是不好意思。」

老者心中瞭然,原來是科幻奇迹,那個殺了不少自己這邊掌控者的新興冒險團,老者目光看了眼剩餘的六道光柱,那個獻祭法陣最低需要六道光柱,八道最完美,此刻那些光柱已經恢復穩定,不過因為兩道光柱的毀壞,獻祭法陣的成型時間要拖延一些。

老者之所以在和伊耶絲扯淡,不是因為好奇,僅僅是想要拖延時間罷了。雖說他的實力不怕眼前這人,但是保險起見,能拖一些時間是一些,可以減少意外發生的概率。

伊耶絲知曉老者的打算,不過這麼點時間倒也拖延的起,看那光柱的模樣,還需要些時間,他也要為地面上那些逃離的人留有時間。

他可不想待會戰鬥起來的餘波,又波及到下面的人的性命。

兩人都在拖延時間,似乎老友一般閑聊,老者雙手負背,忽然他的食指微微一勾,一根細小的黑線從地面上彈起,直接朝著伊耶絲戳來。

伊耶絲感知靈敏,他耳朵一動,聽到弱微的異動,往下一看,頓時心中一驚,急忙側身躲避! 「老陰比!果然邪惡陣營的老傢伙都是不擇手段的老陰比,能下黑手的時候絕不手軟,根本就沒有一點自傲之心。」伊耶絲心中警惕,早就知道這點,剛才卻還是差點大意了!

不過接下里他就不會給這老頭機會了,他警惕起來,沒人可以陰他!

老者心中遺憾,這一擊偷襲沒有成功,可惜了,如果讓他黑線沒入伊耶絲的體內,不出多久,他便會全身冒黑血而死,簡單快捷,省他一番功夫。

不過失敗就算了,老者不再拖延時間了,直接領域擴展,欲要將伊耶絲包裹進來!一旦將其包裹,封禁神力因子,伊耶絲將會受到極大地限制,並且承受領域自帶的攻擊!

此刻的老者年輕的模樣逐漸再度老化,似乎剛才的年輕只是暫時的,伊耶絲可不敢大意,面對吞噬而來的領域級,他直接一個莽牛衝撞將其震開,與此同時藉助著反彈之力,伊耶絲後退數十米,一下子里光柱近了不少。

老者感到這一幕心中一驚,怒道:「小滑頭!」

伊耶絲在空中架起炮台,冰冷的炮口,充滿現代化的震懾感!他沒有將炮口對準老者,而是直接一百八十度掉頭,對準身後不遠處的光柱,直接發射!

老者大怒,顧不得攻擊伊耶絲,立刻飛到光柱前面,他臉上的模樣再度變的年輕許多,速度陡然提升,在炮彈還沒發出之際,已經來到了光柱前面。

他大手一揮,直接鋪起層層黑色屏障,炮台發出幾聲巨響,三發炮彈轉瞬間便轟到了黑色屏障上面,第一發炮彈爆炸,直接將黑色屏障炸穿一半,第二發炮彈緊接著跟上,直接爆炸,將所有的屏障炸穿,老者面色一變,手掌併攏,狠狠的向前一壓,直接迎上最後一發炮彈。他身前的領域級也是收縮,擋在身前。

「轟!」巨大的響聲炸裂,老者直接被炮彈強大的威力炸飛,撞上身後的光柱,光柱顫抖一番,隨即便恢復了平穩。

老者心驚,這是什麼樣的威力!明明只是一個掌控者,為何能夠發出堪比六階神術威能的攻擊!最主要的是這些攻擊極具穿透力,從點攻面,隨後產生劇烈爆炸,很難防禦!

伊耶絲不奇怪老者能夠擋下,他的炮台威力雖強,但也僅僅堪比六階神術而已!對於領域級而言擋下一發炮彈而已,並不困難。

不過他的炮擊可不僅僅是三發!伊耶絲重新轉動炮口,眼中神光閃爍,視界開啟,確認幾處方位,一連五發炮彈直接發生,發射之後他便不看光柱那裡,炮口三百六十度旋轉,一邊轉一邊發射炮彈,剩下的五處光柱,每處都至少被一發炮彈光臨。

最後他將炮口對準貝安娜和法蓮娜的戰場,鎖定敵方五人,直接兩發炮彈發射!

「轟!轟!轟!」一時間,整個馬函臼城內都是爆炸的聲音,這強烈且震撼的爆炸聲壓過了一切聲音,彷彿天地間都只剩下爆炸的聲音!

所有人都抬頭看著天空,看著周圍的光柱,居然忘了逃命,「咔嚓、咔嚓」幾聲傳來,彷彿什麼東西破碎的聲音響起,周圍的光柱忽然猛地一閃,隨後「砰!」的一聲炸開!困住馬函臼城的光柱沒了!

位於城邊的人們驚訝的發現之前圍困他們的禁錮之力沒有了,頓時一個個迫不及待的朝著城外跑去!所有人如夢初醒,紛紛叫喊著朝著外面逃離!

伊耶絲收起炮台,喘了幾口氣,即便是他一次性發射這麼多炮彈,還要保證位置沒有偏離,也是極為消耗心神的,不過好在這一策略奏效了!用最近的光柱吸引老者的注意力,最後用大量的炮彈牽制,趁著這個空隙,他直接攻擊所有的光柱,一次性解決!

早在解決第二根光柱之後他就發現了,隨著光柱的減少,其餘光柱的防禦力下降了不少,一發炮彈足以!

「哈哈哈!好!厲害!不愧是在極短時間內擊殺許多掌控者的冒險團!實力果然非同凡響,以區區掌控者之力便能夠破壞我的計劃!可以…下面那些螻蟻跑了!那麼你就給我死來!」老者咆哮道,無數磷光飛舞!

那竟是無數的刀片,那些刀片似乎是一個整體,應當是某一件神紋器分裂出來的!這種神紋器比較少見,不過威力頗為強大!

「去!」老者口中輕吐,無數刀片彷彿飛舞的落葉一般,席捲而來,同時老者的領域也進一步跟上!

「磷光亂舞!」

這便是老者這一招的名稱,刀片呈特殊的陣型,帶著絲絲寒芒,伊耶絲不敢大意,面對如此多數量的刀片,他掏出神力機槍,身體一轉,仿若陀螺一般,無數子彈傾斜而出,這便是他的招數,龍捲雨擊!

「叮叮叮叮!」無數神力子彈和刀片相碰的聲音響起,看著無數刀片彈開,老者心中驚訝萬分,要知道他可是靠著這一招硬生生的將一個領域級磨死過!無數的刀片單個威力不大,集合起來卻彷彿螞蟻過境!威力非同小可。

哪知道這伊耶絲手段這麼多,除了威力巨大的攻擊外,居然還有這種密集的攻擊手段!這實在是讓他驚訝!

看著越來越多人離開馬函臼城,老者頭上冷汗直流,實際上這一次行動的真正發起人並不是他,他只是在前面的執行者罷了!否則他一個領域級哪敢深入善良陣營,直接血祭一座城市!

一想到任務失敗,回去面見那位大人,他心中恐慌無比,一定要將這個罪魁禍首誅殺!這才能有個交代。

就在老者心中思索,愣神之際,他驟然發現伊耶絲不知何時已經距離他不足百米,老者心中一喜,「這可是你自己來找死!真是天助我也!」

說罷,老者直接張開領域將伊耶絲包裹進來,伊耶絲也沒有做任何反抗,順利進入了老者的領域。

一進入領域,伊耶絲立刻感受到絲絲涼意,隨即便是他發現自己與外界神力因子的聯繫斷開,能夠動用的力量不多!好在肉體力量如他所料那般並無大礙! 「脈絡!」伊耶絲運轉神術,使得體內的力量更為協調,舉手投足之間,力量比之前大了數成,神力羽翼一震,整個人如同離弦之箭,直插老者。

老者作為領域級,伊耶絲只能勉強與之對戰,卻很難勝之,這老者的實力不差,看他越來越年輕的模樣,顯然激發了某種秘術,實力更是更進一步。

於是,伊耶絲只能直接進入老者的領域,發揮自己的優勢,直接出其不意,近戰解決!若是對伊耶絲了解不深的,在看到了他之前威力巨大的遠程攻擊后,必然不會想到他的近戰能力也是如此了得。

面對疾馳過來的伊耶絲,老者不敢大意,雙手一合,領域壓縮,強大的壓力直接作用到伊耶絲身上,領域者黑氣迷茫,也在不住的侵蝕。

好在伊耶絲肉體強大,區區領域的壓迫,不足掛齒,倒是那些黑氣有些麻煩,似乎帶有某種特殊效果,一直拚命的往他體內鑽去。

伊耶絲暫且能夠抵擋一會,因此加快速度,短時間解決老者!老者見這些招數對他無用,手指一勾,空中無數旋轉的刀片彷彿銀色綢帶一般再次襲來,伊耶絲手一翻,數個寶貝球扔出,瞬間擴大,直接擋在周圍。

刀片飛速旋轉,很快便破開了寶貝球的抵擋,不是寶貝球的防禦力低,而是這些刀片數量太多,威力不小,再加上飛速旋轉的刀身,所以寶貝球才不堪一擊。

不過再怎麼不堪,也幫伊耶絲爭取了一些時間,而借著這些時間,伊耶絲已經到了老者身前。

「吃我一拳!」伊耶絲不給老者反應機會,瞬間一拳揮出,老者毫不慌亂,手掌一番,一個雕著花紋的拳套出現在他手上,雖然握拳直接與伊耶絲對拼!

這老者竟然也擅長肉體力量?!!

伊耶絲心中驚訝,不過他很快就否定了這個想法,老者身體纖瘦,不可能有著強大的力量,那麼只有一個可能,這個拳套有古怪!

老者嘴角劃過一絲微笑,帶著拳套的拳頭與伊耶絲相接處,伊耶絲只感覺自己的力量似乎被那古怪的拳套所吸收,不過由於他力量太大,那拳套吸收了一部分之後直接反彈出來,與他剩餘的力量對沖。

強大的衝擊力使得老者和伊耶絲兩人雙雙倒退,老者剛剛露出的微笑直接化為驚訝,這是怎麼回事?這反擊拳套可是六階神紋器,價值昂貴,能夠吸收六階程度力量,從而反彈回去,用以制敵,乃是他對付近戰契約者的不二法寶!居然失敗了?

不對,沒有失敗,但是卻沒有成功,這小子有古怪!

知道了拳套的作用后,伊耶絲卻不擔心了,不知道的時候感覺麻煩,現在知道了自然就有辦法解決了!

說到底這終究就是個拳套,而且只有一隻,其他還有許多破綻之處。

就在這會功夫,那些刀片旋轉著呼嘯而來,伊耶絲沒有時間使用龍捲雨擊,便直接朝著周圍扔出數顆神力手雷,頓時強大的爆炸將刀片刮亂,趁此機會,伊耶絲衝出硝煙,再次襲向老者。

有了對策的伊耶絲,瞬間將老者壓著打,即便老者開著領域壓制,但是對於伊耶絲也作用不大,精神力能夠為他抵擋領域的威懾,肉體能夠幫他無視領域的壓制,他步步緊逼,將老者打的狼狽不堪!

另一邊,法蓮娜和貝安娜那裡,在伊耶絲的炮彈幫助下,兩女直接將兩名掌控者擊傷,另外三人苦苦支持,眼看落敗只是時間問題。

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發展,但是…

「虛無國度!」不知從何處而來,卻覆蓋整個馬函臼城的聲音在四面八方響起,伊耶絲停下攻擊,警惕的望向天空,無視了沒有威脅的老者。

隨著那聲音的落下,隱晦的波動一閃而過,整個馬函臼城陷入了寂靜之中,凡是沒來得及要跑的人皆一臉獃滯的靜止在原地,彷彿時間停止,空間凝固一般。

伊耶絲也是如此,他眼珠子不斷亂轉,身體發力,無論他如何用力都毫無作用!這是絕對實力的差距!這就是半神的絕對壓制!

半神階位帶有神字,即已經說明了此階位的不凡,半神之下皆為螻蟻,這可不是隨便說說的,此刻單單是半神的虛無國度就足以讓其他人絕望!

一道漆黑的身影浮現在馬函臼城的上方,他手輕輕一揮那老者連帶著其手下便出現在他的身後。

「一群廢物!」那漆黑身影淡淡道,老者跪下認錯,身後五人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心中也猜了個大概,當即一臉惶恐的跪下。

半神!而且還是老者身後的半神,這就是他們的最大頭領!不過一直以來他們都不知道老者還和某位半神有著聯繫!這一次的行動,看樣子便是這位偉大的半神所推動!

「如此簡單的小城都拿不下,害得我不得不現身」半神聲音充滿了憤怒,原本他是不打算現身的,但是此刻卻不得不如此,否則自己大張旗鼓的弄了這麼一處計劃,找了不少人配合,卻失敗而歸,會淪為他人的笑柄!

原本打算靠著下面這些人直接成功,避免危險的,現在卻是自己現身了,必須立刻結束,否則將會十分危險!

半神心中警惕,不再廢話,也完全不在意城裡人的表現,直接手掌向下一壓,冷冷道:「死吧!你們去冥河中懺悔為何成為善良陣營之人!」

無盡的威壓升起,隨後空氣凝結,龐大的壓力從天而降,就要將馬函臼城整個捏碎。

忽然一道青芒閃爍而過,劃破天際,直接破了邪惡陣營半神所形成的勢,所有人感覺身體一松,恢復了對身體的掌控。

「不好!」那半神心中一跳,有半神在這裡,很有可能不知一個,他也是果斷,直接放棄,就要離去,那隻三道青芒亮起,直接成三角狀,將其圍住。

一聲爽朗的笑聲響起:「來自邪惡陣營的貴客啊!既然來了,何不如在此地多留片刻,也好讓我們稍盡地主之誼。」 話音落下,三道身影出現在邪惡陣營半神的身旁,三座虛無國度直接將那半神的虛無國度擠壓崩潰,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很多人都知道這個道理,於是乎,城內的人們跑的更快了,當然也不是沒有一些好奇心旺盛之人,留在不遠處,想要目睹半神之間的戰鬥!

伊耶絲可是領略過半神的恐怖,二話不說,喊來其他三人,直接頭也不回的跑了,而且是盡全力的跑!能跑多遠是多遠!

話不投機半句多,很快馬函臼城上空就爆發了恐怖的神力波動,城市在崩潰,天空在顫抖,無盡恐怖的能量聚集在城市的上空,四散的神力能夠輕易的殺死一名操縱者,乃至掌控者。

一些好奇圍在周圍的契約者就到了沒了,面對鋪天蓋地散亂的能量,他們哭爹喊娘的逃跑,紛紛後悔自己沒有多張一條腿,用來跑路。

伊耶絲四人已經退出非常遠的距離,在他們眼裡,整個馬函臼城都是小小的一塊,天空中半神們的爭鬥彷彿一小團煙火,燦爛無比。

「恩,很厲害的能量,不愧是半神」伊耶絲摸著下巴評頭論足道。

貝安娜站在他的身邊,遙望馬函臼城,眉目間透露著淡淡的憂愁,「小伊,你說那些無辜的平民不會出事吧。」

伊耶絲聳聳肩道:「誰知道呢,跑的快的估計能走,跑的慢的運氣好的可能也沒事,但是跑的慢運氣又差的,估計涼涼。」

「你這人好沒良心」法蓮娜抱怨道。

伊耶絲搖搖頭道:「這可不是我狠心,你沒看那四個半神打的多激烈,我估計等他們打完,整個馬函臼城估計都沒了,現在過去救人不是等死嗎?黑鼠你說對不對?」

黑鼠正在感受著半神戰鬥那宏偉的氣息,被伊耶絲突然這麼一問,整個人是蒙蔽的,這好好的扯到他這裡幹嘛?不能讓他安安靜靜的當個透明人嗎?

「恩…」黑鼠猶豫一會,試探道:「說的有道理。」

「有什麼道理?」法蓮娜目光瞪著黑鼠,黑鼠心中幽怨,目光充滿了委屈的看著伊耶絲,伊耶絲無視之。

黑鼠期期艾艾說不出個所以然,法蓮娜叉著腰,一副母夜叉的模樣,作為聖光神殿的契約者,見死不救讓她很難受,但是她明白伊耶絲說的對,否則也不會現在呆在這裡了。

伊耶絲見黑鼠那模樣,於心不忍,轉移話題道:「你們發現沒有,我們這邊的半神似乎不是剛剛到的。」

經伊耶絲這麼一提醒,眾人想想還真是這麼一回事,這三個半神出現的時機太巧合了,等到對方的半神出現,他們這才出現,而且一出現恰好成包圍圈將那邪惡陣營半神的退路堵住,直接圍困!

貝安娜神情一變,臉色有些難看,她已經知道了伊耶絲想說什麼!那些半神顯然是在埋伏著,以馬函臼城為誘餌,請君入甕。

作為距離邊界最近的一座大城,這裡顯然有很大的概率遭到襲擊,所以半神們早就在這裡有所布置,甚至有可能早就發現了那些領域級和掌控者的蹤跡,只不過覺得這個魚不夠大,因此一直隱忍著,一直躲在暗處看著城裡的平民死亡,看著掌控者戰死!冷眼旁觀!

正是因為想到這一點,即便最後卻是引來了一條大魚,貝安娜也很生氣!她很憤怒,但是很快她就壓制了自己的情緒,她知道對於整個戰況而言,這是最好的選擇!現在的憤怒根本沒有任何用處!

黑鼠作為老油條,自然也能夠想清楚其中的關鍵,不過他倒是沒有太大的感覺,弱者死,強者生,這很正常,沒有什麼好奇怪的,要怪只能怪死去的那些人實力太低,這是他一直以來的想法,從未變過。

法蓮娜一臉問好,好奇的問道:「你們說的什麼意思?」

貝安娜勉強笑笑道:「沒什麼,只是感概帝國半神的速度很快。」

法蓮娜擼起袖子,彎了彎手臂,認真道:「這是必須的,子民受難,帝國自然要全力派人來救!不然還算是善良陣營的人嗎?」

貝安娜略帶苦澀的笑了笑,不過法蓮娜沒有看出來,至於伊耶絲和黑鼠只能幹笑回應。

沒多久,馬函臼城那裡的戰鬥便停了下來,三名半神圍殺一名半神,估計十拿九穩了,若是這都拿不下只能說那三個半神太搓了。

「行了,那裡結束了,也沒啥看頭了,我還以為會有其他邪惡陣營的半神加入戰鬥呢,看來即便是邪惡陣營那裡也不可能潛伏進來這麼多半神!」伊耶絲揮揮手,直接轉身離去。

其餘人跟上,法蓮娜回頭看了眼廣闊的地方,稍微有些擔心那些人的安全,不過還是跟著伊耶絲走了。

……

馬函臼城上空,三名半神聚首不知道在密探什麼,很快三人便散去了,其中一人手中提著一個人影,赫然就是之前那邪惡半神,至於他的那些手下,一個沒見,但是既然捲入了半神的戰鬥,結果自然無需多說。

一個半神的消逝,在龐大的邪惡陣營中彷彿一片水花,雖然引起了一些漣漪,卻不足以讓他們警惕,邪惡陣營的實力很龐大,非常的了不得。

某年某月某日,兩大陣營的大戰毫無兆頭的就突然爆發了,據後來的史學家考據,似乎是某個風和日麗的造成,邪惡陣營的某個異族,號稱擎天一族,一泡尿穿越數百里的距離,直接射到了善良陣營某位正在前線視察的將軍臉上。

這泡尿也是神奇,沒有神力、沒有威力,因此誰都沒有察覺,就這樣直接射了那將軍一臉,那將軍鐵青憤怒的臉龐讓旁邊的其餘人使勁憋笑,就這樣,一次影響整個局勢的戰爭爆發了!

當然這些都只是笑談,其中真正的原因估計只有絕對的高層才知道。

當大戰爆發的消息傳遞出來時,伊耶絲剛好回到了風之都,實際上從冒險者手環上他就先一步得到信息了,因為很多冒險者都在回撤了,離開那危險無比的前線! 擊殺榜的排名戰截止此刻,算是暫時告以段落了了,伊耶絲所帶領的科幻奇迹冒險團排名依舊穩穩的停在第六位,除了前五那些實力強大的冒險團外,其餘冒險團皆是難以追上他們。

風之都內,回到家中的伊耶絲驚喜的發現安琪拉居然回來了,這可真是領他高興,安琪拉一直以來就彷彿一個喜歡戲弄人的大姐姐,嘴巴惡毒,但是心地善良,否則也不會將她獨有的一些精神力操作手段教給伊耶絲。

安琪拉罕見的沒有呆在自己的實驗小閣樓中,當伊耶絲推開門的時候,恰好看到的一幕便是安琪拉手中揮舞著不知何種物質所形成的長鞭,拚命的抽著漠然倒在地上的諾麗。

安琪拉大笑著,彷彿一個女魔頭,囂張不可一世,諾麗倒在地上,目光無神的看著某處,任由安琪拉抽打。

伊耶絲進來引起了安琪拉的注意,只見她面色忽然一變,手中長鞭消失,換而露出一副警惕嚴肅的模樣,目露凶光。

伊耶絲被她那兇悍的目光盯上,不禁愣了愣,心中警兆大響,好在安琪拉那表情僅僅是維持了一瞬間,見到來人是伊耶絲后,她恢復了懶散的模樣,也沒有心情再抽打諾麗了。

伊耶絲心中十分好奇安琪拉這段時間經歷了什麼,從她剛才的表情看來,顯然經歷了一些危險的事情。

「安琪拉,你…」伊耶絲心中好奇難耐,忍不住開口道。

Leave a Comment